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此,死亡石牆幾乎很難被崩裂開來,一邊消耗,一邊增長,並且增長的速度還超越了消耗的速度。

「給我破……」牧雲衝天而起,踩踏在那些延伸出來的長槍之上,藉助其力,快速的衝天而起。

瞬息之間,他便出現在死亡石牆之上,腳尖點落在上面,整個身軀都化作了一枚炮彈,狠狠的沖向了藍色投石機。

一聲巨響,驚天動地。

遠處眾人看到了一片火光騰空而起,四周的那三面死亡石牆如同是失去了支撐一般,轟然炸開。

「結束了,前方看不到投石機了,我們可以安然通過了……」看到這一幕,鬼墨不由得驚呼起來。

「多謝大人相助!」

眾人衝到牧雲身前,紛紛感激不盡,這一次若非是牧雲出手相助,他們必然要付出極為慘烈的代價,方才能夠通過。

可牧雲的出手,避免了這些損耗,這對於他們體霸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恩賜,不管是來自哪個種族的體霸,都紛紛感激萬分。

「大人,你身體上的那些藍色毒素怎麼辦?」封鬼皺眉問道。

牧雲微微一笑,平靜的說道:「無妨,區區一些毒素還奈何不了我,這裡無法動用血氣,難以驅除,就這麼掛著吧。」

聞言,眾人方才放下心來,他們最為擔心的便是牧雲的安危,若是被那藍色毒素殺死,他們會心痛萬分。

「這只是開始而已,想必後面會更加的危險,封鬼,你帶領百萬體霸走在後面,以防後方遭到偷襲,我和皇凰、鬼墨等人先行探路。」牧雲開口說道。

「大人,我想跟你一起……」封鬼尚未說完,便被牧雲直接打斷:「百萬體霸,才是根基所在,你要為他們的安危所負責。」

「如此,那便還請大人萬分小心。鬼墨,必要時候以死守護,絕不可讓大人有絲毫危險,否則我拿你是問。」封鬼沉聲說道。

「是,老祖!」鬼墨堅定的說道,他的命便是牧雲挽救而來,就算是為了牧雲死,他也是心甘情願。

離開這一片藍色投石機后,前面的道路反而是越來越狹窄,當眾人走到盡頭的時候,便看到了一片狹海。

連貫兩片陸地,中間有一座巨大的獨木橋,延伸開來,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狹海之中怒浪滔天,駭人萬分,一道道天藍色的浪花拍打開來,聲勢浩大。

「這裡地勢非凡,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便是第二關了!只是不知道,那些審判者會設定出什麼難題出來。」皇凰皺眉說道。

「狹海有問題,攻擊應該是從海底而來,我去探探路!」鬼墨開口說道,隨後朝著身後眾人一招手。

當即,便有十幾名體霸強者快速的站出來,他們紛紛都手持著巨大的盾牌,鏗鏘落地,守護四周。

四面八方,全部覆蓋!

這些盾牌,乃是木盾,但是卻非常的沉重堅韌,甚至是超越了一般的金屬礦石,這十幾人的實力很強,但是舉著這些木盾卻依舊有些吃力。

九界七生 「鐵木盾,看來你們是做了充足的準備。」見到這些盾牌,牧雲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

鐵木聖樹,乃是整個遺失之地中,最為堅韌沉重的植物,材質極為上佳,生長速度更是緩慢無比。

但正是因此,這種木質屬於珍品,在這遺失之地中,數量也絕不會超過三十株,可眼前的這十幾面木盾,幾乎便是將所有的鐵木聖樹砍伐製作成為了盾牌。

「出發!」

鬼墨一聲令下,十幾面鐵木盾鏗鏘配合在一起,緩緩的前行起來,就當眾人踏上了獨木橋的那一瞬間,陡然便有一陣陣天翻地覆的聲音傳來,那狹海之中,快速的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漩渦。

