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莫宇辰還救了張慕白,太一劍宗便藉此機會,與莫宇辰拉攏關係,好給太一劍宗的將來增加一個強大的朋友。

這是一個大門派的發展所需。

莫宇辰隱隱能夠猜到這麼些,不過他並不在意,反正他也要藉助太一劍宗的力量,來幫助遺落之地的武者,這樣一來,他就更有把握了。

在武鬥場門口,與黃耿峰匯合之後,莫宇辰帶著兩百二十八萬上品真靈石,以及滿臉笑容地去了太一劍宗給他安排的住處了。

「莫公子,這就是您的住處。」

「上面說了,這座府邸以後都屬於您一個人,哪怕你以後離開了太一群島,別人也沒有資格進來。」

黃耿峰指著前面一座龐大的府邸,滿臉羨慕地對莫宇辰說道。

少年聞聲,抬頭望去,頓時有些震驚。

要知道,眼前這座府邸真的是非常的大,比他在中天帝國的宮殿都要大上數倍,足夠容納兩萬人居住了。

更重要的是,太一劍宗竟然將這麼大的府邸送給他。

獨許深情 莫宇辰之前就已經打聽過了,像這樣的府邸,在太一島,價值可是千萬級上品真靈石的啊。

「莫公子,裡面的僕人都已經給您安排好了,都是我們太一劍宗親自挑選的,絕對可以放心。」

「除此之外,守門的護衛都是我們太一劍宗的外門弟子,有什麼需要,您也可以儘管吩咐他們去做。」

「當然了,如果您有什麼需要黃某人效勞的,可以隨時讓他們來通知我。」

黃耿峰恭敬地說道。

莫宇辰滿意地點了點頭,忽然想到什麼,不由得問道:「我的靈獸袋中,還有一些朋友,可以讓他們一起住在這裡嗎?」

他之前就問過黃耿峰,太一島上的房子,最多只能容許二十人居住,超過二十人,那就要另外買房子。

…… 「莫公子,只要不超過一千個人就行。」

「當然,以莫公子與我們少主的關係,就算超過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我覺得,上面不會因為這些小問題與莫公子計較。」

黃耿峰恭敬地說道。

「那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莫宇辰點了點頭,然後在一位管家的帶領下,進入了府邸。

一路上,一名名侍女和侍衛都來向莫宇辰見禮,全都是清一色的化墟境級別,看得莫宇辰感慨不已。

在遺落之地,化神境級別的強者,那都是老大級別的人物,地位崇高。

但是在這裡,化墟境卻只能是他的下人,這讓莫宇辰一下子感慨萬千。

他估計了一下,他府邸之中,有侍女三十八人,侍衛六十人,再加上一名管家,足足有九十九位化墟境級別的下屬。

四周圍轉悠了一拳,莫宇辰叫來了管家鐵蛋,說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以後就當著府邸的護衛,千萬不可為難他們。」

