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那些武林中人,自然能夠查到這一點,他們同樣知道後果,保護也是在所難免,相互之間的調節也需要,更大程度上的保護他們安全,一路上的黑道們都緊張得不得了呀。

這就是待遇的不同了,誰能有他們一樣的待遇呢,還不是因為有了一個好兒子的緣故,否則一輩子都不可能有這樣的保護程度的,可以說一號首長的安全係數都要高了。

當然陳山和王麗是不知道的,還以為現在的治安已經很好了,看看他們一路走來,都沒有問題,心情自然好的很多,他們也放鬆了,一想到自己的兒子終於鬆口了,心中別提有多高興呢,再想到不久的將來,就有孫子了,那感覺更加美妙了,滿心的喜悅呀。

經過了幾天的時間,終於來到了京城,夏雪麗和何夢早早的接到了通知,不用問也知道是什麼情況了,也不在意,馬上就驅車來到了車站等著,心裡還是很慌亂的。

不管她們現在是什麼心情,時間還是會過去,等的人也到了,看到他們后,馬上就丟下了心中的慌亂,迎接兩位長輩,一再的慰問著,以驅散內心的慌亂不安。

「宏兒呢,他怎麼不在呀,工作也不用如此繁忙嘛,真是的。」

二女一聽馬上就解釋:「婆婆,宏哥他有事出門了,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回來,現在有我們來接待您們,順便將婚禮的事情安排下來,等到大學畢業后,我們就結婚,您們不要生氣,他有著自己的事情要做,畢竟他不是一般人嘛,相信婆婆也知道的,重擔也多呀。」

這麼一說無論是陳山還是王麗也知道了,這倒是,有本事了,自然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他們在這一點上還是知道的,做到車上后,就不在說陳宏了,說起她們兩個了。

「閨女呀,這一次可要多生幾個,要知道我們陳家現在幾代單傳,到了他這一代又碰上這樣事情,一定要多生幾個,這樣我們才安心,閨女呀,吃的方面一定要注意,一定要保證身體健康,才能更好地生孩子,工作也不要太忙,身體要注意,可不能累著呀。」

二女現在是聽著也無奈,又不能反駁,只能忍受著婆婆的嘮叨,還好公公不怎麼說話,就在一旁樂呵呵的聽著,順便看看車外的環境,看著大城市的變化,顯然是恨驚訝。

「老頭子,吃驚什麼,快點說說閨女,一定要讓她們注意到這些,可不能有什麼馬虎呀。」

「你說,你說,我可不知道這些事情,你管著,我在一旁監督就好,你管你管。」

得到了不怎滿意的話,王麗也沒什麼辦法,只能繼續說下去了,二女還能怎麼辦,只能承受著耳邊的叮囑,一遍又一遍,點頭再點頭,似乎只有這樣才行,變得很機械了。

好在終於到了夏家了,二女馬上就迎著他們下車,而夏家人已經等候著了,至於何家嘛他們也不挑剔,直接過來了,兩家人一起說說就好,只要將事情定下來,一切都好說了。

「親家,你們來了,裡面請,快快,你這孩子還不快去見禮,真是的,一點都不知道禮貌,還有將東西拿進來,難道還要親家拿呀,真不懂事,都這麼大人了,快去呀。」

夏恬本來在一旁好好地呆著的,不過很快就遭到了其母親的呵斥,最後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搶著拿過東西,臉色明顯尷尬,要知道之前他已經被說服了,只因為那代價無法抵抗,最後沒辦法只得同意結婚,只不過婚禮就和陳宏他們放在一起了,兩家人一起辦了。

這倒是沒什麼,他們都不在意,只要他能夠結婚就好,對象嘛自然不用愁了,其他的官家子弟,婚姻大都是不自由的,他也一樣,最後就這麼被安排了,他心底里還是很羨慕自己的妹夫的,不光是自由,而且還是兩個,不讓人羨慕才是怪事呢,左擁右抱呀,齊人之福。

