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當然,您的那份兒好處,是不會少的,很快就給你存進銀行戶頭!」

外面的秦大少火冒三丈,這哪裡是單方面撕毀協議,根本就是針對格森斯的一個大坑。

裡面的兩人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起身告辭。

康德羅斯等兩人離開之後,拿起雪茄美美的抽上一口,自語道:「也不衡量一下自己是什麼人,也敢往軍工方面投資,活該你賠錢,長個記性吧!」

「首相大人是不是也應該長個記性,你是個政客,不是商人。用對待政客的手段,來對付一個商人,那是不道德的行為。」秦烽冰冷的語調響起。

「誰!誰說話?」康德羅斯一激靈,從椅子上站起來。

秦烽慢慢的從窗帘後面走出來,手裡把玩著一支槍,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戲謔之色。

在他看來,政客和商人是截然不同的兩個職業,可康德羅斯非要以政客的身份,從商業活動中獲利,這是很失敗的一種做法。

「你是什麼人?」康德羅斯的身體開始發抖,硬著脖子說:「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我勸你不要做傻事,你會後悔的。」

秦烽笑了:「我都已經站在你面前了,難道會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會不知道你的身份。親愛的首相大人,我給你個改正錯誤的機會,如果你不願意去改,那好,我幫你改!」

康德羅斯鎮定情緒,說:「我明白了,你是格森斯派來的人,對不對?他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我派出殺手,他以為自己是世界首富,掌握了幾個小國家的經濟命脈,就了不起了嗎?跟一個國家斗,他還不夠資格,我警告你,你要是做出對我不利的事情,你和他都逃不了干係。到時候,你們要面對的,是一個國家的軍隊和警察。」

「哎呀,我好怕啊!」秦大少裝出一副恐懼的樣子,說:「一個國家的軍隊和警察,有多少人啊,我聽聽。另外,你不妨告訴我他們配備什麼樣的武器,我殺了你之後好準備一下。」

康德羅斯的腿開始劇烈的抖動,聲色俱厲:「我國有不下六萬人的軍隊,其中特種兵居多,還有一萬多人的警察部隊,外加預備役若干……」

「我去你m的若干!」秦大少飛起一腳,直接把人高馬大的康德羅斯踹倒在地,踩著他的臉說:「若干是多少,別人說若干有情可原,你是首相,有多少部隊你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我問你最後一次。」

「加在一起超過十萬……」他喊道:「擁有各種海陸空重武器,而且我們還是美國人在北歐最好的盟友,到時候他們也會出手的,一個小小的格森斯,扛得住這樣的報復嗎?」

說實話,格森斯還真扛不住,他雖然有錢,但不可能在短時間裡把這些錢全都變成軍隊。

秦烽更加用力的踩,冷笑著說:「首相大人,你這是在威脅我嗎?很重要的一點你沒搞清楚,那就是我殺了你,誰會知道跟格森斯有關聯。我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到時候你就是有一百萬軍隊,找誰報仇去?」

康德羅斯聽了這話,心跟著涼了半截兒。 康德羅斯格森斯之前的合作,屬於秘密項目。

首先,這個項目關係到軍工生產,必須保密;第二,從一開始他就是給格森斯挖坑,騙對方上當,在這種前提條件下,又怎麼可能對外宣揚呢。

雖然是個坑,畢竟還沒有到撕破臉皮的地步,就算這件事曝光,大家也只知道他跟世界首富正在進行一項合作,他的死誰會懷疑到格森斯頭上。

想到這裡,康德羅斯一頭的冷汗,他覺得自己把格森斯想的太簡單了。

一直以來,身為政客的他,都認為商人在他面前只有服從的份兒,讓你賺你就賺讓你賠你就得賠,時間長了,他也就不把商人當回事兒了。

所以,才有這個給世界首富挖的坑。

但他忘記了一點,自己的地位再高,權力再大,也敵不過一顆子彈厲害。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嘛!」他開始放低姿態。

「還有什麼好說的?」秦烽繼續用力踩,道:「剛剛離開這裡的兩個人,你們不都已經安排好了嗎,難道生意還會繼續跟格森斯做?」

「當然,我發誓絕不違約。」他信誓旦旦的說。

秦大少眼睛一亮:「你發誓?」

「對,我發誓!」康德羅斯正色道:「只要你不殺我,這樁生意還是格森斯的,而且我還會動用手裡的權利,加他和他的合作力度。些許誤會就讓它過去吧,我保證他能在接下來的合作中,賺取到更多的利益。」

秦烽笑了:「我還是比較喜歡識時務的人,既然你這麼懂事,那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行嗎?」

「行,什麼都沒發生過。」康德羅斯趕緊說。

他抬起腳,趁著對方還沒站起來,快速的躍出窗外。

康德羅斯站起來的第一件事,是把窗戶關上,然後坐在椅子上大喘氣。

首相官邸的防衛規格不是最高的嗎,為什麼會有人闖進來?

