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鍛造師家族除了李家還有什麼出名的鍛造師家族嗎,包括李博然在內的李家眾人沒什麼出名的,韓信李家的族長是我鍛造師總部部長,好像叫什麼李風啥啥的。」負責接待的妹紙望著龍文軒臉上一覺震驚的表情,臉色一紅,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聽到負責接待的妹紙的話語,龍文軒心裡無比的震驚,這個李風與我自己為秘境中見到的李風是否同為一個人?對了,面具!

龍文軒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開口詢問道:「姐姐,小子我有一件事想問你,那位傳說中的咱們鍛造師總部的李部長臉上有沒有帶著半截面具呢?」

「什麼?!學弟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你見過咱們李部長?還是說你知道他帶面具的原因?」負責接待的妹紙表情激動起來,美麗的臉頰直接就這麼湊了過來,嚇了龍文軒一跳。

「姐姐,注意一下好嘛。」龍文軒苦笑不已,不得已後退一步,對著這位表情激動,情緒遊走在失控的邊緣的負責接待的妹子,不得已尷尬的提醒道。

「呃?抱歉抱歉,是姐姐的錯,失態了哈哈。」經由龍文軒提醒,負責接待的妹紙猛然清醒過來,臉上一紅,乾笑兩聲,又拉開了與龍文軒之間的距離。

面對負責接待妹子無比無比期待的眼神,龍文軒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道:「姐姐說笑了,學弟只不過是一位小小的鍛造師學徒,哪裡見過像李部長這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呢。」

龍文軒內心無比遺憾的嘆了一口氣,沒錯自己不僅知道,而且還親眼目睹了李風臉部受傷的全部經過,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對不住了。

「好吧,不過沒關係遲早會知道的。」負責接待的妹紙聞言眼中的失望之色幾乎溢出眼眶,她深吸一口氣,強裝鎮定道。

「學弟你過來我幫你處理一下你使用練習室的手續。」負責接待的妹子朝著龍文軒笑了笑,對著他溫和的說道。

「那就有勞姐姐了。」龍文軒嘴上應了一聲,將自己的個人信息識別卡以及鐵青城給予自己的手令一起遞給了這位負責接待的妹子,對耶她回應道。 龍文軒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神色一愣,自己是不是太過於純情了?明明有大好的機會都不上,哎,可惜了。

龍文軒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放緩腳步走到了練習室的門前,打眼望去,自己製作練習室造型極為古樸,兩米高的古銅色玄鐵大門矗立在自己眼前,大門上充滿了古樸的神秘銘文,按照特定的規律不停的扭轉著,在兩米大門的正中心,一張寬大的手掌出現在門上,在手掌的正中心,懸浮著一把這一把鍛造錘,在門楣上練習室三個大字安靜的書寫在其上,字勢龍飛鳳舞,氣勢非凡。

在練習室的鐵門右側,一道閃著藍光的感應器安靜無比的閃耀著,提示著往來的行人:這裡是感應開門。

龍文軒撓了撓頭,神色充滿怪異,這種古風與科技相結合的特殊畫風,實在是讓自己感到難以接受,這算不算是一種強迫症呢。

龍文軒一臉怪異的神色,從懷中掏出鐵青城給予自己的手令,緩緩的貼到了大門右側的感應器上,閃著藍光的感應器一陣抖動,從中延伸出機械觸手,將龍文軒手中的令牌死死的嵌合在大門上,緊接著,一陣悅耳的女聲響起:「歡迎使用練習室,鐵青城大人。」

龍文軒聞言,一抹微笑爬上嘴角,看來這練習室的中心智腦,將自己當成了鐵青城堂主,也許自己會有一個不錯的體驗也說不定呢。

龍文軒懷揣著愉快的心情緩緩踏入練習室,將自己剛才尷尬的情緒頓時拋擲到九霄雲外。

龍文軒前腳剛踏入練習室,緊接著悅耳的智能女聲又再次響起:「溫馨提醒您,鐵青城大人,您卡中的餘額僅供使用此練習室一天,此練習是累,時間比為1:10,使用完畢後記得對本次服務作出評價,謝謝您的支持。」

