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武聞聽笑道:「嘿嘿,我看頭是準備稱霸整個上海灘吧!」

「稱霸整個上海灘?」我微微撇嘴,「你們的格局也太膚淺了吧!」

說著,我轉身看向上海市中心方向,若有所思地道:「咱們自小可都看過發哥演的上海灘,電影中的許文強多風光多威風,可最後又如何?還有何家勁演的那個馬永貞爭霸上海灘,最後結局又如何?還不是喪命街頭?連收屍的人都沒有!」

吳傑轉過身來,背靠著欄杆,笑道:「嘿嘿,頭,你說的那只是電影而已,現實中的上海灘究竟如何,你我誰知道?」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比電影中還要殘酷!」我伏在欄杆上,眼睛深邃地望向了遠方天際,「這個時代,妄想稱霸上海灘,有很多種方法,但只會有一種結局,那就是死!」

「那頭的意思是。。。?」吳傑和孫武都有些不解了。

「我們可以稱霸整個上海,但是飛的越高,摔的越響,太過鋒芒畢露,最終只會落得像許文強、馬永貞那樣的可悲下場!」 「頭,你這麼一說倒把我和龍逆弄糊塗了!」吳傑一臉不不解地瞪著我,「不能稱霸整個上海,那我們整這些幹啥?」

「我是說我們也可以浪蕩這片浮華世界,紙醉金迷,一直到老,但那樣只會意志消磨,最終一事無成!」我轉身看著他們,悠悠地道:「稱霸上海也好,紙醉金迷也好,那樣的目標都太渺小,格局太過局限,而我們志存高遠,目標遠大,又怎能僅僅局限於這片十里洋場?這座浮華的上海灘?」

「那你的意思是?」這次,輪到小妖都有些不解了。「難道你還想稱霸整個世界不成?」

「哈哈哈!」吳傑和孫武聞聽忍不住笑了。

「如果真的回不去了,那我們就先在這裡站住腳,暗中培植勢力,等待時機到來!」我伸手指著倉庫內嬉笑打鬧的一幫無知孩童,意氣風發地道:「這個時代,光有拳頭和智慧不行,還得有自己的隊伍,毛老爺子說了,槍杆子里出政權,而他們,就是我們的槍杆子!」

「槍杆子?可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槍啊!」小妖瞪了我一眼,額頭髮絲飛揚。「難道就憑孫武改造的幾把大肚匣子?」

娛樂之國粹大師 我聞聽一笑,「放心吧,有了地,有了人,等再有了錢,槍杆子,那是必須的!」

「嘿嘿,你說的是九年之後嗎?」孫武用肩膀碰了碰我,嬉笑道:「頭,你那點心思,我可早猜到啦,就是不知道小妖。。。?嘿嘿嘿!」

「事已至此,身不由己,而我們只能順應時代發展,否則,我們很快就會被歷史淘汰掉的!」我揮手打斷了他的話,然後看向了小妖,「至於你,我想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想明白的!」

小妖定定地看著我,暫時沉默了。

「呵呵,我想小妖會明白的!」孫武微微點點頭,然後伸手指著西南方向道:「頭,看到西南拐角那幾間小庫房了嗎?那以後,可就是我的科研機構啦!」

「科研機構?」我聞聽有些愕然。「什麼科研機構?」

「呵呵,頭,你就聽他瞎掰,現在的華夏,工業科學一片空白,他能搞什麼科研?」吳傑打趣地道:「他所說的科研,還不就是機車改裝什麼的,純粹私心一片!」

「嘿,你個臭小子,你敢小看我?」孫武眼睛一瞪,隔空揮了揮小拳頭。「別忘了,哥兵聖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

「呵呵,那是你祖宗好不好!」說完,吳傑轉身躲開孫武的飛腿,再次咧嘴笑了。

「科研機構這個很有創意,可以藉助你我所掌握的現代兵器知識,依託現有,最大程度打造出領先於對手的殺人器,始終讓自已在火力打擊上擁有天然優勢,這個我雙手贊成!」我再次細細俯瞰了一眼眼前即將在以後發揮重要作用的設施場地,繼續道:「當然,刺手技也是隊員們必須掌握的,我們幾個也要學習,據歷史記錄,抗戰前期一個日本鬼子可以槍挑二到三個國軍,這樣的單兵作戰能力和德國相差無幾,但卻實很可怕!」

