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換做魏鮮征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跪地磕頭道歉嗎?

蘇沐望著趙糖瑃就像是望著一個傻瓜似的,他沒有任何在乎的意思,甚至是直接忽視掉他的話,起步就向著門口處走去。

「你混蛋。」趙糖瑃看到蘇沐竟然這樣,頓時憤怒起來,但他卻又是不敢衝上前去,因為他真的是害怕了,他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和蘇沐對著來的,蘇沐是絕對能夠將他再次掀翻的。

「魏哥,攔住他。」趙糖瑃急呼道。

魏鮮征蹭的站出來,伸出手就抓向蘇沐。

誰想面對著魏鮮征的動手,蘇沐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笑容。(未完待續) 五百九十三章:精靈崛起計劃(六)關於蕭寒醫術高低的討論漸漸平息,但是相信的人至少比剛才多了一些,這其中多數以女皇一系的居多,他們都明白,卡恩之所以提名蕭寒為外籍長老,肯定跟瑟琳娜女皇有一定的關係,很明顯瑟琳娜女皇跟卡恩達成了某種協議。

女皇系的長老也不是傻瓜,既然這是女皇陛下的意思,他們也沒有理由反對,他們這些人如果沒有女皇陛下的支持,怎麼能夠在長老議會中跟議會系的老頑固們爭鬥呢?

議會系中也有見風使舵的人看出了這一點,第三長老波利本來就是卡恩的死黨,也是一個聰明伶俐的人,全部爭論的過程中,他都三緘其口,既不偏袒伊利克等人,也不給蕭寒說話,他在等卡恩開口說話。

「蕭寒先生的醫術是毋庸置疑的,母樹大人病情好轉,就足可以證明。」卡恩大聲的說道,「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難道你們都懷疑我會在這裡撒謊嗎?」

精靈族人可以質疑任何一個人,甚至是他們的神聖的女皇陛下,但是有兩個人他們是絕對不會質疑的,第一個就是生命之樹的樹靈,第二個就是生命女神,這兩者說的話,他們會把它當成金科玉律來看待,絕對會不折不扣的相信,並且執行下去。

「卡恩長老說這是他親眼所見,親耳所聽,你們還有什麼可懷疑的嗎?」波利站起來大聲喝問道。

全場鴉雀無聲,就連叫的最凶的伊利克此刻也悄然熄火了。

「我在說一次,鑒於蕭寒先生醫治母樹之功,我提議授予蕭寒先生外籍長老的榮譽身份,請大家舉手表決」卡恩冷冷的一掃全場,鬧劇已經看夠了,尤其還讓兩個外族人面前,丟的可是精靈一族的臉面。

稀稀疏疏的,幾十隻手舉了起來,大多數都是女皇一系的,特別是軍方的列席代表,那也是有舉手的權力,他們也都一一舉手了,女皇是她們最高領袖,如果在這樣的會議上不支持自己的最高領袖,那好吧,等著撤職回家養老吧。

接近四百多個人有投票表決的權力,但是現場上贊成這個提議的居然只有一成多一點,可以說是氣氛尷尬詭異到了極點。

女皇系代表性人物安康長老還沒有舉手,他臉上似乎舉棋不定,他知道這是一個機會,不但關係到他本人,還有他女兒,一旦他反對或者棄權,那他將面臨被瑟琳娜女皇的全面打壓,女兒也會遭到最大的信任危機,尤其是,上一任女皇突然駕臨,這裡面不會沒有一點玄機的。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元老院究竟是什麼意思,支持還是反對?

但是他還沒有看到雅思舉手,這是不是意味著元老院並不贊同這一個提議?

不,如果元老院不贊同這個提議,那就不會拍雅思元老過來了,亦或者是元老院希望借雅思對瑟琳娜女皇的影響力,改變瑟琳娜女皇的這個決定?

不過,也可能是另外一個情況,元老院派雅思元老過來,是來支持瑟琳娜女皇的,給瑟琳娜女皇撐腰的,雅思元老由始至終就說過一句話,那就是那句讓蕭寒獲得說話機會的提議

想到這裡,安康心裡豁然開朗,他明白了,如果雅思不支持這個提議,她何必出口給蕭寒一個說話的機會?

