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目前帶的是軍用匕首,帶放血槽,其拉出來時,會加大傷口的創傷面,導致血量流失過多。

在國內,軍用匕首是管制刀具。

陳陽一露面,傅塵瑤就認定是陳陽把唐果教壞。

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就會捅人,假如不是有人教壞的,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

「軍用刀從哪裡弄到的?」傅塵瑤當面質問陳陽,這裡是巡警支隊的大廳,除了傅塵瑤外,還有不少的警察在,傅塵瑤這一喊,其他的警察都把頭一縮,很害怕傅塵瑤。

「媽個吧的,唐果,你又到處去撿破爛了,我們家沒錢嗎,你亂撿這些東西,還拿刀捅人,看我不打死你!」

陳陽的手又抬起來,程雪柔見過陳陽打唐果,沒想到陳陽又抬起手,急忙上前一步,想阻止陳陽,但明顯來不及,陳陽的手已經落下來。

程雪柔的眼睛一閉,不忍心見到唐果被打的情景。

「住手,你在這裡胡鬧什麼。」傅塵瑤一聲嬌喝,右手牢牢握住陳陽的手腕,那臉絕美的俏臉上蒙上一層怒色。

整個大廳都靜悄悄的,彷彿是在一瞬間靜下來的。

就在從警犬基地帶過來協助破案的警犬,也沒了聲音。

不僅人怕,就連動物也怕。

牆壁的電子鐘停止了擺動,時間也在這一瞬間凝固。

「又沒電池了。」坐在電子鐘附近的那名男警察心裡暗暗嘀咕一句,卻不敢現在去換電池。

「有我在這裡,你別想動手打人。」傅塵瑤把唐果拉在身後,長長的眼睫毛抖動了兩下,「家庭暴力,真虧你幹得出來,這樣小的女孩你也下得去手。」

「他拿刀捅人了。」陳陽說道。

「捅人?那是那個混蛋活該,好好的不幹,當小偷,就是我沒有遇到,不然的話,把他的卵蛋給踢碎了。」

「警察,你怎麼這樣可以說,我要投訴你。」年輕人聽到傅塵瑤罵他活該,不甘心地說了一句。

他也是老油條了,沒少進局子。

久而久之,摸出經驗。警察很小心的,也怕投訴。

他也是習慣了,張口就要提投訴。

全大廳的警察都把目光集中到那小偷身上,給小偷做筆錄的那年輕警察竟然把椅子向後挪了至少半米。

「幹什麼?」小偷還不明白怎麼回事。

傅塵瑤的腳也已經踹了出來,一腳踹在小偷的屁股傷口上,那小偷身子斜著飛了出去,撞倒了兩張桌子,就聽得噼里啪啦的聲響。

傅塵瑤指著那爬不起來的小偷喝道:「你還投訴我,好,我就坐在這裡等著你投訴,小偷也敢威脅起警察來了,你的膽子很大啊,快給我投訴……。」

傅塵瑤那氣勢沒有人敢上前勸說,就連巡警支隊的大隊長聽到外面聲響,想知道怎麼回事,一到拐彎口處,就聽到傅塵瑤的聲音,他把腦袋一縮,心裡暗想道:「我的媽呀,又誰惹到這個姑奶奶了。」

他當做沒聽到,又轉過身去,悄悄離開。

小偷蜷縮在地上,卻沒有警察過來攙扶他。

他屁股火辣辣得疼,似乎有液體流淌出來了。

他的老大告訴他,根據法律,警察是不能打他們的,這樣就可以投訴的。

他的老大還告訴他,小偷也應該懂得法律。

他的老大還告訴他……。

他現在知道了,什麼法律,在這姑奶奶面前,一切都是浮雲。

面如桃花、心狠手辣,這是他對眼前這美女警察的形容詞。

「你要是不投訴的話,那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小王,帶他去隔壁去盤問去,我不想看見這小子,一看就來氣。」傅塵瑤喝道。

「好,好!」年輕的警察趕忙把那小偷架了起來,帶出大廳。

「臭小子,以後嘴巴乾淨點,什麼人都敢說,你這不是找死嗎?」小王冷哼道,「你這次算是輕的,就昨天,一個搶劫犯被她直接踹斷了兩根肋骨,真是找死,就連女子特警大隊的副隊長都敢得罪,真牛叉。」

傅塵瑤肚子一直都憋著氣,她是女子特警大隊的副大隊長,就因為在執行任務時,一腳踹爆了強暴犯的卵蛋,被安排進巡警支隊當一名普通的警察,不準配槍。

傅塵瑤哪裡受過這種氣,自從她到了這裡,就沒安穩過,已經打傷了四名犯罪嫌疑人了。

但沒有人敢出面阻止,就連支隊長都不敢出面阻止。

除了傅塵瑤之前是特警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她的老爸那可是中海市公安局局長,要不然的話,傅塵瑤也不可能把人的卵蛋踢爆了,也只是離開特警大隊的處罰。 淳于雄想不到,周天浩這麼快就將報告準備好了,看著手裡的報告,淳于雄有些無語了,悶了好一會才開口說話。[]