龍文軒神色一愣,時間比是1:10?也就是說外面一過去天,練習室這裡是才過去十天?難怪說剛才那位姐姐說給予了我最大的優惠,想必就是這個了吧。

一想到剛才那位性格火辣的姐姐,龍文軒就忍不住臉色一紅,神色間有些惋惜。

龍文軒抬眼向四周望了望,這裡的練習室所佔空間極大,想必也是用了類似於空間戒指之類的手段,將原本狹窄空間擴充了數十倍。

這個空間不僅佔地極大,而且相應的設備也,一應俱全,在這個鍛造室的空間正中心處,一座一米多高的鍛造台安安靜靜的矗立在那裡,在這個一米多高的鍛造台的底部有一條通道連接在這裡,通道內無比炙熱的地火不停的流轉著,將鍛造空間映得通紅一片。

「這你怎麼就只有一座光禿禿的鍛造台啊,沒有什麼椅子之類的東西嗎?會不會太過於簡陋了啊?」龍文軒看著眼前矗立著的鍛造台,摸著下巴問道。

龍文軒話語剛落,只覺得地面一陣顫抖起來,緊接著,一張透明水晶打造的王座從鍛造台面前緩緩升起。

「嗯嗯嗯?還有這種操作?」龍文軒看著眼前升騰而起的王座,有些驚喜的問道。

「難道說不問的話就沒有這些物品?這也太摳門兒了吧。」龍文軒撇了撇嘴,毫不客氣的坐到了鐵青城的王座之上,體驗到一把大佬的感覺。

「如果這個時候有供人解渴的飲料就好了。」龍文軒挪了挪屁股,看著自己眼前火光衝天的鍛造台,只覺得一陣熱浪迎面而來,頓時覺得口乾舌燥起來,下意識的說道。

龍文軒話語剛落,鍛造台右側一根石柱緩緩升起,在石柱上方一瓶調製完成而且冒著冷氣的飲品隨著石柱緩緩升起,自動伸到跟龍文軒手臂相同的高度,看的龍文軒一愣一愣的。

「騷操作,騷操作。」龍文軒回過神來,捧著送上門來的飲料,滿臉讚歎的神色。

「卧槽,腐敗啊,這麼奢侈,竟然是冰雪神飲!」打開杯蓋,龍文軒眉頭一皺,頓時認出了這杯飲料是什麼,不由得大為痛恨,隨即又美滋滋的捧著喝個不停。

冰雪神飲,一種在清風學院造價昂貴的飲品,其實,嚴格來說它的分類屬於丹藥,這種冰雪神飲由煉藥堂製造並推出,由於煉製這類飲品的成本太過於昂貴,使得不少清風學院學子望而卻步,雖然功效神奇,能夠撲滅心魔,使自己心境達到不詬不塵的境界,但目前也只限於在學院中高層內流通,如今出現在這裡,想必是用來輔助鐵青城鍛造時候用的吧。

沒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能夠有幸品嘗到這杯傳說中的神奇特飲,這不禁讓龍文軒喜出望外,能夠品嘗到這杯傳說中的神奇特飲,就讓龍文軒感覺到此行不虛。

「還是來看一下我出鍛造堂內閣一層時所拿去的兩本玉卷書籍到底是什麼吧。」龍文軒咂了咂嘴,將瓶中最後一口冰雪神飲喝完,只感覺心中一陣清明,心中的雜念頓時消失得一乾二淨,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有兩本從鍛造堂內閣取出的鍛造秘籍沒有學習。

龍文軒只覺得一陣尷尬,連忙從,出街之中取出兩本未看的書籍,將之擺放到平整的鍛造台上,細細的揣摩起來。

「這本竟然不是鍛造秘籍,而是與鍛造關的控火秘籍?!難道說我還要需要一朵異火?不是吧,天曉得,這個世界還有沒有異火。」龍文軒看著自己左手邊的玉卷書籍一陣糾結,撓了撓頭,有些抓狂的說道。

「也就是說,想成為一名鍛造師,必須有自己屬於自己的異火跟屬於自己的戰鬥錘?」龍文軒看了看自己雙手一眼,頓時一陣糾結,搞了半天自己還是一個窮光蛋啊。

「不管了,先沒有異火就用地火將就著用,等找到異火再說。」龍文軒咬了咬牙,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打開玉卷書籍準備學習。

其實龍文軒不知道的是,在大多數鍛造師沒有異火的情況下,都是先用地火來代替異火進行鍛造和煉藥的,這也算是龍文軒誤打誤撞做對的事情。

「秘籍名稱:控火決

秘籍品階:王級初階(殘本)