他也想過,只不過不現實,他可沒有這麼大的本事,況且即使有了也需要在未來,時間還不知道要多少呢,他不想屈服都不行,誰叫他是兒子呢,輩分最小,很多事情都不能決定的,也算是一種貴家子弟的悲哀吧,默默地跟在後面走了進去。

之後就是一伙人的慰問和飯宴了,這一點是少不了的,華夏的古老傳統就是如此,他們也不會去計較。飯宴過後,三家人就開始討論起結婚典禮的事情了,只因為夏恬的原因,最後確定了典禮就安排在京城,不過這樣一來陳宏的爺爺奶奶也需要過來了,他們更是長輩呀。 PS:PS:求鮮花,24小時鮮花沒漲了

婚禮地點決定后,其他就好辦了,一系列的安排都開始討論下去,最後才妥當起來。

當然用到的東西不少,飛機是需要的,因為最後還要依靠飛機飛回家,新房還是需要在老家的,也算是認主歸宗的意思,古老的傳統可不是那麼容易打破的,尤其是貴家子弟了。

「親家,那麼事情就這樣,一路也辛苦了,雪麗帶著親家去休息吧,明顯帶他們好好地逛逛京城,可不能怠慢,難得來一次,一定要玩的開心,玩得盡興才好,對了夏恬你也跟著去,順便幫點忙,可不能閑著,當然帶著曉兒就最好了,一起去玩玩吧,放鬆一下。」

曉兒就是夏恬的對象名叫若霞曉,也是名門之後,門當戶對,夏恬最後也見了不再反對。若霞曉也算是國色天香了,他想要反對也不可能,還不如應下來呢,對與她溫柔型的女孩,他還是很喜歡的,也不想傷害她,如果他不接受,她也不會有自由的,還不如接受呢。

這樣的美女便宜了別人,還不日便宜自己,夏恬還是很滿意的,這些天就是她膩在一起,美曰其名的是聯絡感情,至少不會是路人一樣的一家人,感情還是需要一點的,對於他們哪一方都是好事,兩家人也都是樂於如此,自然不會拒絕了,最後還可能相互喜歡上呢。

當然現在她不在這裡,或許是因為害羞的緣故吧,不過也需要逐漸的適應下來。

陳山和王麗畢竟是小山村中出來的,就算是在小城中呆上了很多年,對於這樣的大都市,還有這些昂貴的別墅來說,絕對是不心安的。好在二女在一旁勸解,以及對於陳宏這兒子的婚事才適應下來,否則還真的很難說,這兩家人多年養成的氣勢可不簡單呀。

平民百姓和他們明顯有著一定的差距,無論是氣勢還是底蘊都是如此,這一點他們心地明白,當初要來的時候也是非常的忐忑,現在商量好了,也適應起來了,隨著媳婦去休息了。

「公公婆婆,你們不用在乎這些房子什麼的,要是知道宏哥在就有一幢別墅,雖然小了點,當初也是為了適應才買下來的,要是你們覺得這裡住的不習慣,就到自家的別墅中,那裡都是自家人的,不用擔心了,怎麼樣,要不要到自家的別墅去,當然去也要明天去。」

「什麼,他也有別墅,怎麼就瞞著我們呢,本以為有一處房子住就不錯了,沒想到這小子還挺會藏得嘛,對了還有什麼事情瞞著,現在都說說吧,省的到時候又要嚇一跳了。」

「除了別墅外,宏哥還有自己的產業,名叫天宏慈善,您們聽說過嗎?」

「天宏慈善?沒聽說過,可能我們住的比較的偏遠的緣故,你說是吧老頭子。」

「對對對,我們一天到晚的忙著小雜貨店,而且住的比較的偏遠,可能不太清楚,呵呵。」

他們明顯是以為自己兒子的公司是個小公司,不好意思說是沒聽說過,這樣豈不是丟自己的臉,況且能夠有一個公司就不錯了,管它是大是小,就算是再小也比他們來的有本事不是,在京城這樣的地方能夠開辦公司,絕對是有著本事的,小點也什麼。