「老弟啊,這下面的辦事效率,可真的是不錯啊,按照你的說法,從省城到天星縣,最快也要坐車七個小時,昨天下午我看見了文件,今天下午又看見了報告,要是省直單位也有這樣的辦事效率,我們社會的發展,不知道有多塊了。」

「淳大哥,這不是情況不同嗎,其實縣裡的辦事效率,也沒有這麼快的,這就要看是什麼事情了,要錢的事情都不積極了,還能夠做好什麼事情啊,單位不也是一樣嗎,發工資的時候,財務室不是成堆的人嗎。」

「哈哈,也是啊,省廳從早到晚,都不缺人啊,縣裡的、市裡的,都是來要錢的,有些地方的要錢的報告,出台特別快的,好了,這個報告,放到我這裡吧,明天上午,我回單位去,不過,上午的課,就要拜託你幫忙了,幫著我記一下筆記,我簽到之後,就走了。」

「這沒有問題,包在我的身上了。」

淳于雄將報告放進了自己的包里,稍微思考了一下,接著開口了。

「老弟,既然你真心想著要錢,那有些話,我可就要明確說出來了,你如果願意照著辦,這件事情,我就真心的來幫著你做,你如果覺得違背了原則,不願意辦,那就當我說的話。是放屁了。」

「淳大哥,你儘管說,該怎麼做的,我一定會盡全力做到的。」

淳于雄看了看周天浩,走過去將宿舍的門關上了,孔如娜和庄春娟經常喜歡來串門,這個時候。要是兩人說話的時候,隨便哪個人進來了,都是很不方便的。

此刻。淳于雄臉上沒有多少的笑容,顯得很是嚴肅。

「老弟,這些話。我本來是不該說的,你自己去體驗,不過我們的關係不同了,我也就開口明說了,你這確實是獅子大開口啊,我都感覺到,你張著血盆大嘴,想著一口將我吞下去了,要是換做其他人,我早就將報告退回去了。這麼大的額度,可不是一個人可以表態的。不過這財政的資金,也有玄妙的地方。」

「省廳每年過的資金,幾十個億,甚至是上百億元。這些錢,各式各樣的項目,當然,工資還是主要的,要是遇見大項目了,就不好說了。隨便在裡面摳點出來,就不是小錢了,看你的樣子,從來沒有到省里來爭取過資金的,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年初的報告,拖到年底,能夠給你一些錢,就不錯了,而且今天檢查、明天督促,吃都不知道要吃去多少,更不用說背後的開支了,這算不算是**啊,我看還真的不好說。」

「大家都這麼做了,你不做,可以啊,那你就不要想著要錢了,你就老老實實的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可惜的是,目前能夠自己真正發展起來的地方,還是太少了,缺乏了資金的支持,什麼事情都辦不好的。這給下面資金的多少,也是領導的一句話,你提出來的報告,這件事情確實需要辦,而且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人家提出來的報告,可以緩一緩,甚至是不給錢了,反正這錢是願意給哪個地方,就給哪個地方的,不要說我們這裡,今後,你了解一下項目的爭取情況,比我們這個還要厲害的。」

周天浩聽的有些眩暈,不知道淳于雄為什麼要說這麼多的題外話,直接開口說,需要自己做些什麼就可以了,何必這麼麻煩。淳于雄大概是知道了周天浩的想法,臉上出現了淡淡的笑容。

「老弟,我說的這些話,是很重要的,這就是所謂的潛規則,當然只是一個具體的部分,你要麼按照潛規則來辦理,你要麼就不要進入這裡面,按照你自身的堅持來辦事,我既然感覺到你的前途不一般,就不得不提醒你,有些事情,必須要做,說起來是**,可大家都做了,你不做,就辦不好事情的。」

「淳大哥,你言重了,我不是生活在真空中間的,在官場上,我不能夠適應這些規則,就不要想著混了,你說過陶淵明的事情,我也知道,那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的滋味,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我可不想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啊。」

「哈哈,你能夠這麼想,我就放心了,那我就直說了,有兩種辦法,你自己選擇。」

淳于雄的心情一下子有些好起來了。

「第一種辦法,我幫著你和天星縣的主要領導引薦廳里的領導,你們自己去想辦法打通關節,這裡面需要的開支,我可以隨時提醒你,甚至可以給你列出來清單,當然,如果省委省政府的領導能夠幫著說話,那是最好不過的,很容易就爭取到資金了,採取這樣的辦法,你可以安排縣裡駐省城的辦事處專門來跑的,當然,很多的時候,縣裡的主要領導,也是需要參加的。」

