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級戰士的研究方面,美國人已經走在了我們的前面,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美國人搶先了。」

小鬍子面容冷酷,像是北極的凍土堅冰,英法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已經耗光了底蘊,蘇聯守勢有餘,在他眼中最主要的敵人就是美國人。

這個國家有著讓人絕望的戰爭潛力,一旦開動起來,當今世界任何國家都要顫抖。

「立即抽出七成的資金和人手,制定登月計劃,尋求和獲取月球上那未知生命體的力量——如果德意志不能取得勝利和榮耀,那麼就讓魔鬼把世界變成地獄!」

「還有神族部隊,不死軍團的訓練也不能放鬆,我相信我們的小夥子都還有著巨大的進化空間,希姆萊,你要最大的挖掘出他們的潛力。」

「是的,元首閣下。」

希姆萊心情並不輕鬆,當今世界征戰,各大列強國都在竭盡所能的挖掘戰爭潛力,甚至組建超級戰士部隊。

譬如美國的終極戰隊,日本的忍者組織,英國的圓桌騎士團,蘇聯的冰霜軍團以及德國的神族部隊,不死軍團!

在歐洲,長期流傳著一個關於亞特蘭蒂斯的傳說。

在傳說中,亞特蘭蒂斯大陸無比富有,那裡的人是具有超凡能力的神族。有關它的文字描述,最早出現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於公元前350年撰寫的《對話錄》中。

他寫道:「1.2萬年前,地中海西方遙遠的大西洋上,有一個令人驚奇的大陸。它被無數黃金與白銀裝飾著,出產一種閃閃發光的金屬———山銅。它有設備完好的港口及船隻,還有能夠載人飛翔的物體。」亞特蘭蒂斯的勢力遠及非洲大陸,在一次大地震后,這塊大陸沉入海底,一些亞特蘭蒂斯人乘船逃離,最後在中國西藏和印度落腳。

1938年,經小鬍子批准,希姆萊派遣了探險隊奔赴西藏,尋找亞特蘭蒂斯神族存在的證據。

在這次探險中,探險隊還從當地人口中得知有一個名叫沙姆巴拉的洞穴,據說那裡隱藏著蘊含無窮能量的「地球軸心」,誰能找到它,就可以得到一種生物場的保護,做到「刀槍不入」,並能夠任意控制時間和事件的變化。

此後,希姆萊面見小鬍子,遞交了一份長達2000頁的報告,隨後一隻修鍊動靜之氣,超過百人的強大戰士隊伍在數月後抵達了西藏,並且數千名德軍空降兵陸續到達。

他們耗費了巨大精力進入了沙姆巴拉,但數千人進去地底洞穴,最終活著出來的卻不超過五百人。

緊跟著那名為沙姆巴拉的洞穴就發生了坍塌地陷,至於他們是否找到了地球軸心,沒有人知道。

只因活著出來的數百人都產生了一段記憶空白,對於發生在沙姆巴拉洞**的事情沒有任何印象。

不過生還的數百人的體質的確都不同程度上獲得了增強,體內生成了一股奇異的生物力場,能夠有效的防禦一些刀槍攻擊,雖然並沒有傳說中控制時間的能力,但也的確遠遠強過普通人,且修鍊動靜之氣進境速度快得驚人。

數百人中最強大者十三人,組成了神族部隊,分別以北歐神話中的一位神祇的名字為代號,其餘人等則組成了不死軍團。

希姆萊確信神族部隊以及不死軍團的強大,幾乎可以摧毀任何敵人,可惜卻仍遜色美國的終極戰隊一兩分。

想到這裡,希姆萊臉色就又陰沉了幾分。

終極戰隊的首領是個怪物,這是整個世界武道界的認知,甚至可以令世界各大列強國家為之忌憚,關於終極戰隊的研究報告,在每個列強國家最機密的檔案里可以羅列出數千份資料。

「世界最強生物,戰神卡諾爾!」希姆萊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憚。 「先生們,暫時都請停下手裡的工作,聽我說幾句話。」

