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東西真的就那麼喜歡宋伊一嗎?

和他一樣喜歡!

還真的是父子。

但是聽起來,傅小宋不記得剛出生時候的事情,宋伊一到底是不是他的親生母親,她讓人查了很久,沒有查到,只怕無從確認了。

傅小宋皺著眉頭盯著聶奕,「你問這個幹什麼?」 聶奕,「隨便問問。」

傅小宋輕哼了一聲,「聶奕哥,你是真的把你當朋友當哥們,你可不要想著給我做后爹,要是讓我爹地發現了你的心思,你會死的很難看的,他最討厭別的男人惦記他,你應該有所耳聞吧?」

聶奕看了一眼傅小宋,「傅小宋,你是不是太早熟了?」

話音落了,她上了駕駛位,帶上了車門。

一個四歲的小屁孩,什麼心智!

以後長大了,只怕也是個妖孽,不知道要禍害多少人。

而且……

她坐在車上,兩隻手握緊了方向盤。

傅小宋是怎麼發現的?

可是她不是男人,是女人,只是沒有人知道而已。

母親去世以後,這個世界上只有她一個人知道自己的真實性別了,有時候自己也會忘了。

一直被當成男人,有時候自己也覺得自己像個男人。

傅小宋看著聶奕的車,輕聲說了一句「熄火」。

聶奕怎麼都啟動不了車子,打開車窗,看向傅小宋,有幾分意外,「是你?」

傅小宋站在那裡,頗自負地出聲,「那當然是我了,記住我剛才和你說的話喲。」

最近,他發現自己的力量比以前強大了許多。

聶奕看著傅小宋。

傅小宋勾了勾唇角,「好了,你走吧,希望以後我們兄弟不要自相殘殺。」

聶奕臉色冰冷地啟動了車子。

沒有想到被一個小不點警告和威脅了!

可怎麼也沒有辦法討厭這個小東西。

傅小宋看聶奕的車走遠了,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勞斯萊斯,走過去,等車門打開,自己爬到了兒童安全座椅上,「爹地,媽咪,我和聶奕哥聊完了。」

傅瑾「嗯」了一聲,啟動了車子。

宋伊一有些好奇,輕聲問,「聊什麼了?」

傅小宋扭頭看宋伊一,唉,單純的媽咪,這麼危險的情敵都渾然不覺,還好有他,有他幫媽咪守著牆角。

他仰頭,一個六畜無害的笑臉,「我和聶奕哥說爹地和媽咪準備要小寶寶了,讓他少給媽咪分配一點工作。」

宋伊一,「……」

臭小睫毛精!

說什麼呢!

她看向駕駛位的方向。

傅瑾在後視鏡里掃了一眼傅小宋,「以後每天可以玩遊戲一個小時。」

傅小宋,「好噠,謝謝爹地。」

傅瑾又在後視鏡里看了一眼宋伊一,看她臉頰微紅,眸色深了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一幕。

宋伊一感覺到,扭頭看向窗外。

小九找回來,和小睫毛精一起,不是兩個孩子了嗎?還需要生嗎?

她不想生孩子!

當初生下小九,雖然無怨無悔,可是再來一遍,她不要。

她扭頭看向傅小宋,「就你話多。」

傅小宋,「……」

媽咪居然凶他!

……

回到墅園,吃過晚餐,傅小宋想到昨天爹地和媽咪分房睡了,主動纏上了宋伊一,「媽咪,哄我睡覺覺。」

傅瑾臉色很不好看,看了一眼傅小宋。

傅小宋輕哼,爹地這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一會兒就知道他的好了,哼!聚書庫

他拉了宋伊一的手,上了樓,徑直去了傅瑾餓的卧室。

傅瑾跟在後面,看到這一幕臉色好看了很多,掃了一眼傅小宋,給了他一個嘉獎的眼神。

傅小宋,「……」

爹地終於知道他的好了?

他也是怕聶奕哥搶爹地,因為聶奕哥看起來真的很厲害的樣子,太有威脅了。

宋伊一反應過來,「這是你爹地的房間,乖,你都是四歲的大寶寶了,要分房睡。」

傅小宋鼓腮幫子,「媽咪中午還說我才是四歲的小寶寶呢,而且我一個人睡怕怕,我不要,我要和爹地媽咪一起睡。」

宋伊一,「……」

僵持中,她人已經被傅小宋拉進了他的房間。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故,她臉很燙。

傅瑾低聲道,「你先帶傅小宋洗漱,哄她睡覺,我去書房一陣。」

宋伊一,「好!」

他走了就好了,就不用想那麼糟心事了。

傅瑾出了卧室。

有種錯覺,整個卧室里的氧氣瞬間多了。

她看了一眼他離開的方向,帶傅小宋去洗澡。

傅小宋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地出聲,「媽咪,你在外面等著吧,我自己去洗。」

半個小時后,他裹著一條浴巾,臉蛋紅撲撲地出了浴室。

宋伊一,「過來,幫你吹頭髮。」

傅小宋坐在床頭,很乖。

宋伊一很溫柔地幫她吹頭髮。

傅小宋搖了搖腿,不放心地叮囑,「媽咪,你和爹地、聶奕哥以後一起做實驗的時候,不要讓爹地和聶奕哥單獨在一起哦。」

宋伊一低頭看向他,「為什麼?」

傅小宋想了想,「聶奕哥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暫時還不能確定他到底是不是好人,萬一爹地突然出現沉睡的狀況,我和媽咪都不在身邊,有危險怎麼辦?」

宋伊一,「……」

傅小宋語重心長地出聲,「所以呀,媽咪,我不在的時候,你要保護好爹地呀。」

其實,女人還不危險呢,都沒有媽咪好看,男人就危險了,防不勝防。

聶奕這個男人,就更危險了!

