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打開塞子,將瓷瓶拿到夜央歌鼻子面前晃了晃。

夜央歌當即身體一抖,「阿嚏!阿嚏!啊——阿嚏!」 晴子口中的人,肯定是王磊!除了他能幹出這麼奇葩的事情來,估計整個三界也找不出第二個來!我看得出來,晴子並不是因為王磊沒有付錢的原因,我能從她的臉上看出她擔心王磊!

畢竟,在異國他鄉遇到了自己國家的人,這種感覺肯定像是親人一樣!王磊落入了陰陽道的手中,按照晴子的說法,他應該是去梵音山找到了陰陽道的老巢!

但我們不能表現的太吃驚,晴子眼尖,我擔心她會看出什麼異常來。

我暗中轉移了話題,說:「晴子小姐,據我們所知,這梵音山乃是旅遊聖地,怎麼還會有禁地的說法?而且,你說的那個搞笑的華夏人,難不成是去了梵音山的禁地才出事的?」

「唉!」晴子輕聲嘆了一口氣,說:「其實我對這梵音山了解的也不多,只是我老公是本地人,我也聽他說過梵音山的事情!說梵音山有一處山谷,常年大雪覆蓋。只要進去的人,幾乎沒有人能活著回來。久而久之,梵音山的雪谷就成了我們這一帶的禁地!這梵音山的風景的確很美麗,但只要是帶團的導遊,也絕不會去那雪谷。」

晴子這麼一提,我就想到了慧海之前的解釋。慧海也說過,陰陽道的老巢就在雪谷深處。可這是春季,這地方的海拔看起來也不算高。常年大雪封谷,怕是有邪事。

想到這一點,我就想到了王磊的那句口頭禪,不是狐狸它不騷,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原本想問一下晴子那雪谷的位置,但我看慧海的眼神朝我看了一眼,怕他有什麼事情要提醒我,倒也沒有多問,怕出紕漏。

又聊了一會兒,說的都是華夏的事情。晴子也是個喜歡聊天的人,據她所說,她之前的名字不叫晴子,是來了日本以後改的。

聊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晴子才起身離開。離開之時,又想到了啥,回頭朝我們小聲提醒了一句,「你們應該都是第一次來這雪谷村,有件事情得提醒你們。下半夜盡量別出門,也別去梵音山。好好休息!」

晴子提醒了一句后,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她一走,慧海就起身道:「走吧,咱們也去休息吧!」

「好!」

我們開的是兩個房間,位置正好對著雪谷村,並不是對著雪谷村背後的梵音山。我們五人擠在了一個房間,阿狗在外面走廊打量了幾眼,確定沒有人後,這才關好了房門。

阿狗坐下來后,就先開口說道:「九哥,我怎麼覺得這梵音山的名字很像是我們華夏的名字。梵音,好像是佛門的辭彙!按理說,以日本的風俗和文化來說,應該不會取這樣的名字!」

我之前也覺得這名字像是我們華夏人才會取的名字,越想越覺得這梵音山的名字有些古怪。慧海見我們面面相覷,淡淡一笑,解釋道:「小僧之前說過,梵音山叫作萬妖之城,這裡妖邪眾多!法隆寺早期的住持怕妖邪為害無辜百姓,這才聯合幾個寺廟的主持,聯手在梵音山最頂端的地方鎮了一口佛鐘!但凡有妖氣靠近,那佛鐘便會自動發出響聲。那佛鐘的響聲厚重悠遠,人們一聽到就覺得是佛門敲鐘的聲音。梵音也叫佛音,而這梵音山也是因此得名!」

佛法不分過度,只要佛音便可以稱作梵音。慧海這麼一解釋,我們就明白了這個名字的含義。而我心裡一直惦記著晴子口中的雪谷,借著這個機會就問了一句,「慧海,你去過雪谷嗎?」

「沒有!」慧海搖了搖頭,微笑著說道:「剛才晴子小姐說的那些話,也只是雪谷村的傳說而已!實際上,並沒有人能夠找到那常年大雪覆蓋的雪谷。小僧打探到的線索,那就是陰陽道的老巢就在雪谷深處。只要找到了雪谷,我們就能找到陰陽道!」

聽完慧海的話,我心裡就有了自己的答案。那雪谷不好找,肯定是處在另一片空間中!但王磊能找到陰陽道的空間,我們想必也能找到。

所以,我們現在以為能做的,就是明天和其他的遊客一起混進梵音山。

「九哥,你們有沒有感覺到異常?」而就在我沉思之時,阿狗突然朝我們喊了一句。阿狗此時就站在窗戶的位置,正聚精會神的打量著雪谷村的情況。

阿狗的感知力很敏銳,聽到他一喊,我連忙走到了窗戶邊上,順勢打量起了雪谷村的情況!奇怪的是,之前還熱鬧的雪谷村,現在完全是清風雅靜的,街道上看不到一個人影,更是連一點兒吵鬧的聲音也聽不見。

家家戶戶大門緊閉,但唯獨門前房樑上的燈是開著的。在那燈光的照射下,還能看到門前竟然擺放著一個木製的托盤。而那托盤裡,還放著熱騰騰的飯菜以及一壺清酒。

起初我以為只有一家在門口擺了飯菜,可仔細一看,竟然家家戶戶都在門前都擺了熱騰騰的飯菜。這個地方的風俗,倒是有些奇怪了!