這本身就是一種暗示,但是能夠看明白的人能夠又幾個,怪不得瑟琳娜女皇在看到之後寥寥數十人舉手的時候,臉色僅僅微微變化了一下就恢復了常態。

舉手表決有十分鐘的時間,也是為了給各位長老一個緩衝和考慮的時間。

所以一開始舉手的數字並不代表最後的數字,只不過大多數表決的時候都是很快能夠解決,但是這一次,只怕是時間不走到那個盡頭,是不會宣布表決結束的。

會場的氣氛有些凝重,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壓抑起來,空氣彷彿越來越粘稠,令人有一種呼吸不暢的感覺

唯一感到輕鬆的人反倒是表決關係的當事人蕭寒,他微笑的端坐在元老列席台上,表情淡然,風輕雲淡,彷彿看的是一場遊戲一般。

秦天都緊張的呼吸都不敢太大聲,他不時的數了數舉手的人,又不是的斜眼過去看一看蕭寒臉上的表情,額頭上還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老弟,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

「我緊張幹什麼,他們舉手,又不是我舉手」

「這可關係到你能不能成為精靈族的外籍長老,你難道就不緊張?」

「緊張做什麼?區區一個外籍長老,如果不是女皇陛下堅持,我才不稀罕」

「你不稀罕,可我稀罕,你把他讓給我好不好?」

「好呀,不過人家未必會給你這個機會」蕭寒笑笑道。

「這些該死的精靈,我也舉薦你立下大功了,怎麼就不提名我擔任外籍長老呢?」秦天恨恨的道。

「你是想跟你的小娜娜雙宿一起飛吧?」蕭寒鄙視道。

「是,又怎麼樣?」秦天一副我想,你能把我怎樣的表情。

蕭寒微微一笑搖了搖頭,堂堂龍相本性居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無賴,他還能說什麼?

「你們兩個嘀嘀咕咕的幹什麼呢?」安吉娜一臉的焦急朝二人詢問道,「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思說笑?」

「靠,我們兩個明明沒有開口說話,她怎麼發現的?」蕭寒與秦天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雙手平放於膝蓋之上,兩眼平視前方,恢復一本正經的表情。

「被你們兩個氣死了」安吉娜哭笑不得,狠狠的白了兩人一眼,又去焦急的清點舉手的人數了。

舉手表決過程中,只要在時間允許之內,那是可以更改主意的,也就是說如果你本來舉手的,但是突然不想舉手了,那是可以放下的,反悔是一個人權利,沒有人干涉,但是就會給別人留下出爾反爾的印象,很容易被人恥笑的,所以,寧願考慮清楚了再決定,而不是舉了又放下

所以一開始舉手表決贊成*人數不多,而最終通過的情況在長老議會大會上也不是什麼罕見的現象。

三分鐘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舉手的長老人數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一看就是牆頭草那種,看到情形不對,自然就悄悄的把那舉得不太高的手縮了回去。

又過了兩分鐘,又有一隻手承受不住壓力,悄悄的收了回去

五分鐘,四隻手悄然落了下來,這讓大廳中的氣氛更是一下子壓抑到了極點。

到了第六分鐘,安康看再沒人收手了,他環顧了四周一眼,緩緩的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安康這一舉手,那就如同一顆石子扔進了寂靜的湖面,頓時激起一層層的漣漪。

安康是女皇系中堅力量的實力派,他這一舉手,頓時好多沉默的女皇系的長老紛紛的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手。

一下子大廳中超過三成的長老的手都舉了起來,票數實際上已經過三分之一了

還剩下的不足三分之二,有的在觀望,又的則在看自己派系的幾個大佬,希望從他們身上得到一點提示。

卡恩默默的站在發言台上,表情一如既往的木然,既沒有給下面的人任何眼神,又沒有給出什麼表示,弄的下面的人自己都搞不清楚卡恩自己究竟是支持他自己的提議,還是反對這個由他嘴裡說出來的事情。

