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頂!」小福嬌喝一聲,雙手舞動,操縱混沌合金磚,不停將大陣的星辰之力灌注在磚頭上,不需要加強防禦,只要讓磚頭不後退就行。

轟隆!

劍芒炸裂。

混沌合金磚又撐住了! 武茗天神看到這一幕,簡直是要暴怒。

怎麼又擋下了,怎麼還能擋下?

這個黑溜溜的大板磚,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這時,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再一次快速掠向她。

陰陽雙魚大陣瞬息擴張十萬米,將武茗天神籠罩在中心。

一道道驚天劍芒排空絕氣,攜帶著絕對的殺意斬落。

黑靈蛇和白靈蛇再次出手,她們早已經身受重傷,但還是不依不饒地繼續纏鬥,試圖拖住武茗天神的腳步。

武茗天神纖腰一扭,手中的光明之劍劃出圓滿無缺的圓月劍弧,瞬間將陰陽大陣的無盡劍氣統統斬滅。

黑靈蛇和白靈蛇宛如兩道極快的流光在大陣中閃動,讓敵人很難撲捉其蹤跡,更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對對敵人用殺招。

但武茗天神根本不用考慮這些,她這一招劍斬就是一個地圖炮!一劍掄過去,無論是陰陽大陣,還是在陰陽大陣內部神出鬼沒的兩條蛇,統統都被她的劍氣衝撞,然後崩潰!

就這樣,黑靈蛇和白靈蛇,又被武茗天神轟飛了。

她們還是有作用的,又成功讓安林多苟了幾秒鐘!

「死吧!」武茗天神揮出了第四劍。

恐怖的劍光貫穿天地,明明色彩絢麗不已,極為好看,但任誰都能從中感受到滔天的鋒芒和磅礴的殺意。

安林心中感慨,這武茗天神的劍法,絕對是他生平僅見最為精妙的劍法。這一式的劍威,也是他平生遇到的最強的劍法威力。

若讓他憑實力去擋,他還真的擋不下。

不過沒關係,他有小福!有大黑磚!

小福正欲故技重施,將混沌合金磚擋在大陣最前方。

但就在這時,武茗天神的劍氣竟然一分二,宛如兩條靈活的游龍,從不同的方向撲向大陣之中的安林。

混沌合金磚是牛逼,武茗天神也學聰明了,她決定不和大黑磚硬杠,而是從兩個不同方向,同時進攻!

大黑磚只能擋一處,那麼另外一處就是破綻!

小福臉色也是猛地一變。

她是借了混沌合金磚的硬度,這才擋下武茗天神的攻擊,若是武茗天神的攻擊不能直接由板磚擋下,她就很危險了!

「小福!用它!」安林又從納戒之中拋出了一樣事物。

小福看到那樣事物,整個小臉都是一呆。

安林拋來的竟然是一個平底鍋!

沒錯,就是那種做飯用的,黑不溜秋,其貌不揚的平底鍋!!

搞什麼飛機啊,用平底鍋去當武茗天神的劍斬?這是瘋了嗎?

小福心中一萬頭神獸狂奔而過,手卻沒停著,真的就很快就朝平底鍋瘋狂灌注星辰之力,並且御著它擋在另外一條劍龍前方。

現在生死攸關之際,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轟!轟!

又是兩聲炸響。

在小福難以置信的目光下,平底鍋真的抗住了武茗天神的攻擊!

「擋住了?」小福眨了眨大眼睛。

「擋住了?」安林也一臉震驚。

小福:「……」

你剛剛信誓旦旦遞給我,現在又這麼震驚是怎麼回事?

許小蘭亦是面露難以置信之色,望著那毫髮無損的鍋底,驚嘆道:「想不到我之前一直用來做飯的鍋,這麼硬啊?」

安林深以為然地跟著點了點頭:「天底下最好的鍋,又黑又硬,抗摔抗打,耐火耐高溫,完美!」

這是安林第一次怒誇平底鍋!