美國,科羅拉多州。

深入地層近兩百米的地下基地內,身穿白大褂,滿頭銀髮打理得一絲不苟的克萊恩博士走上大廳正中心,敲了敲桌子,將所有研究員,科學家的注意力吸引過來,滿臉嚴肅道:「我們有大麻煩了!」

「好吧,克萊恩博士!」一位中年白人聳了聳肩,攤手道:「在這種戰爭年代,有麻煩才是正常事,沒有麻煩才很不正常,說說吧,又有那位議員提議消減我們的資金?噢! 契約萌妻掌心寵 該死的政客!」

他誇張的驚呼一聲,隨即又說道:「還是德國佬已經擊敗了英國佬,法國佬?接下來就要打進華盛頓了?!」

「哈哈哈!」

現場掀起一片鬨笑聲,德國人打到華盛頓,這當然是個笑話。

在這個時代,美國人以天選之國,上帝選民自居,當然深不見底的國力與雄厚的戰爭潛力也是他們值得驕傲的資本。

「相信我,華萊士先生,事情遠比這要糟糕得多。」

克萊恩博士又「嘭嘭」敲了兩下桌子,半點笑容也沒有,繼續說著:「德國人從來不是美利堅合眾國的對手,與他們的戰爭並非災難,而是美利堅取得世界霸權的必須程序罷了!」

「而我將要說明的這件事,或許將是整個地球和全人類的滅亡危機!」

他動了幾下左手邊的機器,一束光噴在他身後白色熒幕上,顯現出模糊的圖像,大廳內的所有研究員面面相覷,只從那模糊的圖案內,他們實在搞不懂克萊恩的意思。

克萊恩博士又取出一份文件夾,遞了出去,華萊士忙上前接過,打開文件夾就閱讀了起來。

其餘研究員和科學家們也紛紛圍攏上來,互相傳閱著資料,人人神色由困惑化為震驚。

克萊恩博士不理眾人驚異的表情,自顧自講述道:「人類從來都是無知而盲目自大的生物,我們的飛機飛上天空,我們的戰艦和槍炮縱橫海洋和陸地,前往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便自以為征服了地球。」

「何等愚昧?何等狂妄?」

「其實我們對地球的了解從來都只是皮毛,不說史前文明的存在,他們的科技與神秘側力量,單說二十世紀以後的事情——1933年,我們的一艘滿載300人的探險船行進印度洋時,突然遭遇到了風暴,探險船被強行改變了航道,兩天後,探險船進入了一座從未在地圖上標註的島嶼……。」

克萊恩博士又動了動儀器,熒幕上變成了另一幅圖像,這次圖像遠比先前要清晰得多,出現的是一座像是神話傳說之中,泰坦巨人骷髏頭般的島嶼。

「這就是從十六世紀開始,就在海盜和探險家口中流傳的骷髏島,現在才被證實真實存在,探險船上的300人隊伍,最後生還歸來的只有幾個人。」

「骷髏島上形成了奇特的生物鏈,各種巨大體型的生物層出不窮,甚至——。」

宅在諸天世界 克萊恩博士聲音一頓,熒幕上出現了一頭山嶽般魁梧,雄壯的黑毛猩猩,仰天咆哮,彷彿能將天空和大地撕碎。

「這樣體型的怪物能將我們一直以來的知識和研究粉碎,但它卻的確存在著,我們曾派遣士兵進入骷髏島,企圖抓捕這頭怪物,進行生物兵器的研究!可惜最終還是失敗了。」

克萊恩博士雙手按在桌子上,目光威嚴的望著大廳內眾人,沉聲道:「而像骷髏島上這樣的怪物,在地球上也並非是唯一,在地球其它一些角落裡,還藏著更為可怕的怪物和未知——。」

克萊恩背後的熒幕飛快變化,又出現了幾頭猙獰可怖,讓人望之生畏的怪獸,還有一些峽谷,地穴等等。

「1938年,德國人進入西藏找尋地球軸心……一隻英國探險隊同樣前往了中國,尋找傳說中的精絕古城,最後只有一個人活著回來,但也瘋掉了,而他最後留下的筆記透露的信息卻值得我們敬畏!」