「公公婆婆,這可壞了,怎麼你們都沒聽說呢,看來需要大力的宣傳一下,要知道天宏慈善現在在京城可是很有名的,一年的凈產值可以達到五十億以上,這才是兩年發展而已,以後說不定百億千億都可能的,看來需要大力的宣傳一下,這一步要加強了。」

二女對望一眼,總算是找到一個突破點,那麼就是宣傳上還有點缺陷,雖然駱天市也是一個小地方,但畢竟是城市,城市中偏遠一點都不知道,自然有些事情要做,這點是肯定的。

她們還在為公司的宣傳打主意的時候,陳山和王麗已經震驚的無言了,腦子中都不知道怎麼想的,就是亂鬨哄,五十億是什麼概念,他們不知道,也想不出來,怎麼會有這麼多錢呢,這是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他們的兒子現在已經擁有了,感受多震蕩呀。

五十億呀,五十億,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王麗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宏兒真的有這樣的本事,五十億呀,這可是真的,沒有搞錯呀,他哪來這麼多錢,太不可思議了。」

二女這時也反應過來了,馬上就道:「當然是宏哥掙得了,放心吧,全都是合法的,沒有什麼犯罪之類的錢,放心吧。」她們心中默默的想著澳門本來就是合法博彩的嘛,在那裡賭博自然是合法的,贏來的錢自然是合法的,現在用於慈善事業不是更好。

作為父母聽完才鬆了口氣,不過馬上就陷入了巨大的喜悅之中,他們的兒子可真厲害,才出來幾年就掙了他們幾輩子都掙到的錢,或許更遠也說不定,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掙來的。

「公公婆婆,宏哥,掙來的錢,還是用於慈善事業的,每年的捐獻都要超過十億,收到他幫助的不知道有多少,現在算上這些價值的話,公司一年就能有百億的收入,用掉的還是很多的,況且現在才兩年而已,以後還會發展的更加龐大,你們二老就安心享福吧。」

「好好好,我們就安心享福了,走,我們先去休息,明顯到兒子的別墅去,呵呵。」

「恩,那好,公公婆婆,這邊,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明顯我們來接你們,再見,晚安。」

「閨女呀,你們也早點休息,可不要工作過忙了,早點休息吧。」

「知道了,再見。」二女告退後,就上車去準備一下,打掃以下是必須的。

「老頭子,看看現在的兒子都讓我們望塵莫及了,他賺的錢我們想都沒想過,真是老了。」

「是呀,真是老了,這一點就被嚇住了,不管用了,不過兒子就應該超過老子的,呵呵。」

「那是,現在看看那些可惡的親戚,要是知道我們的兒子已經這樣有錢有實力了,肯定會黏上來的,到時候你可要把持住,可不能敗壞了兒子的公司,那些都是白眼狼。」

「知道,知道,我可不想自己的兒子被他們再破壞,想當初我們就因為他們才如此艱辛,放心吧,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就算是他們跪死在門口也休想有機會,放心吧,這些事情我有分寸的,現在兒子長大了,我們也該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當然雜貨店還是要做的。」

「是呀,幾十年都這樣下來了,要是不做雜貨店了,還真不習慣,等兒子結婚後,生了孫子,我們就安心了,就當作打發時間習慣著就好,也不用著太過*心了。」

兩人非常的感嘆,世間的一切變得如此之快,讓他們都反映不過來了,實在是難以想象這一切的真實,要不是媳婦的話,看來他們還會一直被瞞著,不過他們也相信,這一次兒子回來也會告訴他們的,不然也不會接他們進京了,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呀。

夜晚除了月亮有點點特別之外,一切都安然無事,人聲都漸漸地沉默,恢復了平靜。

次日,夏雪麗和何夢就接他們上車,當然夏恬和若霞曉也在後面開著車跟著,不管是逛街還是其他的,這些天一定會陪著了,父一輩自然不會需要了,他們小一輩子還是需要的,大家相互了解一下也是好的,更能夠知道那一部分需要加強,指點一下也好。