他其實早就覺得平底鍋和大板磚的材料很相近了,大家都那麼黑,那麼丑,唯一不同的是,肉在平底鍋上會變得美味,在混沌合金磚上不會變得美味……

平底鍋能夠擋下劍斬,安林和許小蘭是震驚的,但要說場上最震驚的,當數遠處揮劍的武茗天神了。

一個大板磚能夠擋她的劍斬也就算了。

現在竟然連平底鍋也能擋她的劍斬?!

她這個天神該不會是假的吧?!

爆了九重神環的武茗天神,開始有些懷疑人生了。

這時,蒼穹之上,有一條雷蟒從天而落,速度快到了極致!

「隕雷,狂蟒吞天!!」

巨大無比的雷蟒張開了足可吞噬萬物的猙獰巨口,籠罩著狂暴的雷霆力量,從蒼穹之上墜落。

這一瞬間。

紫金色的雷霆鋪滿蒼穹。

每一道雷霆都蘊含著恐怖的破天真意。

而從天而降,張開口徑數萬米巨口,讓武茗天神無處可躲的通天雷蟒,更是裹挾著一股一往無前又傲絕一切的吞天之威。

玄霆大帝準備了許久,蓄勢了許久,就是為了一舉擊敗武茗天神!

它一生不弱於任何生靈,吞過真龍,吞過神猴,但卻從未吞過天神,這一次,它對吞天神勢在必得,若是成功,說不定還能邁出那最後一步!

身為破天幫候選天子,玄霆大帝有這個底氣!!

武茗天神身處雷霆的中心,頭上就是那足以吞噬天地的血盆大口。

她雙瞳閃過一抹寒光,流淌著無數光華的長劍橫在身前,纖長如玉的左手竟是抓住了鋒利的劍刃,然後用力在上面劃過,皮膚撕裂,乳白色的血液流淌,然後快速被劍刃吞噬……

流光溢彩的劍刃猛地一顫,變成了純白色。

恐怖的劍意開始擴散,讓人窒息。

白色的羽衣,不知何時已經披在武茗天神的身上,將她襯托得聖潔出塵,彷彿一柄問世的絕世寶劍。

安林看到這一幕,心頭卻猛地一跳。

他想起了喬思天神對付陳塵時用的招式,好像也是突然多了一件羽衣。

「玄霆大帝,小心!!對方想殺你!」安林急聲大喊道。

玄霆大帝哪裡不知道武茗天神已經對它動了極大殺念,它甚至知道,若是武茗天神再靠近安林幾百里,這一招絕對就是為安林準備的!

現在的它,完全就是替安林擋劍啊!

不過,它玄霆大帝又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在它的字典里就沒有從心二字!戰鬥就是要一往無前,就是要懟,就是要戰!

玄霆大帝張開巨口,以更加無畏的姿態撲向武茗天神。

無論敵人用什麼招式,它一口吞之即可。

老子的道,就是最牛逼的道,無論誰擋道,都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就算是天也不例外!!

「死吧!」玄霆大帝張開巨口轟然砸落!

武茗天神也終於出劍。

「天神術,天地造化之劍,源初!」 武茗天神出劍了。

紫金雷霆原本已經將方圓三百里的地方,都化作了雷霆絕地。

虛空是雷,蒼穹是雷,大地也雷。

就算是返虛大能進入這個區域,也會瞬間被劈得形神俱滅。

但武茗天神一出劍,便好似從虛無混沌之中的一點光芒,能夠瞬間刺破萬里空間,改變整個天地的格局!

覆蓋方圓三百里的雷霆絕地,被這一道劍光生生撕裂。

通天雷蟒的巨口咬落,試圖將那光芒吞滅。

轟隆!

剎那間,地動山搖,雷霆爆裂。

通天雷蟒將武茗天神連同她那一劍直接吞了,奇異的毀滅吞噬之力瘋狂消化吸收著口中的女子,要將她的招式,她的血肉,她的力量,她的一切都歸為己有!

