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

「道!」

一字一句的怒吼了出來,漆黑的霸王鼎上玄氣瘋狂凝聚了起來,漆黑的像是混沌的黑暗本源,能夠吸收一切的光芒。

事實也是如此,周圍的空間瞬間扭曲了起來!

項成兩人臉上的駭然之色越發的濃重了起來,身子飛速的往後退去。

圍觀的那些大人物也紛紛站了起來,兢懼的盯著那尊大鼎。

「這一招,若是打中了,足以滅殺我等!」

他們背後已經落下了冷汗,雖然他們有血脈在身,能夠輕易擊敗同為合道境界葬遠山,但是在面對這一招的時候,他們卻沒有太多的生存希望。

渺茫的很!

蒼問頭上也是出了一頭的汗,他不禁在自己問著自己,若是這四個人圍攻自己,最後來這麼一個大鼎壓身,自己能否扛得住呢?

「還好,這小子施展了此招之後,必定虛弱。」

他聲音非常之小,但還是不幸的被扁巫給聽到了,當即便笑道:「這一招下去,這鼎還存在嗎?」

「你別忘了,這可是禁器,用幾次可就沒了的。」

蒼問一聽,頓時搖頭跌足,一臉嘆息的模樣。

「早知道如此,我應幫他們殺了這個葬遠山,再順手將此鼎給奪過來的啊。」

扁巫搖了搖頭,對於此人印象越發的壞了起來。

隨著最後一個字吐出來,黑色能量完成了凝聚,恐怖的氣息瞬間炸開!

黑色光芒像是黑洞一般,瞬間將周圍的一切吞噬,地面上塵土飛揚,就像是導彈落下,一顆蘑菇雲衝天而起!

強悍的合道強者肉身在瞬間崩碎開來,血花飛的到處都是,又在眨眼的功夫被黑色得爆炸給吞沒了。

爆炸的波浪波及到了方圓近百米的位置戛然而止,但是其中的破壞實在是太大了,場中沒有一人不是冷汗流淌。

「項羽!『

看台上的赤靈眼神一緊,有些獃滯的看著爆炸中心。

而兩位長老則是直接看呆了,太可怕了,一個後天境界的人,竟然能夠催動這種攻擊的,實在是太可怕了。

而攻擊的發動者姜亢,難不成也會消逝在自己的手上么?

那樣的話,結局似乎有些讓人無法接受啊。

項龍和項成獃獃的看著爆炸中心,隨後瘋了一般的沖了進去。

就在這時候,黑色的光芒之中跌落出來一個滿身帶血的人影,還有那尊大鼎。

「大鼎還在!」

周圍的人唰的一下全部站了起來,滿是不可思議的盯著中間那尊鼎。

它竟然還在!

發動了這麼強力的攻擊,在一位後天的手上滅掉了一位合道,它竟然還存在!

這個禁器到底是什麼材料?

貪婪的神光頓時多了不少,但是大家害死心有忌憚,又有人捷足先登,也只能含恨忍著了。

「好!好!好啊!哈哈哈!」

蒼問點頭,連道了三個好字,而後是陣陣哈哈大笑之聲,滿臉得意之色。

「項羽,你沒事吧。」

項龍和項成連忙沖了過去,橘右京也從天上緩緩落了下來,臉上病態的蒼白變得更加嚴重了。

輕輕的抬手,抹去了自己嘴角的鮮血。

看來剛才連續兩次的重招,對於他而言負荷也不是一般的大。

「還……還……好……」

姜亢嘴巴一張開,血就跟拔了水閘似得往外面涌動出來。

他的體內,血脈到沖,玄氣沸騰,經脈錯亂之相已經發生,內傷十分嚴重。

而在體外,身體表面溝壑縱橫,滿是傷痕纍纍。

「這還他嗎的好?」

項成直接給氣樂了,再嚴重點怕是要直接沒命吧?

「呵呵,果然是英雄少年。」

一聲陰冷的笑,沒有半分善意的說著虛偽的話,騎著馬的蒼問走了出來。

帶傷的三人看了過去,眼中帶著濃濃的提防之色。

「糟了。」

赤靈臉色一緊,玉手握緊了。

「你要幹嘛?」

項龍素來心直口快,直接喝聲問道。

「小娃娃,你家裡的長輩沒有教過你要尊敬長者么?」

蒼問冷笑了一聲,一抬手,項龍臉上就啪的一下響了,多出了五個手指印!

「你嗎的!」

項龍自然知道是對方動的手,但是他現在滿身是傷,又精疲力盡,根本就無力躲開。

「嘴太臟!」

蒼問冷笑了一聲,一抬手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再度多出了五個指印。

在另外一張臉上。

「閣下是什麼人!知道我們是誰嗎!」

項成按住了衝動的項龍,出言問著蒼問。

他隱約能夠猜到這傢伙的身份了,所以打算挑明自己的背景,希望能夠震懾對方。

畢竟,現在自己四人的狀態無法在抵抗一位合道境界的高手了。

「當然知道,你們是封天項家的人吧?」

蒼問笑了起來,道:「至於我,自然是和你們一樣的存在。」

項成臉色沉了下去,道:「既然互相知道來路,那你是何意。」

「何意?」

蒼問陰冷的笑了笑,道:「對於你們項家這種封天家族的吊尾巴車,你說我是何意呢?」

這話擺的態度極其明顯了,讓項成徹底明白過來。

「聽閣下的意思,是要和我們項家為敵了?」

「那道犯不上,只要你項家人開竅的話。」

他笑了笑,手指著霸王鼎道:「那尊鼎是我的了,你們滾吧。」

項成和項龍立馬就怒了!