陳山和王麗來到了兒子的別墅前,看了看,還真的很不錯,自己家裡都沒有這樣的房子呢,他們還真的老了,跟隨者媳婦進門后,東西自然有人拿著放著,不斷地打量著別墅的一切,心中的滿意程度急劇上升,沒想到陳宏如此不動聲色的闖出如此大業,難以想象呀。

「公公婆婆,您們先休息一下,我們將東西放好后,就陪你們去京城市區逛逛,想買什麼就買,不用為了宏哥省錢,他的錢這輩子都花不完了,你們可要為他多花點,不用省,一定要多花一點的,不然他回來還會說我們,多買點好,衣服首飾,都要買,不能少的。」

「好好好,我們聽你們的就是了,既然兒子放我們花錢,要是不花的話,豈不是辜負兒子的一片心意,老頭子,要是想要喝名酒的話,就買好了,這一次准許你買了。」

陳山一聽,頓時笑容滿面,以前不是工作太忙,就是沒有什麼余錢用,要知道一般的酒不怎麼好,很容易傷身,自然不能隨意喝了,一年到頭喝上一瓶好的,算是不錯了,這一次可要好好地買上一會,兒子不虧兒子,就是會為他這個老子辦事,不錯呀不錯。

「哥哥,大嫂你們也坐,很快就好了。」

「不用,不用,我們也來幫忙,阿姨叔叔,你們坐,你們坐。」

看著四人忙裡忙外,他們很開心,安心的坐下來休息了。 PS:鮮花有的快呀,現在才37朵,給點力,和別人差的太遠了!!!!!

一次接著一次的內心,讓他們作為父母的感到異常的驕傲,不管在哪一方面都比別人來得強呀,看看他們的媳婦就有兩個,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哪像別人呀,再看看產業,這些就不用說了,想著心中就安慰不已,同時對於這個兒子,非常的滿意,很滿意。

東西放好后,幾人就離開了別墅,打算將京城玩一玩再說,不能白白的到了這裡,最後卻沒有去玩過,那豈不是讓會讓人失望了,這就是最好的滿意方式,好好地玩樂才好。

「婆婆,你們看這件怎麼樣,多麼配呀,帶上馬上就年輕了不少,婆婆來帶上看看。」

王麗被何夢拉著帶上項鏈,鑽石般的項鏈,多麼美麗的一顆寶石呀,讓她沒有任何言語可以表達,的確是非常的美麗,這一點不用懷疑。陳山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妻子帶上如此美麗的鑽石項鏈呢,如此美麗,讓他心中慚愧,以前沒有什麼錢能夠讓她打扮一下的。

「是呀,是呀,麗麗你就帶上吧,反正兒子兒媳婦給你買的,不用退讓了,這份孝心還是要接受的,帶著帶著。」他很是高興的說,曾經的他還沒有要求過自己,也因為本身的實力不足,很難獲得應有的付出,現在能夠看到,怎麼能不高興,兒子也是一樣的。

「好好好,我帶著不就好了,你們也不用盯著我了。」看著他們都不想自己摘下來了,想要摘下來的話,他們明顯不答應了,現在只能順著他們的意思,而且還是好意,況且自己的丈夫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推卻了,事實上他也很喜歡的,心中很高興。

夏雪麗很麻利的付了錢,然後繼續逛下去,接著逛了不少的機房,買了不少的東西,當然不能缺酒了,對於就來說,無論是夏恬還是陳山都喜歡,何況陳山這一次得到王麗的准許,怎麼能不好好的買一次呢,否則就太對不起自己的兒子了,全靠了兒子的福呀。

