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多現金下,即便是在華夏國隱形富豪裡面,王焱也絕對是名列前十了,王焱更加看重的是大量的資源。

「南蓮姐,你拿十瓶A+級精華,所有的冰髓,以及三瓶S級內丹精華,喏,還有這件黑暗聖器。」王焱將一大堆戰利品給了南蓮。

三件聖器都是黑暗魔器,一把魔劍,一把黑暗魔杖,一頂黑暗皇冠。其中那頂皇冠黑暗氣息十分濃郁,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唔~好像是傳說中的黑暗聖冠,赫赫有名的傳奇級聖器,黑暗魔法師一旦戴上這頂黑暗聖冠,實力將暴增一大截。不過這東西,好像是黑暗議會曾經一個議會長黑暗教皇的裝備。

那個黑暗教皇是有史以來唯一一個人類議會長,他精修黑暗魔法,實力極其出眾,有望踏足半神境界。

可惜,他生錯了年代,那時候是光明教廷中最強大的盧瑟教皇強勢崛起的年代,所有黑暗勢力遭到了慘無人道的打壓。

而傳說中的黑暗教皇雷克斯,也是個驚才絕艷之輩。可惜,還沒等他修鍊到半神級,就被盧瑟教皇強勢剿滅。

不過,按理說盧瑟教皇剿滅了黑暗教皇,他的那些裝備什麼的應該都被收入光明教廷庫房了。 穿成短命女配之後 可是,為什麼會出現在哈里森手裡?

難道說,黑暗教皇當初並沒有死掉?

事實到底怎樣,王焱就不得而知了。好幾百年前的事情,都已經只是傳說了。

不過也是難怪,在青年大會比賽上,哈里森不敢拿出這些聖器來用了。連王焱都能認出這些裝備來,何況玫瑰親王了。

可以想象,玫瑰親王一見到這些黑暗議會「遺失」的裝備,肯定會想辦法弄回來。而哈里森一旦變身地獄惡魔后,也用不上這些。

不管怎麼樣,現在都便宜王焱了。

「這些修鍊資源我拿著倒是可以。」南蓮的一頭雪白色的長發,漸漸回歸墨黑色,橫了王焱一眼說,「你要我拿這頂黑暗聖冠做什麼,難道這還能增幅我的寒冰之力嗎?」

「當然不是啊,不過我們可以去換裝備嘛。」王焱呵呵笑著說,「我們幫黑暗議會找回了『遺失』的傳奇級黑暗聖器,黑暗議會總不好意思拿件破聖器來換吧?至少,也得是同級別的寶貝才行。」

「你自己怎麼不去換?」南蓮奇怪道。

「南蓮姐,當代議會長玫瑰親王是我的小師娘。」王焱摸著鼻子說,「萬一她誇一句徒兒真有孝心,怎麼辦?」當然,王焱這是在說笑,憑玫瑰親王的大氣,還不至於會貪墨他的傳奇級聖器。

哪怕這件傳奇級聖器的價值,已經不遜色於一枚SS級晶核了。

「小焱,我……」南蓮哪裡會不懂他,微微消散的冰眸凝望著他。

話未說完,就被王焱打斷道:「南蓮姐你也別推辭了,裝備是我們一起爆出來的,當然應該共享。我已經有了火錘,不缺武器,你真好可以去換一件合用的寶貝。反正你是我女朋友,咱們是一家人,你強大了就是我強大了,我還等著你早點成為S級后罩著我呢。而且這個黑暗聖冠是黑暗魔法師專用的,安歌姐也不合用。」

「嗯,那我也不矯情了。」南蓮收起了分配到的戰利品。

「這十瓶A+級精華,兩瓶S級精華你拿著,那根魔杖回頭我去換一件你合用的裝備。」王焱又是一股腦兒給了魅魔一堆資源。

「主,主人。」魅魔頓即誠惶誠恐地跪下,「魅兒已經承蒙主人恩賜極多,還請主人自己享用。」

「一個人強大可不是強大。」王焱笑著說,「魅兒如果你早日成就S級,勝過千軍萬馬。」王焱這可不是在說笑,一個S級魅魔,可以說是魅魔女王了,一個大魅惑術下去,能讓一大群敵人反水。

魅兒眼睛放光,知道跟對了主人,鄭重至極地說道:「魅兒定不負主人期望。」她是一隻極品魅魔,資質非同尋常,在資源充沛的情況下,成為魅魔女王的幾率極大。

王焱這一把從哈里森身上繳獲極多,光是S級精華,都有足足八瓶,自然不會虧待立功很多的魅兒了。

分配完一些戰利品后,王焱就帶著她們往回趕了,看看還能不能幫上點忙。

……

幾乎與此同時。

浩瀚的內太空中,背景是一片絢麗的星空。

一頭體格巨大的地獄惡魔,正在狼狽地向外太空掠去。它提溜著一把地獄火焰戰刀,全身上下布滿了各種傷口。

這隻赤紅色的地獄魔王,正是魔神撒旦的分身。

逃逃逃!

