神孽更加感到困惑了,不料很快有一股粘稠的液體順著他高|聳的鼻樑流到他的嘴角,神孽情不自禁地用舌頭舔了一下,愕然地發現嘗到嘴巴里的味道竟是腥甜無比。

「這,這……」神孽想說些什麼,沒想到自己的舌頭居然像被冰凍住了似的,重得無法抬起。心裡一下子感到無比恐懼的神孽的身子不由得晃了晃,持劍的右手掌居然一松,撒開了自己的獨門兵器——黃金重劍。

只見此刻的神孽,眉心之中出現了一個紅點,很快就暈開了神孽身上的那種金黃色,化作一股股滾|燙的鮮血,從神孽的眉間順著鼻樑流經嘴角,流到下巴匯成涓涓細流,「吧嗒」、「吧嗒」地濺落在地面上,開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血之花。

天啊,神孽的眉間居然被陳天的劍氣刺穿!

「咳咳咳……」

陳天在痛苦地咳出了一大口暗紅色的腥血后,艱難地開口說道:「神……神孽,你太自以為是了,真正的劍術不需要過多的招式,而是要做到『人劍合一』!咳咳……我雖然手裡無匕首,但是照樣可以殺掉你,這就是『手中無匕首、心中有匕首』,殺人於無形!」

「是么,可你胸口也被我刺穿,照樣難逃一死!」神孽嘴巴蠕蠕地動了幾下,原本想說出上述的一句話,可是他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了,他身上那種威嚴的金黃色正在褪去,生命力更是飛快地剝離他的身體,一陣天旋地轉后,神孽頹然倒地!

最後,神孽拼盡自己殘餘的最後一絲力氣,緩緩地舉起右臂,艱難地為陳天豎起了大拇指,然後「哐」一聲,神孽的右臂也頹然地跌回了地面。

「原來躺著,遠遠比站著更舒服啊!」神孽腦海裡邊忽然有了一種解脫的快樂。

「媚娘,我來了,雖然離了你有一千多年了,但是應該不會遲吧?」這就是神孽最後的念想,強如他這樣的半人半神的人物,也必須接受死亡的命運。

這難道不是一種諷刺?

或許不死的,只能是神本人了。

實際上,那邊陳天也不見得好受多少,神孽的黃金重劍已經刺穿了他的胸膛,鮮血沿著黃金重劍的劍槽「汩汩汩」地流到地面上,很快就在時光齒輪的平台上形成一大灘讓人觸目驚心的鮮血。

那一波緊接著一波的劇痛,已經讓陳天疼得完全麻木了,嗆入肺的鮮血更是讓陳天不斷「咳咳咳」地大聲咳嗽,擊敗神孽的陳天絲毫沒有半點喜悅之情,只感到一陣落寞和悲哀:難道強如神孽這樣的半神,也必須死么?

難怪古往今來,上至皇帝權貴,下至平頭百姓,所有人都渴望不死的生命!

又一股腥臭難當的鮮血從陳天的腹中涌到陳天口裡,陳天立刻感到眼冒金星,天旋地轉之中陳天再也支撐不了自己沉重的身軀,「啪」一下跌倒,胸口那把黃金重劍更是「咻」一聲完全穿透了陳天的後背,像一把旗杆似的在陳天的身上赫然立著。

看到這悲壯的一幕,肥龍不禁發出「嗚」一聲慘痛的悲鳴,霎時間,肥龍那一頭原本斑駁不堪的頭髮已經完全變得雪白!

「陳天!」趙國欽看到這一幕也是感到六神無主,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好。

倒是金院長表現得極為冷靜,扶著自己鼻樑上的金絲眼鏡,無比擔憂地說:「不好!如果陳天死了,他打開的結界更會因為他的死去而被關閉,那我們五個人也將禁錮在這大|法師羅摩設置的時光齒輪法陣裡邊!」

「不會吧?」帥氣軍官小陳一聽金院長這句馬上嚇得驚呼一句。

金院長十分無奈地嘆了口氣,幽幽地說:「是啊!陳天開了『心眼』才勉強參透了羅摩的法力,我們只能是無計可施乾瞪眼!要是陳天死了,這意味著我們五個人困在這裡不生不死,不滅不存,禁錮靈魂,無法逃脫!」

「大家先別擔心這個,」趙國欽忽然叫道,「先看看有沒有法子救活陳天吧!」

趙國欽一句話,瞬間把陷入混亂的所有人都驚醒!