幾人很高興的逛了一天,然後才紛紛回家,商定了以後幾天都會來陪著他們逛街的。

幾天後,陳山和王麗也覺得差不多了,反正還有近一年的時間呢,先回家再說,這裡他們也幫不上什麼忙,自己雜貨店還需要自己打理,於是他們就打算回去了。

二女一聽,立馬就道:「公公婆婆,難道這裡住的不好,怎麼想著回去了?」

「不是的,這樣的奢侈生活,我們住的有些不習慣,好是好,就是有些不習慣罷了,況且我們還有雜貨店呢,需要我們,在這裡什麼都不用做,整個人都覺得有些不舒服了,大概是習慣了以前的生活了,一下子轉換過來,沒能適應,而且你們的婚禮還有近一年,早著呢。」

「是呀,是呀,我們又幫不上忙,在這裡只會給你們添麻煩,等到你們結婚的那時,我們再來,放心吧,我們不是怪你們,實在是有些不那麼習慣而已,呵呵呵。」

知道他們是下定了決心了,二女聽著也沒有什麼辦法,最後只能無奈的同意,不過這一次選擇直接坐飛機了,而且還是私人飛機,這樣她們才會更加放心,。二老聽著也同意了,沒辦法,否則還真的不好說了,想要回去都有些難了,安全上明顯佔據著主導地位呀。

又過了幾日,二老終於動身回家了,私人飛機已經準備好了,看著他們上了飛機,夏家和何家才放心下來,二女也心中安定了,揮手離別,相互表示著。

月球之上,無盡的能量依然在瘋狂的涌動著,陳宏切身體會著,第三轉的混沌煉體訣真是厲害,需要的能量竟然沒有邊際一樣,也不知道過去了少時間,他現在在乎的就是能量夠不夠的問題,宇宙之中的能量不斷地湧進,太陽之力也被大量的吸引過來,能量龐大呀。

要是這些能量聚合爆炸的話,這個月球都可能會被炸成兩半,可見其中的威力很強大。

整個太陽系的能量都無聲無息的開始往月球聚集,最後的全部被他吸收進來,太陽系的能量不夠,那麼就借用銀河系的能量,,將本來很是稀薄的太陽系空間濃郁了很多,稀薄也變得濃郁了,只不過最後都逃不過陳宏的吸收煉化,來補充修鍊帶來的消耗。

混沌煉體訣一點都沒有停下的意思,看樣子,第三轉的層次比較高,光是太陽系中稀薄的能量還無法讓他突破,現在已經開始借用銀河系的能量了,即使是那麼一點點,也要比太陽系來的強大,無形的力量不斷地湧入他的體內,混沌鍾鎮壓他體內的一切能量,順利煉化。

這些能量不僅僅是肉身的強化進化,還有元神的加強,要知道他跨過了這整個修鍊層次的低層次,也就是元神和肉身分離的階段,在東皇太一的破碎元神幫助下,已經直接抵達了元神肉身合一的境界,可見其力量多麼強大,境界也拔高了很多,起點比別的生靈搞呀。

要知道東皇太一是什麼樣的存在,那可是曾經站在洪荒頂峰的人物,擁有著混沌鍾,就算是聖人也忌憚一分,可見他的實力多麼強大,就算是混沌鐘的那一份元神力量也足夠他完成別人多少年都不能完成的修鍊時間和成果,何況東皇太一還有著先天皇氣,同樣賦予陳宏。

只不過陳宏現在還沒有體會到那先天皇氣的力量而已,要知道這皇氣要先於人族的三皇五帝,可見皇氣更加高級一點,畢竟是曾經的天庭主宰人物,天下有數的頂級強者,皇氣自然擁有著別人所不知道的力量,至於東皇太一可能也不太清楚吧,他的實力已經可以忽視了。

陳宏完全的沉寂在修鍊的海洋之中,也沒有發現,這麼多能量衝擊下,都被有條有理的煉化這,其中不僅僅是因為混沌鐘的鎮壓效果,還有著皇氣的效果。由此可見這皇氣能夠調動一切能量,引導這些能量的運轉,讓他更加順利的煉化,不會給自身帶來任何的傷害。