「頭說的對,手撕鬼子不現實,那就只有在武器和單兵作戰能力上下狠勁了!」孫武聞聽點頭,「現在電我們可以自給自足,如果條件允許,等我修好電腦,將裡面海量武器設計信息和圖紙還原出來,我想…有人會害怕的!」

「很好,現在一切進展順利,開弓沒有回頭箭,按照計劃,我們必須加快進度才行!」說到這裡,我話峰一轉,指著遠處道:「嘿嘿,看著眼前這一切,我彷彿又想起自己的新兵生涯了!」

吳傑臉色一正,道:「這裡,雖然比不上教導隊設施齊全,但是訓練這些孩子,前期應該是綽綽有餘了,至於以後,我們可以放在崇明島上,甚至是更殘酷的野外山地!」

我聞聽點點頭,「這裡和崇明島,只是我們的前期訓練基地,隨著人員增加,我們需要的場地只會更多,比如說像朱日和那樣的大型野外實兵對抗場和綜合性的聯勤保障基地等等,不管幹什麼,必須得有自己的根據地,那樣咱底氣才足啊!」

「那是必須的!」孫武聞聽笑道:「嘿嘿,頭,現在學習的桌椅和住宿用的大通鋪已經訂貨完畢,因為時間倉促,雖然桌椅床鋪製作的可能簡陋了點,但那絕對是實實在在的實木,絕對結實耐用,為此我們可是花了不少銀子啊!」

「就是,看著白花花的銀子一天天變少,我這心裡就跟貓爪了似得!」吳傑爬在欄杆上,肉疼的直咧嘴。

「可是頭,我們搞這麼多的住宿區和教室,你該不是想辦學校吧?」

「辦學校?你們看看這些孩子!」我轉身走到欄杆這邊,俯瞰著腳下寬敞的倉庫,然後指著那幫孩子道:「他們之所以窮,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出生低微和戰禍連綿,還因為他們沒有文化,沒有思想,沒有反抗的覺悟!但是,我的目的可不是簡單的教他們讀書識字,還要強身健體!」

「嘿嘿,我知道了,你該不是想辦一個類似於教導隊那樣的東西吧!」吳傑眨眨眼,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那當然嘍,要不然我讓你們建那麼多訓練場幹嘛,記住,要想自強自立,光有拳頭不行,還得有腦子,有家底!」我伸手指了指額頭,「別忘了毛主席他老家人還曾經說過,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不斷壯大自己,然後。。。!」

「嘿嘿,你說的那些大道理我們都明白,可是頭,光眼前這些花銷就已經幹掉了我大把銀子了,還有崇明島那邊,近百名工人和建築設備已經進場了,開工在即,現在咱們一下子又招了這麼多人,這麼多張口,可都等著吃飯呢?」吳傑伸手翻出袋口,可憐兮兮地道:「咱們現在可是在坐吃山空!」

「嗯,你不是財經大學畢業的金融高材嗎,不想坐吃山空,那就用你的腦子好好想想!」說完,也不管目瞪口呆中的吳傑,我和孫武大笑著,噔噔噔下樓去了。

「金融?」身後,吳傑望著我們大笑離去的身影,愣了愣,忽然眉頭一展,然後緊跟在小妖的身後,快步走了下去。

一個星期後,我和吳傑再次來到了這片臭水橫流、餓殍遍野的閘北滾地龍。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挑選。

站在已經爛熟於心的滾地龍前,不時有些窮苦人向我們打著招呼,這些時日來,我們不停穿街過戶,順便帶了一些乾糧和凈水,早和這些原本貧窮善良的底層百姓熟絡了。

「走,還有最後一個孩子,找到他,我們這次任務就算全部完成了!」我和吳傑帶著身後七個孩子,繞過一片臭水溝,來到了另一處更加破落低矮的滾地龍前。

「著火啦,著火啦!」

前方,忽然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吶喊聲。

「大白天的,怎麼會著火?」

吳傑踮起腳尖看了看,扭頭看向了我。

「你留在這裡,迅速找到那個孩子,我過去看看!」說著,我起身跑了過去。

前面,一片火光竄起,吶喊聲中,不少百姓拿著臉盆、提著水桶已經從四面八方趕了過去。

「不準救火,我看誰敢救火!」

「對,誰救火就是和我們龍虎門作對!」

火光衝天之地,幾個人影罵罵咧咧著,似乎在阻擋從四面湧來的救火之人。

「虎大哥,再不救火,這裡就會被燒個乾乾淨淨,你可叫我們母子今後如何生活啊?」

「虎大爺,求求你,你高抬貴手,就饒了我們母子吧?」

炙熱燃燒的火焰前,一個唯唯諾諾的身影卑微地跪在地上,雙手伏地,正不停地磕頭求饒著。

嘭!

