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絲則道「像這樣的女人我倒是覺得應該儘早跟她說清楚,不然的話,她可能會一直糾纏不休的,雲祁,直接了斷的跟她說,傷心也不過是一段時間的事情,過段時間她自然就會好了。」

「碧絲,這麼說就是你的不對了。儘管雪兒做了這樣的事情,可是她也沒有惡意不是,人家好歹也是雲祁的小姨子,如果太過傷她的心,以後雲祁還怎麼跟她見面啊?雲祁,別聽你碧絲奶奶的,說話盡量委婉一點,不然以後再見面就更加尷尬了。」宋刑道。

「沒有惡意?她都打算和她姐姐搶男人了,這還不算惡意嗎?!況且,這種情況不管你怎麼說,以後都一定會尷尬的,倒不如現在直截了當一點跟她說清楚的好,省的以後一直糾纏不清。」

「碧絲,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啊。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若是鬧的太大,傳到月兒的耳中的話,那以後她們兩姐妹還怎麼見面啊?鬧的太僵對大家都不好,雲祁,別聽你碧絲奶奶的,委婉一點!不會的話,我教你怎麼說。」

「不直接點說,難道就讓他們這麼藕斷絲連嗎?就算這次躲過去了,那以後呢?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難道你們還沒看明白嗎?!柳明熙,這點你應該比我們都清楚吧?!」

「什麼叫藕斷絲連?!你說的怎麼這麼難聽啊?人家女孩子臉皮薄,說的太難聽叫人家以後怎麼做人啊?!」

「臉皮薄還會做這麼不知廉恥的事情?!….」

「好了!」眼見兩女居然越吵越凶,柳明熙沉聲喝道「都別吵了,吵什麼吵?!這是他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我們這些老人瞎摻和什麼?!雲祁都這麼大的人了,有自己的想法,都別吵他,讓他自己想清楚這些問題,不管最後他怎麼決定怎麼說,我們也得尊重他的選擇!」

「爺爺奶奶們,你們就別擔心了,我自有分寸的。」柳雲祁補充道。

「咔嚓…」

心中剛剛如此說,枯枝被踩斷的聲音傳入了柳雲祁的耳中,不自覺的,他的心中也是有些緊張了起來。

雪兒小心翼翼的自灌木叢中走出,卻見柳雲祁依舊靠在樹邊沒有下湖,怔了一下,微微平息了下自己的心情強裝著鎮定道「咦?姐夫,怎麼了?你怎麼還沒有下水啊?」

「突然有感而發,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情。」柳雲祁沉聲說道。

「哦?過去的一些事情?」雪兒怔了一下,笑道「是啊,小時候的事情是很讓人懷念呢,那時候無憂無慮的,都沒什麼煩惱。」

「因為梵蒂岡的原因,從小我都與月兒一起長大。那時候,我對她的感情很深微妙,她古靈精怪又天真爛漫。那時候只有姐姐一個親人的我,便時常在想,自己要也有一個這樣的妹妹就好了。

於是,我在心裡便真的將她當做了自己的妹妹般來疼愛,但是,每當她因為我跟其他女孩子說話而吃醋對我惡作劇的時候,我又時常會覺得家裡如果有一個這樣的妻子也會不賴,每當這麼想,我的心中就會有著很強的負罪感,明明把月兒當做妹妹,卻又在打她的主意。

月兒這丫頭當時傻乎乎的還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但其實我對她的小心思都明白,只是我沒有說破而已,因為我心裡的某種堅持而沒有說破。

一品狂妃 當年,當我真正知道月兒的身份,還被岳母逼著娶她的時候,雖然我嘴裡說不願意,但我心裡卻是很高興的。見到她的雙胞胎妹妹的時候,我心裡雖然驚訝,但心裡也是真心的將她當做了自己的妹妹一般。