皇氣在他體內呈現著紫黃色的光彩,莫名的高傲之氣,讓他體內的能量變得馴服,能夠安心的為他修鍊所用,這一切都是結果,就算是在高級的能量也能安撫下來,不用說這些低層次的宇宙能量了,而且這些宇宙能量分散的很,就算是聚集在一起,也沒有多大的影響力。

當然這是對陳宏而言,要是對於整個太陽系的話,就已經開始起作用了,看看月球上的變化就能知道了。

月球在如此能量的充斥下,似乎開始形成一定的防禦層,月球內核也在不斷的吸收能量,這些只不過是非常稀疏的一部分,也不敢和陳宏搶奪,冥冥之中這月球核心似乎明白這一切一樣,知道不能太積極,否則只會影響到自己,最後損害的還是自己。

月球的變化,也讓地球上的科學家疑惑了,以前還只是一個光點而已,而且還時暗時亮的,而現在整個月球都開始亮起來了,就算是白天都能夠觀察到一部分,怎麼能不感覺到神奇呢,不少科學家都想著上月球去看看,可惜呀,現在擁有這個能力的只有美國罷了。

登月可不是容易的,就算是現在的美國,也感覺到不合適,因為地球之外的能量波動逐漸的變強,現在比以前強了很多倍,信號干擾嚴重,根本不能實現這個計劃,想要飛離地球要難了,可見這個計劃現在已經被破產了,他們也沒有辦法改變這一點。

不管外人怎麼看,現在的陳宏明顯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了,不知道多少能量的湧入,讓他從修鍊境界中逐漸的蘇醒過來,在一聲鐘響后,就算是元神都為之一頓,不過很快就加速了與肉身融合,能量急劇加速,很快他就從修鍊狀態中蘇醒過來,感受著莫名的力量。

不錯,真是太好了,第三轉的力量真是太強了,不愧為混沌煉體訣,不愧為混沌鍾自帶的頂級功法。再次觀看了周圍后,能量明顯比他來的時候增強了很多倍,,現在他停止修鍊了,這些能量似乎要離開了,沒有了他的約束自然會自散而去,可他會願意嘛?

答案自然不會。他拿出了紫葫蘆,元神法訣一動,紫葫蘆一下子久的巨大無比,吸力達到最大,很快這些能量就被吸收進去了,周邊一邊的稀薄,或許是陳宏好心,還留下了這一點點能量,也算是回饋了這片空間了,感覺了一下后,打算就離開回到地球上去。

不過很快,他就感覺到到不尋常的東西存在,是的,只不過在月球上埋得比較深,況且月球很難開產資源,能上來的目前只有美國而已,想要找到都不太可能。心中一動,身形已經出現在那東西之上了,速度差不多已經抵達了光速的範疇,即使差點也不多了。 PS:四十朵鮮花了,趕超還需要許多許多,大家再加把勁!!!!!

觀察了一會兒,陳宏也不再猶豫,叫在地面上狠狠一跺,一空地面就塌陷下來,但能夠確保裡面的東西沒有絲毫的毀壞,完全的出現在他的面前,看上去體積不是很大的樣子。

他伸手一揮,那東西就跳出了地坑中,出現在他面前。仔細的看了看原來是一艘小型飛行器,體積很小,差不多能乘坐兩個人的樣子,只不過裡面似乎應沒有生命體了,看來不是死了就是沒有,四周觀看了一下后,察覺到也沒有什麼方法打開,只能用蠻力了。

手指一亮,一道光芒閃過,小型飛行器的分割艙被他打開了,裡面一看沒什麼東西,只有一台電腦一般的東西,座位上也沒有遺骸,看樣子,應該是意外留下來的。

他走進了船艙之中,四周摸索了一下,看了看不同按鈕,一看綠色的,應該是安全的話,想都不想的一按,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發出了:「請關上防護窗,請關上防護窗,危險危險,能量消耗,能量消耗,請補充能量,請補充能量。」

