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白光幕始終璀璨,沒有任何的變化,甚至不曾興起什麼波瀾。

而時空之蓮一直就懸空漂浮在那裡,安靜的就像是一個畫。

蠡罪魔君這發動全力的魔功,不要說奪取下時空之蓮了,就算是讓時空之蓮搖曳一下,都難以辦到。

蠡罪魔君忽然發現,自己在這時空之蓮,在這赤白光幕面前,實在是顯得太渺小了。

他的力量幾乎都可以忽略不計。

剛才他曾志在必得,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他根本沒有撼動時空之蓮的能力。

在他的旁邊,鹿羽和千雅夫人緩緩降落下來。

只聽得鹿羽冷冷的說道:「你只看到了時空之蓮中有著巨大的能量體,可以幫助你們天魔皇破開封印。卻哪裡知道,時空之蓮根本不是你能觸及的層面。你還妄想用裂空魔功來奪取時空之蓮,沒有被反噬的當場死亡,都算是萬幸了。你也根本不知道,在赤白光幕的後面,是怎樣可怕的東西。」 鹿羽仍舊是像先前那樣的警告,此時聽在蠡罪魔君的耳里,卻有一種天地倒懸的感覺。

他如今身負重傷,根本就不是鹿羽的對手。

他已淪為了鹿羽砧板上的魚肉。

而他可以感受到,鹿羽那眼中對他的殺意盎然。

「你……是誰!居然敢這般對本尊說話!」

蠡罪魔君雖是口吐鮮血不止,卻仍舊保持著兇狠的姿態,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對著鹿羽質問。

鹿羽淡淡的說道:「隔了這麼多年,你們就不認識我了嗎。」

「隔了這麼多年?」

蠡罪魔君更為困惑。

千雅夫人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這全身漆黑的魔族人,眼神中閃爍不斷。

她咬了咬嘴唇,說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魔族人,沒想到一萬年之後了,還能再見到魔靈族人……」

鹿羽指著蠡罪魔君說道:「此人乃是魔靈族的高級貴族,名喚蠡罪。之前勝天宗的薛霸炎曾進入到絕滅屍地尋寶,被他蠱惑操縱,修鍊魔功,意欲獨霸青冰域,侵略其他宗派和王國。魔族人個個都是狼子野心,他們到的地方,都將掀起腥風血雨,都將挑起戰火和罪惡,製造大動亂。」

「原來你們都是從薛霸炎那裡尋來的線索。」

蠡罪魔君終於是知道了鹿羽是為何尋來到這裡的。他摸了摸嘴角的鮮血,嗜血冷笑,說道:「薛霸炎這個廢物,枉我傳授給他裂空魔功,如今看來,他根本沒有成事,反而是讓人給問到了魔功的來源。本尊真是看走眼了,他辜負了本尊的期望!」

鹿羽沉聲說道:「你想要搞的天下動亂,可沒那麼容易。薛霸炎敢和你們魔族勾結,出賣了人族,已被我殺了。」

「你這該死的人類!」

蠡罪魔君激烈的叫吼著。不過他這麼吼叫,觸動到了自己的傷勢,馬上又是嘔血不斷。他的鮮血居然是紫紅色的。

千雅夫人咬了咬嘴唇,說道:「魔真是猙獰可怕。」

鹿羽深深的說道:「魔靈族死灰復燃,即將給我們人族帶來一場新的浩劫。如今魔靈族人不知道有多少潛伏到了世間,所有人族都該高度警覺起來,剷除所有的魔族餘孽。」

蠡罪魔君聽到鹿羽的話,忽然狂笑道:「沒錯!我們魔的確是重新出世了!我們天魔皇也遲早會破開封印的!我們魔族大業將成,你們所有人族都要死!」

鹿羽冷笑說道:「你們到處尋找能量體,幫助你們天魔皇破開封印,但是你們註定是以失敗告終。這次你來絕滅屍地尋寶失敗。還有離魔君在星落域尋寶,也被我所殺。另外諸多魔尊,也都死在我的手裡!」

鹿羽將他之前斬殺的魔娓娓道來,旁邊的千雅夫人聽得是呼吸急促。

她這才知道,原來在來青冰域之前,鹿羽的手上就已經殺了這麼多的魔了。

蠡罪魔君聞言卻是狂怒,他憤怒的吼叫道:「你這該死的人類!該死的人類啊!」

鹿羽冷笑說道:「你們妄想尋找足夠的能量體,去幫助你們天魔皇破開封印。註定都將成泡影!所有潛伏出世的魔,都要死!」

蠡罪魔君凄厲的叫道:「該死的人族小子,你根本不可能阻止我們的魔族大業!其他不說,單單是我們幽夜魔君,在拓蒼域便控制了昆天疆國!此時正收服傳說中的時間聖玉!單單是這時間聖玉的力量,必然能讓天魔皇破開封印!」