華夏也有這樣的風俗,但一般是用來供奉死人的。尤其是那些搬進長期沒人住的房子時,會事先提前在門口擺放酒肉。這樣做的目的,就是供奉房子里的孤魂野鬼。並且告訴他們,這個地方是有活人居住的。這樣一來,拿了好處的孤魂野鬼自然會離開!

可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家家戶戶供奉的習俗,在我心裡疑惑之時,阿狗又看向了我,「九哥,你沒感受到其他的異常?」

阿狗的話把我給弄糊塗了,我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把體內的感知力釋放了出來。可搜索了整個雪谷村,還是沒有發現有其他的異常氣息。

我正要問阿狗到底察覺了什麼,誰知,阿狗的眼睛在此時突然眯了起來,眼神冷峻的看著雪谷村入口的方向。我順著他的眼神一看,正好就看到十幾個叫花子打扮的人從雪谷村的入口走了進來。

他們身上披著一件破爛的外套,頭髮像個刺蝟頭一樣,都已經打結黏在了一起。我看不到他們的臉,從他們的外表來看,就好像是華夏古代的那種叫花子打扮一樣。

大概有十七八個,他們就沿著村子的街道走了進來。走到每家每戶的房門前,就順手把門前擺著的飯菜給取走了。

他們的速度很快,好像輕車熟路似的。奇怪的是,屋裡也沒有人走出來。等他走過我們這一片區域后,阿狗才疑惑著嘀咕了一聲,「奇怪了,這個村子怎麼這麼多乞丐?按理說,這一帶很富足,絕對不應該出現這麼多乞丐才對!」

我心裡也疑惑,慧海卻是笑了起來,解釋說:「他們不是人,而是化作人形的雪妖!」

慧海這麼一說,我心裡就猛的咯噔了一下。因為我竟然沒有感受到半點妖邪的氣息,以我如今的道行,不可能發現不了!

慧海見我一臉疑惑,笑道:「李施主,他們不是動物修鍊成精的妖,而是來自於雪谷深處的雪妖!它們身上沒有動物的靈性,你自然發現不了!除非,用慧眼!」

慧海話音一落,突然伸出了食指和中指,正好就點在了我的太陽穴上!他這麼一點,我就感覺一股溫怒的氣息進入了我的腦海中!

等我再度睜開眼看著那些即將消失的乞丐時,這才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只見那些乞丐的身形是透明的,如同是冰塊雕刻的雕塑一樣!

而在他們走過的地上,還留下了一串串透明的腳印!我正看的好奇,慧海忽然撤回了法力。接著,我視線里看到的,還是那些穿著破爛衣服的乞丐,和活人完全是一模一樣!

我剛一回過神來,慧海就笑了起來,說:「李施主,對付鬼魂,那是你們道教的專長!可要說對付這妖魔,那還是我們佛家更有經驗!」

慧海說話時,我心裡就暗暗驚嘆,這慧海的道行不簡單!別看他年紀輕輕,但絕對是個高手。佛門中人向來低調,我之前倒是有些低估了這慧海。

他說的也沒錯,道家能對付鬼魂邪乎之事。 豪門占卜妻 但要說到對付妖魔,肯定還是他們佛門更勝一籌!

見沒人開口說話,慧海的眼神就掃了眾人一眼,笑道:「李施主,這是你的機緣造化!雪妖不是隨時都會出現,有些人一輩子也無法見到雪妖!如今雪妖出現了,那我們的機會也來了!只要跟著雪妖,就一定能找到梵音山的雪谷!」 一連三個噴嚏。夜央歌臉色蒼白,難受的躺在地上直接滾了兩圈。以此來躲避月千歡手中瓷瓶發出的可怕氣味。

看著夜央歌臉色痛苦糾結的醒過來,月千歡從容收起瓷瓶。醒了就行。

夜央歌醒來,還打了個哆嗦。「剛剛那個是什麼東西?咦,千公子!」

迷迷糊糊回過神,夜央歌立馬爬起來。警惕環顧四周,看見只有月千歡一個人。夜央歌有些發愣,「千公子,怎麼只有你?剛剛不是……」

「我把你救出來了,你難道不應該感謝我嗎?」

「哦。在下多謝千公子救命之恩!」 婚前羅曼史 行禮道謝完了。

夜央歌才反應過來,不對啊!他是被夜央文打暈的,怎麼會需要月千歡救命?難道在他昏迷之後,發生了別的事情?

