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瑩萱這般想著。

雖然帥哥臉上沒有不悅情緒,但是也沒有對楚香君表示出厭煩情緒,所以廖美玉和韓佳夷繼續抹黑楚香君。

「帥哥你不知道吧,她還是個初中生呢,唉,你說她父母知道了該有多傷心,就為了自己的虛榮心就出來……唉。」廖美玉滿臉惋惜,眼眸深處卻閃過一抹幸災樂禍。

「若不是看在她和我們瑩萱是姐……朋友的關係,我們才不會在這裡苦口婆心的勸她迷途知返呢。」韓佳夷也冷笑道。

「只是沒想到我們的好心卻被當成驢肝肺了,唉。」廖美玉遞給阿元一個楚楚可憐的眼神,極力的在阿元面前為自己樹好人旗,抿著嘴唇的她費盡全力做出一副呆萌可愛的表情。

阿元看也沒看她,倒是楚香君若有似無的掃了一眼她,廖美玉只覺身上一寒,可轉眼楚香君就對著阿元語氣無奈道:「看吧,狗又開始叫了。」 廖美玉:「……」

剛剛是自己的錯覺嗎?

就在剛剛,被楚香君那麼一瞪,廖美玉只覺得時間彷彿忽然靜止一般,自己的心跳都慢了半拍,空氣中瀰漫著危險和死亡的恐怖氣息。

可那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等到廖美玉聽到楚香君說出口的話,驚氣得差點一口鮮血。

果然剛剛從楚香君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強大到過分的詭異氣息是自己的錯覺吧?

「楚香君,無緣無故的你怎的罵人?」楚瑩萱已經十分不爽楚香君了。

明明以前她每次看到自己的時候,眼裡都是自卑情緒,更多的時候是老遠的就躲開了,可是現在,楚香君油嘴滑舌,機靈狡詐,整個人就跟換了個靈魂似的。

不止如此,楚瑩萱覺得現在的楚香君特別的克自己啊,最近幾個月自己碰上的次數掰著手指頭都能數過來,沒有一次有好事的。

廖美玉和韓佳夷也想跟著楚瑩萱憤怒咒罵楚香君的,只是,二人還沒來得及說話,就忽然覺得臉上一陣火辣刺痛。

啪啪!

清脆的巴掌聲異常響亮。

兩個人用手捂著被打了的面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溫潤如玉的阿元。

「現在沒有罵了。」阿元對著楚瑩萱淡淡道。

是沒有罵了,直接動手打人,性質比罵更嚴重好嗎?

楚瑩萱面露怒容,憤憤的盯著阿元。

只是……

對上楚香君,楚瑩萱可以各种放肆,可是對上阿元,楚瑩萱一身驕傲,伶牙俐齒就全部都吞回肚子里了,不是她不敢,而是她不能。

單說背景:阿元的背後是夏侯欽,夏侯欽的背後是夏侯集團,而不說背景,就阿元個人的恐怖實力,也不是楚瑩萱能夠得罪得起的。

廖美玉和韓佳夷兩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平日里跟著楚瑩萱狐假虎威在學校囂張得不可一世,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能上櫻蘭的,家庭條件都不會差,大家從小都是被家裡如珠如寶的呵護著,連點重話也沒有,何曾受過這種委屈,阿元今天打她們的一巴掌,還是她們人生第一次挨打呢,所以,懵逼、委屈的同時又很不甘心。

「你打我們,你竟然打我們。」韓佳夷憤憤不平,已經從最初的對阿元動心變成了無比痛心。

為什麼帥哥要偏幫楚香君,就因為她長得漂亮嗎?

嗨,親愛的初戀 「我們做錯了什麼,你這麼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動手,難道,你是她背後的金主嗎。」廖美玉話音剛落,另一邊臉又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

兩個臉頰都火辣辣的燙,廖美玉有點反應不過來。

眼前的帥哥他可是男的,但是他居然打女人,紳士風度呢?

而且看他的長相,根本就不像會隨便動手的人啊,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廖美玉兩隻手分別捂著自己的兩邊臉頰,眼裡氤氳著一層水汽,憤憤然又帶著一絲楚楚可憐的瞪著阿元。

阿元拉了拉自己有些褶皺的衣袖,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正苦大仇深般瞪著自己的廖美玉,薄唇輕起,淡淡道了一句:「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瑩萱!!!」廖美玉都要被阿元給氣死了,她委屈無比的叫了一聲楚瑩萱。

楚瑩萱就相當於兩個人的老大,小弟受委屈了,大姐該出來罩著了吧,更何況楚瑩萱的背後可是味傾天下呢,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廖美玉這一叫,登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楚瑩萱身上。

楚瑩萱額頭黑線,因為此刻的她,已經感覺到了阿元身上散發出來的冷酷氣息,楚瑩萱有些緊張的盯著阿元的手,深怕他跟剛剛一般,動作快如閃電的就給自己臉上來一巴掌。

可是出乎她的意料,阿元只是冷冷的掃了一眼自己,然後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廖美玉和韓佳夷,接著,帶著恭敬對楚香君道:「我們走吧。」

態度變化快的猶如四月多變的天氣!