是哦,現在擔憂的不該是怎麼害怕怎麼驚慌,而是應該想盡一切辦法去爭取救下陳天,然後讓陳天帶著大家離開這個「先知一族」最強大|法師羅摩設置的法陣才是啊!

但是當所有人把眼睛投向了陳天,觸碰到那時光齒輪上后,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為難:因為剛才大家都見識到了時光齒輪那種迅速終結人生命的威力,現在唯一可以抵擋的陳天就躺在時光齒輪上生死未卜,要其他人怎麼幫才好?

「老子豁出去了,」肥龍目眥盡裂地發出一聲怒吼,「老大我來救你!」

說完,肥龍邁開步伐就要往時光齒輪上衝去,可肥龍還沒在跑多一步,就被人從後邊硬生生地扯了回來!

是誰,一把就把兩百多斤體重、而且又發了狂奔跑的肥龍一把扯了回來?

其他人不禁詫異地扭頭一望,發現不是別人,正是看上去柔弱的迪熱力巴!

「迪熱力巴怎麼是你,」肥龍也感到十分訝異,「你為什麼要拉住我啊?」

迪熱力巴柳眉倒豎地怒罵道:「肥龍,你難道不知道你一踏上時光齒輪,就只能是死路一條嗎?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我不捨得你去白白送死!」

肥龍一聽迪熱力巴這麼一說,心頭一熱,不由得說道:「迪熱力巴,謝謝你!但是……但是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老大就這樣死去啊!」

迪熱力巴的一對深邃好看的杏眼瞪了肥龍一眼,沖肥龍胖臉就是怒啐一口:「你不會用下腦子嗎?你的確是不能沾到時光齒輪,但不會找個墊腳的嗎?」

「什麼意思啊女神?」肥龍聽到迪熱力巴這句話一下子迷糊了。

「哎呀呀肥龍你真是豬腦殼哦,」迪熱力巴跺著腳罵道,「看到神孽的屍體沒?」

肥龍先是一愣,然後揚起自己肥大的手掌,狠狠地超自己的大腿「啪」地猛拍了一下,緊接著興奮地叫了起來:「哎喲迪熱力巴我的女神啊,你實在太聰明啦!太感動太感謝太感恩啦,我真的愛死你了哦……」

說完,肥龍居然趁著迪熱力巴準備謙虛一下的當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啵」一下親了迪熱力巴臉頰一口!

「死鬼,居然敢占我的便宜?」被肥龍突然襲擊的迪熱力巴一張粉臉變得緋紅,但咬牙切齒地怒斥道:「快去救陳天,接下來我才好好和你算賬!」

「女神,收到!」肥龍朝迪熱力巴拋了一個媚眼就縱身一躍,朝時光齒輪上跑去!

只見肥龍動作極為靈敏,絲毫看不出身為一個胖子的遲緩和笨重,反而像一堆迅捷移動的肉牆,「嗖」一下飛身躍上了時光齒輪的上邊,正好落在了神孽的屍體上。

「還好,沒事!」確定了自己沒有受時光齒輪影響后,肥龍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但是肥龍馬上就意識到了什麼,「唰」地低下了頭,雙手合十,十分虔誠地朝自己身下的神孽賠禮道歉:「神孽大哥,請饒恕小的無禮!哎喲,我也是沒有法子的法子啊,陳天是我的老大,對我有救命之恩,我無法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所以只能委屈一下你啦!」

末了,肥龍又信誓旦旦地發起了誓:「放心,出去之後我保證會給你多燒一點紙錢的!你在這裡熬了這麼多年,肯定沒見過外邊是什麼樣的花花世界!不僅紙錢,我還給你燒紙手機、紙別墅、紙汽車,呃,帶美女司機的哦,包你滿意……」

肥龍還在心裡暗自胡謅,下邊看不下去的迪熱力巴立刻怒罵道:「死肥龍你還在磨蹭什麼?救人如救火你不知道嗎?啊!」

肥龍這才回過神,但是當他看清楚了情形,馬上為難起來:陳天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該怎麼將陳天儘快移下時光齒輪進行搶救呢?