玄霆大帝的崛起之路本來就是不服誰就吞誰,將對方吞噬了之後,就用對方的力量,對方的基因血脈去改良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強大,生命層次更上一個台階。

沒錯,就跟貪吃蛇一樣,越吃越屌。

它有預感,若是能夠完全將天神吞噬,就能夠看到創世的路,一舉躍升至它夢寐以求的境界!

然而,玄霆大帝將武茗天神吞了之後,還未來得及高興,渾身就顫抖起來,彷彿吃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渾身雷霆鱗甲直接倒豎。

「這……不……!」它驚呼一聲。

一抹蘊含大造化大希望的光芒,從它的口中爆發。

那光芒始於微弱,一開始只有星光一點,彷彿一切的源頭,蘊著無數可能。然後它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無論是足可噬滅天地的深淵巨口,還是無邊無際的雷霆,都無法阻礙這道光芒的穿透。最終,這道光成為了天地的唯一!

「嗷……!!」

玄霆大帝那龐大無比的身軀,瘋狂掙扎扭曲,然後被光芒撕扯得粉碎。這道光彷彿最為鋒利的劍刃,將它的頭顱分割成最微小的粒子,將它那通天徹地的身軀斬切成一億億份。

轟隆!

一道光似月弧,又似原點爆炸,直衝天宇,環蓋天地。

所有的一切,都被那蘊含著無限造化的光芒刺破。

那一道光普照了方圓千里的大地,被戰鬥粉碎得荒蕪至極的大地,剎那間開滿了鮮花綠草,綻放出無限生機。

對於世間生靈來說,這道光很柔和很美妙,是世界上最具造化的光。

但對敵人來說,這道光卻是大恐怖。

因為這道光不認可敵人啊。

不認可怎麼辦?一起變成光就好了啊!

就這樣,玄霆大帝瘋狂掙扎著,把它所有的破天之力都爆發出來,依舊無濟於事,身子快速崩潰,撕裂,分解,最終化作點點光粒消失在天地。

雷霆消失。

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彷彿高潮過後的疲弱,還有陣陣微風吹拂著地面上的鮮花綠草。

戰鬥的中心,已經被玄霆大帝咬出了一個巨坑,到處是雷霆肆虐開裂的大地,一片廢墟和荒蕪。

武茗一身雲霧衣裳,窈窕俏立在巨大的凹坑中心。

她的手還保持著揮劍的姿勢,手中的劍卻已經消失不見,唯有清風仍在輕輕拂動她的綠色捲髮。

這一幕,安靜得像一幅畫。

至於玄霆大帝?

這片天地已經找不到任何一個有關它的痕迹。

它被斬得連渣都不剩了……

安林嚇得直接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天神術,天地造化之劍,源初,竟然這麼厲害的嗎?

那可是合道巔峰的玄霆大帝啊!!

轟隆!

天地大道傳來悲鳴。

合道隕落,天地同悲!

神鏡世界的億萬生靈,哭得眼淚都幹了,無盡的悲傷又洶湧而至,他們便開始乾嚎起來。

那種體驗,真的是終身難忘。

神鏡世界的修行者們則是渾身顫抖。

又有神道真意降臨了。

第五次了,這是第五次了……

這一次是吞噬進化的神道真意,比以往的神道真意更加強大,更加圓滿,直接把這一次神道反饋推向了巔峰!

玄霆大帝已經是合道巔峰了,所以這一次的神道反饋,可以說是所有神道反饋的天花板,是最大限度的一次,也是道意最為高深的一次!

不僅如此,真意中竟還蘊含著直上九天的傲絕道意,開闊了億萬生靈的視野,讓生靈們求道之心更加堅定和嚮往。

Prev Post
「那當然,您的那份兒好處,是不會少的,很快就給你存進銀行戶頭!」
Next Post
很快,一具黃色帶有獨角的蟒蛇屍體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