「大家做好準備,攻擊要來了,都謹慎一點,抓緊鐵木盾。」鬼墨沉聲說道,牢牢抓住鐵木盾。

十米、百米、千米……

就在眾人走出千米的瞬間,那狹海中的漩渦瘋狂的旋轉起來,陡然之間便有一門門火炮閃爍出來。

海水倒灌,嘩啦作響,快速的凝聚成為一顆水藍色的炮彈,有鏗鏘的聲音傳來,火炮陡然爆發。

炮彈衝天,速度快的驚人,在虛空中帶起了一道藍色波瀾,而後砸落在獨木橋之上,轟然炸開。

「轟隆!」

驚天動地的聲音中,鐵木盾被狠狠的擊中,那炮彈爆炸開來的能量非常恐怖,頓時便是木屑紛飛。

更為恐怖的是,有成片的藍色毒素灑落在鐵木盾上,傳來陣陣『滋滋』的聲音,居然開始了腐蝕。

受到這一股巨力的衝擊,鬼墨等人渾身劇顫起來,那陣型險些便是不穩,不過他反應很快,嚴絲合縫,不讓分毫藍色毒素流淌出來。

「這一片狹海,便是毒素的海洋,那些海水便是毒素,匯聚在一起,凝練成為了炮彈,被發射出來,這根本就是源源不斷的進攻。若是無法將那些火炮摧毀,那麼誰也無法通過此地,必死無疑。」皇凰皺眉說道。

很顯然,這一關的難度比上一關還要大,那些火炮都沉浸在海水漩渦之中,不斷的拍打開來,誰敢去輕易的靠近?

只怕尚來到火炮之前,便已經被藍色毒素所腐蝕化作海水的一部分了,這樣的困境,更是危急。

「轟轟轟……」就在這一刻,狹海之中,火炮衝天而起,一枚枚水藍色的炮彈狠狠的擊中鐵木盾,爆炸開來,形成一陣陣恐怖的能量衝擊波,朝著四周快速的擴散開來,令人心驚不已。

鬼墨等人,艱難前行,承受著這一股股恐怖的衝擊力,不由得冷汗淋漓,這樣的炮擊,幾乎沒有絲毫停歇,連綿不斷。

鐵木盾雖然堅韌無比,但是也無法長期堅持下去,一旦被那些藍色速度所腐蝕,那麼他們便暴露在無盡的炮火之中,想要生還都是奢望。

「如此密集的炮火覆蓋,他們想要撐住不容易,只要不出現大的變故,應該可以安然無恙的通過。」皇凰皺眉說道。

即便是這些人通過了,也無濟於事,他們的百萬體霸軍團,依舊無法穿過這一條死亡之路! 包包露出一個「理解」的表情,開口說:「唉,誰不是一樣,別看老哥我比你大兩歲,在家裡一樣被管的死死的,平時連門都很少出啊。」

這話倒是真的,包包因為要負責美女公寓的全面監控安全,的確很少出門,這也是陳天為什麼這次會讓他來談判的原因,其實說白了就是給包包放個假,讓他出來放鬆放鬆!

「得了吧,包哥你好歹還開了輛賓士呢,你看我那破大眾,早該扔的爛貨了,可惜我老爸不給我錢,沒辦法啊!」魏山陽似乎終於找到了一個「同病相憐」的人,忍不住開口訴苦道。

「嘿,不就是一輛賓士嘛,你要是喜歡,哥送給你就是了!」

魏山陽一聽,頓時兩眼放光,激動的差點從按摩椅上蹦起來,「真的?」

包包咧嘴一笑,保證道:「當然是真的,哥騙你幹嘛,不過我倒是很好奇,那育博苑的股份不是寫的你的名字嗎?留著的話好歹你也是千萬富翁,現在幹嘛要賣了?」

「唉,包哥你有所不知啊,你以為我想賣?還不是被我老爸逼的,那老傢伙非說留著這股份是個禍害,你說這一學校的股份,能是什麼禍害,真是杞人憂天!」魏山陽嘆了一聲,很顯然對於自己老爸這個決定,相當的不滿。