一連話語下來,他竟然能夠聽得明白,真是夠稀奇了,不過這防護窗應該就是剛才被他拿下來的東西,心中尷尬的不好意思,不過很快就運用自身的能量將其修補好,再變成之前的小型飛行器,只不過現在其中多了一個人而已,況且他也不過是焊接一下罷了,很簡單的。

防護窗關上后,聲音只剩下補充能量了,能量在那裡補充呀,心裡嘀咕了,誰想馬上在他面前出現一格箱子一樣的東西,露出裡面的水晶球,格子外有著小型的轉換器,看樣子就是這樣的,需要一些能量結晶才能使用起來,不過他是誰呀,直接充斥能量就好了。

馬上就動用了一絲太陽真力輸送了進去,那水晶球馬上就發出極為閃亮的光芒。

「能量補充完畢,能量全滿,XS80號飛船即將啟動,請您系好安全帶,請你系好安全帶。」說完,那水晶球就消失了,整個飛行器閃亮一下,馬上就起飛了,非常的穩當。

「主人你好,歡迎你使用XS80號飛行器,我是你的指導員,有什麼疑問可以問。」

陳宏這一下算是知道了,馬上就對著虛擬的人形智能問道:「你是什麼時候來的,又是什麼地方的文明,是不是經常來地球呢,你這裡還有他們的科技嘛,為什麼叫我主人。」

「主人,至於你第一個問題,我不知道,因為能量的缺失無法準確的計算出來這裡的時間,至於第二個問題,我來自遙遠的XS文明,因為一次意外,我來到這裡,然後就因為能量缺失而被迫掩埋自己,想要補充能量都很難,一直處於關閉狀態。這裡比較偏僻的星域,我們文明的人沒有來過,我也是意外才來的,至於你問的科技,只要有的,智能中有。」

「至於為什麼叫你主人,因為你是我的第一個使用者,而且你的能量非常的特殊,以後怕是使用不了其他的能量了,除非有更加高級的能量,所以智能系統自動認主。」

陳宏聽到了滿意的答案,很是高興,不過意外是什麼。馬上就問道:「出了什麼意外呀,讓你意外出現在這裡,按照你們的科技應該很發達了吧,怎麼還會出現意外呢?」

「主人,我們的文明是很發達,在星際中也算是中上等了,只不過還有別的勢力存在,也就是在一次星際大戰中,我意外的來到這裡,那敵對方可是非常強悍的,是以毀滅性為目標的種族,他們只要見到有生命的存在,就想要毀滅,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聽著智能的話,顯然他們也是莫名其妙,不過既然那個敵對勢力很強的話,那麼是不是代表著他們的文明已經被毀滅了呢。

「你現在還能感知到你們文明的存在嘛,不會是被毀滅了吧?」

「這個我不知道,請主人發射信號,能很快的得到信息,不過要是被毀滅了,一旦這信息被他人截獲,後果會很嚴重的,尤其是那敵對的勢力,請主人選擇。」

這一下他比較的為難了,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去說好,要是被那一伙人知道了,還不來追尋,自己一個人倒是沒什麼,可是地球上的生靈怎麼辦呀,這一點不得不仔細考慮一下,想了一會兒才說道:「能知道大概的距離嘛,需要多少時間來到這裡?」

「主人,這裡離我們所在的文明非常的遙遠,按照星際標準來說,需要一億億光年,非常的遙遠,當然一旦有天然蟲洞的話,就能很快來到這裡,不過也需要數千光年的時間,主人放心,蟲洞不是那麼容易形成的,就算是被他們截獲了,只要地球的生靈實力強了,也能對抗起來,何況就算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相信以他們的個性,一定會到處尋找目標的。」

原來還要這麼遠呀,陳宏馬上就點了點頭,按照智能的說法,按了一下灰色的按鈕。

不久之後,智能就說道:「主人,已經找不到XS文明的所在了,看來他們已經被徹底毀滅了,還好他們已經離開了,沒有被截獲信息,不過按照這敵對的一方來看,這個種族還在尋找著生靈,想要摧毀他們,周邊的星球都被他們光顧過了,全都是毀滅的痕迹。」