月千歡戲虐勾唇,開口笑道:「既然是我救了你,那夜公子是不是應該聽我的?」

「千公子此話何意?」

「我既然救了你,自然不能半路把你拋下。看來,我們要一起闖迷宮了。」

夜央歌覺得月千歡說的不錯。可是總覺得哪兒怪怪的,好像不太對勁!但夜央歌行的是君子如風,儒雅有禮。想了想也不遲疑,點頭應允。

「好,央歌都聽千公子的。」

嘴角笑意又深了幾分,月千歡挑眉。「既然這樣。有勞夜公子在前面帶路吧,我們先去找玉簡。」

「好的。」

看著夜央歌從容拿出一方羅盤,對比行走在迷宮中十分熟稔的樣子。月千歡知道,南宮無告訴她的消息沒錯。

要說第三輪,誰最有希望得冠。那一定是夜央歌!

南宮無透露,夜央歌是下南之地除了明越以外,最優秀傑出的才子。他對星苑的了解,可謂極其可怕。只是一直被夜逐鹿藏著捏著,所以為外人所不知。

一旦進入這迷宮秘境里。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只要跟著夜央歌,准能最快找到玉簡。月千歡沒什麼興趣跟一群人在迷宮裡廝殺來去。她面對的敵人一群,忙著對付他們還來不及呢。

抬眸看了眼夜央歌,月千歡指尖輕輕拂過腰間儲物袋。

命盤在手中,她倒不擔心墨家的偷襲。但那個藍湖底撿來的鑰匙,從進入迷宮秘境后一直發光發亮。讓月千歡十分疑惑。

難道這鑰匙的秘密,就在迷宮秘境里?

「千公子。」

「嗯?」

夜央歌眉頭微皺,儒雅俊氣的外錶帶著躊躇。「請問,千公子帶我離開的時候,我二弟他們怎麼樣了?」

「夜央文?你放心,我沒殺他。不過下一次再見時,可就說不一定了。」

聞言,夜央歌眸光沉了沉。他知道這是夜逐鹿和夜央文誤入歧途,他不可能勸說月千歡放過他們。只是……

夜央歌神色複雜的嘆了口氣,他道:「千公子請小心。」

夜央歌話音剛落,月千歡神色順變。大喝提醒:「快躲開!」

「轟!」

一柄青銅巨劍,從迷宮堅硬厚實的牆裡直接穿插出來。

碎石飛濺,灰煙滾滾。

月千歡險之又險的側身避開。誰料青銅巨劍一轉,鋒利霸道的橫砍過來…… 「這!」

夜文驚呆看著半空中懸浮的玉簡。他沉吟了半響開口:「三星苑古常安,趙旭,力巴……身亡。」

一連二十多個弟子身死。其中有三星苑,也有五星苑弟子。

練武場上眾人聞言,齊齊倒吸口氣。雖然知道文選武試第三輪充滿血雨腥風,廝殺慘烈。可這才進去迷宮秘境,一眨眼的功夫竟就損失如此慘重!

南宮梟眯了眯眸,「古常安死了。」

「哈哈。肯定是千公子殺了他!他還想殺千公子呢,就憑他那點本事痴人說夢。」

「無兒!」南宮梟警告的看了南宮無一眼。

見此,南宮無頓時明白南宮梟的意思。他咧嘴笑著點頭,「嗯嗯,大哥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出去說的。再說了迷宮秘境里又沒水鏡監控,他們不會知道的。」

知道又怎樣?不知道又怎樣。月千歡殺了三星苑王長老,這個仇已經結下了。

只是現在真相未知。還是不要給月千歡憑添麻煩的好。南宮梟抬頭看著半空中的玉簡時不時有碎掉的,目光擔憂。

此時,忽然練武場入口轟動起來。

眾人抬頭,齊齊好奇看去。是誰來了?