只有逃離地球,進入浩瀚無窮的宇宙,它才有活命的希望。

身為半神級強者,它已經有在外太空生存的能力了。在太陽系中,它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例如地球附近的金星,那個充滿岩漿火焰的地方,正適合它養傷藏匿。

雖然旅途危險了些,耗時也有可能要幾十上百年。

但是對一隻生命力極為強盛的魔王分身來說,區區數十年的旅程算什麼,總比死在這地球上划算。

地球太危險了。

還是金星好。

「撒旦,你這樣也太狼狽了吧。」一個渾厚的聲音,幾乎是在它神魂之中響起。

在魔神撒旦分身逃逸的方向,一個身披琉璃火色戰甲的男子憑空而立,他的體格是那般渺小,可卻耀眼地如同一顆太陽,魔神撒旦就像是見了鬼一般驚怒,「炎尊,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

在距離地面數百公里的內太空,空氣已經稀薄到近乎於無的地步了,聲音自然也是沒有了傳播的媒介。

但是半神級強者,自己激發震蕩波來交流,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說過,地球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炎尊戲謔地說道,「看你樣子,是受傷極重,準備去金星那個煉獄般的地方躲躲嗎?可惜,你的想法就是在做夢。」

「愚蠢的魔神,你以為地球還是落後的中世紀嗎?」令狐瑤妃如神女般降臨,身後的九尾天狐法相已經延伸出數百米了,她嘲諷道,「你逃逸的軌跡和路線,早就被我們的衛星發現了,不管你怎麼逃,都是無所遁形。更何況,就憑你現在的實力逃向金星,起碼也要在沉睡狀態中飛個幾十年,我們就不能弄一艘宇宙飛船追上你!?」

總裁的心尖寵 「可惡~」

魔神撒旦憤怒至極地咆哮著,它的壽元極長,經常睡一覺都是幾十上百年,沒想到地球竟然發展出了這麼厲害的科技。

「本魔神和你們拼了。」它燃燒起一團熊熊地獄烈火,籠罩住了數百米方圓。

「轟!」

一道粗如水桶的聖光從遠處激射而至,就像是一根刺破天際的長矛般,轟中了魔神撒旦。

炎尊和令狐瑤妃也是鎮壓而上,一個大招接著一個大招往魔神撒旦身上轟去。

魔神撒旦倒也了得,在三大高手的圍攻下,依舊堅持了足足十幾分鐘。而且其中一個,還是個光明神使,她能攻能守,輔助能力極強。

「轟!」

炎尊毀滅星辰般的一拳,轟得魔神倒飛而去,將它再度重創。

與此同時,一道鋒銳爪影襲過,穿透了魔神撒旦的胸膛。下一瞬,那個青色爪影上,多了一枚足球大小的赤紅**晶。

「噗!」

魔晶被掏,彷彿是壓垮了魔神撒旦的最後一根稻草,在一陣狂暴的波動下,它掙扎了幾下,就倒在了地球軌道上。

一道纖美身影緩緩顯現,九尾天狐的法相盡斂其中。

令狐瑤妃玉手中托著一枚如最完美寶石般的晶核,煞白的臉色微微有些香汗:「好厲害的魔神分身,怕是比一般的半神強者還要厲害些,若非集我們三人之力,怕是真拿不下它。」

很顯然,這一場大戰,她的消耗極大。

「嗯,它比滅世妖尊還要厲害一籌,真不愧是魔神的分身,擁有一絲真正的神性。」炎尊與她並肩而立,眼神也是極其凝重,「看來,以後我們地球會越來越不太平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黛兒神使翩然出現,淡淡道,「量那魔神撒旦,也不敢再派分身過來了。」

三大半神級強者,赫然斬魔神分身於地球四百公里之外。

很多監測衛星,也拍到了這一幕,世界嘩然。

…… 李香秀卻有些不舍,「閨女才認回來沒多久就要嫁人了,實在是難受。」

周弘山抿了抿嘴,沒有搭話。

陳尚德的父親又官升一級,過兩天就正式上任了。

正式的任命已經下來了,最近陳家簡直就是大院里最風光的人家。

陳尚德和白玉卿定親的排場很大,宴席就開了近四十桌。

司法單位,醫療教育單位,財務稅收單位等都有人過來捧場。

陳家分明就是將這場訂婚宴設計成了一場超級社交宴席。

看著他們兩口子帶著陳尚德和白玉卿穿梭在不同的桌子間敬酒,周弘山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把玉卿嫁到陳家是對還是錯?」他喃喃的道。