修行條件:火屬性元力屬性。

總裁爹地 修為要求:鍛神期初期及以上。

秘籍簡介:此功法秘籍由第一代控火大師明陽子歷經七載21年,遊歷萬界後有所感悟所創出此決,此法決不具備任何攻擊性,但可與其他法訣配套使用,具有較強的輔助性,修行此法決者須具備火屬性元力。」

喂喂喂,起名字起的這麼隨便,為什麼簡介缺這麼高大上啊?要知道在這逐日大陸,一載可是一千年啊,這麼流弊的人物怎麼會隨隨便便的起這個破名字,而且還把修行的標準定的那麼高,不知道,我現在才修魂期修為啊,魂蛋。

龍文軒看到這法決的修為要求整個人都不好了,難怪當初那位老者的眼神那麼怪異。

就在龍文軒感到無比尷尬的時候,系統溫和而又機械的聲音在龍文軒腦海中響起:「最強破解系統為您效勞。」 「好吧好吧,就知道這個時候你會出現。」龍文軒一聽到自己腦海里系統那機械而又死板的聲音響起,龍文軒表情十分無奈的聳了聳肩。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龍文軒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鍛造師就必須學會相應的控火法訣以及屬於自己的鍛造錘,但是很遺憾,這兩樣東西目前龍文軒一樣也沒有,這就讓龍文軒比較尷尬了。

「系統打開屬性面板讓我來看一下我自己獲得了多少願力值。」龍文軒淡漠無比的話語在自己腦海中響起。

「好的,請宿主稍等片刻。」龍文軒話語未落,系統機械古板的聲音接著便響了起來。

龍文軒閉上雙眼,將自己的心神沉入自身海中,驚喜無比的發現自己的願力值竟然達到了驚人的531,也就是說僅僅是鍛造堂內閣一層,就給龍文軒帶來了驚人的400多點願力值,那麼除了一層之外的二層二層以上的那些所蘊藏的物品中所蘊含的願力是不是代表著更多?

一想到,除開一層之外的所有層數,龍文軒就心裡火熱無比,恨不得馬上將那些所有層數通通搜刮一遍,然後自己一夜暴富,從此成佛作祖,可惜這只是自己的一切幻想而已。

想到這裡,龍文軒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收斂好自己的情緒,對著系統說道:「破解《控火訣》,將他的修為限制等級降低到念修魂期。」

龍文軒話語還沒說完,系統的聲音就緊隨而致的響起:「破解完成,此次破解共花費五點願力值,歡迎惠顧。」

龍文軒嘆了一口氣,又被這該死的破系統給坑了一把,但是自己還不能拿這破系統怎麼樣,龍文軒表示自己很無奈。

再次將那本《控火決》拿到手中,龍文軒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能夠看懂其中所含的寓意,打個比方來說,如果之前未破解的是文言文版本,那麼破解之後就是白話文版本,雖然其中蘊含的功法等級以及威力沒有改變什麼,但是這本秘籍的修鍊等級要求,卻是的的確確的降低了。

「請問宿主是否學習此本秘籍?」系統機械而又死板的聲音再次響起,讓龍文軒更加無奈。

我在非洲有塊地 「好吧,學習吧,誰讓我有求於你呢。」龍文軒無奈的點點頭,對著腦海中的系統回答道。

「好的,請宿主稍等。」無論何時何地系統把握龍文軒的需求,總是那麼準時而迅速。

「轟隆!」隨著系統話語剛落,龍文軒只覺得腦海中一道火光從天而降,在自己意識空間里猛然炸裂開來,緊接著,一道無比蒼老而又深邃的聲音,響徹龍文軒的整個意識空間里。

「火乃無形,於雷火中降生,無物不焚卻,要遇水則滅,萬物可生火源,亦可熄滅火源,相生相剋無一不是…」

「這是…?!《控火決總綱》!」意識空間內,龍文軒瞪大了眼睛,仔細聆聽著老者訴說的道理,細細品味卻猛然發覺,這就是控火決的總綱。

在意識空間內,隨著那道蒼老無比的聲音不停的,一位身著白衣白眉白須的老者從火中緩緩走出,慈眉善目,滿臉含笑的對著龍文軒點了點頭。

隨著老者的話語不斷的落下,朵朵金蓮從虛空中綻放,形成了口鑠金蓮的奇異景象,龍文軒彷彿醍醐灌頂,一些不懂的問題在白衣老者的解說下豁然開朗,而在龍文軒的屬性面板上,關於《控火決》這熟練等級卻在飛速上漲。