包包笑了笑,「大人還不都是這樣,整天神神秘秘的,懶得管也搞不懂,咱們就這樣當個富二代,瀟瀟洒灑的多好。」

「哈,包哥你是富二代,老弟我就沒你那麼瀟洒了。」

「嘿,這有啥,回頭你想出來玩,隨時給哥打電話。」包包擺著胸口保證道,而後話語一轉,看似隨意的說,「你的那個委託律師是你老爸派來的?」

「嗯,是負責談合同的,我跟著就是個擺設,簽個名完事,而且完了一分錢也拿不到,全都存進我老爸的賬戶了,你說鬱悶不鬱悶。」

「啊,還有這事?」包包故作驚訝的喊了一聲,接著說:「老弟,你這事就有點太憋屈了,要是我,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先把錢拿到自己手裡再說。」

「你以為我不想嗎?問題是那盧洋跟著,我怎麼把錢拿到自己手裡?」

包包眼珠子一轉,立即有了辦法,「要不這樣,咱們直接談,我把錢給你,你在合同上籤個字就成,到時候你把錢留下一部分,剩下的給你爸,就說賣了這麼多不就完了。」

魏山陽一聽,當即就心動了,不過隨之又嘆了一口氣,「方法倒是不錯,問題是有那盧洋跟著,合同也在他手裡,我壓根摸不著合同,怎麼跟你談?」

「嘿,這有啥難的,只要老弟你同意,我這就能把合同給你弄過來。」

「真的?」魏山陽這次一下子從按摩椅上坐了起來,他估計也是被魏長征管的太死了,雖然手裡有些零花錢,但絕對的不會太多,以至於現在他一聽到包包願意把這麼多錢給他,當場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行,包哥我聽你的,你去拿合同,我給你簽字!」魏山陽點頭道。

包包一笑,示意自己身旁的那個按摩小姐去把白茹雪叫過來,一分鐘不到,白茹雪皺著眉頭就進來了,「幹什麼?按摩還不老實,不知道我在那邊正談正事呢?」

「嘿,你別談了,你回去就跟那盧洋說自己要先看一看合同,然後把合同拿出來列印一份,剩下的就別管了!」

白茹雪一愣,當即瞥了一眼旁邊的魏山陽,她是個聰明的女人,一點就透,否則也不會龍芸也不會讓她當總裁秘書,所以這丫頭沒再說話,點了點頭出去了。

果然,不到五分鐘,一個按摩小姐就拿著複印好的合同進來了,手裡還有一支筆。

「嘿,怎麼樣?你只要在這上面簽個字,兩千萬馬上就能匯到你的賬戶上,而且還有外面的那輛賓士S400。」包包咧嘴笑道。

「兩千萬?」魏山陽遲疑了一下,他剛才在吃飯的時候,可是聽那盧洋說這股份能賣到三千萬的,他雖然很渴望得到這筆巨款,但是卻並不傻,於是忍不住開口道:「包哥,兩千萬的價格是不是太少了?」

「這還少?」包包提高了幾分音量,跟著又嘆了一聲,「老弟你是不知道啊,你那育博苑已經破的不成樣子了,估計再過兩年就要拆遷了,這兩千萬的價格已經不低了,要不然到現在也不會只有我一個人打電話給你,說要買你這的股份了!」

包包這話倒是不假,到目前為止的確只有他一個人,只是那是因為他是第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別人此時壓根還不知道有這麼回事呢,而且這事魏長征也特意吩咐了魏山陽,一定要做的小心,不能太招搖,所以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就更少了!

魏山陽還是有些猶豫,兩千萬跟三千萬的價格,畢竟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他一時還無法做決定。

這個時候,包包繼續在旁邊施壓道:「兩千萬的價格已經是我能出的最高價了,不然我也不會把那輛賓士送給你,不過要是老弟你不同意,那咱們雖然生意談不成卻還是朋友,只是以後還會不會再有人來買你的這些股份,可就說不準了!到時候恐怕老弟你也只能繼續開著你的大眾了。」

魏山陽咬了咬牙,「要不包哥你等一下,我給我老爸打個電話商量商量?」

「商量?你以為你老爸會跟你商量?再說了你差不多也十八歲了吧,有些事是該自己做決定的時候了,那股份本來就是你的名字,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一個億的生意都談過,其實沒啥大不了的,男人嘛,做事就要有個爺們樣,要是磨磨唧唧的像個娘們,那還活個屁呦!」