考驗肥龍的時刻到了! 雖然說這個時候,肥龍驚險地站在神孽的屍身之上,一時間不會接觸到時光齒輪,被時光齒輪的恐怖魔力所吞噬生命,但是踩在死人的身上還是多多少少會感到不妥和內疚的。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說完肥龍沉住了氣,踮起腳尖朝陳天伸手而去,但是似乎還差了一段不小的距離。

肥龍咬咬牙又伸手朝陳天夠了夠,似乎還差一臂左右的距離,這下在時光齒輪下圍觀的人都沉不住氣了,忍不住叫道:「加油啊肥龍!」

實際上,肥龍也深深知道如果再做延緩,陳天的性命可能不保不說,他們這群倖存者都可能因為陳天的死去,永久地失去了離開這個「先知一族」最強大|法師羅摩設置的法陣的機會,淪為異度空間裡邊可悲的遊魂野鬼!

肥龍抬眼望了一下生死未仆的陳天,又扭頭看了一下神情緊張的迪熱力巴,一邊是自己最敬佩的老大,一邊是自己一見鍾情的女神,肥龍很快就做出了決定,一個十分艱難卻又似乎是最好的決定!

「老大,你要替我好好地活下去啊……」肥龍嘴巴里蠕蠕地呢喃著,心裡邊卻如同明鏡一般清澈明亮。

迪熱力巴看到肥龍呆立著不動,正想開口訓斥一下肥龍,但是當她看到肥龍的表情之後愣了一下,但是也就是一下子而已,迪熱力巴就知道肥龍做出了一個怎麼樣的決定。

「不要啊,肥龍!」迪熱力巴立刻沖肥龍叫道。

肥龍朝迪熱力巴深情地望了一眼,大聲喊道:「迪熱力巴,你永遠是我的女神,記得好好活下去!」

說完,肥龍整個人朝倒在血泊裡邊的陳天撲了過去,臃腫肥胖的身體居然如同靈貓一樣輕盈,讓時光齒輪下的其他人看到了都感到極為不可思議!

只見肥龍撲到了陳天身上,右手朝下邊一抓,「啪」一下就攥住了陳天的手掌,然後使勁將陳天的身體朝時光齒輪下的迪熱力巴一甩,陳天的身軀立刻「嗖」一下離開時光齒輪,朝迪熱力巴飛去。

迪熱力巴下意識地一伸手,「啪嗒」一下接住了陳天。

但是迪熱力巴一點都沒有興奮的心情,因為迪熱力巴知道,肥龍這一舉措完全是捨棄自己的性命,拯救陳天拯救其他人的大義凜然的舉動,很快無所依仗的肥龍只有跌到時光齒輪上,迅速化為一堆枯骨的下場!

「不要啊!」迪熱力巴聲嘶力竭地發出一聲叫喊,絕望地閉上了雙眼,兩行眼淚已經從迪熱力巴俏麗的臉頰上滑落。

其他人也嘆息著閉上了眼睛,實在不願意目睹肥龍在時光齒輪的魔力下悲慘地化為枯骨的可憐場景。

現場立刻陷入了令人窒息的一陣沉默之中,都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陣陰陽怪氣的話語緩緩地從時光齒輪的平台上傳播開來:「喂喂喂,你們怎麼都閉著眼睛,哭喪著臉呀?笑,快給我笑啊!」

我戳,怎麼一回事喲?

這聲音,不就是肥龍的聲音嗎?

想到這的迪熱力巴立刻第一時間睜開了雙眼,目睹了眼前見證奇迹發生的一幕!

只見肥龍雙手大張,左腳高高抬起,做出一個「金雞獨|立」的姿勢,而最讓人感到奇異的是,肥龍全身肥肉都支撐在他踮起的右腳掌上,姿勢和動作看上去極為古怪。

不過無論怎麼說,肥龍至少目前還沒有事!

那麼問題就來了:為什麼肥龍的腳接觸在時光齒輪上,卻不會迅速被抽離生命力,變為枯朽的一堆腐骨呢?

「肥龍,你沒事吧!」迪熱力巴扯開嗓子朝肥龍尖叫起來。

「女神,我沒……沒事,但是待會就難說了!」飛龍漲紅著臉擠出一句,黃豆大的汗珠「簌簌簌」地從他的額頭上冒了出來。

金院長對肥龍沒發生腐朽的狀況感到極為不解,不禁對肥龍喊道:「肥龍,你怎麼還沒死啊?」

肥龍氣得「嗷嗷嗷」地大聲罵道:「我戳!金老頭你這個老不死的,怎麼說話呢?我這不踩在黃金重劍上么,好好的哪,你瞧……呃,不說了,我要保持平衡才行!」

「什麼?黃金重劍?」其他人立刻瞪著眼睛朝肥龍的腳底望去,只見肥龍踮起的右腳腳尖,正好踩在了神孽的那把黃金重劍之上!