剛才還被他誇獎的雪茄煙,此時被折成兩段扔進了垃圾桶,他一邊用紙巾擦臉上的鞋印,一邊氣呼呼的自語:「格森斯,算你狠!竟然請殺手來對付我,你以為我這個首相是白當的嗎,你以為我手裡掌握的十萬軍隊,都是吃素的嗎?既然你已經動手,我還跟你客氣什麼,你的生意別想再做下去,我會讓你從世界首富變成乞丐,你等著!」

這就是政客,幾分鐘前才說過話的,都可以忘記的一乾二淨。

所謂的發誓,在他們看來,就是撒謊的代名詞,越是發誓的東西,越不可靠。

呼……

一陣陰風吹來,讓他原本就很差的心情,又蒙上一層陰影。他想不明白,一個小小的商人,竟然敢請殺手來對付自己這個首相,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不對啊!剛才明明關了窗戶,怎麼可能會有風吹進來?

他回頭一看,窗戶果然開著,心裡不由的咯噔一下,難道殺手沒走?

重新把頭轉過來,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秦烽果然去而復返,一臉笑意的站在他面前。

他再一次懷疑這裡的警衛是吃乾飯的,竟然讓殺手兩次闖進來。

「剛才的那些話,才是你的心聲吧?」秦大少開口問道。

「不是不是,我是發發牢騷而已,不能當真的!」他雙手連搖,解釋說:「我只是發一下牢騷,剛才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辦到的,你讓格森斯放心好了,我是個有誠信的人,絕對不會食言!」

「尼瑪的誠信,別侮辱這兩個字了!」秦烽用華夏語罵道,手裡白光一閃,然後他再次躍出窗外。

康德羅斯沒聽懂,他只覺得脖子一涼,下意識的伸手去摸,結果摸到了一手的血。

呼吸困難,血漿噴濺,他腦袋一歪趴在了桌子上,死不瞑目。

對待這種習慣於食言而肥的政客,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給他一刀,連一句真話都沒有,這種人根本不配活著。

他死了,就沒有人繼續從中作梗,格森斯畢竟已經投資了幾十億歐元,新上台的首相不得不考慮這個事實,選擇繼續合作。

半個小時后,康德羅斯被人發現死在自己的辦公室。

這條新聞,馬上佔據了世界各國媒體的頭條,最高領導被刺殺,這已經是很久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了。

而且,軍警們沒能在現場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

格森斯的家,他把今天的報紙隨手扔在一旁,上面的頭條新聞,就是康德羅斯被暗殺。

「大叔,有人跟你聯繫了嗎?」秦烽笑著坐下。

「新上任的首相,得知這個合作項目之後,親自給我打了電話,說項目會繼續下去。」他高興的說:「新首相剛上台,最注重的是平穩,而且他也不知道康德羅斯的陰謀,選擇繼續合作順理成章。」

「那就好,我總算是沒白跑一趟。」他聳聳肩。

格森斯坐正身體,看著他說:「我真沒想到,你會直接宰了康德羅斯,他可是一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呢。」

秦烽的回答很簡單:「誰讓他不思悔改,反而還想以全國之力對付大叔你,只有他死了,才能出現皆大歡喜的結果。」

格森斯馬上又問:「可如果新任首相,也拒絕繼續合作呢?」

「那就只好把這個問題,交給更新一任的首相了。」他很有深意的說:「直到有人願意繼續合作,他才能繼續坐首相的寶座。」

大叔很滿意的點點頭,說:「殺伐果斷,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這不是廢話嗎,以前殺人是哥的工作,現在雖說是不得已為之,但只要下手,就絕對不會手軟。