宋伊一看傅小宋,很認真地問,「為什麼覺得聶奕不是好人?」

傅小宋想了想,歪頭,一臉認真地說,「媽咪,他好像有點喜歡你喲,你沒有看出來嗎?所以,他萬一趁著爹地身體不好的時候謀害爹地,想搶媽咪怎麼辦?」

宋伊一,「……」

為什麼一個個都覺得聶師兄喜歡她?

任院長這麼覺得,傅瑾這麼覺得,小睫毛精也這麼覺得!

可是她真的不覺得!

一邊扒拉著小睫毛精的頭髮吹,一邊看他,「你不是一個小寶寶嗎?大人的事也懂呀?」

傅小宋,「……」

剛才說自己是個小寶寶了,現在……

他掏了掏耳朵,閉上了小嘴巴,看了一眼宋伊一,唉,好像自己打自己的臉呢。

許久,才憋出來一句話,「媽咪,總之你要記好了我說的話,小心一點聶奕,防著點。」

宋伊一看頭髮吹乾了,幫他梳整齊,「媽咪記住了,還不行嗎?」

傅小宋,「這才對嘛。」

她剛哄傅小宋睡著沒幾分鐘,卧室的門輕輕地開了,一抬頭,看到了暗色里的他。

明明那麼暗的光線里,他竟也那麼耀眼。 傅瑾走過去,看了一眼睡著的傅小宋,眸光落在宋伊一身上。

宋伊一瞬間緊張起來,「桑桑解釋了,你是不是還沒有看?桑桑剛給我發微信,說你還沒有回她。」

她站起來,想要走,手腕突然被握住了。

傅瑾坐在床頭,看她,聲音壓得很低,「有句話說,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有什麼好看的?」

宋伊一「哦」了一聲,「你放手,時間不早了,我要去睡覺了。」

傅瑾低聲問,「為什麼要放手?」

宋伊一,「不放我怎麼走?」

傅瑾看著她,不出聲。

宋伊一餓望了一眼他,腦海里想起那個旖旎的夢,又想到了南港市一中門口送情書的那個夢,還有昨天晚上……

鼻腔一熱,還沒有反應過來,鼻血就流下來,落到了他手上。

這…這……

怎麼有這樣!

傅瑾坐在那裡,低頭看著手背上的殷紅,又抬頭看了一眼宋伊一,突然捂住了鼻子,鬆開了手。

床頭上的紙巾,突然飛起來兩張,一張朝著宋伊一飛去,另一張落在了他掌心。

他擦了擦手背上的水,睡鳳眸沁黑地看了一眼,「宋伊一,你這個女人!」

宋伊一,「……」

她沒說他,他反而說她了,你這個狗男人,老害得人流鼻血!

她去了衛生間,洗鼻子,用冷水拍額頭。

傅瑾直接去衛生間,沖了一個冷水澡。

最後,回到卧室的時候,兩個人鼻子里都塞著棉花球,相顧無言。

宋伊一剛準備去客房,就聽到了傅小宋的聲音軟濡惺忪的聲音,「媽咪,媽咪,你陪我睡嘛~」

還以為他醒來,再一看,小睫毛精還在睡夢裡,只是說夢話,還不嘟嘟囔囔不停地喊著「媽咪」。

無視了傅瑾,她躺到了傅小宋右側,輕輕地拍了拍,「媽咪在,乖,媽咪陪著你呢。」

小傢伙整個人都安靜了,靠在她懷裡,不說話了。

宋伊一桃花眸子悄悄地看了一眼傅瑾,「我先睡了,你也早點睡。」

她伸手要扯被子,就看到被子飛了起來,揚開,落在她身上。

這……

異能還能這麼用!

她看向傅瑾。

傅瑾看了一眼她,躺到了傅小宋的另一邊,被子飛起來,落在他身上,他轉過身,背對著他們母子,睡鳳眸闔上,修勁的手指揉喉結,緩解身體的僵硬不適。

見鬼了,昨天這樣,今天還這樣。

就是以前,他也從沒有在她面前這麼狼狽過。

宋伊一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呼吸都放的很輕,可是胡思亂想怎麼都不能入眠。

她雖然是醫生,對有些方面還是不太了解,因為她是兒醫,主修的又不是婦產科!

手機藏在被窩裡,打開,進入夜晚模式,悄悄地查這樣的情況。

看完不少人資料,深深地覺得有道理。

這樣憋下去,他和她的身體都不好,容易內分泌失調。

他們都是正常的人,這樣的反應也是正常,何況是夫妻,為了身體健康著想,的確該過正常的夫妻生活了。

Prev Post
那麼多現金下,即便是在華夏國隱形富豪裡面,王焱也絕對是名列前十了,王焱更加看重的是大量的資源。
Next Post
至於那些武林中人,自然能夠查到這一點,他們同樣知道後果,保護也是在所難免,相互之間的調節也需要,更大程度上的保護他們安全,一路上的黑道們都緊張得不得了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