莫宇辰說罷,將遲良才等一眾遺落之地的武者放了出來。

之前,莫宇辰已經跟他們解釋過了,所以遲良才等人也都並不驚訝,一個個好奇地打量著府邸。

管家鐵蛋看了遲良才等人一眼,恭敬地點了點頭,說道:「主人放心,小的馬上就帶他們去註冊一下身份證明。」

「以後他們就都是莫府的護衛了。」

莫府,這就是這座府邸的新名字。

「以後叫我公子就行了,別主人主人的。」

莫宇辰有些聽不慣主人這個稱呼。

當即擺了擺手,隨即看向遲良才等人說道:「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

「在此期間,你們可以讓鐵蛋帶你們逛逛太一島。」

「行,我們先在此預祝你邁入出竅境!」遲良才笑道。

他們和莫宇辰相處了這麼久,自然知道莫宇辰即將突破到出竅境。

「哈哈哈!」

莫宇辰朗聲大笑,對於這次晉陞出竅境,他可謂是信心十足。

如今他什麼都夠了,真靈石也不缺了,只是需要一點點時間而已。

待得鐵蛋領著遲良才等人離去之後,莫宇辰便關閉了大門,開始進入閉關。

一塊塊上品真靈石,被莫宇辰取了出來,堆滿了整個大殿。

少年盤膝坐下,閉上眼睛,權利催動功法,開始吞噬著這些上品真靈石,吸收著其中一股股精純的力量。

與此同時,莫宇辰體內的劍胎,猛然爆發,像似一個無底洞一樣,聳立在天穹之上,吸收著無邊的天地之力。

「突破出竅境不難,難的是要將劍胎的體積縮小十分之一。」

莫宇辰心中沉思,按照著混沌造化決的功法,開始讓劍胎的體積緩緩縮小。

要練成真正的劍胎,莫宇辰就必須將十倍於常人的劍胎,縮小到與常人無異,這樣他以後使用劍胎髮出攻擊時,威力才會大大的提升,而且韌性各方面也不用擔心。

但是這要一步步來,他目前只需要縮小其中的十分之一即可,以後每晉陞一級,都是如此。

這樣的話,只要等到出竅境巔峰的時候,莫宇辰便可以將劍胎徹底凝練完成。

「糟糕……」

忽然間,莫宇辰心中驚呼一聲。

那個開始縮小的劍胎,因為控制得不穩定,差點讓整個劍胎爆炸開來,嚇得莫宇辰臉色蒼白,整顆心都在顫抖。

還好,按照混沌造化決裡面的經脈走向,莫宇辰咬著牙,硬生生地抵抗下來,控制住了後續的發展。

而這個時候,莫宇辰已經一身冷汗,整個衣衫都被浸濕。

「太可怕了,難怪混沌造化訣中記載,想要將十倍於常人的劍胎凝練完成,幾乎是不可能做得到,這才十分之一就這麼難了……」

莫宇辰心中升起一股濃濃的擔憂。

他知道,自己低估了凝練劍胎的難度,這簡直是一步一生死,越來越多艱難,一不小心就會自爆而亡,死無全屍。

想要練就劍胎並不是不可能做到,天靈大陸上還是有很多人擁有劍胎的。

而想要毀掉一個劍胎,也不難,每一個劍修自己都能做得到。

但是想要將劍胎凝練得越來越小,那就非常難了,就算是天才,也非常的難以成功。

在凝練劍胎的過程中,先要將劍胎壓縮下去,這個壓縮的程度不能快,也不能慢。

慢了不好壓縮,快了就很可能發生爆炸,那就是死路一條。

所以,在這樣的過程之中,莫宇辰的整顆心,都處在緊張之中,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鬆,否則無論是凝練失敗,還是爆體而亡,都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這種高度緊張的狀態,所消耗的心神非常龐大,還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莫宇辰就感覺到自己全身精疲力竭,心中充滿了疲累。

但是他知道,現在絕對不能放棄,否則不說凝練劍胎不能成功,甚至連他自己都有生命危險。

「區區十分之一的劍胎體積都這麼難以壓縮,後面還有十分之九……我真是太魯莽了。」

少年心中長嘆,他沒有想到凝練劍胎這麼艱難,若是早知道如此的話,他絕對不會這麼快衝擊出竅境的,最起碼也要好好準備個一兩年。

現在,他可以說是趕鴨子上架,想要停下來都停不下來,只能咬著牙,一步步向前走了。

這種程序非常簡單,但是控制起來卻非常的艱難,需要一心多用,對心神的消耗太大了,讓人神經繃緊。

莫宇辰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撐過去的,當穩住能連暴動之後,他整個人倒在地上了,大口喘著粗氣。

