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似很為難,站在原地,猶豫了一會後,不由嘆息一聲,最終還是走到了李瀟的對面。

「小師弟,請指教。」徐年說道,沖著李瀟抱拳,眼中那無奈之意,頗為濃郁。

只因,徐年本是孤兒,從小就被景王府收養,他能有如今的成就,大部分是靠的景王府。

現在,景王爺讓他出手,他根本就無法反對。

「沒事,切磋而已。」李瀟笑道。

轟!

話音落下,只見徐年大手一揮,一張靈畫顯化。

這靈畫,比一般的人要大上不少,並且靈畫上雕刻著一輪潔白的皓月,散發著驚人的精神波動。

「不錯,在靈紙境時,突破了九重,可惜了,沒達到圓滿之境。」李瀟輕語,隨即又看向靈畫中的那一輪皓月,笑道:「你是魂武雙修嗎?」

「嗯。」徐年點頭,提醒道:「小師弟,小心了!」

嗡!

剎那間,只見皓月當空而起,一道精神攻擊宛若狂風暴雨,瞬間就將李瀟籠罩了進去。

「好強的精神力!」

「這精神攻擊,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

……

四周,當即驚呼聲響起,對徐年的實力感到震驚。

只因,魂道修士本就少見,而能將精神力修鍊到這種程度的,更是少之又少。

可以說,在同代之中,徐年的魂道造詣,算是頂尖了。

「精神力還不錯,挺強的。」

然而,李瀟卻只是輕語了一聲,隨即大手一揮,籠罩在他身上的精神攻擊,瞬間崩碎,化作了漫天光雨,消失不見。

同時,徐年的靈畫中,那一輪皓月都暗淡了不少,缺少了一絲神曦光澤。

「怎麼可能!?」

這一刻,徐年動容,無法相信,李瀟僅僅是揮了揮手而已,便破了他的精神攻擊!

「你也是魂武雙修!?」

「揮手間就破了徐年的精神攻擊,李瀟的精神力有多強!?」

……

四周的人驚呼,滿臉震撼之意。

「我從來不修精神力,也不修靈魂。」李瀟笑道:「我只是單純的修武,修道而已。」

轟!

說罷,只見李瀟一拳抬起,隨即急速的擊出。

剎那間,眾人只見一道流光一閃而過,破空聲戛然而起。

不等眾人反應,只見徐年便倒了下去,其胸口凹陷,肋骨斷裂了幾根,好在並無大礙。

但是,眾人很清楚,這一戰,徐年是敗了。

「霸拳!」徐如林心中驚呼不已,對於李瀟剛才施展的那一招,可是很清楚。

這是絕世武技霸拳的其中一式,雷光閃!

拳如雷,速如閃,以速破萬法!

尋常人面對這一招,根本是連反應的機會都沒,就會被拳芒擊中,甚至連拳芒都看不清,捕捉不到!

「老大真小氣,當初傳給我霸拳時,只教了我一招一閃,沒教我這招雷光閃……」徐如林眨了下眼睛,心裡是相當的委屈。

「小師弟可真是厲害啊,徐年都不是他的對手!」

「徐年可是法相八重,魂武雙修,就這麼敗了?」

……

此刻,天子閣的一群人都震驚了。

他們和徐年相處已久,深知徐年的強大,在天子閣除了李瀟之外的九人中,實力可以排在第六!

「景王爺,接下來你準備讓誰上?」李瀟一臉笑容,目光平靜,卻直視著景王爺。

景王爺聞言,臉色十分難看,眼中更是閃過一絲陰毒之意。

「李小友戰力無雙,在場之人,恐怕除了幾個頂尖的少年,怕沒人是你對手了。」景王爺沉聲道。

李瀟聞言,卻搖了搖頭,似乎是在提醒景王爺,道:「景王爺,同輩之中,我是無敵的,在場的同輩之人,哪怕是你口中說的那幾個最為頂尖的少年,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你若不信,可以讓他們來試一試,我李某人,奉陪到底。」李瀟輕語,神色淡然,卻給人一種無比自信的感覺。

第二章到了!求推薦!繼續去寫第三章啦!

(本章完) 娜塔開口:「格爾,我是愛你的。」

她說的委屈又直白。

男人神色冷漠,不為所動。

「你愛的是白雪對嗎?我都知道。」

武林高手的女僕餐廳 男人眸底閃過殺意。

「格爾,白雪來找你了。」察覺到男人情緒變化,她開心大笑,「格爾,只要你答應跟我在一起,我就不殺她。」

她會扭斷她的四肢,讓她活活的被魚群分食!

