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飛翔,這是人類亘古以來的夢想。但是閔采雲憑著一對血翅,輕輕鬆鬆做到了這一點。

「血翅!?」手持十字架的神甫洛克,臉色大變,「怎麼可能,從你無意中買到吊墜『血天使之淚』到現在,不過才三個月。你怎麼可能進化到出現血翅了?」

聖騎士羅尼戰盔下的眼神也為之一滯,顯然如此狀況已經超出他們預估了。

「嘻嘻~你猜。」閔采雲雙翅輕輕扇動,雙眼漸漸猩紅地嬉笑說,「神職人員的血我還沒嘗過呢,真是叫人期待。」

驀地!

「噗!」

子彈透過消音器的沉悶聲響起,一道銅色暗芒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直射神甫而去。

神甫戰鬥經驗非常老練,第一時間就將十字架豎在了胸膛,撐起了一道聖光守護。劇烈旋轉的子彈頭轟在光盾上,激蕩起了一波波的漣漪,最後動能盡失,叮噹摔落在地。

「雲奴,你廢話太多了。」

另外一個血天使扇動著翅膀,從暗處緩緩飛出,手中還提著一把裝了消音器的突擊步槍。她留著一頭短髮,姿色不俗,眼神冷漠,氣質幹練,還擁有一雙矯健修長的大美腿。

「思奴,這是主人交代給我的任務,你憑什麼插手?」閔采雲憤怒道。

戎思思冷漠道:「主人交代的任務不能出錯,你一個人對付不了他們兩個。」

雲奴?思奴?主人?

神甫臉色再度大變,她們這種稱呼代表著只有一個,她們是次級血天使,也就是傳說中成熟體血天使培養的血仆!

如此說來,還有一隻成熟體血天使存在?

事件的發展,已經遠超出了預計。神甫大聲道:「羅尼,我們撤!」

「想逃?痴心妄想。」戎思思一槍爆出的同時,「動手!」

偌大的庫房內,很多貨物木箱子紛紛爆開,數十個身強體壯,但眼神獃滯的男人瘋狂地撲了上來。

「聖光守護!」

「光明啊,賜予我力量吧。」

……

「那兩個光明教廷的人,也太不夠意思了。想把肉都吃掉,留點湯汁給我們。」

爆熊嘴裡嘟囔著,然後腳下猛踩油門。順便,他還用了個警燈放在了車頭上,嗚嗚啦啦地直響。

「熊哥,開慢點好了。」王焱無所謂地笑了笑說,「反正等我們到了,他們都打完了,有口湯喝喝也是不錯的事情。」

說實在的,王焱到現在還在琢磨純陽神功的事情。如果真要十五年才能修到大成,老媽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唯今之計,就是要加快修鍊進度,最好是能在十年,不,五年之內修鍊有成。如果是那樣的話,就得多多完成任務,多積攢些內丹精華之類。

「吱呀~」

敞篷的東方猛士停在了倉庫外。

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鑽入到兩人的鼻子中。

兩人的臉色都一變,小雪貂更是毛髮豎起,吱吱輕叫。

…… 楊嘉銳向小李使了個眼色,「把這些人都先帶回所里,仔細調查,另外,通知縣裡的工商部門,這件事涉及到非法經營,已經不但但是咱們職責範圍內的事情了。」

小李會意,眾人押著幾個人就往外走去,張佩蘭嚇的腿都軟了,哭喊著不肯往外走,眼看著她叫東哥的年輕人已經被押了出去,她死命的扒著門框,看向在門口手足無措的張立賢。

「張村長,你不管別人,難道也不管東哥嗎?他可是你親兒子啊。」

一句話驚的眾人都轉頭看向張立賢。

本來已經急的手足無措的張立賢聽到張佩蘭這句話,頓時恨不得一腳將張佩蘭踹出去,這個蠢貨,剛才東子都沒敢叫他一聲爸,就是怕把他牽連進去。

如果東子真的進去了,他還能利用在外面的人脈,趕緊活動一下關係,說不定能把東子摘出來。

這個蠢貨倒好,她一來把什麼都說漏了。

當初東子怎麼會看上這個蠢貨的!