又等了一分鐘,眼看魏山陽還是做不了決定,包包不由嘆了一聲,「算了,本來我還以為你是個漢子呢,現在你要是下不了決心,還是讓他們兩個去談吧,咱兩繼續按摩,到時候你再跟你爸要錢花,他應該也能給你個一兩萬的。」

魏山陽眼珠子一瞪,包包的這句話算是真正戳到了他的死穴,於是他再也不猶豫,喊了一聲「我簽」,抓起筆就在那合同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最終又按了手印。

包包心裡一松,說了一句「老弟你真是純爺們。」然後問清楚了魏山陽的銀行卡號,打電話給陳天,讓他通知財政大臣寧小小,轉了兩千萬過去。

這件事終於算是解決了,則是一個小小的皮包公司,而那邊的白茹雪為了迷惑盧洋不讓他及時通知魏長征,還在跟他討價還價,事實上直到這個時候,包包的另一個計劃才剛剛開始。

「山陽老弟,咱們合同都簽完了,到了現在你總該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了吧?難道你還不把哥當朋友?」包包開口說。

「嘿,其實也沒啥,我是魏長征的兒子!」

包包「神色一驚」,震撼道:「魏長征?黨委書記魏長征?」

魏山陽笑著點了點頭!

「我戳,老弟你這身份也太牛逼了,原來你是魏書記的公子,怪不得呢,不過既然這樣,那輛賓士你收了不會有麻煩吧?你要不要給你老爸打個電話問問他的意見?」

魏山陽一愣,皺了皺眉頭,「包哥,你什麼個意思?該不會是想把那輛賓士再要回去吧?」

「嘿,這哪能啊,包哥說話絕對算話,問題是怕你老爸不同意,所以你還是打個電話問問他的意見吧,他要是說行,哥現在就把車鑰匙給你,另外老哥還有另外一件事要麻煩你呢。」包包笑著說,而後揮手讓那兩個按摩小姐離開了!

魏山陽無奈的撇了撇嘴,「包哥你也太小心了,放心吧,以前有人找我老爸辦事,也都是直接由我出面,東西我接了就代表我老爸接了,一點問題都沒有,不過你說還有啥事?」

包包笑了笑,「嘿,其實對於那西湖區的開發權,老哥我也想要,不過無奈我干不過那財大氣粗的天龍集團啊,你看能不能麻煩你跟你老爸說說?如果可以,我願意再出一百萬!」

「你願意再出一百萬?」魏山陽一驚,而後點了點頭,「好,這事我跟我老爸說說,看他同意不同意!」

幾秒鐘之後,電話被接通了,裡面傳來了魏長征的聲音,「什麼事?這麼晚了打電話?難道是育博苑合同的事沒有談妥?」

魏山陽心中一抖,避開了合同的話題,開口說:「老爸,合同的事差不多快好了,現在還有一個新問題,那個買育博苑股份的人,想拿下西湖區的開發改造權,他說要是你能答應幫他弄到手,他就買了育博苑的股份,並且願意再多出一輛賓士和一百萬,接不接?」

電話里,魏長征有些警惕的問:「那人姓什麼?」

「姓包!」

「包?」魏長征頓了幾秒鐘,似乎是在思考蘇杭到底有沒有什麼姓包的大人物,想了想覺得沒有,而後又問了一句,「那人說沒說他是哪的人?」

魏山陽一愣,開口說:「就是蘇杭的,他的公司是一個小公司,是因為干不過天龍集團,所以才想讓你幫忙的!」

「哦!是這樣,那就接下,回頭你讓他把他們公司的具體材料和投標書交到我辦公室一份,我看看!」

說完這句,魏長征掛了電話,而包包在旁邊表面上表現的一副十分緊張的模樣,似乎很怕魏長征拒絕了,實際上心裡早就樂翻天了,哈哈,小爺實在是太聰明了,這麼絕妙的計劃都能出來,不服不行啊!