「人類從來不是地球的唯一主宰,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隱藏著無數的未知與恐怖!而現如今我們又遭遇到了地外生命的挑戰。」

熒幕重新回歸成最開始的圖像,大廳內的眾多研究員,科學家們也都大致閱讀了文件,此刻也都沒有了輕鬆,滿臉凝重與嚴肅。

「出現在月球上的那頭未知生命,我們不知道它的存在形式,但它既然能突然出現在月球上,那就有可能突然出現在地球,這將是一場超越世界大戰的災難。」

克萊恩重重拍了下桌子,發出沉悶巨響:「如果僅僅只有這頭未知生命還好,但誰也不清楚這頭怪物是不是外星生命的前哨,又或者乾脆只是外星生命的生物兵器。」

「先生們,地球已經不再安全了,它正在遭遇地外生命的威脅!」

……

大上海。

作為民國最為繁榮的城市,上海在這個時代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即便在整個東亞也是數一數二的大都匯。

但上海卻絕不是國人的天堂,不提列強紛紛在上海劃定租界,單說日人侵佔上海后,國人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不過在不久前,大上海突然換了個主人,就連各大租界,日本人都臣服在了這人腳下,這人手段狠辣無比,連續殺了一大批日本人後,再沒有反抗的聲音了。

向雨田!

這個名字以前或許沒人聽說過,但卻是近段日子以來,大上海名頭最響的人物。

「向雨田玩得很HIGH嘛!」

王動走在上海街頭,他換了身時下流行的勁裝,身邊跟著的雲蘿公主和小丫鬟也都是一身民國女學生的打扮,頗為惹人眼球。

向雨田作為仙魔級高手,一身道心種魔大法的造詣超邁前人,達到了前無古人,怕也後無來者的境地,牽引人心魔念慾望,控制人的手段比起王動還要強一籌。

只是王動卻不能讓向雨田玩得太開心,他正要藉助與向雨田一戰,打破最後一絲屏障,升華到至道之境。

「公子,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雲蘿公主這時候問道。 王動沒有回答雲蘿公主的話,他的目光投向了前方,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雲蘿公主不禁屏住了呼吸。

饒是她身為一介女子,昔日也被稱為天下第一美人,此刻亦是情不自禁的生出驚艷之感。

但見正前方不遠立著一白衣如雪,烏髮如瀑的少女,巧笑倩兮,傾國傾城之姿,美麗得近乎詭異,不類凡俗中人。

絕代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其氣質卻又非飄然如仙,反透著一種惡魔般令人心悸,奪魂攝魄般的魅力!

雲蘿公主渾身發寒,毫無緣由的生出恐懼感的同時,心中油然浮現出一句話:「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女子!」

大街上人來人往,本該是喧囂嘈雜的場景,這時候卻突然安靜了下來,無數人呆呆傻傻,失了魂魄般望著白衣少女,渾然忘了世間萬物。

在白衣少女身旁還站著一漆黑雙眸如點漆,黑髮披肩垂落,身材高挑,體態婀娜修長的美麗女子。

此女約莫二十歲左右,身著寬大的紅白巫女服,脖子上戴著一串佛珠,顆顆晶瑩黑亮,雖然她的容貌較白衣少女略為遜色一籌,但巨大的乳量卻也令人頻頻矚目,難以挪開眼睛。

白衣少女自是婠婠,除開王動,向雨田以及魔神妖荼黎,通過青銅門穿界而來的尚有五人。

宋缺,石之軒,李淳風,婠婠以及師妃暄五人。

整個大唐世界億萬生靈,武人之眾多如過江之鯽,當時大興城上青銅門敞開方便之門,左右在側的武人不在少數,但能抓住這一機緣也只區區五人罷了。

在大上海與婠婠相遇,王動沒有絲毫意外,悠然笑道:「婠兒可好?」

婠婠嬌嘆一聲,玉手梳理著秀髮,瑩瑩生光的眸子在雲蘿公主身上一轉,幽幽道:「唉!自古男兒多薄情,從來都是有了新歡忘舊人,見著夫君大人身邊又有新人作伴,婠兒又怎能好得起來?!」