第三長老波利也很著急,因為卡恩遲遲沒有準確的意思表達下來,現在剩下的議會系的長老們紛紛都把眼神投向了他,可他心裡也把不準卡恩究竟是怎麼想的。

要說以前,波利幾乎能準確的把握住卡恩的心思,那時候只要卡恩一個眼神,他就能明白他想要說什麼,幹什麼,他總能幫卡恩妥妥噹噹的辦好一切,但是現在,任憑他額前的汗珠滾落下來,卡恩就是不給任何一個提示,完全是讓他自己猜謎語,這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艱難抉擇的情況。

其實卡恩何嘗不想給波利一個提示呢,但是瑟琳娜女皇就端坐在椅子上盯著他呢,還有他也想給波利一個考驗,考驗他獨當一面的能力

他的第二個決定還沒有宣布,一旦宣布,那必定是一枚比剛才還要重的炸彈,到時候暈頭轉向的人肯定不在少數,所以先考驗一下這些人的承受力和忠心也是好的,所以他一副面目表情的模樣,令波利這個第三長老一下子無所適從了,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卻又不敢有任何的輕舉妄動。

時間又過於一分鐘,大廳中舉起手的數量基本上穩定了下來,大會書記官統計了一下,一共有一百四十七人舉了手,而總共有權力參與表決的人一共是四百一十三人,計算下來,同意的人數超過了三分之一,但是離決議通過的三分之二的票數還至少差一百二十二票。

離決議表決時間通過只有不到三分鐘了,如果在這三分鐘內,再無人舉手贊同,或者是舉手的數量不足一百二十二隻的話,那這個提議就會被駁回,蕭寒的外籍長老身份也就黃了。

「我代表元老院支持卡恩長老這個提議,蕭寒先生完全有資格成為精靈一族第四位外籍長老。」雅思突然站起身來,一雙妙目環顧四周,朗聲說道。

話音剛落,就震的許多精靈長老耳膜汩汩作響,都被雅思的這一句話給驚呆了。

「雅思元老,元老院怎麼會贊同這個提議,這是不可能的」伊利克失心瘋似地跳出來大聲道。

「伊利克長老,你是懷疑我在說謊嗎?」雅思兩道銳利無匹的眼神射向伊利克,眼眸之中殺氣騰騰。

「伊利克,你太放肆了,雅思元老可是上任女皇陛下,又是元老院的第十八位元老,她說的話就是元老院全部元老的決定,這一定是毋庸置疑的」薩琳娜冷冷的對伊利克斥責道。

「是我失言,我失言,對不起,雅思元老,請原諒我的無狀」伊利克被雅思的眼神中的殺機逼的心神一慌,連忙俯首認錯。

「其實,這是母樹大人的意思,如果大家還有不相信或者疑問,可以問卡恩長老,他是親耳聽到的。」雅思收回眼神,繼續大聲說道。

眾人都把目光投到卡恩的臉上,只見沒有任何錶情的卡恩臉部肌肉很不自然的跳動了一下,顯得有些不情願,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承認了一切

原來是母樹大人的意思,這卡恩怎麼不早說,搞的一波三折,氣氛如此緊張。

「還有最後三十秒了,大家如果贊同我的提議的,可以舉手了」卡恩知道蕭寒會當上精靈族第四位外籍長老的大勢已經不可擋了,再堅持那就是無謂的費力氣了。

議會系的長老們在母樹和他卡恩之間要做出一個選擇的話,那肯定是母樹

而且是母樹大人親口傳下的令喻?誰敢不遵從?