過了許久,老者終於停下話語,嘴角含笑著走到龍文軒的身前,拍了拍龍文軒的肩膀,蒼老的身體化作星星點點,逐漸消散在意識空間之內。

「恭喜宿主對《控火決》熟練等級掌握之登峰造極,本次服務共花費十點願力值,祝您消費愉快。」系統死板的聲音逐漸消散,龍文軒這才,回過神來,感覺意猶未盡。

龍文軒猛然伸出手,對著鍛造台底部招了招手,底部的地火猛然竄出,無比炙熱的高溫迎面撲來,卻化作無比溫順的尋常火焰在龍文軒的掌心不斷跳動著。

自己…自己好像真的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龍文軒獃獃的看著手掌上不停跳動的地火,有些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道。

要知道在逐日大陸,為了區分天才與普通人的區別,在上古時期,數百位強者聯合制定一套相應的等級制度,根據對功法的掌握程度從頭到尾共分為九個等級,分別是一竅不通,初窺門徑,登堂入室,輕車熟路,了如指掌,超群絕倫,爐火純青,空前絕後,登峰造極這九個等級。

而龍文軒經過系統的加持之後,無比輕鬆的將這本《控火決》的熟練程度,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但是依舊毫無攻擊力,只能夠當做一種輔助鍛造工具的一種手段,這就梁文軒感到尷尬起來。

「算了算了,等以後擁有了自己的專屬火焰之後或許就應該有所不同了吧。」龍軒輕嘆一聲,揮手將手中的地火熄滅掉,又拿出了另外一本玉卷書籍來看。

這是一本內似於邪風捶法鍛造秘籍,只不過區別在於邪風捶法不僅能夠運用於鍛造之中,而且還可以運用到戰鬥之中,是一種進可揮錘殺人,退可鑄造武器的鍛造秘籍,而這一本不同於邪風捶法的地方就在於,它是一本完完全全的鍛造秘籍,不具備任何攻擊性。

「總算遇到一本正經的鍛造秘籍了,只不過這秘籍的名字有點…」龍文軒看著玉卷書籍上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嘴角微微抽搐,有些無語起來。

「功法名稱:亂捶

功法等級:玉階巔峰

修行要求:先天及先天以上

功法簡介:據說這是一位超高級等級的鍛造師再一次醉酒狀態下隨意創造出來的功法,創造者已不可考證,但的的確確是一門胡亂編出的鍛造秘籍,少年,如果你有戲,將這本書籍,帶出鍛造閣一層的話,那麼恭喜你,事實說明你的運氣還是挺不錯的。」

龍文軒:「……」

龍文軒望著玉簡上顯現出來的功法簡介,臉上的表情越發的無奈起來,話說你這本簡介就不能正經一點嘛,堂堂鍛造堂就沒有一本正經一點的書嗎,從鍛造閣一層茫茫書海中都能抽三本不正經的書,自己的運氣是沒誰了。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這本等級看似無比低廉,簡介又如此不靠譜鍛造秘籍上面為何會蘊含如此多的願力值?龍文軒清晰無比的記得,這本看似不靠譜的鍛造秘籍上所蘊含的願力值遠超,鍛造閣一層所有玉卷書籍,難不層這本按照秘籍的背後蘊含著什麼隱情?

龍文軒掂了掂手上的《亂錘》,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好奇起來。 「系統,對於這本《亂錘》你有什麼看法?」龍文軒壓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對著自己腦海中的系統問道。

「本系統建議宿主好好學習此本鍛造秘籍。」系統機械死板的聲音緊接著響了起來,給了龍文軒一個建議。

「哦?為什麼這麼說。」龍文軒劍眉一挑,神色越發好奇起來。

系統:「……」

面對龍文軒的詢問,系統沉默不語,那龍文軒不禁有些無奈起來,就知道是這樣,這該死的破系統沒有好處是不會開口說話的。

「算了。等我自己學了之後就知道了。」龍文軒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再次對系統說道:「學習此本鍛造秘籍。」

「好的,宿主請稍等。」這個話語在龍軒話語剛落的時就緊接著響了起來,語氣中似乎充滿了得意,讓龍文軒恨得牙痒痒。

隨著系統話語剛落,龍文軒只覺得頭腦一陣恍惚,然後系統機械的聲音就再次響起:「本次學習花費五點願力值,祝您學習愉快。」

「這就弄完了嗎?怎麼感覺這次這麼快啊,」龍文軒神色一愣,獃獃的向著系統問道。

「宿主請勿擔心,關於是否學習成功此類問題,請宿主詳細查閱系統面板。」腦海中系統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