這位陰癸魔女一出場就似奪盡了天地日月的光輝,匯聚了世間一切鍾靈毓秀,一席話說來更有著說不出的顧影自憐,哀婉凄清,直讓得整條大街上,無數人等咬牙切齒的望向王動,殺人般的目光似要將他千萬萬剮。

「一念之間攝人神魄,心意所至,蒼生迷亂!婠兒的魔功終至於大成矣,可喜可賀。」

王動視那無數道殺人目光如無物,輕輕讚歎了一句。

他清楚的感應到婠婠的天魔大法終於晉入了第十八重圓滿之境,超越了陰后祝玉妍,有了踏足天道門徑的契機。

無論主世界又或大唐世界的武學體系,首重於心境磨鍊,原本囚身於大唐世界的婠婠一朝得脫樊籠,見識了異域文明,天外世界的風景,旦夕之間就明悟了天魔真髓。

「縱然能夠迷惑天下人,卻也無法留住夫君大人的心,既然如此,那又有何意義?」婠婠語氣無限哀怨。

「她是你的妻子?!」雲蘿公主凝眸婠婠,頗為詫異。

王動笑了笑,隨意擺了擺手:「散去吧!」

倏忽間長街周遭駐足的行人再次流動起來,似乎成了他手中的牽線木偶,對王動,婠婠一群人視若無睹,再次顯現出川流不息的喧囂形色。

「不論是婠婠還是這個人,這種操縱人心的手段不管看了多少次,都是那般不可思議啊!」

婠婠身邊站著的,身穿紅白巫女服,巨**量的女子,雙眸中顯現出驚嘆,盯著王動道:「婠婠師姐,這就是你所說的有著仙魔手段的那人?」

婠婠嫣然淺笑:「除了我家夫君大人,還能有誰?」

王動看了她一眼,和前世記憶中的某個影像緩緩重合,笑道:「我竟不知婠兒何時又多了一位師妹?」

「我與櫛灘師妹一見如故,櫛灘師妹也對我陰癸派頗為仰慕,因而婠兒代師收徒,收她入我聖門。」婠婠笑言。

櫛灘巫女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噙著笑意:「妾身櫛灘美雲,拜見閣下!」

她言語雖十分客氣,周身氣息卻是陡然升騰,隱隱激發出戰意,似是一口盈滿的大弓,蓄勢待發。

「櫛灘美雲?!果然如此。」

王動眼睛眯起,這方天地似是多重世界的融合,隱藏著諸多秘密與玄奧,底蘊之深厚未必就在大唐世界之下。

有些王動前世有所了解,而更多的隱秘便是對他來說,亦是屬於未知。

不過櫛灘美雲此女,他倒是略略知曉一二,出自前世他曾經看過的一部漫畫『史上最強弟子』。

她是整部漫畫體系中最強的幾人之一,一生之中分為兩個階段,年輕時曾經對抗名為「黑暗」的組織,後來卻不知因何緣故,墮入了修羅道成為了「黑暗」的一影九拳之一。

而且櫛灘美雲因為長年研究「長生不老」的緣故,即使到了九十多歲,依然保持著二十五歲左右的年輕美貌,那時的她儼然已是老妖精一般的存在,只怕就是陰后祝玉妍都要遜色不止一籌。

當然,現在的櫛灘美雲還頗為稚嫩,在王動精神力探測下,骨齡也就二十七,雖遠未有將來的成就,卻也是宗師級數戰力中的頂尖人物,不容小覷。

事實上,東瀛雖然是個島國,但國內武術流派卻是多不勝數,大大小小的流派成千上萬,櫛灘美雲所修鍊的櫛灘流柔術乃屬家傳,長於延壽增命,卻不擅於爭鬥殺伐,在東瀛武術界原本籍籍無名。

只是櫛灘美雲天縱奇才,超越了櫛灘流先輩不知多少,憑藉著超人智慧以及挑戰諸多高手,融匯各大武術流派技藝,硬生生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道路,穩穩邁步東瀛武術界的頂級高手行列。

