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打了個飽嗝,將剩下的一個饅頭準確無誤,扔進了牛頭怪碗中。

光頭,瘦竹竿和其餘犯人都是一愣,連絡腮鬍星管都投來怪異的目光。

林天的行為在他們看來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就像看見一個正常人與一隻渾身髒兮兮,臭烘烘的流浪狗親近一樣,很難讓人理解。

牛頭怪同樣一愣,獃獃的看著盤子里突如其來的饅頭,與他相距不遠的那個少年,微不足道的舉動,卻讓他眼眶有些濕潤。

光頭看向林天,不解道:「你幹嘛同情那種傢伙,一些還未開化的低等生物而已,就和家裡養的狗一樣。」

林天笑了笑。

「狗挺好的呀,我就很喜歡狗。」

光頭有些鬱悶,重新打量眼前這少年。

「這年頭,好人沒好報的…」

能夠被關在這裡的人,又豈會蠢到哪去,光頭看穿了林天的一些心思。

「是啊…或許吧…」

林天輕輕一笑,腦海里回想起一句刻苦銘心的話。

「孩子…這個世界,好人或許沒有好報,但這決不是你做壞事的理由…」

媽媽…爸爸…

你們…

–還好嗎?



一隻壯碩的手掌,突然按在林天肩膀。

林天眉頭一皺,因為那隻手的力量很大,捏住了他的肩胛骨。

來者不善。

林天的目光瞥向身後,是先前搶奪牛頭怪饅頭的刺青男子。

他的嘴角帶著笑意,說出的話卻有點冷。

「小子,你好像心腸不錯啊…」

林天見到光頭的臉色瞬間變色,幾乎帶著諂媚,對按住自己肩膀的男子道:「豹哥,他是新來的,許多地方不懂規矩,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光頭心中叫苦不迭,一定是林天方才的舉動,惹惱了這位在D區首屈一指的老大。

「閉嘴,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么?」

豹哥輕描淡寫的一眼,立刻讓光頭噤若寒蟬。

林天掙脫開那隻手掌,站起身,與豹哥相對而立。

豹哥想順勢揪住林天的衣領,卻被一隻修長的手鉗制住,巨大的力量讓他的手掌傳來一陣刺痛。

四目相對,豹哥的眼色變得陰沉。

與此同時,十幾個身穿囚服的罪犯瞬間涌了過來,把林天團團圍住。

「喂!小豹子,你是不是當我不存在!」

絡腮鬍星管見狀,立馬掏出電棍,與另外幾位看到這一幕的星管走了過來。」

帶著電花的強流電棍在林天和豹哥面前閃動,絡腮鬍沉著臉喝道:「我不管你們是誰,只要想搞事情,我一樣電暈關禁閉。」

豹哥拍了拍林天的肩膀,對絡腮鬍笑嘻嘻道:「我只是看這位新來的順眼,想跟他交個朋友,順便教他一下這裡的規矩。

至於搞事情,誰要搞事情,你們嗎?」

他回頭看向身後的一干囚犯,眾人同時搖了搖頭。

豹哥一笑,「你看,大家都這麼有素質,有禮貌,誰會搞事情啊?

是不是,小子…」

豹哥嘴角戲謔,看向林天。

林天鬆開緊握豹哥的手,也拍了拍豹哥肩膀,每拍一下,豹哥的身子都輕微的震顫一次。

「是的長官,我和這位豹哥一見如故,他剛才還誇我是個好心腸的人呢,我想他只是想跟我交流交流思想,提高一下覺悟,是絕對不會搞事情滴…」

林天一臉認真,態度誠懇,沒人認為他在說謊。

當然,豹哥例外。

「這樣最好!」

「你們都散了吧,別影響別人吃飯。」

豹哥甩了甩髮麻的手掌,不停的揉搓酸疼的後背,咬牙笑道。

「行呀小子,有把子力氣,你對我的「好」,今兒個算記下了,既然你喜歡把食物分給別人,從今以後,乾脆都給別人好了。

做好事嘛,是吧…」

林天聳了聳肩,附在豹哥耳邊道:你說給就給,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再說,又不是吃你家的飯…」

豹哥怒極想笑,食堂內卻突然有人大喊一聲。

「兄弟們,操傢伙,幹掉這隻傻豹子!」 突然的動亂讓人措手不及。

林天看到,先前把手摸在後背,或藏在桌子底那伙人,忽然掏出磨成很尖的牙刷,改錐,小剪子等物,奔豹哥一擁而上。

先前打飯的強哥,赫然也在其中。

「幹掉這隻臭豹子!」

一名方臉闊耳,看著就很魁梧的男子一馬當先,赤手空拳,敏捷的翻過桌子,一腿直奔豹哥面門,看身形似有點微末的拳腳功夫。

豹哥一伙人顯然早有防備,同樣不甘示弱,怒吼著迎了上去。

倆伙人交上手,混戰在一起,食堂里頓時一片狼藉。

僅片刻后。

更多的人被波及,加入這場突如其來的混戰。

四下里。

打鬥,慘叫,哀嚎,呻吟聲四起。

現場一片混亂。

林天,光頭和瘦竹竿以及同監室的人,早有心裡準備,當場面失控的一剎那,立刻鑽入桌子底,雙手抱頭,看著這一出好戲。

「嗤!」

混戰中,有倒霉的傢伙被尖銳牙刷刺中肩頭,拔出時鮮血濺到光頭眼角。

光頭抹了抹,看著已然亂成一鍋粥的食堂,有些心驚膽顫,由衷感嘆道。

「大場面啊!鬧成這樣,這事可不好收場了…」

「嘀嘀嘀~」

食堂內突然發出刺耳的警報聲。

在場的倆百多名星管大聲喝止,沒有起到絲毫效果。

不得已,掏出橡皮膠輥和電棍,衝進人群,將那些動手不服管教的罪犯打翻或電暈。

總裁賴上俏祕書 可這場混戰牽連的人實在太多,太過混亂,打架打紅了眼的罪犯,乘著局勢混亂,不少都對星管下起了陰手。

局勢開始進一步失控…

鑽在桌子底的林天真沒想到,聞名銀河系的D星空中星獄,居然還會發生這樣的事件。

幾千人混戰在一起,何其壯觀吶!

