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這武聖世家不是一般八品宗門可比。

傅雪嬌大踏步的來到了大門面前,劉俊之緊跟在身後。

兩個士兵看了他們倆人一眼,隨即將大門推開,連一句過問的話也沒有。

帶二人進去之後,大門又被緩緩的拉上。

等進去之後劉俊之才發現,面前是花的海洋。

各種花朵爭先開放,把整個庭院布置得像童話世界一般。

「震撼到了吧。」傅雪嬌知道這花庭院,一定鎮住了劉俊之。

劉俊之默不作聲,這個布景,分明是逍遙家的主要布景。

「石重愛花天下人皆知。」傅雪嬌解釋道,這個花庭院,是石家族長一手設計的。

「哦。」劉俊之隨意的回答了一聲。

這裡竟然有很多珍稀的藥草,八品藥草就有十多株。

「吱」的一聲,矗立在花叢正中央的小屋,被人推開了。

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妙齡女子,女子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模樣。

女子來到二人面前,施了一個萬福。

「傅姑娘,很是不巧,五小姐剛剛出去。」妙齡女子口中的五小姐,正是石家的天之驕女石寧。

「我是來見鎮海侯的。」既然石寧不在,怎麼也得去看看他的父親。鎮海侯石海天。

「鎮海侯在書房,我這就帶你們過去。」妙齡女子說完之後,眼前的場景就變化了。

等劉俊之回過神后,眼前已經變成了另外一番模樣。他所在的地方也不是那個種滿鮮花的庭院了。

而是站在一排排房屋之前。

竟然是瞬間移動,劉俊之心中暗暗的說道。

這個武聖世家,還是真的不敢小覷呀?