「這麼快呀,難道你有特殊的方式,不是有著一億億光年的距離嘛?」

「XS文明最突出的就是信號的作用,能夠通過自動尋找蟲洞以及空間摺疊的方式,迅速的找到需要的信號,,然後再帶回需要的信息,這是我族文明的驕傲,就算是上等文明很少有,我們XS文明也因為如此,才會被照顧和尊重,只是現在也被毀滅了。」

「原來如此,不用傷心了,你是還有你嘛,信息順暢好呀,這一點更好了,對了你還應該有哪些上等文明的資料吧,文明又是怎麼分類的呢。」

「主人,星際中分為原始文明,下等文明,中等文明,上等文明,以及優等文明,至於之上還有沒有,我就不知道了,目前的地球應該是處於原始文明與下等文明之間,下等文明已經能夠星際航行了,目前地球明顯不合適,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跨入下等文明之中。」

虛擬的人形智能不斷地通過信息流,查探到了地球的信息,讓陳宏為止尷尬得很。

「不過主人的單個能量,已經達到了優等文明之上,比超級星際戰艦都要強大,太空堡壘都無法相比,主人應該是作為修鍊文明的一類吧,那一類文明在星際中也有,只不過佔據著少數而已,真沒想到在這樣的地方能有主人這樣的強者,有了主人,那些文明也絲毫不敢侵略的,要知道像主人一樣的修鍊者,一瞬間就能毀滅超級宇宙戰艦,怎麼能不讓他們害怕。」

「難道修鍊文明真的如此之強,還有什麼超級星際戰艦是什麼?」

「那是,在星際中修鍊文明很是強大,要知道就算是依靠科技手段,沒有強健的體魄,也是無法使用高端科技的,尤其是機甲,其中以優等機甲最為要求深厚,體質達不到就算是是給他了,也是用不了,最後說不定自身潰散呢,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過,科技上升了,也有一些輔助的藥物,比如基因改造等藥物,不過這樣一來,他們的潛力就被大大地縮小了,自身的能力也會被限制在一定層次,很難再突破的,只有不斷的使用藥物才能更進一步,修鍊文明就不需要擔心這些了,如此,自然修鍊文明來得更強。」

「至於超級星際戰艦,還有那些太空堡壘的,一次主炮就能毀滅一個星球,只是充能需要時間,而主人你的能量已經不懼這些炮火了,根據我的觀察,你的肉身就已經超乎想象,而且你體內的能量如此洶湧澎湃,剛才那麼一絲能量就讓這飛船充滿了能量,就能說明了。」

恩,原來如此,看來這一次修鍊的確不得了呀,難怪要收集太陽系之外的能量來補給了,心中卻是暗暗地高興,沒想到自身的力量下,似乎足以保證整個地球的安危了。

「主人,現在我的能量充足了,可以返回XS文明,是不是需要返航?」

「不,當然不,那裡什麼都沒有了,去什麼去,我的家還在這裡呢,以後再說,我們現在先返回地球,不過這個樣子不能出現,我先收起來再說,將防護窗打開吧。」

「是的,主人,馬上開啟防護窗。」

當防護窗開啟后,陳宏就走出了小型飛行器,對著智能說道:「關閉防護窗,等待我的命令。」

「是,主人,等待你的命令。」防護窗隨之關閉。

陳宏看了看,揮手之間就將小型飛行器收進了私人空間之中,消失的無形無影。再次看了看月球,也沒什麼東西了,就起身飛向地球了。 PS:鮮花,鮮花,四十朵一夜沒變過,還被反超了,混沌的朋友們加加油,趕超還要好多,多投多投!!!!

Prev Post
小東西真的就那麼喜歡宋伊一嗎?
Next Post
正是因此,死亡石牆幾乎很難被崩裂開來,一邊消耗,一邊增長,並且增長的速度還超越了消耗的速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