這層關係,從一開始便已經註定了,不管是以前還是以後我都不想讓它改變,妹妹只能是妹妹,不可能再變為其他,你明白嗎?」柳雲祁沉沉的說道。

似是明白了什麼,雪兒下意識的看了眼湖泊,卻見原本淡綠色的湖水此刻已經完全清澈,一咬牙道「這…這真的沒辦法改變嗎?妹妹她不想只是當妹妹,她也想跟姐姐一樣一同侍奉姐夫左右,自她那一天騎著角鷹,帶著姐夫飛上天空的那一刻起便想要改變了。」

「這一點改變不了,永遠都不可能。那份感情是錯誤的,應該徹底放下。」

「為什麼?」雪兒一咬牙,上前一步便想要抱住柳雲祁的手臂,卻被柳雲祁閃身躲過,她怔了下,一臉的不甘。

「我與姐姐到底有什麼不同?!我與姐姐的樣貌分毫不差,甚至有些地方比姐姐的還要迷人!為什麼你只要姐姐不要我?!如果你是害怕姐姐生氣的話,沒關係的,我自己會去跟姐姐說的,她從小就那麼疼我,如果我跟她說想要一同侍奉姐夫,姐姐是不會生氣的。或者,你不想讓姐姐知道,我只是當你的情人也可以,我只是想要陪伴在你的身邊而已,難道這也不行嗎?!」

「不行,雪兒,就算你與月兒長的一樣,但是你們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這點是無法改變的。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雪兒,放下心中的執念,這樣對大家都好,我很愛月兒,也很愛家裡的那些女人,有她們我覺得也就夠了。所以,我並不打算再繼續去增加其他的女人,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雪兒,放下這段感情你就會發現,在你的身邊會有更好的再等待著你。」

「更好的?」見柳雲祁說的如此堅決,雪兒一臉的頹然「無論如何都不行嗎?哪怕只是當你的情人都可以,難道這都不行嗎?」

「不行…你是月兒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

「妹妹嗎?」一行清淚頓時從雪兒的眼角簌簌落下,一咬牙,她轉過了身去不再去看柳雲祁一眼「好吧,如你所願,以後我不會再糾纏你了。但是,請你以後也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因為我怕我會忘不掉你。」

「如果這是你的想法的話…等我辦完接下來的事情之後,自此,我將不會再踏足精靈族一步。」 「你們,怎麼又回來了?」眼看著柳雲祁去而復返,正聽著手底下的人彙報情況的精靈女王有些意外的說道。

「突然想起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沒有與岳母大人您交代,所以就先將那些小事放到了一邊。」柳雲祁隨意的解釋道。

精靈女王怔了一下,看了一眼雪兒,發現她衣衫整齊,一臉失落的低著頭,眼角還尤有淚痕,頓時,精靈女王似是明白了什麼,看向柳雲祁的神情之中既有些欣慰又有著一絲無奈「哦?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與我說?」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他是狐族的族長,若是您擔心今後還會被梵蒂岡找上門的話,我可以帶著你們去找她。她們的所在地很安全,外人輕易找不到他們的族地。雖然他們一族拒絕人類踏足他們的族地,但是你們精靈族這萬年來在這世界上的名聲一直很好,若是你們願意加入他們,與他們共同生活的話,我想他們應該也不會太過抗拒。」柳雲祁道。

「狐族?」精靈女王怔了一下,皺眉道「你叫我們精靈族全部遷移到他們的族地里去?這不可能的,是不會有人允許外人進駐自己的族地的,這就跟我們不會輕易讓外人靠近生命之樹一樣。」

「您的這點擔心我可以去與他們談,至於成與不成,咱們到時再另說,我想以我們的交情,成功率還是很成功的。」

「那好吧,那你先去與他們談,他們若是同意了,我們精靈一族自然願意與他們一同生活,畢竟,我們也厭倦了這樣一直逃避追殺的日子了,若是能有一處安全的地方休養生息的話自是非常樂意的。」

「好,既是這樣的話,那我現在就啟程前去見她,若是成了,到時候我會再來給您引路的。」柳雲祁說著便打算轉身離開。

身邊的雪兒見柳雲祁這麼急著離開,渾身微微一顫,眼角偷瞄著柳雲祁,眼中充滿了懊悔,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她又有什麼臉面讓柳雲祁再繼續留下呢?