因為剛才在將陳天甩出時光齒輪的時候,肥龍自己的身軀不禁往下跌,就在他即將踩在時光齒輪上的那一刻,肥龍的眼睛忽然瞄到了地面上金光璀璨的物體,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肥龍一腳踩在了這金燦燦的東西上邊,正好沒事!

原來如此!

雖然說暫時保住了性命,但是肥龍的處境也不是很妙:第一個是肥龍兩三百斤的肥胖身軀全部壓在他右腳的腳尖上,顯得十分困難;第二個是黃金重劍也就巴掌大的地方,如果不是踮起腳尖,真的不可能避免和時光齒輪的接觸。

可以說,肥龍的現狀是岌岌可危,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

「肥龍,」迪熱力巴緊張地大喊道,「快跳回來啊!」

肥龍緊張兮兮地回答道:「女神,你先醫治我的老大,不用管我!」

「那你快些跳回來,越遲力氣越消褪得多,你就更難跳回來啦!」迪熱力巴急得要命地叫道,一張俏臉上都是心急如焚的神色。

肥龍一聽迪熱力巴這話先是一愣,但是很快也感到有道理,俗話說「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不如就在這一刻奮力一搏,可能還有生還的可能。

「別催啊女神,我來啦!」肥龍大吼一句就一躍而起,肥胖的身子「嗖」一下從黃金重劍之上飛了起來,就像飛起來的大象一樣!

可是就在肥龍躍動那一瞬間,肥龍右腳下的黃金重劍在肥龍的重壓之下,「刺溜」一聲發生了偏移,肥龍雖然跳了起來,但是由於腳底下一滑的緣故,整個人重心有些不穩,於是眼看著就要撲倒在時光齒輪上,瞬間化為一副枯骨!

「完啦!永別了女神!」肥龍慘叫了一聲就絕望地閉上雙眼。

可就在肥龍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忽地感到自己的身體一斜,在巨大的力道作用下,整個人像坐飛機似的「呼」地往上一飄,十分驚險地掠過了時光齒輪的表面,擦著「卡擦」、「卡擦」轉個不停的齒輪迴到了平台之下!

我戳,好險哦!

肥龍一直愣了有大概一分鐘,才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壓根不敢相信原本十死無生的自己居然就這樣死裡逃生了。

「刺不刺激,驚不驚奇?」這時候,迪熱力巴、趙國欽和帥氣軍官小陳三個人不約而同地對肥龍說道,臉上都帶著欣喜的神情。

肥龍有些困惑地望著自己肥大的肚腩上的繩子,不解地問道:「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帥氣軍官小陳馬上「砰砰」地拍拍自己身後的大背包,搶著邀功起來:「嘿嘿,在進來之前我不是說了么?我帶上了很多工具,其中包括了這條套馬繩!喏,就是你身上那條。不過呢,光憑我一個是扯不動你的,但是加上趙老將軍和迪熱力巴,就可以了!」

趙國欽也笑著說道:「實際上我也沒使什麼勁,全靠迪熱力巴!沒想到哇,迪熱力巴的力氣這麼大,真叫人難以置信!」

說完,趙國欽給肥龍拋了一個眼神,示意迪熱力巴才是最大的功臣。

肥龍鼻子一酸,馬上哭哭啼啼地對迪熱力巴感激道:「女神,要不是你,我此刻就已經變成了時光齒輪上的一堆枯骨,死得不能再死了!你的大恩大德我無以為報,只得以身相許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迪熱力巴一聽這話臉馬上紅了,不由得板起臉啐道:「以身相許?我呸,誰要你這個頭髮花白,身材臃腫的二貨?別啰嗦了,快救治陳天吧!」

經迪熱力巴這麼一提醒,所有人都想起了這個無比重要的事情,馬上分頭開始對陳天進行緊急救治起來。

只見帥氣軍官小陳二話不說,「嘩啦啦」地就將自己的背包翻了個底朝天,一股腦將裡邊所有可供醫護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堆在了陳天的身旁。