楚香君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氣得發抖,拳頭緊緊捏起可是卻又無能為力的楚瑩萱和滿臉懵逼可憐的廖美玉和韓佳夷,然後就跟在阿元的身後離開了。

兩個人走得極為優雅,翩翩然不帶走一絲雲彩,可是速度卻是極快,不過轉瞬間,二人就隱沒到人群中去了。

楚瑩萱氣得面目猙獰,緊咬銀牙,渾身都在輕輕顫抖,此刻的她,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楚香君……不會是去和夏侯欽約會了吧?

她只是跟阿元走了,怎麼會是去跟夏侯欽約會呢,可是阿元是夏侯欽的僕人,但是,阿元為了楚香君動手了,他們兩個在一起了吧?

楚瑩萱的腦子一團亂麻!

跟在楚瑩萱身旁的廖美玉和韓佳夷,張大了嘴巴,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們,他們就這樣走掉了?」打了人不用負責嗎?

「我的臉,嗚嗚嗚。」韓佳夷哭得淚如雨下,臉很痛,但是心更痛啊。

就在剛剛,韓佳夷都對阿元一見鍾情了,可是他卻結結實實的給了自己一耳光,即使沒有照鏡子,韓佳夷都可以猜到自己臉上此刻定然是有五個手指印的,而且,他還跟著楚香君走了。

那麼美好的帥哥,竟然也是個看表面皮囊的人,他到底知不知道,那個漂亮的女人背地裡有多噁心。

韓佳夷嗚嗚嗚的邊哭著邊從包里拿出小鏡子想看看自己臉是不是如自己感覺那般腫成了豬頭了,結果,等到鏡子拿出的時候,韓佳夷整個人都愣住了。

自己的臉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可是那火辣辣的疼痛感卻分明真實無比的存在著啊。

「謝謝你,阿元。」

酒店門口,楚香君單手將頭髮捋到耳後,面帶淡淡微笑對準備離開的阿元道。

「不客氣!」阿元身子站得筆直,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瀟洒帥氣卻又給人如鄰家大哥哥般的溫暖氣息。

楚香君點了點頭,就準備進酒店,背後卻傳來阿元的聲音。

「即使我不出現,楚小姐也有很多辦法解圍吧。」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楚香君回過頭,展顏一笑,沖著阿元眨了眨眼,俏皮道:「但我還是最喜歡你用的這種方法。」 二人相視一笑,阿元恭敬的沖著楚香君做了個請進去的手勢,楚香君微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就進了酒店。

望著楚香君離去的背影,阿元臉上一如既往是淡淡的微笑,彷彿沒有任何的變化,又彷彿比之前要笑得溫柔一些。

風輕輕吹起他額頭的淺棕色劉海長發,遠處汽車在鳴著喇叭,等到遠光燈照射過來,酒店大門口已經空空蕩蕩,再也沒有阿元的身影。

楚香君走進酒店大堂,空曠的酒店金碧輝煌,燈火通明,可是卻空空蕩蕩,連個服務員也沒有,就好像剛建好還沒有投入使用一般。

酒店中冷氣十足,楚香君只覺得身上有些微微涼,有點懊惱自己怎麼不帶一件外套,就在楚香君左右環顧的看了一下周圍環境,視線望向正中的時候,就徹底定格了。

酒店的大堂正中,站著宛如王子一般的夏侯欽。

烏黑的頭髮,如大海般靜謐幽藍的一雙美眸,高挺的鼻樑,透露著粉色的薄唇,周身散發出來的從骨子裡透露出來的寒意,在暖色燈光的映照下,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好似仙人雕塑一般精緻完美。

今日的他一襲黑色的燕尾禮服,領口是寶藍色的蝴蝶結,打扮的莊重又紳士,他的身材修長,將燕尾服穿得一絲不苟,整個人流露出宛如時尚雜誌封面男士的時尚氣質,卻又兼具了古代帝王般的王者氣勢。