「等等…」將雪兒的神情看在眼中,精靈女王猶豫了一下道「難道不需要派一名代表過去與他們談話嗎?我自是不行的,身為族長的我不能輕易離開族人們,帶上雪兒吧,她是我的繼承人,讓她去的話,也能證明我們精靈族的誠意。」

雪兒怔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議的望向了精靈女王,似是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明知道自己的想法卻還要這樣幫她?眼中又不禁帶上了一抹希翼望向了柳雲祁。

柳雲祁卻搖了搖頭道「不了,在事情還未談好之前就貿然帶著別人進入他們的族地,這怎麼想都是不禮貌的行為。這不僅是對他們的不尊重,還會對接下去的談話產生影響。」

見柳雲祁如此果斷的拒絕了自己,當即,雪兒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失落,覺得自己沒有臉再待在這裡的她對精靈女王道「母親,我有些累了,若是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精靈女王有些心疼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道「去吧。」

在縱越之間,雪兒身形靈活的就爬上了生命之樹,漸行漸遠的逐漸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目送她離去,精靈女王又再次的問道「對了,你是如何控制的了神樹的?這點就連我們精靈族都不能做到。」

柳雲祁怔了一下,搖了搖頭道「抱歉,這點,我還不能告訴你們,而且到時候你們也自會知曉,我現在只能告訴您一點,這與你們精靈族有不可分割的聯繫。」

「什麼意思?」精靈女王一頭霧水。

「不好意思,我現在只能告訴您這麼多,因為還沒到說的時候。」柳雲祁搖了搖頭,道「那麼,若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我真得走了,還有一些事情我現在不得不儘快去處理。」

「好吧,既然你有事情要忙,那我也就不多留了,路上小心。」精靈女王道。

「恩,岳母您也是,保重。」柳雲祁點了點頭,偏頭望向了一旁乖乖站在自己身邊的靈歌「好了,我們走吧,我們要跑的地方還有很多呢。」

「恩。」靈歌乖巧的點了點頭,縱身躍上了半空,在一陣彩光之中變回了原身「父親,您快坐上來吧,靈歌馱著您走。」

眼看著靈歌突然變為了一隻魔獸,這讓一旁的精靈女王是愣神不已「居然是八階妖獸?!」

再次向精靈女王點了點頭,柳雲祁淡淡說道「走吧。」

只見柳雲祁的話音未落,他與靈歌便消失在了精靈女王與一眾精靈族的視線之中。

「啟稟女王陛下,我們並未在屍體之中發現同族。」正在精靈女王為靈歌而感到驚訝之時,一名精靈上前恭敬的彙報道。

「這可就麻煩了啊。」精靈女王頓時皺起了眉頭來,沉聲說道「派出族人去附近搜索勘察!若是發現曼傑夫的話務必將他抓回來,如果反抗,可以就地格殺!」

「什…曼傑夫?!」當即,彙報的精靈傻眼了,這個名字他怎麼有幾分熟悉?

「你想的沒錯,就是已經被驅逐二十多年的曼傑夫。」精靈女王撇了一眼他道。

「是!女王請放心,我一定會將叛徒捉回來交與您審問的!」

「儘力就好…」精靈女王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反身飛向了生命之神的樹冠。

此刻,遠方的天空之中,正盤膝坐在靈歌背上的柳雲祁突然皺起了眉頭,拿出了一枚通訊水晶道「什麼事?」

「夫君!哇!太好了,終於聯繫上了!」

「夫君,你沒事吧?!為什麼這麼長時間都不給我們回應?!」

「果然跟墨軒爺爺他們說的一樣,夫君沒事情呢,夫君,那邊的事情你處理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回來啊?!」