特別是那些能夠威脅身邊之人安全的傢伙,必須一擊必殺,不留給對方任何機會。

格森斯又說:「據稱,康德羅斯背後不光有家族和財團,還有一個神秘組織,叫巫靈教。」

「什麼巫靈教,沒聽說過。」他不在乎的說。

大叔笑了:「還是小心一些為好,我也不知道這個巫靈教到底是幹什麼的,據說裡面的人都很厲害,他們要是查到你頭上,不會輕饒了你。」

最新全本:、、、、、、、、、、 秦烽根本沒把格森斯的話當回事兒,哼道:「那好啊,哥這兩天正閑著沒事做呢,有點兒手痒痒。」

格森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都是白費,乾脆換了個話題:「等你離開歐洲去華夏的時候,別忘了帶上雅詩。」

這個要求讓秦大少有些無法接受,為毛啊?雅詩可是你的獨生女兒,你捨得嗎?

他還沒發問,大叔主動說出了原因:「雅詩已經是修真者了,去往華夏,對她以後的發展有好處。當然了,你們不忙的時候,就經常來歐洲看看我,我送你兩架私人飛機,外加機務人員,怎麼樣?」

「那敢情好啊!」秦大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拒絕,笑嘻嘻的說:「據說,私人飛機停在機場,租金是很貴的。」

大叔白了他一眼,哼道:「好吧,機場停靠費、保養費、油費我全包了。這一切都不用你操心,你什麼時候用飛機,給機組人員打個電話就行了。」

「哎呀,大叔你真是太客氣了,嘿嘿,其實我也是個有錢人,這些項目負擔得起!」他開始得了便宜賣乖。

「行了吧,我說全包就全包了。」大叔哼道:「事到如今,你還不肯叫我一聲……那個叫什麼什麼來著,反正不是大叔這樣的稱呼。」

秦大少想也不想的說:「老丈人,未來老丈人對吧?」

「老——丈——人……」大叔用生硬的華夏語重複一遍,笑著說:「沒錯,就是這個稱呼,以後你都得這麼叫,不許再叫大叔。」

好吧,看在您老慷慨送了兩架飛機的份兒上,老丈人就老丈人吧,反正哥們兒沒什麼吃虧的,哇哈哈!

……

黑暗中,暴怒天使對著一塊更黑的肉大快朵頤,旁邊的死亡天使滿臉鄙夷,看他的樣子都快噁心死了。

「我說暴怒,作為一名高級血族,根本不需要吃東西,你吃也就算了,幹嘛不搞點兒好的。」他沒好氣道:「難道你窮的連一塊烤牛肉都買不起了嗎,這麼噁心的東西也能吃下去。」

暴怒天使這才停下來,擦擦嘴說:「我喜歡吃什麼是我的自由,管你什麼事?還有,這是熏肉,被煙熏過之後能不黑嗎,有什麼噁心的?難道你喝人血的時候,就不噁心嗎?」

死亡天使差點兒跟他翻臉,哼道:「說吧,找我幹什麼,我可沒興趣看你和豬沒什麼區別的吃相。」

暴怒天使一拍桌子,喊道:「你再說?想打架是嗎,你以為我怕你嗎?」

「打就打,誰怕誰啊!」死亡天使也是個火爆性格,馬上就擺開架勢,大有不分勝負就不行的勢頭。

「等等,打之前有話跟你說。」暴怒天使總算是沒忘記自己的目的,說:「前兩天我和秦烽他們打了一架,結果吃了虧。」

「什麼?」死亡天使一下子沒有打架的想法了,問道:「怎麼可能,那兩個人實力很一般,面對我的時候只有抱頭鼠竄的份兒,你怎麼會吃了大虧?」

暴怒天使用盡量簡練的語言,把事情說了一遍。

死亡天使的眉頭越皺越緊,說:「由此可見,他們的實力增加不少,華夏修真者不容小覷啊。還有那個血族女人,你查清楚她的身份了嗎?」

暴怒搖搖頭,說:「我已經動用了在這邊的關係,各大家族裡根本沒有這麼個女孩子,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據我觀察,她至少有男爵的實力,說不定已經接近子爵了呢。」

死亡天使臉色陰暗,他後悔上次沒把兩人搞定,這下好了,才幾天的時間,實力提升那麼多。

「你叫我過來,到底想幹什麼?」他沉聲再問。

「聯手啊!」暴怒天使說。

「沒興趣!」死亡天使轉身就走,扔下一句:「我不跟你搶功勞,這事兒還是自己解決吧,你也別想跟我搶功勞!」

暴怒天使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直到走遠了才罵道:「你以為我很願意給你聯手,給臉不要臉,老子又不是打不過他們,我各個擊破從沒問題吧!老子就要跟你搶功勞,你能怎麼樣?」