娜塔水一樣的眸子,閃過狠厲。

她耐心等著格爾的回答。

「跟你在一起?我眼還沒瞎。」他說:「你殺不了白雪,你不是她的對手。」

格爾嘴角抿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那麼聰明,只要有心注意,他的那些小心思,怕都要被她知道了。

騙她是真,可是,愛她也是真啊。

娜塔倒不急著逼格爾答應。

先解決掉白雪,她有的是時間跟他磨。

娜塔離開后,格爾幾次嘗試著離開這裡,可是他現在連做起來都難以辦到。

忍受著雙腿傳來的巨大疼痛,他再次嘗試著挪著身體。

他移著上半身,最後,直接從大貝殼上滾了下來。

「啊唔……「」

他咬著衣袖,腿上的疼痛讓他額頭青筋乍現。

經過這麼一折騰,他腿上的傷口有崩裂開,鮮血瞬間湧出。

「你沒事吧?」不知什麼時候,格爾身邊出現一個男人。

哈斯看到他的傷勢,連忙撕下自己的衣服,替他簡單包紮傷口。

「哈斯王子?」

「格爾騎士長,你好些了嗎?」

疼痛讓他無法分心考慮哈斯為什麼會在這兒。

格爾拚命的忍著,最後,華麗麗的暈厥了過去。

殘情毒愛:霸寵小情人 哈斯把他弄到貝殼床上,一臉鬱悶的坐到地上。

他被那個妖怪關在裡面一個大貝殼裡,現在好不容易逃出來,遇見格爾騎士長,沒想到他也被妖怪傷成這樣!

——

越往下,越幽深暗淡。

路瑾帶著蓓斯,周圍的海水像是被一層看不見的防護罩隔離了一樣,被阻擋在外。

蓓斯試著伸手戳了戳……

手指碰上一層看不見的東西。

「這是什麼?」蓓斯一臉」好神奇」的樣子,好奇的問路瑾。

「說了你也不知道。」說以我也就不跟你說了。

蓓斯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很快又被海底一群群形態各異的魚類吸引。

「白雪你看,那邊有好多的魚。」

路瑾扭頭,順著蓓斯指的方向看去。

喲,帶這麼多魚,搞事情啊!

娜塔身後跟了一大群海底兇殘的魚類。

「它們都被娜塔控住了。」 耐色法神 蓓斯驚呼。

實在是太恐怖了。

一大群兇殘魚類,隨便拎出來一條,都比她跟白雪大了好幾倍。

路瑾眯了眯眼,修長的手指在棍子上,不輕不重的敲打著。

「白雪,我終於等到你了。」

等我幹什麼?

我跟你很熟嗎?

可能是路瑾的不屑激怒了她,她揚起纖細的脖頸,口中發出動聽的歌聲。

然而,那些被她控制的魚類,就像是得到了什麼命令,一擁而上的攻擊路瑾。

「白雪,你能行嗎?」蓓斯咽了咽唾沫,害怕的腿都有些抖。 李瀟說同代無敵,這已經是很低調了。

但在眾人眼中,同代無敵這四個字,分量太重了!

在場之人,哪怕是九王爺,都不怎麼相信李瀟能在同代中無敵,畢竟他也不知道李瀟真正的身份。

至於景王爺,那就更是不信了。

此刻,面對李瀟這等姿態,景王爺的臉色越發陰沉。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徐年,像是在責怪徐年的無用。

「帝國那麼大,你以為自己能無敵?」

就在此刻景沐年開口了,看向李瀟是眼中帶著濃郁的怨氣。

「呵,我就說自己同代中無敵,你能怎樣?」李瀟輕蔑道:「若不服,出來一戰可好?」

這話一出,景沐年頓時沒了脾氣。

他雖然是景王爺的親子,身份高貴,但其實力真的不怎麼樣。

在帝國,景沐年也算是出了名的紈絝子弟。

若非有景王爺罩著,這貨都不知道死了幾回了。

「天子閣那麼多天驕,自然有人能擊敗你。」景王爺輕語,隨即將目光落在了小白,秦寒兩人身上。

這兩人,在天子閣內,實力算得上是前五。

景王爺認為,若是這兩人出手,李瀟必定不敵。

然而,小白和秦寒像是沒看到景王爺似的,眯著眼睛,低著頭。

他們的態度很明確,想讓他們出手對付李瀟,沒門!

都說天子閣的學生都是一家人,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出。

景王爺一看天子閣的人不出手,心中不由來氣。

他乃堂堂景王爺,居然號令不動幾個天子閣的學生,這著實有些丟臉了。

但是,天子閣的學生,身份高貴,並且直屬與蒼穹皇室,景王爺也不好當著蒼穹氏的面,去叱喝天子閣的學生。

但是,景王爺又不肯罷休,只能將目光落在了王教學院的幾人身上。

「這兩小子是李瀟的小弟,這個……實力怕是不行,恐怕只有李七夜出手,才能與李瀟一戰了。」景王爺暗道。

想罷,景王爺便要開口,想要讓李七夜出戰。

然而,不等景王爺開口,李七夜直接轉身,道:「無趣。」

Prev Post
如果沒有這個女人,他們同樣也會冒這個險。
Next Post
最重要的是他並沒有像其他流放者那樣,被關在那個世界中,而是出現在典獄長一族生存的空間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