「咦,怎麼才是初窺門徑?不應該啊,按道理說區區的一本玉階巔峰的鍛造秘籍不應該只是達到初窺門徑的境界啊。」龍文軒聽聞系統所說的話語,連忙打開自己屬性面板,只見哪屬性面板上赫然寫著:鍛造秘籍:《亂錘》

掌握熟練度:初窺門徑。

「喂喂喂,系統,小心我投訴你啊,你的欺詐消費者。」夢瑤把我神色不滿的在腦海中沖著系統大叫道。

「宿主請放心,本次消費屬於正常現象,不存在欺詐消費者的行為。」系統淡漠的話語在龍文軒的腦海中響起,但卻讓龍文軒神色更加疑惑起來。

「那你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龍軒聊了搖頭,對於系統的說法毫不相信。

「《亂錘》鍛造秘籍一類所衍生出來的錘法,看似簡單,其實缺更加恐怖,蘇州聽說過近乎於道這句話嗎?」系統淡漠的話語緩緩說道,卻開始揭示出《亂錘》這份鍛造秘籍與其他,鍛造秘籍不一樣的地方。

「嗯?你是說…?!」龍文軒聞言神色一驚,指了指放置於鍛造台上的秘籍,神色間有些不敢相信,無比遲疑的問道。

「是的沒錯,其實這本鍛造秘籍與其它鍛造秘籍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它裡面所記載的吹法看似簡單,卻更加貼近於道,你以為以你目前的水平能夠接觸到這種恐怖的東西嗎?其實這本鍛造秘籍是被封印起來了,你付出你目前的修為水平,本不支持也不建議你破解裡面的封印,雖然你目前的願力值也不足以破解。」系統淡漠的話語緩緩說道,讓龍文軒緊皺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解釋出了龍文軒心中的疑惑。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龍文軒聞言,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近乎於道的這種恐怖東西,目前還是不要接觸為好。

「不過自己隨手取出下去的物品,竟然影藏著如此恐怖的東西,自己這個運氣是不是出門應該買張彩票?」龍文軒摸著下巴,小聲的嘀咕著,目光直視著眼前擺放在鍛造台之上的鍛造秘籍,心中有些小竊喜。

傾世王妃 「啊,不是吧,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嗎?」龍文軒,餘光瞥了一眼鍛造台,在鍛造台的右下角顯示著龍軒可以繼續使用的天數,只見屏幕上五天兩個赤紅的大字異常刺眼,讓龍文軒忍不住驚訝的叫出了聲。

「不知不覺時間竟然過去了一半,哎,還是安心的開始練習吧。」龍文軒嘆了一口氣,將位於鍛造台上的兩本書籍,收歸儲物戒之中,猛然伸出右手輕拍,鍛造台檯面。

隨著龍文軒手掌落下,炙熱的地火猛然竄出,一股恐怖的熱浪迎面襲來,將原本還算清涼的練習室,變得頓時炙熱起來。

「現在地火有了,哎?鍛造材料呢,鎚子呢?」龍文軒望著鍛造台上不停翻湧著的地火,神色一愣,獃獃的問道。

「您的鍛造工具正在生成中,請稍等。」龍文軒話語剛落,練習室頓時想起了中央智腦清脆無比的聲音,緊接著,一縷紫光投射而下,在龍文軒的面前,逐漸形成了一把閃耀著紫光的鍛造錘。

「哇,這麼高級的嗎?居然是全息投影。」龍軒無比驚奇的看著自己眼前逐漸成型的鍛造錘,驚嘆道。

龍文軒上前將鍛造錘握在手中,只覺得手中微沉,運轉元力又覺得輕鬆無比,頓時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用手掂了掂,細細的打量起來。

這邊投影出來的鍛造錘,凈重7斤3兩,造型與普通的鐵鎚無異,錘柄上懸挂著一枚紅色的印章,錘身布滿了紫色的神秘銘文,閃耀著耀眼的紫光,造型雖然簡單質樸,但卻充滿著神秘與尊貴色彩。

