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下子跪倒的這青年侍衛,林寒神色露出一絲詫異。

看來,千山島天劍門雖然是天火大國腹地天劍門總門的分門,但在這片地域,卻依舊是霸主的存在,是凡俗世界中眾多武者心中的巨無霸存在,不可忤逆。

「起來吧,下次眼睛放亮點。」

林寒冷冷說了一句,隨即直接走入了這府邸中。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看到林寒直接走過去,這青年侍衛立馬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還好,這位天劍門的弟子沒有傳說中的那麼桀驁不馴,不然,自己今日就算不死,恐怕也要被商會給開除了。

「這位,應該就是天劍門的高徒了?」林寒踏入府邸后,剛走到一片花園,一個身姿婀娜的侍女立馬走了過來。

「沒錯,我正是。」林寒點了點頭。

看來,這千山商會知道有人接了任務,早就派人在這府邸中等待。

「大人還請隨奴婢來。」那嬌俏侍女恭敬出聲說道。

「好。」

林寒點點頭,跟在那侍女後面,朝著府邸深處走去。

不過就在林寒還沒走一會兒的時候,一道少女的驚喜叫聲突然響起,「大師兄!」

那聲音中,充滿了一種驚駭、難以置信和一種狂喜。

幸孕成婚:鮮妻,別躲了 誰?

聽著那有些熟悉的聲音,林寒轉身一看,頓時看到了遠處一個絕美少女,一身雪白衣裙,正朝著自己這個方向小跑而來。

「靈兒?」

林寒神色也是猛地一詫。

古靈兒?

竟然是古靈兒,她怎麼會在這裡?

呼!

幾乎就在林寒疑惑驚詫的時候,隨著一陣香風,一個溫熱柔軟的嬌軀,已經撲入了自己的懷中。

「大師兄……」

古靈兒緊緊抱了林寒一會兒,隨即才鬆開,俏臉泛起一絲紅潤,但更多的卻是驚喜交加,頓時說道:「大師兄,我以為你……」

說到這裡,古靈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她對著前方正在帶路的那個侍女說道:「環兒,你先下去吧,這位是我的一個故友,待會我會帶他去商會車隊那裡。」

「是,二小姐。」那侍女顯然看出了一點什麼,但並沒有多問,直接退下了。

這個時候,古靈兒才不再壓抑自己的心情,一張俏麗臉蛋上滿是驚喜,頓時問道:「大師兄,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成為了天劍門的弟子?」

「為了追尋強大的力量,為師尊、為十萬赤陽忠魂報仇。」林寒出聲了,語氣帶著一份沉重。

見此,古靈兒想到了當日的慘烈場面,也是美眸微微黯淡,但她更關心的是林寒。

現在看到林寒沒事,甚至是還成為了天劍門弟子,她頓時鬆了一口氣。

「對了,靈兒你怎麼會在這千山商會,我在天劍門中碰到無涯那傢伙,他說你在赤陽王府被覆滅后,就離開了燕國國都,甚至是離開了你所在的冰霜主城。」林寒神色露出一絲疑惑,緩緩問道。

「我的一個叔叔,就是千山商會的會長,當日我聽聞大師兄你的『死訊』,燕國已經沒有我要牽挂的存在了,我就隨著我這個叔叔離開了燕國,進入了天火大國疆域,現在在這千山商會中處理一些事物。」古靈兒慢慢解釋道。

重生八零錦繡盛婚 「原來這樣。」

林寒點了點頭,隨即他看著面前的嬌俏少女,似乎變得成熟穩重了一點,不由摸了摸少女那長長的烏黑秀髮,笑著道:「若是以後在這千山商會有困難,就去千山島天劍門找我,或者找無涯,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是最親近的師兄妹。」