蠡罪魔君猙獰叫道:「你想要去阻止是嗎,沒用的,在幽夜魔君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條。」

他內心其實是巴不得鹿羽前去的。鹿羽無疑是人族的一個清醒者,已經成為了他們魔族大業的一個絆腳石。他如果沒有能力殺死鹿羽的話,那就讓其他族人來殺死鹿羽。

他非常清楚幽夜魔君的實力,鹿羽這人族小子不去拓蒼域還好,一旦見到了幽夜魔君,那是必死無疑。

「什麼,時間聖玉!」

鹿羽聞言之後,瞳孔頓時猛地一縮。

他居然意外的從蠡罪魔君這個魔的口中,聽到了時間聖玉的下落!

當即,他的眼睛就是赤熱一片。

這個世上存在六種奧義力量,六種終極奧義分別是:時間、空間、光明、黑暗、殺戮、輪迴。

興風之花雨 《上古天書》上記載,六種奧義齊聚,將逆轉星辰,復甦萬物。而哪怕是掌握了任何一種奧義,也足以擁有平推日月,顛覆山河之力。

每一種終極奧義都承載在一大聖玉上。這六種聖玉都是上古傳說中的至寶。擁有了聖玉,就可以在丹田中凝結奧義符了!

前世他只是靠著一塊輪迴聖玉,便修鍊成了千古第一的輪迴帝尊。

鼠年說鼠人 這一世他在輪迴聖玉的基礎上,又得到了殺戮聖玉。這在某種層面上已是超越了上一世。

如今,又意外得知了時間聖玉的下落,這怎能不讓他內心火熱。

要是能夠得到時間聖玉,他將就此融合三大聖玉。

兩大聖玉的融合,已是如此的強悍。要是有三大聖玉,必然更為的強大,而且說不得還能融合出新的機能。

名門閃婚:腹黑總裁深深寵 三大聖玉擁有后,六大聖玉便算是搜集到一半了。

六種終極的奧義力量,這一世他或許有可能全部掌握,成就萬古唯有之新層面。

前一世他只是獲得了一種輪迴聖玉,這一世既然賜給他這麼多的機緣,他豈能錯過。

總之,既然已聽得了時間聖玉的小心,那他絕對不能錯失,當火速趕往奪取。

這時間聖玉必須是屬於他,而絕對不能讓魔靈族得去。

聖玉代表著終極的奧義力量,若是被幽夜魔君弄到了天魔皇那裡,只怕是真能讓天魔皇就此開封的!這非常的危險!

「拓蒼域,昆天疆國……」

不知不覺中,鹿羽已是捏緊了拳頭。

就在鹿羽沉思的時候,旁邊的蠡罪魔君一看到有機可趁,忽然凝聚出身體中僅剩的力量,一掌朝著鹿羽的後背偷襲過去。

蠡罪魔君顯得尤其的猙獰。

他知道這次自己受到赤白光幕的反噬,是必死無疑。在死之前,他要拉上鹿羽做個墊背! 「公子!小心!」

千雅夫人看到了,連忙出掌去阻止。

忽然見得鹿羽已提前一步反擊。

自鹿羽的身上釋放出九個黑色大漩渦,澎湃無極的輪迴力量,將蠡罪魔君的身體撕扯開來。

「啊,你……你是……」

蠡罪魔君在臨死前,似乎是有所感應。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忽然直直的指著鹿羽。

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內心翻覆到了極點。

那眼神中流露出駭然之色,還飽含著震驚,不敢相信……

「沒錯,是我,我歸來了。」

鹿羽深深的說道,他的眼神和萬年前的一樣,仍舊是那麼睥睨天下,霸氣無雙。

「啊……」

蠡罪魔君自己的猜想終於得到了驗證,心中翻起萬重波濤。

一片天旋地轉。

身體本來就被撕裂,就剩下最後一口氣,又因為極度的震驚,他忽然脖子一歪,就此死亡。

就算是死,也都不甘心。

「他死了。」千雅夫人看到蠡罪魔君的死亡,感到唏噓不已。

這魔族的強者,就這樣死了。那為了魔族大業而猙獰狂熱的樣子,讓她還是心驚不已。

魔就是魔,永遠是想要覆滅人的。

同時,她內心又十分的困惑。看蠡罪魔君的樣子,分明最後是認出了鹿羽的身份。

死神的墳墓 蠡罪魔君那恐懼的眼神告訴她,鹿羽的真實身份,對於蠡罪魔君,乃至魔靈族來說,或許都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存在。

「公子,這些魔……何以認識你?」

千雅夫人忍不住問了一句。

而鹿羽卻是恍若未覺,他挖取了蠡罪魔君身體中的魔核之後,便朝著前方的赤白光幕走去。

一步一步,非常的緩慢。那眼神凝重,那臉色端重。

以千雅夫人對鹿羽的熟悉,鹿羽就算是遇到再大的困難,那也是從容不迫。

如今展現這般凝重的姿態,還真是絕無僅有。

鹿羽何以對這赤白光幕這般神色凝重?