……

整個歐洲的氣氛都有些緊張,因為近些日子,發生了多起恐怖事件。

其中,最大的兩起,就是首相康德羅斯被暗殺,和赤殺傭兵團槍戰,而這兩件事,都是秦大少炮製的。

有了這件事的拋磚引玉,那些深藏在各處的恐怖分子們,紛紛不甘寂寞的跳出來,讓警察焦頭爛額。

秦烽並不認為自己應該對此負責,那些人恐怖分子們本來就是暗藏著的危險,就像裝在暗處的炸彈,隨時都會爆炸,哥只不過是讓他們提前爆炸了而已。

蘇舞的老爹蘇魁打電話,說他的唐人幫已經控制了更多的地盤,趁著恐怖事件的頻發,吸引了不少投奔者,實力大增。

關於這個混黑社會的老丈人,秦大少表示無壓力。

趕上今天天氣不錯,秦烽帶著雅詩上街了。

伊莎貝拉也在,只不過她負責暗中保護,而不是走在秦大少的身邊。

光一個雅詩,就已經讓大街上的人頻頻駐足,要是再多個大美女,非得引發交通堵塞不可。

歐洲不愧為富人們的天堂,連一條不起眼的小街道上,都遍布著各種名牌專賣店,各種奢侈品應有盡有。

上次蘇舞跟著他回國,就買了一大批東西回去,雅詩也不例外,只要看到感興趣的東西,馬上瘋狂掃貨。

「老公,前面有一家男裝店,很不錯的牌子,咱們去看看吧。」小美女自己買東西的同時,不忘給秦大少也挑選幾件。

「是嗎?」他有些疑惑,那家店看起來很普通。

「真的,他們的商品都是名師設計,而且都是限量款,很難在其他地方買到。」小美女不由分說把他拉了過去。

別說,店雖小,但裡面的衣服、鞋子都很有品味,而且做工精良。

小美女很快幫他看上一套衣服,對著服務員說:「這一套拿下來,給我男朋友試試。」

服務員還沒來得及回話,後面響起一個聲音:「這套衣服我要了,給我取下來包好。」

最新全本:、、、、、、、、、、 秦烽和雅詩一起回頭,看著後面的不速之客。

那是一個身高不超過一米六五的傢伙,亞洲人長相,一臉的囂張,小樣兒長的還可以,勉強算得上稜角分明。

他的身後,跟著好幾個身高相似卻身材壯碩的男人,全都帶著黑墨鏡。

從這傢伙的語調,和滿臉的囂張,不是棒子國人,就是太陽國的。

只是秦大少想不明白,就你丫的這身高,也配跟哥搶衣服,你穿的起來嗎,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這件衣服我們少爺要了,還不趕緊包起來。」一個黑墨鏡很不客氣的說。

服務員還是比較厚道的,開口道:「先生對不起,這位先生已經提出要試一試,再說了,您的身材並不太合適這套衣服,要不我給您推薦另外一款吧?」

「你什麼意思?」那傢伙眼睛一瞪:「你管那麼多幹嘛,他要試我要買,你當然要先為我服務,至於買回去之後能不能穿,那是我的事情。」

肯定是太陽國人,秦大少已經做出了判斷,棒子國人不可能這麼的囂張,而且這麼的不講禮貌。

當然,這些都是相對而言的。

雅詩開口道:「小烽,懶得搭理他們,咱們去試這件衣服,然後買下來。」

「我們少爺說了,這件衣服買下,你們去看其他的。」黑墨鏡語帶不善道。

秦大少一直沒有說話,但不代表他心裡沒火,回頭盯著太陽國的小子看了幾秒鐘,冷聲道:「馬上從我面前消失,否則要你好看。」

「哈哈哈,你是華夏國人對不對?」那傢伙也看出了秦烽的底細,笑著說:「不要以為自己身邊有個漂亮的女朋友,就可以在這裡囂張,這裡可不是你們華夏國。」

「這裡同樣不是你們太陽國。」他針鋒相對道。

Prev Post
靳斯辰沒有言語,定定地看著她。
Next Post
「我頂!」小福嬌喝一聲,雙手舞動,操縱混沌合金磚,不停將大陣的星辰之力灌注在磚頭上,不需要加強防禦,只要讓磚頭不後退就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