「夫君,母親和族人們還好嗎?你沒有受傷吧?!」



聽著水晶球中傳出的喧囂之聲,柳雲祁皺了皺眉,再次確認了一遍手中的水晶球是愁雲的無誤,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我沒事,你們不用擔心,在家裡乖乖的等著我,過段時間就回去了。」

「啊?!還要這麼久嗎?!夫君可是梵蒂岡的人太過難對付了?要不然讓愁雲派兵過去幫你吧。」

「愁雲這個人可真是的,我們跟他說了那麼久,他就是不肯派兵出去幫你,還說是你授意的,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要不是我們煩的他受不了了,他才不會給我們水晶聯繫你呢。」



「愁雲大哥說的沒錯,是我授意的,你們不要怪他。影樓是我們的心血,不能隨意亂搞的,梵蒂岡這頭史前巨獸我們現在還不能惹,所以影樓還不能暴露在他們的面前。放心吧,精靈族的事情都搞定了,只是我突然想起了有其他事情要解決,所以還不能回去。」

「其他事情?夫君,你又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嗎?你才剛剛清醒過來,怎麼可以又去冒險呢?!」

「夫君,要不然讓墨軒師傅他們也過去幫你好不好,你不要老是一個人到處冒險好不好?」



「放心吧,這次不是什麼危險的事情,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少則半個月,多則一個月,很快我就能回去了。」



「什麼?!要半個月?!夫君,什麼事情那麼重要啊,還要你親自去處理啊?!交給其他人不好嗎?!」

「夫君,要不然你回來好不好?你每次出門我們就會很擔心,擔心你是不是還會像上次一樣…」



「放心吧,那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我向你們保證。乖乖的在家裡等我回去。看著晨熙練功,不能讓他偷懶,每天該做什麼必須要照常完成,回去之後我會檢查的。好了,你們把水晶還給愁雲大哥吧,我還有些重要的事情與他說。」

「可是夫君,我們還有話沒說完呢!」

「什麼話啊?說吧。」

「你可不能趁著我們姐妹幾個不在身邊就在外面勾搭其他女人哦!若是再帶其他女人回來,我們就不理你了!」

「對!不理你了!」



「噗呲~!」身下的靈歌頓時是偷笑出了聲來,似有深意的看向了柳雲祁「父親,姐姐們的鼻子可真靈呢。」

「恩?!我們的鼻子靈?!靈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夫君,難道你真的又在外面勾搭了其他女人?!天哪!你這離家才不過一天而已!」



惡狠狠的瞪了靈歌一眼,想起雪兒,柳雲祁的心裡也莫名的有了幾分心虛「別聽靈歌在這邊瞎胡說!你們也別瞎想!你們的夫君我哪有這麼厲害的?!才一天就能勾搭上一個女人?!那我在外面多待幾天豈不是就能領一個後宮回去了?!」

「什麼!夫君你居然還要後宮?!」

「天哪!夫君你連我們姐妹幾個都吃不消了,居然還要再建立一個後宮?!身體能受的了嗎?!」

「我不管!夫君你若是再領其他女人回來,那我就永遠也不理你了!」



柳雲祁嘴角頓時一陣抽搐,對這些腦洞大開的女人們也是感到一陣無語,惡狠狠的說道「什麼?!你們居然敢質疑我的能力!好!等小爺我回去了,看你們還能不能從床上下來!」

「夫君…你…你在這邊瞎胡說什麼呢?!這裡可還有其他人呢!」

「哎喲,羞死人了!我不理你了!我走了!」

「哎喲,真是羞死人了…」

… 聖城要塞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之上,柳雲祁靜靜的感受著周圍的動靜眺望著要塞的方向「靈歌,你確定我們到地方了嗎?」