掛了電話,魏山陽一臉興奮的說,「包哥,我就說了吧,我老爸肯定會同意的。」

包包「嗯嗯」了兩聲,連連點頭,而後二話不說真的將車鑰匙給了魏山陽,「從現在起外面那輛賓士是你的了,我馬上再讓人給你轉一百萬!」

魏山陽笑著接過了鑰匙,開口說:「包哥真是大方,呵呵,以後有事儘管來找小弟,在蘇杭還沒有我擺不平的呢。」 「嘩啦……」

海水翻滾,波浪滔天,就在此時,前方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從中隆隆升起了一隻朱雀!

展翅欲飛,氣勢驚人,席捲漫天浪花,四處飛濺。仔細看去,那並非是一隻真正的朱雀,而是一尊炮台!

朱雀炮台!

在朱雀的雙翅之上,分別設置了一架重機槍,海水倒灌中,化作無數子彈瘋狂的傾瀉出來,宛若是雨水一般。

「噼里啪啦……」

一陣陣刺耳的聲音中,那鐵木盾遭到了極為猛烈的衝擊,無數子彈衝擊而來,留下了一個個深深的彈坑,這重機槍的威力,比之前的那些火炮還要恐怖驚人。

最為可怕的是,那巨型朱雀陡然張開了大嘴,猛然噴射出一個巨大的藍色火球,在那巨口中快速的旋轉醞釀。

這火球出現的瞬間,眾人遍體生寒,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機,席捲而來。

「不好,鬼墨有危險了……」看到這一幕,牧雲不由得神色微變,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藍色火球的威力,超乎想象。

「殺意很強烈,不知道那鐵木盾能否擋住這藍色火球的衝擊,不過看起來應該是支撐不住了,沒想到這狹海之中還有如此大殺器!」皇凰皺眉說道。

「退開!」

此時此刻,鬼墨等人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那一股恐怖的威脅,這讓他們紛紛心中發涼,不敢再次前行。

整體後退!

但就在此時,那朱雀炮台轟然炸開,藍色火球衝天而起,穿梭在長空之中,帶起了一陣恐怖的音爆聲。

虛空都被撕裂了,一道藍光,在虛空中快速的穿梭,朝著鐵木盾快速的衝擊而起,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轟隆!」

巨響聲中,阻攔在最前方的鐵木盾轟然炸開,一股狂暴的能量衝擊波爆發開來,在這樣的能量爆發下,如何能夠抵擋?

鐵木盾陣型大亂,當先所阻攔的三名體霸強者更是在瞬間身軀炸裂開來,直接被火炮的衝擊波撕裂。

陣型潰散中,鬼墨一聲怒吼,剩下的眾人快速的重新組建起來,收縮在一起,極速的退開,試圖遠離那朱雀炮台。

藍色火球太過恐怖了,居然就在瞬間,便滅殺了三尊體霸強者,這讓鬼墨等人心中一片冰涼。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藍色火球炸開的瞬間,整個鐵木盾陣型再次炸開,根本就無法抵擋這一股衝擊波。

「啊……」當即便再次有四名體霸強者身軀碎裂,鮮血飛濺,甚至都來不及移動,便墜落在地,四分五裂,血雨漫天。

「不行,如此下去根本擋不住了,首領,你們先走啊……」就在此時,一名體霸強者陡然覺醒。

化身萬米身軀,阻攔在眾人的身前,而後他大手凌空一抓,將鬼墨等人抓住,凌空扔出,退出獨木橋。

但就在這一瞬間,藍色火球再次降臨,狠狠的撕裂了那萬米身軀,無盡碎片炸開,血水紛紛揚揚。

「三兒……」見到這一幕,鬼墨不由得失聲怒吼起來,狠狠的一拳捶打在地面上,這一次探路他們損失慘重。

足足隕落了八尊體霸強者,這可都是遺失之地的精銳所在啊,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在獨木橋上。

心中的恨,熊熊烈烈的燃燒起來,幾乎要淹沒了他們的神智。

Prev Post
至於那些武林中人,自然能夠查到這一點,他們同樣知道後果,保護也是在所難免,相互之間的調節也需要,更大程度上的保護他們安全,一路上的黑道們都緊張得不得了呀。
Next Post
「姐姐,這上面的肖像是你畫的嗎?」閆正勛問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