這就是絕滅屍地的終極秘密嗎?

就在千雅夫人困惑的時候,鹿羽的聲音傳來:「夫人,當我奪取下時空之蓮。赤白光幕將出現一個缺口,從缺口中將湧現出最為璀璨的力量洗禮。赤白光幕很快就會癒合,這力量洗禮千載難逢,難以支撐太久,你記得全面觸發月華仙體,和我一起接受洗禮,迎接銳變。」

「最為璀璨的力量洗禮?」

千雅夫人聞言之後,眼眸一亮。

既然是從鹿羽的口中說出來「最為璀璨」,那可想而知,這力量有多麼的強!

這力量洗禮,可能真的是千載難逢的機緣。

鹿羽特意將她帶到這裡來,肯定也正是為了讓她受益這力量洗禮。

不過想到鹿羽要去奪取時空之蓮,她內心卻是一驚。

「公子要奪取時空之蓮?可要萬分小心啊,剛才蠡罪魔君還因此而身負重傷……」

千雅夫人這關心的話還沒有說完,馬上被鹿羽打斷。

鹿羽緩緩說道:「時空之蓮集合著時間和空間的力量,可不是用強力能夠奪下來的。能夠逆轉時空的,唯有輪迴。」

他的眼光閃動著,眼前的這一株時空之蓮乃是萬年來新生長出來的。

在萬年前,他曾採摘下過一株時空之蓮,為那個緋衣女子療傷。

那個驚才絕艷,似驚鴻般明麗的緋衣女子,乃是他唯一的女弟子。

萬年後,這裡重新生長出了時空之蓮,他又將採摘下來,同樣是為了自己的弟子。

這或許就是他要走的宿命。

時空之蓮,將幫助他的三十二弟子洗滌時間的痛楚,重新恢復到以前人的模樣。

從妖變回人,唯有時空之蓮。

「唯有輪迴?」

千雅夫人聽著鹿羽的話,眼眸中閃現出更大的異彩。

而在千雅夫人詢問的時候,鹿羽已是直接動手了。

嗡!

鹿羽輕緩緩的打出一掌,卻帶動著四方雲動,天地寂滅。

九個黑色大漩渦自鹿羽的背後升起,滾滾旋轉。

鹿羽這輕緩緩的一掌,實則是蘊含著極強的輪迴聖玉的力量。

嘩!

輕輕的一掌截入到赤白光幕中,整個赤白光幕頓時如水面一般波盪。波光粼粼,漣漪陣陣。

鹿羽的那一隻手忽然消失了,唯有時空之蓮變得越發的璀璨明亮,仿若是生長了太陽,生成了明月……

「啊……」

千雅夫人被眼前這一幕所震撼。

一個少年,將自己的手截入到一片光幕中,世界頓時不一樣了。

這本來是相對靜止的畫面,她分明感應到一種天旋地轉,整個天地似乎都在旋轉倒立,滾動不休。

似乎時間在倒退,似乎空間在分離……又似乎,世界在輪迴……

這種奇特的感應,似乎帶著千雅夫人穿越了恆古,穿越了滄海桑田,穿越了天地混沌初開之時……

一個少年,輕輕的一掌,竟有如何神奇!

千雅夫人都有些站立不穩了,快要跌倒在地上。這種奇特的感應卻馬上消失了。

只見那時空之蓮已是採摘到鹿羽的手上。

蠡罪魔君那麼強大的魔功,都奪取不了的時空之蓮,卻被鹿羽輕飄飄的奪下了。

鹿羽之神奇,簡直是通神!

千雅夫人看著眼前少年那和煦如春光的面容,芳心不由一顫。

Prev Post
可這也並不能給她帶來絕對的安全,西門淵此時就站在東方映月所租住的地方,原因是鵬鳥是在這裡丟失氣息的。
Next Post
在那個時期,有三大組織,一正一邪,一中立,這三大組織分別是,邪道堂,俠義盟,道心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