周念念似笑非笑的看著張立賢,「哎呦,這裡面竟然還有張村長的親兒子呢,張村長剛才這副模樣,我們還以為您真的是一心為村民辯解呢,整了半天,原來我們誤解您了,您這是要大義滅親啊。」

「我,我…..」張立賢黝黑的臉漲成了紫茄子,訥訥的說不出話來。

楊嘉銳擺了擺手,「既然也有責任,那就請張村長跟我們一起回去調查吧。」

說著,又扭頭看著向景山與向三叔,「兩位既然是受害者的家屬,就一起跟著回去吧。」

向景山和向三叔自然沒有意見,按照楊嘉銳的要求,叔侄倆打包好院子里的東西作為物證,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出了二聖頭村,引得許多人都出來看熱鬧。

周念念沒有跟著去鎮上,出了村后,她對楊嘉銳道:「如果問出結果了,麻煩你們到時候派人來通知我一聲,我過去聽結論。」

說罷,指了指停放在村口的自行車,「這些車子,我和佳妍幫你們先弄回我們村,回頭找廠子里的工人幫你們送回單位。」

楊嘉銳掃了自行車一眼,點點頭,帶著一群人走了。

只剩下了齊佳妍和周念念兩個人,哦,不,還有站在周念念肩膀上神氣兮兮的阿靚。

齊佳妍沉著臉道:「這些人太可恨了,竟然假冒咱們的名義做假冒偽劣產品,他們在院子里直接做火腿腸,也不帶手套,還有剛才盆子里的肉,我聞著都變味了。」

「這樣環境下做出來的火腿腸,人吃了不拉肚子才怪。」

周念念深以為然,她在建廠的時候,反覆強調衛生問題,就是怕人吃壞了肚子出事。

「這件事還不算完,等他們的口供出來,我們就可以去法院告他們侵權。」

齊佳妍憤憤不平的道:「對,就應該告他們,這些人心太壞了,還有那個張立賢,還是一村之長呢,怎麼能這麼做事。」

說到此處,她頗有些慶幸的拍了拍心口,「幸好咱們抓了個現行,洗清了咱們的嫌疑,不然得對咱們廠的名譽造成多大的損失啊。」

周念念沒有說話,拍了拍她,「走吧,咱們倆人,三輛自行車,只能推著回村了。」

好在二聖頭村到孟匠村不遠。

兩個人推著自行車在道上一前一後的走著,周念念手上力氣大,一隻手扶著一輛車。

齊佳妍轉過頭來,疑惑的眨了眨眼,問周念念:「念念,你怎麼知道火腿腸是二聖頭村的何大柱他們做的?」

周念念頓了頓,才想起來事情太過緊急,阿靚告訴了她事情之後,她直接帶人就過來了,現在卻有些沒法解釋了。

「那天何大柱何張立賢對我們的態度十分古怪,我就有點懷疑他們,這兩天讓阿靚一直幫我盯著呢,今天問出張佩蘭的時候,阿靚正好回來了,我看它的神情就猜到肯定有事,」

周念念半真半假的說著,吐了吐舌頭,有些狡黠的說:「其實我也在賭,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齊佳妍瞪圓了眼睛,半晌朝周念念豎了個大拇指,「你真厲害,不過,阿靚也很厲害,竟然能幫著你做事了呢。」

阿靚的頭驕傲的抬了起來,一副小意思的神情。

齊佳妍被它逗的直笑,「念念,我有時候真的覺得阿靚能聽懂我們倆的對話,你說你怎麼這麼會撿啊,隨手一撿,就撿到一隻這麼可愛的寵物,你們倆真的是有緣。」

周念念呵呵,不是有緣,是有怨,仇怨的怨。

阿靚可不是她隨手撿來的,是這傢伙自己費盡心思找來的。

大抵是察覺到周念念的心思,阿靚的神情蔫了蔫。

周念念想起張佩蘭那一身的狼狽,好奇的問阿靚:「你到底是怎麼攔著張佩蘭的,讓她比我們晚到那麼久?還有她那一身的狼狽是怎麼回事?」

阿靚神氣一笑,「這點小事情我要是做不好,還叫什麼神鳥。」

說著,故作淡然的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過就是從山裡調過來幾頭野豬,野羊什麼的,圍著她轉了幾圈,想多和她親近親近,她被豬羊圍困著,自然半天脫不了身。」