唰的一下子議會大廳中舉滿了手,出了蕭寒和秦天兩個外人,他們端坐在靠近中央的元老席上,顯得特別的耀眼。

「老弟,沾你的光,我還沒有被這麼多精靈族長老行注目禮」秦天悄悄的碰了蕭寒一下胳膊,傳聲道。

「算不算你欠我一個人情?」蕭寒眨了一下眼睛問道。

「老弟,你屬地精呀,這麼摳門兒?」秦天無奈的翻了一下白眼,不再理會蕭寒了。

「你老秦的人情欠的越多,我的好處就越多,所以我的抓緊一點,讓你多欠我一點人情。」

「時間到,表決結束,全票通過」卡恩大聲宣佈道。

「蕭老弟,恭喜你」秦天樂呵呵的朝蕭寒伸手過去。

「呵呵,謝謝。」蕭寒淡然一笑,伸手握住秦天的手感謝道。

「蕭寒先生,你成為我們精靈族第四位外籍長老,是不是給我們在座的所有人說上幾句?」薩琳娜熱情的發出講話邀請道。

「還是不用了吧,我這個人不太善於言辭。」蕭寒婉拒道。

「剛才蕭寒先生還侃侃而談,風度也令人折服,怎麼這會兒就……」伊利克不死心的道。

「我的口才實在一般,比不上伊利克長老才思泉涌,舌燦蓮花。」蕭寒道。

「蕭寒,精靈族好久沒有增加新的外籍長老了,你是這三萬多年來第一個,上去說兩句吧。」雅思突然說道。

「這……」蕭寒沉吟一下,點了點頭,若是別人,他是不會答應去上台走秀的,但是雅思的身份地位,還有蔚姿婷的關係,他不能駁了她的面子。

掌聲頓起,畢竟蕭寒是醫治生命之樹的功臣,這一點已經不需要去懷疑了,精靈族也不是一個不知道感恩的種族,縱然心中對蕭寒人類的身份還有芥蒂,但現在基本上都能夠接受他了,給予的掌聲也是真誠熱切的。

蕭寒一邊走,一邊醞釀他該講一些什麼?這非常考驗一個人的急智。

要說什麼感言之類的,前世那長篇大論的,講一兩個小時都不在話下,但是那些都是套話好空話,直接按照情節將名字填進去就可以了,他不想講,也聽膩味了。

所以還不如簡單的講幾句有用的,比那種千百句都還要好的,趁這個機會也幫瑟琳娜一把。

精靈該不該滅亡,這個他說了不算,不過每一個種族都有掙扎求生存的權力,這一點是不容否認的,至於能不能復興或者再次騰飛,那都不是外力能過左右的。

站在發言台前,蕭寒稍微理了一下思緒,稍微頓了一下,才開口道:「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非常不容易,如果不是瑟琳娜女皇陛下誠摯相邀,我想我是不會來精靈族的,因為在這之前,我對精靈族幾乎沒有任何直觀的印象,就像剛才那位伊利克長老一樣,他對我的了解也只限於外面傳回來的消息和傳言,他也沒有真正的講過我,我也沒有真正的了解精靈一族,可以說我們之間在我來到這裡之前是一片空白的,我先說說精靈族人對我的第一印象吧」

蕭寒輕輕咳嗽了一下,所有精靈族長老都似乎被蕭寒奇特的發言吸引住了,一個人類眼裡的精靈族人,精靈族長老們當然感興趣了,他們也想知道在人類的眼裡,精靈族是怎樣的一個形象

「不知道法海長老今天在不在這裡?」蕭寒發問道。

「法海?」所有人都把頭轉向西南角,那裡中間位置正端坐了一個醒目的光頭精靈,這個人就是蕭寒當初在葫蘆谷外見到的第一個精靈族男子,精靈法蒂爾村落的法海長老。

「我見到的正式的精靈族人就是法海長老,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們之間還起了一些不愉快,法海長老給我的印象是粗暴、野蠻甚至還有些冷血,我當時幾乎懷疑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個精靈,而是一個渾身沾滿了血腥的獸人」