「好,大師兄。」

古靈兒俏臉微微羞紅,用力地點了點頭。

不過,少女聽著那句「師兄妹」,卻是美眸閃過一絲黯然。

接下來,林寒正準備詢問下此次護送任務的一些細節時候,一道充滿暴怒的冷喝聲卻是陡然從遠處傳來,「哪裡來的野小子,敢碰本少預訂的女人,簡直是找死!」

幾乎就在這聲音的一瞬間,一道冷厲的長刀已經斬來,這使用長刀的主人,似乎根本就不想分青紅皂白,直接要將林寒給劈殺成兩半。 男人看了看韓雲翔,韓雲翔點了點頭。

「二小姐請跟我來。」

林北望點頭,跟在他身後,來到了大船的下層船艙,這下層船艙其實就是一個十分隱秘的儲物室,如果不是了解的人很難想象的到這裡會有一間隔間。

男人輕車熟路的打了門板,彎著腰走了進去。

林北望也彎身身子跟著他走了進去,走進去后發現這裡面居然十分的寬闊,完全可以容納二十來個人同時站在這裡。

林北望一眼就看到了被綁在凳子上的邪非,他身旁圍繞著幾個看守著他的人。

「二小姐,這就是你要的人。」

男人說完后,完全沒有多廢話,示意手下的人都出來。

船艙里一下子只剩下了林北望和邪非,邪非逆著光看著走到他跟前的人邪魅一笑。臉上的刀疤好像一把藏在光線里的刀,依然十分有威力的等著去刺傷人。

林北望凝了目光,面無表情的看著邪非。

「我該叫你邪非還是莫黎?」

邪非甩了一下額頭前凌亂的頭髮,嘴角邪邪一笑,「小丫頭片子好久不見了啊!真想不到你就是姑蘇家的那個混世小魔王啊!」

林北望瞪了邪非一眼,「我留著你的命,不是來和你嘮家常的!你最好手上真的有值得留你命的東西。要不然這船就是你的葬身之處了。」

「嘖嘖,你怎麼和小時候完全不一樣了啊!小丫頭片子的這麼說話,可一點都不可愛了!」

林北望一腳踢在了邪非腿上的傷口上,本包紮好的傷口立馬滲出了血。

邪非皺眉,看向眼前這個一臉冷漠的女孩,一臉難以置信。

「我怎麼也算是你青梅竹馬的人啊!」

林北望聽此腳下的力度更加的用力了,「剛才那一腳是為了陸寒徹給你點教訓,這一腳是為了清晰的告訴你,我們之間現在的關係究竟是何種!」

邪非疼的不只皺眉。他倒吸了一口氣,連忙說到,「我的二小姐。好好,我錯了,行不行……」

「現在能好好對話了吧?」

邪非疼的表情扭曲的點了點頭,支吾著說到,「先,先放開你的腳。」

林北望面無表情的收起了自己的腳,找了一個凳子,環抱著雙臂翹著二郎腿,直直看著邪非,等著邪非。

「你爸的東西我放在了金三角一個隱蔽的地方,你想得到它,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林北望聽此,站起身,臉上是盛怒,準備給邪非狠狠再來一腳。「邪非,你搞清楚,我費盡心思的救你,不是讓你和我談條件的!」

邪非邪魅笑著,臉上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我反正就是命一條,但是我死了,你就再也無法得到你父親的東西了!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整個姑蘇家族都在隱瞞著你的驚天大秘密嗎!?」

又是這一句話。

林北望眯縫起雙眼,冷冷的看著邪非。

「好,你要什麼條件?」

「我要你幫我在C城立足,讓我在這裡扎穩腳跟。」 「滾開!」

幾乎就在那冷厲長刀劈到面前的一瞬間,林寒暴喝一聲,直接一掌轟出,九重驚濤掌爆發,瞬間將那長刀給打碎。

「轟」

下一刻,林寒猛地踏出一步,直接將那一刀殺過來的人給轟飛。

那手持長刀的人是一個身穿黑甲的侍衛,有著凡武七重天的修為,在凡俗世界中或許是威震一方的宗師強者,但在如今的林寒面前,那就是廢物一個。

這黑甲侍衛顯然是接受到了剛才那冷喝聲主人的命令,直接暴起,要殺林寒一個措手不及。

但沒想到,林寒竟然如此強大,只是一掌,就將其重傷,直接跌落到地上,昏死過去。

「大膽,一個野小子,竟然敢在我千山商會中放肆。」

十幾個身披黑甲的侍衛踏步而來,他們中央,站著一個面容陰柔的年輕男子,此時他一雙陰冷的眸子正狠狠盯著林寒。

「大師兄,這個是我叔叔收養的義子,叫古皓飛,十分陰險狡詐。」古靈兒小嘴湊到林寒耳邊,小聲說道。

而對面,古皓飛看到古靈兒對林寒竟然做出如此親昵的舉動,他目光猛地閃過一絲陰翳,忍不住吼道:「古靈兒,你被義父許配給我,你敢當著我的面和一個陌生男子如此親密,你難道不想活了嗎?」

「古皓飛,你嘴巴放乾淨一點,我的事連我爹都管不了,我叔叔他只是隨口一說,你還當真了?」古靈兒看向古皓飛,美眸滿是厭惡道。

在林寒面前,少女似乎無比嬌弱,但在外人面前,她乃是千山商會的二小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此時說著,古靈兒藕臂挽住了林寒的胳膊,冷聲道:「林寒是我大師兄,你再一口一個剛才的侮辱稱呼,休怪我無情。」