這尊鼎是什麼,是項家的至尊之器,也是項家的榮耀,至尊先祖留下來的唯一東西!

對方開口就要這鼎,這便是蔑視整個項家的侮辱!

「和他拼了!『

兩人瞬間化成了暴走的獅子,怒吼著沖了上來。

然而,蒼問手握在刀上,玄氣一震,兩人便飛了出去。

陰冷的笑著,一步步走向了大鼎和姜亢。

「我說了,鼎是我的,你們滾吧!」 「哼!無恥之人,羞與為伍!」

蓋倫一聲冷哼,轉身即走,毫不停留,心中對於東方這片土地卻是越發的嫌棄起來。

他擔心,自己要是再不走的話,恐怕就會忍不住插手進去了。

實在無法忍受這種不要臉的行為,而他畢竟身在東方,人屬西域。

「讓人失望的東方大地。」他說道。

扁巫叫住了他,隨後大聲笑著道:「您誤會了,動手的不是東方人。」

他的聲音毫不掩飾,其中意味也十分明顯,就是在諷刺動手奪物的蒼問罷了。

場中不乏正氣之輩,然而沒有人因為此事站出來和蒼問直接作對。

首先,這已經是項家和草原汗族的矛盾了,他人再插手,到顯得多事。

其次,此事不同於其他,自己插手,也有覬覦寶物之嫌疑。

蒼問冷冷一笑,腳步依舊堅定向前,只要沒有人直接出手來阻攔自己,幾句嘲諷又算得了什麼?

「寶物,能者而居之,隨心而動,何必虛偽掩藏!」

他話不曾說滿,擔心激起其他心存覬覦者的出手慾望,那便得不償失了。

姜亢已經進入催死境界,整個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根本無力抵抗,甚至將霸王鼎給收回去的力氣都不曾有。

「攔住他!」

韓信怒吼了一聲,手中大旗招展,冰樓堡部隊裡面呈現雙交合衛之勢將姜亢攔在了後方。

「螻蟻也敢擋道?」

蒼問不屑冷笑,大手一揮,無形刀刃頓時出現,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往前虐殺而去。

「啊!」

慘叫立時而起,冰樓堡這些普通士兵,又如何攔得住他呢?

一道道人影被切割開來,血肉碎的滿地都是。

眼前的一幕讓人殺紅了眼,韓信的咆哮之音在後方不斷傳來,眾人如同洪水一般殺涌而來,卻不過只是性命途添罷了。

眨眼的功夫,蒼問甚至不曾拔刀,便殺透了大陣,踩著血走向了姜亢。

姜亢雙目迷血,神智不清,心中卻在不斷地掙扎著,想要拿出那塊大長老交給自己的玉佩,以此化解眼前危局。

「你是要這個東西吧。」女神悲嘆一聲,而後光芒一閃,玉佩頓時落入姜亢手中。

「這塊玉有禁制,目前的我無法捏開,只能靠你自己了。」女神接著說道。

姜亢微微側頭,艱難的看著自己手心的玉,口中發出赫赫的聲音,手指困難的合著,極小的力道要壓開玉佩幾成奢望。

神醫嫡女 赫赫的聲音越發的響了,他要向橘右京求助。

藍色的身影卻突然站了起來,原因無他,蒼問走了過來。

細雪瞬間出鞘,連番大戰的橘右京再度對上了這麼一號人物,自然謹慎再謹慎。

淡漠的臉上不見恐懼之色,極細的刀刃寒光凜冽,不見半點退意。

「我聽聞你只是得了他助力修刀,所以才幫助他對付葬山源,如今葬山源已經不復存在,你又何必無畏送死呢?」

蒼問看著眼前的橘右京,眼中帶著一絲欣賞之意,饒有興趣的問了起來。

「除了答應他三個條件之外,我好成為了他的朋友。但若刀在,豈有丟下朋友離開的理由。」刀一斜,劃過了地面,刀鋒上的寒氣吹起了地面的灰塵,留下了一道口子。

「小姐,現在該怎麼辦?」

武長老和歐長老頓時一臉無主義,好端端的局面,大勝的場合,突然跑出來一個莫名的對手,這下姜亢他們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赤靈緊皺著眉頭,眼神之中流露著一股憐惜之情,同時咬著銀牙道:「好不容易把住了這麼一位了得的朋友,怎能就如此眼睜睜的看著他失去了。」

兩位長老皆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姜亢自己的手段也是了得,除此之外便是他身後的勢力,昨晚出現的那位大咖讓他們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

或許,封天項家並不是外界流傳的那麼沒落。

「可惜。」

歐長老嘆了一口氣,道:「在天山這塊地方,我們力量薄弱,愛莫能助啊。」

赤靈眉頭緊皺著,凝視著前方事故的發展。

「那位昨夜趕來,顯然對於項羽十分看重,怎能讓他死在此地呢?」

兩位長老也是不住的搖頭,表示不解。

扁巫皺著眉頭看著前方的一切,最終也只是嘆了一口氣。

「又是為了所謂的名譽,不過是因為可笑的面子罷了。」

Prev Post
要想在不激怒眼前這位爺的前提下,問出自己想了解的事情來,可能難度係數有那麼一點點的……大。
Next Post
「咱們鍛造師家族除了李家還有什麼出名的鍛造師家族嗎,包括李博然在內的李家眾人沒什麼出名的,韓信李家的族長是我鍛造師總部部長,好像叫什麼李風啥啥的。」負責接待的妹紙望著龍文軒臉上一覺震驚的表情,臉色一紅,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