迪熱力巴則是用白皙的手掌按住了陳天不斷湧出鮮血的胸口,希望抑制陳天胸口那駭人的傷口流血的速度。

肥龍和趙國欽一人一邊地緊緊抓著陳天的手,臉上一副六神無主的表情。

金院長則是急得團團轉,嘴裡還不斷念叨著「不要死呀」、「不要死呀」的話語。

此刻,肥龍顫巍巍地伸手探了探陳天的鼻息,驚叫道:「慘了,沒有呼吸了!」

正忙著包紮傷口的迪熱力巴馬上喊道:「還愣著幹什麼呀?快幫他人工呼吸啊!」

「不是吧,」聽了迪熱力巴這句肥龍瞪大眼睛叫道,「我來人工呼吸呀?」

「難道我么?再啰嗦陳天真的死了!」迪熱力巴氣鼓鼓地瞪了肥龍一眼道。

「好……好吧!希望老大你不要怪我昨晚沒刷牙啊!」肥龍雖然心裡邊有一百個不情願,但是為了老大還是豁出去了! 土豪金王國天空陰沉下來,原先那些璀璨奪目的金光慢慢變得黯淡,黑壓壓的烏雲籠罩著整個時光齒輪,滾滾的驚雷藏匿在烏雲中不斷咆哮,平台下邊的氣氛更是一片死寂,靜得落針可聞,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默不出聲,死死地盯著一動不動的陳天。

「怎麼做了人工呼吸都沒用啊?」肥龍昂起腦袋大叫道,臉上寫滿了困惑和驚慌。

「繼續不要停啊,」迪熱力巴也是緊張無比地吼道,「陳天絕對不能死!」

金院長也是齜牙咧嘴地呼喊道:「對,陳天絕對不能死啊!他死了我們都要玩完,我們都要玩完……」

……

此刻,生死一線的陳天感到自己就像狂風暴雨之中的樹葉一般,都在風雨肆虐的空間里顫抖、搖晃;有時候感到自己又像一片輕飄飄的羽毛一般,時而輕盈地上天時而飄搖地入地;有時候感到自己更像是天地之間一顆微不足道的塵埃,任雨打風吹去無人牽挂。

「難道這就是死了的感覺嗎,或許死後就了無牽挂了吧?」混沌之中陳天暗自呢喃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眼前看到的一切忽然猶如砸碎的玻璃似的,一下子「嘩啦」、「嘩啦」碎裂成一小片一小片,然後變成了一個虛無縹緲的世界,陳天只感到伸手不見五指,黑茫茫的一片實在非常詭異。

陳天心裡不禁奇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哦?」

可就在這一瞬間,陳天原本漆黑一片的眼前忽然裂分出了無數個影像,這些影像做著不同的動作,但全部都是背對著自己的,顯得十分古怪。

「這些人是誰哦,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想到這陳天不禁瞪大眼睛望去。

只見眼前那些身影十分熟悉,無論是輪廓,動作,還是神態,雖然背對著自己,但是還是那麼明顯……

「我戳,」陳天意識到事情真相之後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這不是我的背影么?!」

沒錯,陳天眼前的虛無空間裡邊出現的無數身影,居然都是陳天自己本人的背影!

陳天不由得怔住了:「我的天哪,這算是哪門子的國際玩笑哇?」

「陳天,陳天……」可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漆黑一片的虛無空間忽然幽幽地響起了一個詭異的聲音,彷彿從天際悠悠地傳來,又彷彿貼在陳天耳畔竊竊細語。

陳天渾身的雞皮疙瘩立刻凸了起來,不由得強裝鎮定地叫道:「誰,是誰在叫我?」

這詭異的聲音「呵呵呵」地笑了一小會,才對陳天繼續說道:「你看到了什麼?是不是看到往昔的自我,歸來仍舊少年?」

陳天有些懊惱地對那詭異的聲音吼道:「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我現在只關心我在哪裡,是生是活!」

「生亦何苦,死又何哀?隨他!」詭異的聲音依舊滿條斯文地說道。

陳天氣鼓鼓地反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你不要誤會,」那個詭異的聲音說,「我只想幫你。」

陳天輕哼一聲,不屑地說道:「幫我?嘿嘿,幫我還製造幻象來忽悠我,有你這麼幫人的嗎?」

詭異的聲音又笑著對陳天說道:「呵呵!小夥子你有骨氣是好事,但是就不要太嘴硬,對你自己沒好處的!」

陳天轉念一想也是,馬上思忖道剛才自己被神孽一劍穿胸,要是擺在平常時候自己早就嗝屁了,現在還能在這個虛無空間和這個詭異的聲音瞎扯,如果自己真的沒死的話,明顯就是這個詭異的聲音保住自己。

Prev Post
俞文修又問道:「你覺得唐浩會留在九陣宮嗎?」
Next Post
佟析硯也蔫了下來,去看析秋歉意道:「都怪我,連累了你們!」又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待會兒等前面的客人都走了,我去求母親把她們放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