一個黑衣人旋風般衝上前來,一腳就將那伏地哀求之人踹在了地上,「你個不要臉的小寡婦,再不交保護費,我們就把你賣到窯子里去!」

「媽媽,媽媽!」一個弱不禁風的小男孩哭喊著撲到母親面前,痛哭流涕,然後,他忽然一骨碌爬起來,然後如頭小獵豹一般,一頭撲向了剛才踹人的那個黑衣人。

「嘿,你個小雜種,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那個黑衣人獰笑著,不躲不閃,然後飛起一腳,一腳將那個男孩踹成了滾地葫蘆。

「該死的,又是這幫王八蛋!」我漸漸看的清楚,加快腳步,幾步就衝到了幾名黑衣人的面前。

嘭嘭嘭!

我二話不說,揮拳就是一陣痛打,頃刻間就將那幾名措手不及的黑衣人撂在了地上。

「呸,你個小王八蛋,怎麼又是你?」那個叫阿豹的青年躺在地上,捂著臉,痛苦地哀嚎著。

「哼,多行不義必自斃!」我一腳踏在阿虎的背上,用力一踩,痛的他再次嚎叫了起來。「再嚎,我一腳踩死你!」我用力將他踩在腳下,然後揮手大喊道:「不用怕,你們趕緊救火啊!」

「好!」周圍,不少百姓眼見龍虎門的人被我打倒在地,愣了愣,然後提著水桶臉盆,紛紛湧向火光躥起之處,手忙腳亂地救起火來。

「我說了,下次再讓我看見你魚肉鄉里,我就打斷你的狗腿!」說著,我轉身找來一根碗口粗細的圓木,再次回到了阿豹的面前。

「怎麼樣,你是選擇左腿呢還是右腿呢?」我蹲在他的面前,舉起滾圓的木頭,在他眼前晃了晃,作勢欲砸。

「好漢饒命,小英雄饒命啊!」他抱頭大叫,全然沒有了之前的威風凜凜。

「嘿嘿,我說豹子哥,我這個人雖小,但最痛恨的就是自己人欺負自己人,今日斷條腿,也好給你長長記性,你可不要怪我!」說著,我起身走到他的身側,緩緩舉起了手中圓木。「記住,以後不要再欺負這些窮人!」說著,我高高舉起了手中圓木。

「救命啊,救命啊!」阿豹一見求饒不成,立即撕心裂肺地大吼大叫起來。「快來人啊,救命啊!」

「嘿嘿,你打人在先,恐怕你現在叫破天也沒用,因為這裡沒有人會救你這個狗雜碎!」

「哼,是誰在辱罵我們龍虎門啊?」

一個聲音忽然從滾地龍深處響起,隨著踏踏的腳步聲響起,一個長相有些猥瑣的中年人在七八個黑衣壯漢的簇擁下,威風凜凜地走了出來。 「呀!」周圍原本撲滅火、留下來圍觀瞧熱鬧的窮苦人,此時一見猥瑣中年人來了,立即拖兒帶女,一鬨而散,紛紛躲進了低矮的滾地龍內。

「嘿嘿,龍哥,大哥,你可來啦!」阿豹聞聽回頭,不禁大喜。

阿豹,這是怎麼回事?」那叫龍哥的中年人坐在手下搬來的椅子上,噗嗤一聲點燃了手中旱煙袋,然後呼哧呼哧地抽了起來,神情閑適,全然沒把我這個小屁孩子當一回事。

「阿豹,你說說,你和他們幾個,怎麼都躺到地上了?」

「回大哥,都是這小子乾的!」阿豹用力掙扎著,然後伸手指著我,惡狠狠地道:「這個臭小子,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一言不合就出手開打,而且下手十分狠毒,瞧,差點把我腿腳都打折嘍!」