他原先盤膝所坐的地方,早已經被他的汗水浸濕,整個衣衫都濕噠噠的,彷彿被水浸泡過一般。

雖然很艱難,但是成功卻是非常輝煌。

「難怪劍修的攻擊都是那麼的恐怖,如果我將十倍於常人的劍胎凝練到與常人無異,那麼所帶來的振幅,恐怕是別人的一百倍、一千倍……」

莫宇辰心中驚喜萬分。

他知道,自己以後想要渡過天劫的考驗,只有走這一條路,而且這條路的成功性最大,但也是最難走的。

而現在,他才僅僅踏出第一步,而且第一步還沒有走完。

「繼續來!」

莫宇辰恢復心神之後,狠狠地咬了一下牙齒,開始進行下一步的凝練。

這條路既然是他自己選擇的,那麼無論如何,他都要走下去,為了至高的武道,什麼艱難都擋不住他。

…… 「莫宇辰來到太一島了?」

一座孤墳前,跪在墓碑前的張慕白,猛然被手下彙報的消息驚了一下。

「你說的是真的嗎?」

「莫宇辰?他不會是同名同姓,或者是你們認錯人吧?」

張慕白滿臉興奮地盯著面前的一個太一劍宗弟子,眼中充滿了期待。

自從當初看到莫宇辰離開之後,張慕白還以為很難再見到莫宇辰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再見到。

所以,他在得到這個消息后,心中非常高興。

對於莫宇辰,張慕白有些好奇,有些敬仰,還有一些感謝。

最重要的是,像他這樣的身份,從小就很少有談得來的朋友,只有跟莫宇辰在一起,他才能有找到朋友的感覺。

「少主,那絕對是救了你的莫公子,我們對照過畫像了,絕對是一模一樣。」

這個太一劍宗的弟子恭敬地說道。

「娘,孩兒以後再來陪你。」

「這個莫宇辰就是孩兒跟您說的那個恩人。」

張慕白聞言之後,對著孤墳說了一陣,然後便帶著人離開了此處。

……

天劍宗。

在一座幽暗的大殿之中,項明正陪著一位強大的存在,聽取著下面的一個天劍宗弟子的稟報。

「啟稟宗主,據我們在太一島的探子傳來消息。」

「有一個叫做莫宇辰的神秘少年,不僅被滿天星的分會長親自接待,還在島上的武鬥場中,以化墟境巔峰的修為,連勝五場天才挑戰賽。」

「化墟境巔峰!」

原本悶悶不樂的項明,猛然睜開眼睛,低吼道:「父親,就是他,就是他殺了虎老。」

「整個御劍海域,除了他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個這麼厲害的化墟境巔峰。」

「明兒,你的心已經亂了!」

一聲冰冷的低喝,令得項明立刻冷靜下來。

那位強大的存在,對著下面的天劍宗弟子揮了揮手。

待到其離開之後,那位存在才看向項明。

「明兒,這世界上有很多天才,比你強的不止他一個人。」

「但是你的對手,始終只有一個,那就是你自己。」

天劍宗宗主的話語,令得項明陷入沉思,眼中逐漸出現了一絲明悟。

「敗給別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敗給自己。」

「敗給別人,將來還有機會報仇,但是如果敗給自己,那麼久會沉淪一生……」

天劍宗宗主沉聲說道。

項明眼中閃過一道亮光,躬身說道:「父親,我明白了,明天我就立刻前往天靈大陸,進入天龍仙院修鍊。」

「很好!」天劍宗宗主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欣慰地看著項明,笑著說道:「孩子,你的天賦很好,將來成就大乘境的機會很大。」

「記住,不要因為一時的得失而泄氣,只有笑到最後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

「為父當年也見過不少天才,單單我們御劍海域就有許多天才。」

「但是最後能活下來的又有多少人?」

「越是天才的人,他們所走的路就越難,隕落的機會也就會越多,反而像你這樣的天才,不高不低,活下來的機會才最大。」

「天靈大陸上的許多大乘境強者,大多天賦都如你一般,有些甚至都不如你。」

部長夫人,請息怒 天劍宗宗主用心地教導自己的孩子,這是他唯一看中的孩子,被他視為天劍宗的將來。

「父親,那麼此人呢?」

項明點了點頭,算是徹底揭開了心結,但還是有些放不下被莫宇辰擊敗的陰影。

「此人能夠被滿天星的分會長親自接待,其身份必然非同尋常。」

「我們暫時不要動他,先暗中打探他的消息,以後再說。」

Prev Post
看著一下子跪倒的這青年侍衛,林寒神色露出一絲詫異。
Next Post
「蕭寒,你既有如此不凡的命數,實力定然也不凡,在下巫族黑滄,不知可否賜教一二?也好證明你這鎮壓一代的命數。」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