「明越來了。」

南宮梟扭頭。看見明老笑著摸了摸鬍鬚

雲夜聞言挑了挑眉。抱劍抬頭看向練武場入口方向。明越來了。

若說雲夜是煞星,雪發無情。那明越就是風光迤邐的多情公子,叫人見之難以忘懷。但偏偏明越性情是冷漠無情的,看似多情迤邐的容貌,卻有著比誰都冷酷的心。

明越腳踏明家仙鶴而來,一席白衫藍邊,公子風光迤邐。

明越淡淡扼首,疏離有禮的朝眾人點了點頭。隨即徑直走向明老。「明老,我來了。」

「嗯。來了就好。」

「明老。你信中說的那個人,她在哪兒?」

聞言,明老笑了笑。他伸手指著迷宮秘境的入口處,「你來晚了,人已經進秘境之中了。」

「哦。」明越應了聲。表情看不出激動或是歡喜,或是遲疑無情。

他眼角餘光瞥見雲夜。頓時勾唇走了過去,「雲夜你也在這兒。」

「嗯。」

「你能來看文選武試,真是難得。怎麼,裡面有你看好的人?」

雲夜點點頭。他開口:「他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哦。能讓你誇讚的人可沒有幾個。等會比賽結束,我可要親眼見一見。」明越語氣促狹。

他抬眸略過文選武試入口的地方,目光頓了頓。明老說,他的未婚妻在裡面。

他的未婚妻?不知道會是一個怎樣的人。

……

此刻迷宮秘境內。

青銅巨劍霸道強橫撞破迷宮牆壁,巨劍殺來。殺氣騰騰,勢不可擋!

月千歡雙手打開,直接身體後仰倒下去。深呼吸緊貼地面,駭然看著青銅巨劍從頭頂略過。兩邊迷宮高牆直接在青銅巨劍下崩塌,碎石四濺。

夜央歌驚呼:「千公子小心!」

「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夜央歌回味月千歡話里的意思。耳邊聽見破牆聲,扭頭一看夜央歌臉色大變。

血傀來了! 慧海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要讓我們去跟蹤雪妖。雪妖來自於雪谷深處,跟著他們就有可能找到陰陽道。

「九哥,雪妖好像已經進山了!要追的話,我們得馬上動手。遲了的話,恐怕就追不上他們!」阿狗的眼神一直鎖定著雪妖,看不到那些化作人形的雪妖后,立馬提醒了一句。

我看了一眼子龍,子龍點了點頭,說:「既然有這個機會,那我們就不要放棄了!」

「好!」商量好了之後,我們一行五人就悄悄離開了房間。此時的風屋已經沒有客人了,屋裡的燈也是關著的。阿狗在前面探路,順利的帶著我們走出了風屋。

這雪谷村的構造並不是直通到底的,而這風屋剛好就坐落在雪谷村的村尾。剛好經歷一個轉角后,就能直接進入梵音山的地界。

阿狗和子龍在前面帶路,慧海在中間,我和東子負責在後面斷後!繞過村尾的轉角后,我們就直奔梵音山。梵音山的地形很獨特,入口是一片開闊的裂谷,兩股兩側還有盡頭,都是重岩疊嶂的高山。這梵音山的植被很茂盛,隨處能見到樹木的影子。

我們最近裂谷之時,便已經看不到雪妖的身形了。這裂谷也不是直通的,而是出現了很多的轉角彎路。繞過了第一道彎后,前面就出現了一片低矮的樹林。

樹木都不高,有些像是華夏的歪脖子樹,但很密集。林子里很幽暗,看的不是很清楚,好在阿狗能在夜裡帶路,所以對我們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但在我們深入林子后,我就發現這林子里到處都飄散著白氣,如同是鬼霧一般。

「等等!」就在這時,阿狗突然停了下來,喊了一聲后,就開始觀察周圍的情況。觀察了片刻,突然回頭問我們:「九哥,你們有沒有聽到其他的聲音?」

阿狗這麼一說,我就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仔細一聽,這才聽到前面隱隱傳來了女人的嬉戲打鬧聲。不光是我,其他人也聽到了。

子龍皺著眉頭,看著前方那黑漆漆的林子,說:「這大晚上的,怎麼還有女人的嬉戲打鬧聲?」

「龍哥,不對!」阿狗笑著搖了搖頭,說:「前面不光有女人的聲音,還有男人的聲音!」

阿狗的聽覺比我們所有人都敏銳,自然能聽到我們聽不到的聲音。但奇怪的是,我卻是沒有聽到有男人的聲音。仔細聽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只能聽到那時不時傳來的女人嬉笑聲。

那聲音很嫵媚,很是誘人!

慧海也聽到了女人的嬉笑聲,眉頭一皺,說:「我們先追上去看看,說不定是雪妖!雪妖又叫雪女,大家小心點,千萬不能被雪妖魅惑!」

「好!」決定好了之後,阿狗繼續在前面帶路!我們的速度很快,在林子里穿行了一會兒后,那女人的嬉笑聲也是聽的越來越清楚。帶著嫵媚的誘惑,一個勁兒的往我們腦袋裡鑽。

聽了一會兒后,連心神竟然也是有些晃悠了起來。

Prev Post
夜暮白終於垂下雙眸,好似低低嘆了口氣。
Next Post
要想在不激怒眼前這位爺的前提下,問出自己想了解的事情來,可能難度係數有那麼一點點的……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