「第二種辦法,就是我說出來一個數目,你們縣裡拿出來這筆資金,其餘的事情,我幫著你們縣裡去辦好,你們縣裡的領導,還是很會掌握時間的,現在的時間很合適,正是審批資金的時候。」

淳于雄剛剛說完,周天浩就開口了。

「淳大哥,第一種辦法,不是很好,我知道你的好意,這樣做了,能夠結交一些關係,便於今后討要資金,可這樣做,成功率沒有保證的,天星縣太窮了,急需這筆資金的,還是第二種辦法好,既然我和淳大哥這樣的關係了,當然要利用了啊。」

淳于雄臉上露出了苦笑。

「老弟,你可真夠直接的,那我就不客氣了,討要300萬元的資金,或者是200萬元的資金,你最少準備30萬元錢,需要準備現金,如果可能,在十一長假之前,將現金送到我的家裡來,我有要求的,這件事情,只能是你來辦理,或者是你們縣裡的主要領導,親自來辦理,其他人就免了。」

周天浩倒吸了一口涼氣,30萬元的現金,如果說按照紀律處分條例的規定,不僅僅是丟官丟工作的問題,甚至要在牢房裡面呆上好多年了,想起自己第一次爭取到的那500萬元的資金,彷彿是做夢一樣的。

「淳大哥,這件事情,我知道了,不過我不敢直接表態,你也是知道的,我只是副縣長,沒有這麼大的權力,我需要請示縣裡的主要領導的。」

「這我知道,該怎麼請示,你直接請示,如果能夠按照這個要求辦理,我就全力來跑這件事情,其餘的事情,你就不要過問了。」

「淳大哥,到你的家裡去,是不是給嫂子準備一些什麼東西啊,我們都同學這麼久了,我一直都沒有到過你的家裡啊,我說的很直接啊,不知道嫂子喜歡什麼東西,免得提一些不中用的東西去了,臉面上不好看的。」

「哈哈,老弟,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嫂子那裡,你不需要考慮的,她沒有在家裡,到國外去學習調研了,大半年的時間啊,我到黨校來上課的那天,她就出發了,現在可能正在睡覺啊。要不然,我也不會說是到我的家裡去了。」

淳于雄說完這些話之後,打開了房門出去了,出去的時候,帶好了房門。

周天浩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是下午的四點多鐘,按說呂祥生一定是在辦公室的,明天縣委要召開常委會,呂祥生是不會出門去的。

周天浩直接撥打了呂祥生的手機,這樣的大事情,他必須單獨給呂祥生彙報的。電話97ks.net很快通了,僅僅響鈴兩聲,呂祥生就接電話97ks.net了。

「周縣長,孫道松已經將報告送來了吧,我不久前接到了孫道松的電話97ks.net。」

「呂縣長,報告我已經拿到了,現在報告已經到了淳處長的手裡了,辦好這件事情,有兩種辦法……」

周天浩詳細的彙報了辦法,在說到需要的資金數目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周天浩的內心動了一下,說是需要32萬元的資金,而且是現金。

「……呂縣長,我覺得第二種辦法好一些的,畢竟能夠保證爭取到資金,所以,我是傾向於第二種辦法的。」

「好,好,就按照你說的辦理,按照第二種辦法,我馬上要財政上準備資金。」

「呂縣長,既然您同意了,那我還有一個要求,淳處長說了,這件事情,不能夠讓其他人知道的,要麼就是您親自來辦理的,您看這樣行不行,您親自帶著錢到省城來,我和您一起到淳處長的家裡去,當面將錢交給他,不能夠讓其他人知道的,要是泄露出去了,可就麻煩了啊。」

電話97ks.net那頭的呂祥生沉默了一下。

「好,這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了,明天上午要召開常委會,我中午出發,傍晚就能夠到省城了,你幫著安排好一些的事情。」

周天浩聽出來了,呂祥生說話的時候,聲音是有些顫抖的,大概也是第一次親自做這樣的事情,有些心虛的,周天浩早就想好了,這樣的事情,可不能夠自己單獨出面做的,自己只是在中間引薦一下的。(未完待續)rq 巡警支隊大廳里很靜,靜得能聽到針落地的聲音。

「我的車鑰匙呢!」傅塵瑤忽然喊了一句。

「沒看見!」

「不知道!」

「傅姐,沒見到你拿鑰匙。」

那些警察紛紛應喝著,傅塵瑤雖然年紀才二十四歲,但在巡警支隊,卻喜歡別人喊她姐,就算比傅塵瑤大上一兩歲的喊她姐,她也不介意。

傅塵瑤喊的那句底氣十足,但對唐果說話時,其口吻就明顯輕柔許多,「唐果,姐姐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