周念念:「……「

她腦補了一下那個畫面,默默同情了張佩蘭一秒鐘。

兩個人回到彩虹廠門口的時候,已經快到十二點了。

圍在廠門口的向家人已經開始焦躁不安,紛紛站了起來,有的甚至還拿起了手上的傢伙。

孟三秋巍然不動的坐著,旁邊的邢德海抱手冷眼看著。

看到周念念過來了,向家人呼啦一聲圍了上來。

「我們家景山呢,怎麼沒回來?」向景山媽媽拉著周念念,臉色發白的焦急詢問,「是不是你們使了壞心,把景山和他三叔誆走了?」

「對啊,我們家人呢?快交出景山和他三叔。」

周念念將自行車停好,高聲道:「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做假冒偽劣火腿腸產品的是二聖頭村的何大柱,張老根,張東,何小壯等人,現在他們已經被抓住了,向景山和向三叔都跟著去調查所聽結果了。」 ……

「事情有些不對勁,小焱你當心點。」爆熊重重的嗅了嗅,然後戴上了他的武器。

那是一雙拳套,粗厚的皮革鞣成了襯裡,拳面鑲嵌著短粗壯的鋼錐。一些玄奧繁複的符文,流轉著一層淡淡的金芒。

這還是王焱第一次見到爆熊的武器,暴戾而狂野。相信配合上爆熊可怕的力量,殺傷力會十分兇殘。

王焱跳下了車,從後座上拎起巨大重鎚扛在了肩膀上。昨晚無意中把純陽神功修鍊到了第一層,身體素質又有了一次全面的提升。

雖然他沒有時間去測試,但感覺力量提升了不少。因為拎起這把三百公斤的重鎚時,輕鬆了不少。

大型倉庫內。

閔采雲坐在鋼樑上,一把丟下了一具被吸幹了的屍體。那具屍體穿了一身黑色祭服,胸口還紋飾了個大大的十字架,赫然是來自光明教廷的神甫洛克。

她神情滿足地舔了舔嘴唇上的鮮血,雙眼充滿了邪魅之色:「該死的神甫和聖騎士,沒想到這麼難纏,害我受了這麼嚴重的傷。不過超能者的血,可真是大補啊,比普通人的好喝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惜啊,這神甫竟然力戰而死,不然轉化為血奴的話……」,

此時的她,身上一片狼狽,紅裙幾乎成了襤褸乞丐裝。大量裸~露出來的肌膚,到處是焦黑一片。一隻血翅上的紅色羽毛,已經被焚燒了一半。

但是在超能者鮮血的補充下,她身上被聖炎灼燒的痕迹,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結痂了起來。不多會兒,結痂剝落,裸露出了雪白柔嫩的肌膚。

「哼~要不是你太過囂張,早點全力出手的話,我們也不必犧牲十六個血奴。」頗有女軍人氣息的戎思思,不滿地冷哼了一聲,指揮著那些身強體壯,卻目光獃滯的血奴們。把被打暈的聖騎士羅尼用鋼絲繩捆綁起來,準備拉回秘密基地,進行轉化儀式。

「這些低等血奴死就死唄。」閔采雲慵懶地伸了個懶腰,然後目露神采道,「我們抓住了個活的聖騎士,主人一定會很開心,好好地嘉獎我們。」

一提到主人的嘉獎,戎思思的眼神中也浮現了一絲期待,冰冷的臉龐上泛起一抹紅暈。驀地,她眼神一凜,抬眼看向了庫房門口,厲聲說:「又來了兩個?氣息都不弱於神甫和聖騎士。」

「嘻嘻,來得正好。」閔采雲媚笑不已地說,「喝慣了超能者的血后,我再也不想喝普通人的血了。思奴,我們一人一個。」

……

「趙主任,請立即派出特勤大隊,將我所在的位置全面封鎖,多帶些重武器,恐怕出大問題了。」王焱和爆熊沒急著進去,濃郁的血腥味已經引起了他們的警惕。

最重要的是,小雪貂向王焱發出了警告,裡面似乎有兩個很強的氣息。其中一個,正是在沈氏集團里,犯下案子的連環吸血惡魔。

情況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先一步進去,並且再也聯繫不上的神甫和聖騎士,恐怕凶多吉少了。那些濃烈的血腥味,似乎也暗示著這一點。

「好的,我會立即派出一整支特勤大隊,其中有兩架武裝直升機,五輛載入重型機槍和火箭炮的重裝越野戰車。另外,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向老爺子申請調用一枚短程導彈瞄準你那位置,以防萬一。」

「這個,導彈就不用了。」一滴冷汗從王焱額頭滑落。開玩笑!要是一發導彈轟下來,敵人是消滅了,可自己也性命難保啊?