「古靈兒,你……」

古皓飛沒想到古靈兒竟然如此維護林寒這個「外人」。

他在商會中,從見到古靈兒那一刻,就被少女的絕色之姿給驚艷到了,他對古靈兒一直都是充滿著佔有慾,視為自己的禁臠。

但此時,林寒這個「外人」生生插入進來,尤其是古靈兒對其如此親昵,讓古皓飛心中妒火燃燒到極點,他面容這一瞬間都是變得微微扭曲,猛地吼道:「給我上,把這兩人全部以亂刀砍死,既然得不到,那就將你們全部毀掉!」

古皓飛陰暗一笑,此時說著,目光滿是猙獰。

「古皓飛!你敢在商會中動手?」古靈兒神色頓時大變,俏臉寒霜喝道:「你難道不怕我叔叔將你殺掉嗎?」

「哈哈哈,那個老不死的出遠門了,現在商會裡面的一切都是我說了算,我在這裡殺了你們,沒有人會知道,就算最後那老不死的知道了什麼,我只要將他也殺了,整個千山商會,就是我手中的東西了!哈哈哈……」

古皓飛此時狂笑著,語氣中滿是野心。

「快點給我上!」古皓飛直接命令周圍的十幾個黑甲侍衛道。

「是,少主!」

下一刻,十幾個黑甲侍衛,最弱的都有著凡武六重天修為,還有幾尊氣息深沉的侍衛,甚至是就快踏入凡武九重天。

這股力量在世俗世界中,絕對能夠橫掃一切。

但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眼中林寒這個「野小子」,到底是什麼存在?

「小子,要怪你怪你惹上了不能惹的人。」

「少主,二小姐真的不錯,不先玩玩再殺了?」

一眾黑甲侍衛都是古皓飛的心腹,他們狂笑著,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慾望。

「好,先殺了那青衫小子,到時候這古靈兒,我先玩,然後再賞賜給你們。」古皓飛陰冷一笑,頓時說道。

「那就多謝少主的賞賜了!」

一眾黑甲侍衛都是紛紛陰笑一聲,隨即轟然爆發力量,手中長刀寒光爍爍,直接朝著林寒和古靈兒衝殺而去,滿目猙獰。

「死吧小子!」

一個凡武八重天的強者最先衝殺過來,他甚至沒有用刀,直接大手抓來,要將林寒的頭顱給摘下來。

「滾!」

林寒陡然暴喝一聲。

鏘!

一道劍光陡然閃過,下一刻——

「噗」

那凡武八重天的強者,竟然整個身軀被一道可怖的劍氣給撕裂成兩半,血液拋灑一地。

不知什麼時候,林寒手中出現了一柄吞吐劍芒的罡元長劍,像是切豆腐一般,將那凡武八重天強者給直接斬殺成兩半。

「嘶!」

幾乎看到這一幕的瞬間,那本是凶神惡煞要衝殺過來的黑甲侍衛紛紛面容「唰」的變得慘白無比,身軀直接僵硬在了原地。

一劍殺了一個凡武八重天的宗師強者?

這一幕,讓這群本是狂笑的黑甲侍衛心中驚懼到極點。

尤其是古皓飛,他看到林寒一劍將自己最強大的侍衛給瞬間擊殺,差點把眼珠子瞪了出來,他目光一瞬間變得驚恐無比,支支吾吾道:「你……你……你到底……到底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死了。」

林寒冷冷一笑,直接踏步朝著古皓飛走去,路上,周圍那些黑甲侍衛冷汗直冒,根本動都不敢動。

「快上! 總裁勾你入局 你們快上啊!」

古皓飛自身不過凡武四重天境界,他此時神色驚恐到極點,朝著那些黑甲侍衛咆哮嘶吼。

但,根本沒有任何結果。

剛才林寒一劍斬殺掉他們中最為強大的存在,這些黑甲侍衛現在動都不敢動,別說繼續上了。

「大人饒命!」

妻逢對手:老公,請接招 噗通!

古皓飛突然跪了下來,惶恐道:「下次我再也不敢了,再也……」

鏘!

一抹森冷劍光劃破長空,如雷霆炸響。

Prev Post
葉斂道:「對,才子。你們不覺得嗎?君聆詩和李白太像了。」
Next Post
正好莫宇辰還救了張慕白,太一劍宗便藉此機會,與莫宇辰拉攏關係,好給太一劍宗的將來增加一個強大的朋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