龍哥抽了口煙,吐著煙圈,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哦,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而已,竟然能打倒你們幾個如狼似虎的成年人,倒是十分少見!」

「呃!」阿豹聞聽臉上一紅,支支吾吾地道:「大哥,我。。。我剛才。。。!」

「好了,不管怎麼說,不管什麼人,在這閘北,只要敢動我的人,那就是和我龍哥過不去,那就是和我龍虎門過不去!」龍哥抬起煙袋粗魯地打斷了阿豹的吱吱嗚嗚,臉上蕩漾著一絲古怪的笑客,「嘿嘿,光天化日,敢動我龍哥的人,我龍虎門三千子弟都不會答應!」

「無知小兒,不知死活的東西!」龍哥鼻孔中一聲輕呲,手中細長煙袋點指著高高低低的滾地龍,聲色俱厲地喝道:「你們這幫王八蛋,看什麼看,等我收拾了他,就將你們全部趕出這片滾地龍!」

嘩!

周圍原本伸頭偷偷看熱鬧的大群百姓,聞聽趕緊縮回頭,徹底不敢露面了。

「嘿嘿,告訴你們,這裡可還是我龍哥說了算!」龍哥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得意地笑了,然後,他見我絲毫不為所動,扭頭看著身後一名黑衣大漢道:「秋弟,你去試試他的斤兩!記住,手腳輕點,不要打殘了就好!」

「是,龍哥!」那個叫秋弟的中年大漢稍一遲疑,然後抖了抖手腕,闊步走了出來。

「哼,死到臨頭,多嘴多舌,真是該死!」說著,我抬腳用力向下一踏,阿豹一聲慘叫,瞬時暈了過去。

「哼,當我的面打我的人,那就是踩我的臉!」中年人見我一腳踩暈阿虎,面色立即沉了下來。「秋弟,不管他背後是誰,先給我做了他再說!」

「是,龍哥!」秋弟點點頭,眼瞳中透著一絲兇狠,「嘿嘿,這種小貨色,提起來都不夠三寸高,收拾他,還不跟割韭菜似得!」說著,他用力捏了下手指關節,就準備收割我這根小韭菜。

然而,所謂的割韭菜,就是出場不到兩秒鐘,自己就先掛了!

嘭!

二招之下,那叫秋弟的傢伙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我一腳踢的倒飛了出去。

「嘿嘿,果然有兩下子!」眼見秋弟再敗,龍哥臉一沉,微微皺起了眉頭,這個不爭氣的窩囊廢,這不是在明著踩自己的臉嗎? 機器人雙修指南 想了想,他再次伸手招來了一人,「力強,你可是咱龍虎門閘北分堂力氣最大、殺人最多的高手,你去,擰了他的腦袋,今晚下酒喝!」

「好!」力強抬頭看了看我,點點頭,一陣風般旋了過來。

「臭小子,你到底是哪個幫派的,竟然敢折煞我龍虎們弟子,難道真的是活膩歪了嗎?」他幾步衝到我面前,用力捏了捏拳頭,發出了陣陣咔吧咔吧骨頭聲響。「說,你是不是小刀會的?」

「我,無門無派,既不識什麼龍虎阿狗,也不認識什麼大刀小刀,只是看不起你們這幫恃強凌弱的流氓而已!」我撇撇嘴,面帶微笑道:「算了,既然你已經來了,那就甭回去了!」

「狂妄!」力強見套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面色一變,冷冷地道:「小東西,既然你沒有什麼背景,又如此無知,那你只能去死了!」說著,他右腳猛地往前一跨,右拳裹帶呼呼勁風,嗖地一聲照著我的面門就打了過來。

「嘿嘿,你果然比他們幾個要強,但是可惜,你還是不夠看!」我一低頭,靈敏躲過他蠻橫一拳,身體一閃,已經到了他身後。

嘭!

我一拳擊中他的右肋下,身體向後一側,抬起一腳,徑直將力強踹了個趔趄。

「嘿嘿,打架,光有蠻力可不行!」我站直身體,一臉悠哉地站在那裡,似乎在等著力強轉過身來。

「找死!」力強兩拳打空,還被我踹了一腳打了一拳,臉一寒,惱羞成怒之下,再次揮舞著鐵拳,嗷嗷叫著沖了上來。

既然號稱龍虎門閘北滾地龍第一高手,那自然不是浪得虛名的笨蛋!