楚香君和夏侯欽視線相對,時間彷彿停止了流逝,那張絕世的容顏莫名的就讓人生出一種已經看了千萬年一般的熟悉感。

楚香君看得呆了去,以至於並沒有注意此刻夏侯欽背在身後的一隻拿著禮物的手,因為緊張而微微用力的握緊了禮物。

楚香君在看夏侯欽,夏侯欽又何嘗沒有認真打量她。

今日的她穿著粉色的連衣裙,讓她整個人看起來猶如桃花林中的精靈一般,俏皮活潑的同時又帶著一絲小女人的溫柔嫵媚。

夏侯欽原本就撲通跳的心,此刻跳得更厲害了。

但是他的面上卻不動聲色,語氣甚至帶了一丟丟的不高興,故意板著臉對著楚香君問道:「怎麼遲到了?」

楚香君吐了吐舌頭,「遇到了幾條小狗。」

夏侯欽何等的聰明,他點了點頭,並未言它,走上前來,彆扭的就將背在身後的禮物拿了出來遞到了楚香君面前:「第一次約會,送你的禮物。」

楚香君望著夏侯欽攤開的手掌中的一枚看不出什麼材質的碧綠色戒指,頓時就囧了。

第一次見面要準備禮物嗎?

自己空手就過來了啊!

「謝謝!」

楚香君忐忑的接過戒指,視線就落在夏侯欽的另一隻手的中指上面。

怎麼莫名覺得這兩枚戒指長得有點像啊?

「我幫你戴。」

夏侯欽見著楚香君在愣神,於是主動道,而且不待她回答,就已經伸出手拿過戒指並且抓過楚香君的右手,就將戒指套在了她的中指上。

就在戒指套下的時候,戒指上面一道金色光芒一閃而過,戒指上面,浮現出了一條雕工精緻的鳳凰圖案,只不過因為光芒閃耀得太快,所以楚香君和夏侯欽都沒有留意到。 「很合適,謝謝,我很喜歡。」

楚香君望著自己中指的戒指,十分意外大小竟然跟量身定製似的合適呢。

夏侯欽傲嬌得揚起了腦袋,臉上一副寫著:也不看看是誰挑的禮物的傲嬌神情,還舉起了他自己的右手,中指上面,套著一個比楚香君顏色略深的指環,夏侯欽對著楚香君酷酷道:「情侶的,以後都不準摘下來。」

楚香君:「……」洗澡也不可以嗎?

「洗澡也不行,時刻都不能離身。」夏侯欽補充道。

楚香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臉上寫著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而夏侯欽只是得意的一笑,當他的視線落在因為冷所以胳膊上都雞皮疙瘩的楚香君的手臂上,眼中閃過一抹懊惱。

自己是一身長褲長袖,所以覺得溫度十分合適,楚香君卻露著胳膊腿兒呢,在大廳站了這麼久,凍感冒了怎麼辦?

於是,夏侯欽的手下意識的就放在了自己的西裝扣子上想要解下自己的西裝給楚香君穿,可夏侯欽沒有和女孩子相處的經驗啊,他下意識的反應是要去脫自己的西裝給楚香君穿,但精明的腦子卻已經閃過各種念頭,最後,怕自己唐突了楚香君讓她尷尬,夏侯欽於是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總控——調高溫度。

夏侯欽沒有戀愛經驗,楚香君也沒有戀愛經驗,而且,因為夏侯欽送了楚香君禮物,楚香君十分懊惱要給夏侯欽送什麼,因為自己壓根就沒有準備啊,最後,楚香君直接將系統發給自己的獎勵儲物袋送給了夏侯欽。

夏侯欽接過儲物袋的時候微微一愣神,隨後,那望向楚香君的眼神充滿了光亮,搞得楚香君還以為夏侯欽是很滿意自己這個禮物,一直到很久的後來,楚香君才知道,夏侯欽之所以激動並不是因為這是個儲物袋,因為夏侯總裁有很多這種儲物袋,而是因為,想多了的夏侯欽以為楚香君是信任自己所以將她最大的秘密分享給了自己,心裡暗爽了好幾個月呢,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沒有約會經驗的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半響,夏侯欽轉過身,內心緊張,面容忐忑懊惱,但是深呼吸一口,語氣故作平靜道:「去吃飯吧。」

楚香君:「好!」跟在夏侯欽身後的楚香君,亦低垂著頭,臉上一陣滾燙。

嗷嗚,為什麼第一次約會感覺怪怪的啊,被夏侯欽盯著自己就臉好燙啊,而且夏侯欽好像對自己有點冷酷啊,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啊?

楚香君正滿腦子胡思亂想,背對著自己的夏侯欽忽然伸出了一隻手。

望著那隻白皙修長的手,楚香君的臉更紅了。

這是……要牽手的意思?