而且聽起來,國非局的權力真的很大啊。馮老爺子竟然有權力直接調用導彈轟炸,這在和平年代,可是大事件啊。

……

「雲奴,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戎思思的臉色微微有些凝重,門口那兩個傢伙竟然沒有進來查看一下。

「不過就是兩個膽小鬼而已。」閔采雲飛身而下,站在了皮卡上。指揮一個血奴,開著皮卡猛踩油門向外衝去,嬌媚地一笑,「他們不敢進來,我出去捉,先給我狠狠地撞一下。」

「嗡!」

改裝過的皮卡,力量十分兇猛地衝出庫房,引擎轟鳴著向王焱兩人撞去。

……

「熊哥小心,讓我來。」王焱見狀,不退反進。一個箭步衝上前去,直到快要和皮卡相撞時。他才一個旋轉側身躲開。

與此同時,王焱借著旋轉時腰部的扭力,重鎚舞動著畫出了一個圓形。

「呼!」

一道沉悶的破空聲中,咚的一聲震天巨響。足足三百公斤的重鎚,直接砸在了皮卡駕駛艙側門上。

橫向的重擊之力,砸得整個車頭變了形,皮卡向斜側方向咣當咣當翻滾出了二十多米,撞到了一個集裝箱后才止住勢頭。

開車的血奴被連門帶人砸爛,當場死亡。

皮卡車廂里的閔采雲被慣性甩了出去,暈乎乎的連翅膀都沒打開,直接摔在地上,還沒等她來得及爬起身來,就見到一隻人形壯熊嗷嗷叫著撲了上來,一拳呼嘯著砸下。

她急忙雙手一撐地,靈巧的一個後空翻躲開。

「咚!」

人形壯熊一拳砸在水泥路基上,爆出了一個直徑半米多的大坑,水泥渣滓四處飛濺。

如此可怕的爆發力,嚇出了閔采雲一身冷汗,這一拳要是被他砸瓷實了,就算不死,半條命也是沒了。

「突突突~」

一連串沉悶的消音步槍聲響起,幾發子彈精準的打在了爆熊的後背上,豈料絲毫沒有中止爆熊的行動。

他爆吼一聲,如狂熊下山,大步一跨,一拳呼嘯朝閔采雲而去。

閔采雲只來得及退半步,雙肘一架。

「砰!」「咔嚓!」

閔采雲雙腳踩在地上,向後滑出了十多米,後背狠狠撞在集裝箱上。口噴鮮血,原本如雪藕般的雙臂一片血肉模糊,呈不自然地向下垂去,顯然已經被暴力打斷。

那邊爆熊一連串果敢的暴擊同時,王焱這邊也沒閑著,他拎著鎚子沖向了庫房。雖然月朗星稀,能見度不是太高。

但是王焱愈發出色的視力,捕捉到了漂浮在廠房門口的一道女子身影,正是她開的槍。她開槍的同時,庫房裡衝出了十幾個狀如野獸般的壯漢,他們低聲咆哮,齜著尖牙,口水滴答。

他們實力並不低,同樣十幾個普通人和他們對手,恐怕要不了半分鐘就會統統被撕成碎片。

所有的事件,都不過發生在短短几秒鐘之內。衝刺中的王焱,就和那群血奴短兵相接了。

此時的王焱,心中不但沒有半絲害怕,反而充滿了莫名的興奮感。雙手持著三百公斤的重鎚,連人帶錘撞上了一個血奴。

「咚!」一聲悶響。血奴就像是被高速行駛中的車子撞上,飛落出去二十多米,摔在地上時已經命喪黃泉了。

Prev Post
“嗯嗯,你是沒有看到老周那副臭臉,哈哈,笑死我了。
Next Post
後來聯軍佔領了一個山坡高地,而對面我軍也建立起了防線,而在敵人控制的高地後面竟然有我軍的幾個班在戰鬥,在我軍控制的防線後面也有敵人的戰鬥班在戰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