「還來,那我可就不客氣啦!」我扭頭看了一眼遠處,發現吳傑帶著八個孩子正向這邊走來。

「你們稍等我片刻,等我解決掉這邊就過來!」我大聲喊道。

吳傑聞聽停住腳步,然後和那八個孩子站在了百米開外的地方。

「嘿,還有幫手啊?」

龍哥擺了擺手,兩個黑衣人氣勢洶洶地走了過去。

這邊,我目不斜視地盯著力強衝來的身影,腳下用力蹬踏地面,雙拳緊握,然後毫不畏懼地迎了上去。

「小兔崽子,你給我去死吧你!」力強仗著人高馬大、身強力壯,雙拳如鐵棍一般掄下,掄起一陣狂風暴雨,就想將我置於死地。

「哼!」我迅速躲過他凌厲劈下的雙臂,身體一旋,轉到他的背後,右手用力一按他的背部,身體順勢向上躍起,然後左肘朝著他的後腦勺,兇狠地撞擊了下去。

這是泰拳慣用技法,兇狠,爆發力強,適合以小搏打,搞突然襲擊。

嘭!

嗷。。。!

我如風般落下,左肘如錘般擊中他的後腦勺,力強身體往前一個踉蹌,一聲慘呼之後,壯碩軀體嘭地一聲,直挺挺地倒在了有些泥濘骯髒的地面上。

與此同時,百米開外,吳傑幾記鐵拳砸落,又是兩個掃堂腿,砰砰,乾淨利落地將那兩個黑衣人放在了地上。

「什麼?」親眼目睹手下第一狠人力強眨眼間就被我放倒,又扭頭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另外兩名黑衣人,正大口大口吞雲吐霧的龍哥真的看傻眼了。「不。。。不會吧?這麼厲害!」

「你。。。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他扭頭看了看身後僅剩的兩名黑衣人,右手悄悄伸進衣服下擺內一陣摸索,然後摸索出一把油膩膩的駁殼槍來。

「嘿嘿,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今天你們得罪我鑽地龍,你們都已經死定了!」他用槍指著我,又指了指吳傑,然後一臉得意地道:「小鬼,知道這是什麼嗎?」

「駁殼槍?」我微微有些愕然,沒想到這幾個不入流的流氓地痞,竟然還有槍?這在當時,可還是十分少見的東西!

「嘿嘿,這就是可以一槍打爛你們腦袋的王八盒子!」他見我愣在那裡沒有說話,晃了晃手中槍,臉上笑容更加得意了,「怎麼樣,小鬼,是不是怕了?嗯。。。!」

「哼,不就是一把破槍嘛,有種你開槍試試?」我撇撇嘴,一臉不屑。「這裡可是上海,是講王法的地方,光天化日之下,我就不信你敢開槍?」

「我草你大爺的!你敢小瞧我?」鑽地龍聞聽臉色一變,徹底怒了,「臭小子,有種你再說一遍試試?」

「哼哼,你敢?」我橫眉冷對,暗中向吳傑打了一個眼色,左手悄悄按住了那把龍匕。萬不得已,只能先下手為強了,至於後果嘛…那隻能…!

咔咔!

「該死的混蛋!」鑽地龍有些氣急敗壞地打開槍機和保險,然後一抖槍身,再次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我。「草,老子就是這裡的王法,你看老子敢不敢斃了你個龜兒子!」

嗖!

說時遲那時快,就聽嗖的一聲響,一把匕首忽然從斜刺里呼嘯飛來,噗地一聲徑直釘在了鑽地龍舉槍的右手腕上。

「嗷!」

鑽地龍一聲慘叫,滴滴血紅灑落中,手中槍應聲落地。

嗖!

一道身影從斜刺里撲來,一腳踹翻一名大漢,再一個凌空飛踢,將另一名黑衣人踹翻在地,身體一旋,一腳直接掃在了鑽地龍的腦袋上。

嘭!

Prev Post
後來聯軍佔領了一個山坡高地,而對面我軍也建立起了防線,而在敵人控制的高地後面竟然有我軍的幾個班在戰鬥,在我軍控制的防線後面也有敵人的戰鬥班在戰鬥。
Next Post
「他沒告訴你去哪裡?」刑貴追問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