「好!」

唐果乖巧的模樣人見人愛,傅塵瑤第一眼看唐果時,就感覺這如精靈一般的小女孩子十分的討人喜歡。

她又冷臉面向陳陽,不客氣地說道:「你要是再敢打唐果,我絕對不會輕饒了你,多可愛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陳陽心裡暗笑:「你要是知道唐果就是一個小惡魔的話,不知道會怎麼想。」

傅塵瑤背對著陳陽,撅著屁股在翻找著她的車鑰匙。

女警制服長褲緊緊包裹著傅塵瑤渾圓的粉臀,圓鼓鼓的,流暢的圓形曲線份外的誘人。

陳陽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傅塵瑤的圓圓的粉臀上,唐果眨著水汪汪的俏目,伸出粉嫩的右手在傅塵瑤圓鼓鼓的粉臀上輕輕按了一把,嬌聲嬌氣地問道:「叔叔,你是在看姐姐這裡嗎?」

嘩!

在大廳的人的目光一股腦都轉到陳陽的臉上,唐果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在大廳寂靜的環境下,卻十分的清楚。

就連程雪柔都看著陳陽的臉,她白裡透紅的粉腮微微泛著緋紅,過於羞澀。

眼睛裡面噙著一絲異樣的光芒,兩截細膩的小腿微微分開,下意識地和陳陽拉開距離。

傅塵瑤的臉轉過來,那張絕美的臉上蒙上厚厚的怒氣,右手下意識的摸向腰間,卻摸了一個空,沒帶槍。右手放下來,抓住身邊椅子的邊緣,握緊了。

爆發了,爆發了……。

所有在大廳的警察心裡都在默默念道著。

他們見過傅塵瑤的強悍,也見過傅塵瑤出手不留情。

但他們沒有見過暴走後的傅塵瑤會是什麼模樣,他們很期待。

爆發吧,像聖鬥士小宇宙般爆發吧!

就連巡警大隊的大隊長此刻也把頭腦袋探出半拉,這可是大場面,很少見到的。

暴走後的傅塵瑤其戰鬥力將會增強數倍,完全可以變身為超級賽亞人。

一瞬間,大廳靜得出奇,靜得讓人甚至於連大氣都不敢喘!

爆發吧,爆發吧……。

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警察們一遍遍在心裡默念著,就期待看見傅塵瑤爆發的那一瞬間,那將會是一個多麼精彩的瞬間。

「我是魔法師,我可以幫助你找到你的車鑰匙。」

陳陽的聲音響起來,雖然不大,但在寂靜的大廳裡面卻顯得格外的清晰。

「魔法師?還不如說是大騙子好聽。」傅塵瑤冷哼道,「你看清楚了,這裡是警察局,想要在這裡行騙,真虧你想的出來。」

「我說的是真話,假如我可以幫你找到車鑰匙怎麼辦?」陳陽問道。

「慢著,你想讓我上當是吧,一定是你把車鑰匙藏起來了,怪不得我找不到,你現在立刻給我拿出來?」傅塵瑤手裡的椅子已經提了起來。

動手、動手……。

那些警察們期待著傅塵瑤暴走,至於陳陽所謂的魔法師的身份,在這裡的警察並沒有一個人相信。

什麼魔法師,都是小說裡面的人物,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魔法師!

最多就是魔術師,誰都知道魔術是假的。

「我可以保證車鑰匙並不在我這裡,我是一名魔法師,我會讓你自己找到車鑰匙。」陳陽面對氣勢洶洶的傅塵瑤,沒有任何的退縮,臉上帶著笑容,說道:「你是不是害怕我真的是一名魔法師?」

「你胡說什麼,我是傅塵瑤,什麼事情沒有見過,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魔法師。」傅塵瑤斬釘截鐵地肯定道。

「我就是魔法師。」陳陽說道,「來,我讓你自己找到你的車鑰匙。」

「要是找不到呢?」傅塵瑤俏眉立起來,臉色鐵青。

「找不到任憑你處置,你大可以以詐騙把我關起來,這個建議如何?」

「好。」傅塵瑤答應道,「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陳陽走到傅塵瑤身後,和其並排站立,「兩手張開,水平平放。」

Prev Post
突然被他這麼一質問,鄭昊愣了一下,才趕緊回答道:「總裁,醫生說您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Next Post
林泉一聽歌名,只覺得背脊上的寒毛都立了起來,臉上的微訝卻換成迷人的笑容,說道:「沒敢認啊,剛剛偷瞄了幾眼,就覺得熟悉啊,還想偷看幾眼,就怕許總笑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