李香秀瞅了他一眼,「尚德這孩子不錯,待卿卿也好,只要他們小兩口日子好過,就行了。」

「但願如此吧。」周弘山嘆了口氣。

周念念來參加白玉卿的訂婚宴純粹是因為不想讓周家被人看低。

周常國和梁英去了新城探親還沒回來。

周常安和齊佳妍還在南城,今天下午才能回來。

周家就剩下她一個了,她要再不來,怕別人說周家不懂禮數,所以才來坐坐。

她準備吃完飯就和陸擎風去車站接周常安和齊佳妍。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周念念和周弘山兩口子打了個招呼,準備和陸擎風出發去車站。

走到門口的時候,身後傳來白玉卿的聲音。

周念念回頭,看到白玉卿穿著一身紅色的長裙,婀娜多姿的走了過來。

「念念,你要走嗎?怎麼不多吃點?」

她走過來的時候,面色含笑語調溫柔,仿若一個關心妹妹的好姐姐。

周圍桌子上坐著的賓客紛紛點頭讚許的看著她。

周念念神色淡淡的看著她,「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我送送你。」白玉卿笑著跟她一起往外走。

周念念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默不作聲的也跟著往外走去。

走到酒店門外,陸擎風轉頭對周念念道:「我去把我爸的車開過來。」

周念念點點頭,看著陸擎風往酒店後院轉去,身後響起一陣輕笑聲。

「想想以前的自己真是搞笑,沒有見識,見到陸擎風這樣的人,就覺得是天子驕子了。」

「認識了尚德以後,我才知道啊,這人比人,真的是氣死人啊。」

周念念轉頭看著她。

白玉卿嘴角掛著一抹得意的笑,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金鐲子,「從小我就深切的體會到,這人啊,拿在自己手裡的才算是自己的。」

她說著笑吟吟的湊到周念念面前,「陸擎風說白了,也不過就是一個大學校長的兒子而已。」

「尚德就不一樣了,他爸的位置又升了一級,非常有希望進到核心部門去,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白玉卿說到此處,整個人臉上都發光了,看著周念念的眼神充滿了得意。

周念念嗤笑一聲。

她還以為白玉卿出來是要做什麼呢,原來是跑她這兒炫耀來了。

「那又如何?」

白玉卿半掩著嘴得意的挑了挑眉毛,手上的金鐲子在陽光下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又如何?那意味著我將來的生活不知道要比你高多少個檔次呢,呵呵。」

白玉卿看著周念念,只覺得從認識周念念這兩年以來,今天是她最揚眉吐氣的一天。

她肆意的宣揚著自己的得意,將這兩年來在周念念面前的自卑,不甘心統統都宣洩出來。

當然,這只是開始。

「如果尚德他爸再進一步,陳家就是這個國家的重要家族了,到時候我們,甚至我的孩子,呵呵,可就不是你們一個教書人家可以比的了。」

周念念嘴角翹了翹,沒有像白玉卿想的那樣惱羞成怒,「是嗎?希望那一天能如你所願早點到來,希望你過上自己想要的富貴生活。」

滴滴,路邊響起了兩聲喇叭聲。

周念念抬頭,看到陸擎風搖下車玻璃,正沖她招手。

她抬腿直接就走了。

白玉卿看著她利落的身影,忍不住憤憤不平的跺了跺腳。

為什麼周念念還是那麼淡然,沒有惱羞成怒,甚至嫉妒她呢?

她好不容易才擁有了向周念念炫耀的資本。

「玉卿,在看什麼呢?」陳尚德出來,看白玉卿站在門口發獃,叫了她一聲,「快進來,我爸要介紹幾位叔伯給咱們認識。」

白玉卿深吸一口氣,臉上換上柔和的笑意,「來了。」

今天來的人都是非富即貴,她以後還要和這些人打交道,可不能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她能有今天的生活,都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周家不肯幫她,不想讓她和陳家訂婚,她就自己來。

白玉卿挽著陳尚德的胳膊,笑盈盈的走了進去。

「你和她有什麼好聊的?」陸擎風開著車,問了周念念一句。

周念念笑了笑,「是她要和我聊,炫耀一下自己未來的幸福生活。」

其實在她看來,白玉卿越是這麼急著炫耀,就說明她內心深處及其的不確定和不自信,所以才想從她的身上找到成就感。

陸擎風一手握著方向盤,聞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伸出手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你的將來會更幸福。」

周念念眉眼彎彎的笑了,「嗯,英雄所見略同。」

到了車站,大概等了十幾分鐘,就看到周常安和齊佳妍手牽著手走出了出站口。

周念念的眼神在兩個人相牽的手上掃了一眼,看來這兩個人留在南城幾日,感情突飛猛進啊。

陸擎風則直接吹了聲口哨。

齊佳妍臉紅了下,不自在的看了周常安一眼,想抽出自己的手,周常安卻握的特別的緊,她怎麼也抽不出來。

「這麼多人看著呢。」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Prev Post
入手堅硬宛如水晶一般,輕微的律動從上面傳來,良木隨即收回了手掌。
Next Post
小東西真的就那麼喜歡宋伊一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