「請選擇你所需要的鍛造材料。」就在龍文軒打量著這柄紫色鍛造錘的時候,練習室中央智腦的聲清脆聲音又再次響起,緊接著,在龍文軒一道透明的藍色光幕徐徐展開,在光幕內一排排可供兌換的鍛造材料不停的滾動著,讓人眼花繚亂。

龍文軒神色一愣,不停的打量著光幕內不停滾動的信息列表,有些失望的開口道:「怎麼還要花費學院貢獻值來兌換的啊。」

「您不必擔心,王階以下的鍛造材料對您免費開放,鐵堂主。」面型是中央智囊的話語,緊接著便讓龍文軒的臉色轉怒為喜起來。

「太好了,那我要這個,還有這個,對對對,那可以給我一起拿過來吧。」龍文萱臉色微喜,對著光幕頓時一頓點點畫畫,將自己中意的鍛造材料都挑選了出來,對著練習室的中央智腦說道。

練習室中央智腦:「……」

練習室的中央智腦似乎卡殼了半天,一陣沉默,讓龍文軒臉色微紅起來,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挑選的全都是王階以下的材料,仗著自己王級以下的材料全部免費,所以有些任性了?

「要不,我退一些回去…?」龍文軒紅著臉撓了撓頭,語氣遲疑的說道。

「不必如此,請您稍等片刻。」沉默半響,練習室的中央智腦的話語終於再次響起,讓龍文軒輕舒了一口氣。

自己只是隨口一提而已,還好沒有當真起來,龍文軒偷偷的摸了摸鼻子,心裡默默的想道。 龍文軒獃獃的望著自己鍛造台面前逐漸成形的鍛造材料,在鍛造台上逐漸成形的鍛造材料也是由練習室的中央智腦選出並經過全息投影凝聚而成的,且與真實的鍛造材料毫無差別。

「鐵大人,您需要的鍛造材料以投影完成,請您注意查收,謝謝。」練習室內中央智腦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將陷入沉思的龍文軒喚醒了過來。

「好的,多謝了。」龍文軒對著眼前空蕩的練習室點了點頭,因為他知道,只要在這練習室之內,中央智腦是無處不在的。

「鐵大人,您客氣了。」中央智腦也極為客氣的回答道,話語還未說完就隱匿起來,只留下清脆無比的聲音在練習室空蕩蕩的房間內回蕩著。

「好吧,鍛造鐵鎚有了,鍛造材料有了,鍛造的地火也有了,既然鍛造工具已經就位,那麼就開始我的第一次鍛造吧。」龍文軒一臉振奮的看著位於鍛造台上安靜擺放著的鍛造工具,擼起袖子充滿幹勁的說道。

「來吧開始吧。」龍文軒話語未落,猛然伸出手掌拍擊鍛造台桌面,另一隻手緊握鍛造鐵鎚,鍛造台內洶湧的地火噴薄而出,將被龍文軒高高震動起的段造材料接住,在炙熱無比的地火中翻滾著。

「邪風錘法,起!」龍文軒低喝一聲,手中鍛造錘劇烈的旋轉起來,一股青色的罡風從龍文軒手中搖擺的鍛造鐵鎚中衍生出來,青色的罡風不斷的盤旋在龍文軒手中劇烈搖晃動作的鍛造錘表面,化作一隻透明的青色巨蟒,盤踞在其上。

青色巨蟒吐著信子,昂起身子,第一雙令人駭人聽聞的豎瞳死死盯著沉浮在炙熱的火海中不斷翻滾中的鍛造材料,讀一位無比冷靜的刺客,暗中等待著時機。

龍文軒不斷的將自身元力緩緩的注入身前的鍛造台中,鍛造台內洶湧的地火隨著龍文軒注入的元力得不斷加大,其內洶湧的地火的火勢也隨著增大,炙熱的溫度越來越高,將原本堅硬無比的鍛造材料逐漸融化起來。

原本懸浮在地火中的鍛造材料是被龍文軒用控火訣將洶湧的地火分割成一塊塊獨立的空間,被分割開來的空間內每一份都儲存著一份單獨的鍛造材料,一塊塊被分割開來的地火所形成的空間內,一份份鍛造材料在其中沉浮,逐漸緩緩融化起來。

Prev Post
「霸!」
Next Post
「這是?」那三個人看著突然間出現的一人二獸,都是不由的一怔。他們輕輕的揉了揉眼睛,一個魂師級別的傢伙竟然也敢出來英雄救美,他們是不是看錯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