「恩,父親,沒錯的,就在我們前面沒多遠的。」靈歌點了點頭道。

「恩,再帶著我在附近四處轉轉,變成小蝙蝠鑽進我衣服里給我帶路。」將隱身斗篷披在了身上,柳雲祁道。

「恩。」點了點頭,靈歌聽話的變回了小蝙蝠,一如往常那樣的鑽入柳雲祁胸前的衣襟之中露出一個小腦袋向外張望。

戴上兜帽,柳雲祁與靈歌便消失在了山峰之上,就在他們消失的下一刻,一名鬍鬚花白的老者出現在了他們原先的位置,打量了一眼空無一人的山崖皺起了眉頭「奇怪,氣息怎麼消失了?」

「父親,您這是在找什麼呀?」一邊給柳雲祁指路防止他靠的聖城要塞太近,靈歌好奇的問道。

「找人。」柳雲祁回答道。

「找人?父親,您要找誰啊?」

「找一些不願就此離去的人。」柳雲祁一挑眉,好似發現了什麼般,朝著下方的山澗落了下去。

在山澗上的一洞穴前微微停頓了一下,柳雲祁飄身進入了漆黑一片的洞穴之中。

「父親,這裡好黑啊,會有你要找的人嗎?」看著漆黑一片的山洞,靈歌撇了撇嘴道。

「噓~不要說話。」柳雲祁小聲的說道,頓時,靈歌是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話了。

一路往著洞穴深處而去,不知不覺之間,原本漆黑不見五指的的洞穴逐漸有了一絲幽暗的燈火照耀,越往深處,燈火就越加的明亮。一路上避過了大大小小的十多道警戒魔法,他們終於來到了一處連接著地下河的巨大空洞之中。

只見,這處巨大的地下空洞之中還有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洞口,自裡面,柳雲祁能夠感覺到為數不少的強者的氣息,甚至連聖者的都混雜在其中。

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靈歌不禁有些緊張了起來「父親,您是怎麼發現的這裡啊?這裡好多強者啊。」

「靠著元素感知,靈歌,多學著點,其實天地元素不只是可以用來攻擊那麼簡單,它們的用途可還有很多呢,」柳雲祁小聲的回答道。

微微感應了片刻,柳雲祁飄身便往其中最大的一處山洞中而去。

「嘩嘩…」

隱隱的,柳雲祁能夠聽到自山洞中傳出的水花聲,但是想到外面的運河,他也並未多在意,地底四通八達,運河通向哪裡都不奇怪。

緩緩的飄入洞穴之中,只見,在有些幽暗的燈光之下,一名面容姣好、身材火爆的女子此刻正舒舒服服的在浴桶之中清洗著自己的身子,她便是柳雲祁多年未見的魔族小公主,耶華。

看到前方正在洗澡的耶華,靈歌楞了一下,原本想要提醒一下柳雲祁的,但是又似是想到了什麼又閉上了嘴巴,滿眼狡黠的看向了還毫不知情的柳雲祁,靜待著事情的發展。

在浴桶前站定,柳雲祁揭下了頭上的兜帽,淡淡一笑「耶華,好久不見。」

「呀!」耶華頓時被這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的人給嚇了一跳,連忙的將自己的身體浸到了水中,雙頰上帶上了一抹羞紅,怒斥道「你…你是誰?!是怎麼進來我的房間的?!」

「噓~小聲一點,我這次來是有事情想要與你說的,可不想引起你手下們的注意。」柳雲祁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微微俯下身道。

「你別靠過來!」耶華的臉上有著一抹驚慌,下意識的將洗澡水潑到了柳雲祁的臉上驚呼了起來。

「別緊張!你看看我是誰,難道你連我都不認識了嗎?!」柳雲祁連忙伸手捂住了耶華的小嘴小聲的說道。

耶華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怒意,剛要張嘴去咬柳雲祁的手,這時接著昏暗的燈光也是終於看清了柳雲祁的臉,怔了一下,一口狠狠的便咬了下去。

「啊!你屬狗的啊?!居然咬我?!」 逆流黃金歲月 柳雲祁不敢置信的說道。

「公主殿下,屬下聽到您房中有些動靜,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道問詢自門外傳進了房中。

Prev Post
他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縹緲虛幻的夢。
Next Post
彼岸妖花在後面大叫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