直到進無可進,前方再也無路,櫛灘美雲方才渡海而來,進入中國尋求突破的契機以及追尋傳說中的長生不死之術。

也不知是幸或不幸,櫛灘美雲一來就恰好和穿界而來的婠婠相遇,雙方一番交手,櫛灘美雲遭逢到了前所未有的慘敗。

但她非但沒有因此沮喪,反而因見識到了婠婠所顯露的天魔大法,那與此方天地迥異的武學體系而大感振奮與愉悅。

婠婠初來乍到,對這送上門來「耳目」自是不會拒絕,何況櫛灘美雲所展露的技藝與天賦也令她頗感驚異。 櫛灘美雲在東瀛闖出了妖拳之女宿稱號,非但是說她招法妖異詭秘,變幻莫測,更是說她出手狠辣凌厲,宛如女妖般冷冽無情。

毫無疑問,櫛灘美雲一身武力皆是自殺伐爭鬥中磨礪成就,至乎大成之境。因此即使從婠婠口中了解到王動的厲害程度,她亦是怡然不懼,反而生出了挑戰的心思。

婠婠似笑非笑,饒有興趣的瞧著,並不阻止。

「你要跟我交手?」王動一挑眉。

櫛灘美雲雙拳一握,紅白巫女袍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周身氣息劇烈波動起來,彷彿化成了一個吞噬一切的渦旋,她肅聲道:「我不會自不量力的認為會是閣下對手,只想測試一下自己和巔峰之上的差距罷了。」

大凡武道高手,幾乎都有一顆攀登巔峰的心,這本無可厚非,只是——

王動淡淡瞥了櫛灘美雲一眼,一瞬間,櫛灘美雲與他目光相觸,整個人如墜深淵,渾身一片冰涼,彷彿陷入了永無法脫身的噩夢裡,無窮恐怖在心神內浮現交錯。

噗!

櫛灘美雲直接單膝跪地,勁氣宣洩,地面如蛛網般迸裂,她整個人卻是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眸子里含著驚懼與難以置信。

「差距竟然有這麼大?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我就抵抗不得?」櫛灘美雲心神震怖不已。

婠婠低笑了一聲,輕撫玉掌:「夫君大人愈發深不可測了哩!只是未免太狠心了些,櫛灘師妹被你這一嚇,以後怕是在你面前都難站穩了。」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武學之道,不外乎是逆流而上,勇猛精進方登彼岸,她若能克服驚懼之心,未嘗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王動淡然述說。

一般情況下,他的確是不在乎跟櫛灘美雲戲耍一番,也算是娛趣,但如今既有向雨田在前,他卻是不想耗費這些無謂的光陰。

縱然眼前繁花似錦,明艷醉人,終有凋零之日,又哪及得上至道之可貴?

轟隆隆!

地面陡然震蕩起來,由遠及近,宛如一條發怒的大龍,周遭一片喧嘩驚叫聲,行人商旅四散奔逃,猶若驚弓之鳥。

婠婠,雲蘿公主往著震動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到煙塵沸沸中,租界內一隊隊士兵蜂擁而出,快步湧來。

這群士兵包含了日軍,英軍,美軍等等,殺氣騰騰的奔出,也不知有幾百幾千人,槍炮「嗆啷嗆啷」碰撞作響。

「不好,我們快躲起來。」雲蘿公主當即就是變了顏色,她已不是才解凍出谷的時候,跟著王動奔波數日,已然知曉了當今時代火器的威力,絕非人力所能抵擋。

婠婠卻是不慌不忙,含笑道:「看來邪帝已經等不及要給你一個下馬威了哩!」

向雨田以精神秘法掌控了大上海,如今雖未現身,但同為仙魔級數存在,自也能感應到王動抵達。

「下馬威算不上…。」王動搖了搖頭,平靜道:「只是打個招呼罷了。」

Prev Post
很快,一具黃色帶有獨角的蟒蛇屍體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Next Post
「今晚還請兩位代言人賞臉,讓我請你們吃晚餐吧!林經理,你看看廣告公司里還有哪位同事在,我們大家一起吃個飯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