嗷嗚,算是肌膚之親嗎,怎麼辦,沒有經驗,手心都是汗,嗷嗚。

楚香君覺得自己上輩子和這輩子加起來都沒有此刻這麼囧,而伸出手的夏侯欽頓時就懊惱了,情侶牽牽小手很正常的吧,可是,自己為什麼要背對著她伸出手啊,自己是男子漢啊,難道不應該臉皮厚一點嗎。 夏侯欽才不會承認自己是不好意思呢!

不過,為什麼還不握著自己的手啊,果然是嫌自己太唐突了嗎,她不會將自己歸到登徒子、色狼一類去吧,夏侯欽懊惱無比,一顆心緊張的上躥下跳,忽然,一隻略微冰涼的細膩小手伸到了自己的大手之中。

夏侯欽腦子徹底當機!

這一刻,畫面定格。

金碧輝煌的酒店大堂,投射出的暖色燈光,讓整個世界宛如唯美愛情動畫一般,如夢似幻,精緻美好漂亮的宛如畫出來的完美世界。

站在前面的夏侯欽,身子站得筆直,臉上洋溢著驚喜的笑容,而站在他身後的楚香君,低垂著腦袋,一襲長發從耳旁垂下,一隻手被夏侯欽牽著,另一隻撫上了耳旁的長發,因為害羞,楚香君微微低了頭,二人一前一後的站著,中間是大手牽著小手,這一刻,全世界彷彿都洋溢著幸福,空氣中彷彿有粉色的花朵不斷的綻放、旋轉。

握著楚香君的手,夏侯欽整個身子都僵硬了,觸手的柔軟,讓夏侯欽心曠神怡,嘴角不受控制的就微微揚起,眼中光芒四射,妖冶美麗。

而跟在他身後的楚香君,此刻亦整顆心跳的撲通撲通的。

大手牽小手,走路不怕狗,楚香君人生第一次,生出了一種被人保護的幸福感。

只不過……

「夏侯欽,你發燒了?」

楚香君只感覺夏侯欽的手心溫度似乎高得離譜,於是語氣略帶關切。

夏侯欽:「……」發騷?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婆!

夏侯欽已經是成年男子了,第一次被一個姑娘如此直白的給撩了,其實整個人是心花怒放又激動不已的,但是,為了維持高冷形象,夏侯欽酷酷的轉過頭,面帶邪魅微笑的反問了一句:「你覺得呢?」

楚香君:「……」我覺得啥?

有沒有發燒你自己不知道啊喂大哥,難道你生病都不會難受的嗎。

於是,不在同一頻道上的兩人,彼此懷著奇異的心情,俱是羞答答神情,一起走進了電梯。

相愛的人在一起,無論走到哪裡,空氣中都瀰漫著幸福的粉紅泡泡。

電梯里的空間雖然十分寬敞,可比起大堂來說,就顯得十分狹小了。

夏侯欽一直牽著楚香君的手不放,此刻二人站在電梯之中,彼此臉上都是不好意思的害羞臉紅。

約會啊,被人牽牽手不是很正常嗎,情侶就是要牽牽小手,親親小……嘴,等一下,我在想什麼啊,從來沒有發現自己還有色女的潛質,楚香君一個機靈,就想掙脫開夏侯欽那愈發熾熱的大手。

夏侯欽哪裡會讓她鬆開,好不容易才牽到自家媳婦的手,沒到目的地,絕對不!放!開!

所以,夏侯欽抓得更緊了,而且臉上還是十分得意的神情。

被夏侯欽的手緊緊抓著不放開,楚香君更加不好意思了。

儘管已經做好了談戀愛的準備,可是第一次這樣跟男子肌膚觸碰,楚香君只感覺自己的心臟因為太緊張激動都要跳停了。 夏侯欽握緊了楚香君的手臉紅紅的偷偷打量她,感受到手心傳來的溫度,楚香君的臉亦滾燙滾燙的,她偷偷的去瞄夏侯欽,結果沒想到和夏侯欽來了個四目相對。

電光火石之間,二人的腦子都徹底當機。

一眼萬年,你盯著我,我盯著你,眼神深邃迷離,兩個人的呼吸慢慢的變得局促不安起來。

電梯緩緩的升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夏侯欽和楚香君彼此凝視的目光都漸漸地變得有點「不正常」起來,兩個人,此刻眼裡只剩下對方粉嫩誘人的嘴唇,腦袋和腦袋的距離,慢慢的在拉近。

一直到感受到夏侯欽呼吸出的炙熱氣息扑打在自己鼻翼之間,楚香君陡然清醒過來,後退一步就沒過腦子的隨口蹦出一句:「電梯怎麼還沒到,不會出故障了吧?」

Prev Post
彼岸妖花在後面大叫道。
Next Post
如果沒有這個女人,他們同樣也會冒這個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