這可比看立體電影有趣多了,那血飈的,跟不要錢似的…

有人扭打混戰到寧天幾人這邊,光頭立刻舉起雙手,示意自己中立的立場。

局勢實在太過混亂,有好幾波人看到躲在桌子底看熱鬧的幾人,特別是寧天嘴角那抹似有似無的笑意,以及一臉看戲的表情,眼神都有些不善。

無奈,光頭把同樣蹲在桌子底的牛頭怪和哥布林扯了過來,擋在幾人身前。

這些來自外星的原住民,一向沒什麼立場,用他們做擋箭牌,至少不會被捲入這場災禍之中…

林天的眼睛四處亂轉,看的津津有味,眼角卻已瞟見,食堂門口有大批星管,全副武裝,帶上防毒面罩,配備防爆盾,整齊有序,迅速趕了過來。

更有一個帶著墨鏡,穿西服打領帶的傢伙,帶領一個小分隊,手持殺傷性火力,在後面款款而來!

光頭一見這人,眼角忍不住的抽搐,連動都不敢動,樣子緊張極了。

額角更是隱隱見汗,與林天幾人緊緊靠在一起,小聲道:「卧槽! 總裁的誘人交易 變態雄來了!這事鬧大發了…」

林天緊緊盯著在所有星管中別具一格的男子。

戴彩色墨鏡,穿名牌西服,打花式領帶,單手持槍,西服腰間插一把細長太刀。

微微揚起的嘴角,以及面對這場暴亂,步伐仍舊漫不經心…

這傢伙…

是一個難纏的狠角色…

這是林天的第一眼定義…

「這人是誰?」

面對林天的問題,明知道不可能有人在這時候注意他們,光頭還是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小聲回答道。

「姬尖雄,綽號變態雄!

空中星獄的四位副獄長之一,掌管D區。

聽說他以前在星際聯盟任職,精英上尉,常年奮戰在第一序列,身手不凡!

穿越秦時當外掛 也曾立下過不少戰功,但因性子冷酷無情,戰場上,戰友被俘被敵方當作人質,他不顧戰友安危,強行殺敵,結果導致戰友身亡,因此被受處分,調離第一序列,來到這…

變態雄在星際戰場殺人如麻,狠辣無情,令人聞風喪膽,在這亦是如此,對那些犯事的人,折磨手段層出不窮,陰險又毒辣,所以大家都叫他「變態雄!

有他在,千萬別搞事,不然落在他手上,簡直比死還難受。」

「了解。」

林天打了個響指。

原來是掌管D區的話事人,空中星獄的副獄長,難怪有如此出眾的氣勢,倒也說的過去。

要是掌管三四千窮凶極惡罪犯的副獄長是個臭番茄爛鳥蛋,那也太讓人大跌眼鏡些…

林天的目光看似在混亂至極的人群中來回掃視,其實注意力全在食堂的建築結構上。

食堂上方同樣部有無數隱匿的攝像頭,四周牆面裝有恆溫裝置,距離地面十米高的四周屋檐,有一排排連老鼠都鑽不過去的透氣孔。

心中有些失望,這食堂就是一個無懈可擊的鋼鐵牢籠…

要想在這裡找到突破口,實施越獄計劃,看來有點難…

視線突然定格在某處,林天不由的有些想笑。

混亂不堪的人群中,那隻叫赤巴,像極了貓熊的傢伙,竟然偷摸進后廚,左手抓數個饅頭,右手抓一把黃豆,大肆啃嚼,不時舔著爪子。

有同樣進入后廚躲避災禍的囚犯,一靠近它,就被這傢伙拎小雞一樣丟了出去。

看得出來,它的力氣一定很大。

后廚!

林天的眼色突然一凝。

白面饅頭,黃豆湯…

食物出自食堂后廚,那就一定有水,有水的地方,就一定有排水口。

果然…

林天的視線穿過人群與桌椅間的縫隙,落在後廚的一排水龍頭與洗水池上。

洗水池盡頭,有一個斜面,是后廚地勢最低的一個角落。

所有的水流都流向這個角落,通過一個精鋼打造的網格狀井蓋,沒入其中。

網格井蓋直徑約七八十共分,足以將一個大胖子塞進去。

水往低處流,這些廢棄用水,一定是排放至外界某個地方。

林天嘴角微翹。

百密必有一疏,看來再嚴密的地方,也總有弱點可循。

要想越獄,這個排水系統或許就是自己的突破口…

「快,捂住口鼻。」

光頭的話讓林天警醒,那些全副武裝的星管往打鬥最凶,人群密集的地方不斷丟著什麼東西…

催淚瓦斯!

Prev Post
秦羽褚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沈攸寧微微一笑,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Next Post
整座正中擂台上,突然光明大放。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