「呼哧,呼哧……」

法海聽到蕭寒對他的評價,瞬間眼圈就紅了起來,凶光大甚,呼吸也粗重起來。

法海的性格和脾氣,那是在坐的很多長老都是熟悉的,要說脾氣暴躁了一點,那還算說的不錯,但是說野蠻,這可真的是傷了法海以及很多跟法海關係不錯的長老的心了

精靈族向來認為他們是大陸上最高貴的生物之一,野蠻和冷血這樣的詞兒怎麼能夠用在他們的身上呢? ps:完本進行中,求訂閱

對於法海的印象,秦天也有些感同身受,他見過許多精靈族都是極為優雅的,即便是吵架的時候也很少爆粗口,但是法海卻是一個另類,他火爆的性子實在不敢令人恭維。

可能當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緣故,所以法海才變的那麼暴躁,那麼野蠻吧。

「可能是因為這個緣故,我一開始對精靈族的印象並不是很好,認為精靈崇尚自然,出身高貴典雅,那不過是沽名釣譽罷了」蕭寒微微一笑說道。

這一下,更是刺痛了精靈族敏感的神經,要知道被冠以「虛偽」的名聲,精靈一族背負的太沉重了。

但是蕭寒現在剛剛被推舉為精靈族第四名外籍長老,就這樣站在言台上奚落精靈族,狠狠的刮精靈族的面子,這樣不給面子的事情,實在是令很多精靈族長老臉上都隱隱的露出一絲怒容。

就連瑟琳娜女皇臉上也隱隱的露出一絲不滿,心說你要泄對精靈族某個人的不滿,也用不著在這個時候吧?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對立嘛

「但是」蕭寒猛然一個轉折,「當我見到安吉娜侍衛長,見到卡恩大長老,見到瑟琳娜女皇,以及在座的諸位,我現我之前對精靈族的看法是錯誤的」

好嘛,這才是你要說的話嘛,何必要先刺激一下精靈族長老們的神經呢?

你不知道這些精靈族受不了刺激嗎?

「安吉娜侍衛長的天真直率,卡恩長老的老成持重,還有瑟琳娜女皇陛下的睿智高貴,她們才能真正的代表精靈一族」蕭寒大手一揮,大聲說道。

嘩嘩……

激烈的掌聲頓時響起,而那個憤怒的雙眼通紅的法海則沒有人去同情他,甚至連身邊的人都把他給忘記了。

法海心裡憋屈了,他怎麼成了精靈一族反面的典型了?

這是報復,赤1uo裸的報復,都是跟那個森羅有關,不是他,自己絕對不會將野蠻粗魯的一面暴露人前。

瑟琳娜臉頰上飛起兩朵淡淡的紅暈,卡恩也覺得身體彷彿輕了一些,就只有安吉娜,她兩顆虎牙緊咬下嘴唇,一副擇人而噬的模樣,死死的盯著言台上的蕭寒。

她今年都六千多歲了,居然被說成了「天真」,反過來的意思不就是說她沒腦子?

這是典型的明褒暗損,這個蕭寒太沒有風度了,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上玩這種小把戲

蕭寒確實是玩了安吉娜一把,但是能夠聽出來的人可不多,也就只有了解安吉娜自己和她那個極品的老爹。

不過安康不是當事人,在看到女兒氣鼓鼓的那副表情之後才恍然大悟,自己女兒這是當眾被人給損了

安康氣的牙根兒痒痒,可是從字面上又不能把蕭寒怎樣,所以只能暫時壓下這口氣,看他接下來怎麼說。

秦天頓時感覺後背毛骨悚然,他看到了安吉娜那可怕的目光,她奈何不了蕭寒,但可以找自己的麻煩,這下有他受的了

蕭寒老弟,這個人情老哥我是欠的太大了,早知道剛才就承你這個人情好了,你這小子報復的也太快了吧

撇到秦天臉上那一絲求饒的表情,蕭寒心中一樂,準時安吉娜要將不滿泄到他身上了,不然這老傢伙是不會有這種表情的。

「說句心裡話,我真是羨慕你們精靈一族,能夠在這深山密林中安居樂業,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不過我要問你們一句,你們還可以在這裡過這樣的生活多久?一百年,一千年,還是一萬年?」

「蕭寒長老,這裡是我們精靈族的家,我們想在這裡過多少年就過多少年」

Prev Post
焰一揮手,地面上的血腥都消失不見,同時一陣冷風把少女吹醒了過來。
Next Post
聲音一出,卻頓時引起四方眾修士鬨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