他們面前這個二十五六歲的妙齡女子,竟然是一位武聖。

這是劉俊之並不知道。他面前的女子足足有一千多歲。

武聖世家石家,武聖一重。石家族長夫人。

百花仙子,郁青青。

關於這位石家族長夫人,傅雪嬌很是了解,剛才也沒有像劉俊之點破她的身份。

郁青青將他們帶到這裡,自己便獨自離開。

劉俊之剛才看到了郁青青的這一手段,就知道此人絕對不是侍女那麼簡單。

「走吧,你要見的人就在裡面。」傅雪嬌指著一間房子說道。這裡她經常來,所以很熟悉。

這次劉俊之來石家的主要目地,就是來見見他這個岳父大人。

還沒等他行動,一個老者便打開房門,這個人正是鎮海候石海天。

雖然面容是老者模樣,但他的真實年齡根本超不過郁青青。

「傅丫頭,你們來了。」石海天當時就見過劉俊之,但令他沒有想到,幾日之前,還是武者七重的少年,竟然已經是武狂一重。

雖然石寧有意隱瞞了劉俊之的情況,但是他是親眼看見傅雪嬌和這個少年進入十萬大山外圍,又怎麼不知道女兒有所隱瞞,不過他不會過問。

就算劉俊之今日不打算來石家,傅雪嬌也會將劉俊之帶到石家來。

「看來,你早知道我要來。」劉俊之說話之時,看了傅雪嬌一眼,他並是在責怪傅雪嬌,而是傅雪嬌沒有提前告訴他,讓他有些失了方寸。

「我打聽了關於你的消息,劉俊之,短短几日從武徒升至武者,現在又成為武狂,你有興趣做老夫的弟子嗎?」石海天的招攬之意十分明顯。

本來他以為十拿九穩的事情,卻被劉俊之拒絕了。

劉俊之將一張金色的牌子扔到石海天手中,石海天看了看手中的牌子,招攬之心迅速消褪。

他認得手中的牌子,盛寶閣的供奉牌,金色的,難道是他是黃金供奉。有這樣的身份,難怪他對自己的招攬毫不動心。

石海天將供奉牌遞給劉俊之。

劉俊之和石海天交談了很久。

傅雪嬌看著他們兩人,這情況不對,怎麼有些向平輩之間的交談。

他們之間一定有問題,難道那金黃色的牌子有問題。

劉俊之和傅雪嬌拜別石海天後,離開了石家,雖然傅雪嬌很好奇那金色的小牌,但並沒有多問。

劉俊之在石家祖宅並沒有遇到他想要見的人。

「如果石寧回來,麻煩你們轉告她一聲,讓她來找我。」傅雪嬌向其中一個士兵說道。

「好。」其中一個士兵開口說道,他說完話,便不在言語。

在離開石家之後,劉俊之決定帶人傅雪嬌去寵物店,劉俊之按照系統的提示,終於找到了這間寵物店。

寵物店的地址十分的偏僻,在一間十分狹窄的小巷之中。

劉俊之無奈地搖了搖頭,坑啊,系統真的太坑了。

這地段,讓自己如何賣出寵物。

地點偏僻,那倒是無所謂。

但是你最起碼。將前面的巷子弄的寬一點呀。

這該讓自己怎麼賣妖族寵物,這巷子十分的狹小。

僅僅能讓兩個人并行通過,位於巷子之間的寵物店。還有什麼人會光顧呢?

這明顯是一個坑,一個將劉俊之坑進去的大坑。

劉俊之看著門臉上那破舊的三個大字,寵物店。心中甭提有多鬱悶。這個系統就不能給弄了像樣的門臉。 ?劉俊之推開寵物店的門,發現這幢破舊的小店門臉之後竟是一個小院。

「老公,這幢建築好古怪。」傅雪嬌回身向外面看去。他們明明在外面看到一幢小樓,不過進來之後卻發現是一個小院。

一個寬闊的院落。

劉俊之看了看眼前這不符合規律的現象,幾個字在腦中脫穎而出,乾坤圖。

乾坤圖。內外皆乾坤。

劉俊之沒想到逍遙帝君竟然把這樣的重寶留在神武大陸。

如果他看見遮蓋在神武大陸天穹之上。那把黑色的巨傘,不知會作何感想。

光憑這張乾坤圖,就可以橫推整個神武大陸。

劉俊之通過系統了解到,這張乾坤圖出現在這裡。只是給劉俊之提供幫助,提供給他線索。並且守衛這個小小的院落。這間小小的寵物店。

小院之內,有寵物不假,可哪是什麼妖族寵物,這十五隻寵物,全都來自於地球。是妥妥的汪星人。

十五隻寵物。擁有十五個品種。

蘇格蘭牧羊犬、德國牧羊犬、薩摩耶、大白熊……

不過,角落裡的一隻狗,吸引了劉俊之的注意力。

這隻狗在角落裡懶懶地趴著,這隻狗的品種劉俊之很喜歡。

雖然不是什麼名貴品種,但是劉俊之十分喜歡。

中華田園犬,是這種犬類的尊稱。這種犬類種群龐大,遍布整個中國。

北方人習慣稱為柴狗。

據說中華田園犬是所有犬類的祖先。

傅雪嬌被一隻蘇牧吸引,正要觸摸它的皮毛之時。

一個女性的聲音響起:「它很溫順,你可以放心大膽的觸摸。」

不知何時,一道倩影站在兩人的面前,這個女子的容貌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傾國傾城。

傅雪嬌的面容,已經算很是漂亮。不過和這個女子相比,無論是從容貌,還是從氣質,都相差甚遠。

「夫人,可安好。」劉俊之恭恭敬敬地問候了一聲。

「還算可以。」女子清啟珠唇,回答了劉俊之的問題。

「你是她老婆。」傅雪嬌突然蹦出一句話。

難怪之前劉俊之不接受她,有這麼一位傾國傾城的絕世老婆,劉俊之心中哪裡會裝得下別的女子。

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他們可能僅僅是朋友關係。

「他們都稱呼我乾坤夫人,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傾國傾城的女子說道。她是乾坤圖的器靈,乾坤夫人。

就算乾坤圖沒有人操控,乾坤夫人的實力,也能達到亞聖的級別,相當於神武大陸的武聖二重巔峰,那還是被乾坤夫人壓制后的結果。

「哦,是這個樣子呀。」傅雪嬌發覺自己真的是想多了,劉俊之認識的漂亮女子,都會被她認為是劉俊之的夫人。

那隻懶惰的中華田園犬,終於站了起來。

這是一隻中型的中華田園犬。渾身的皮毛烏黑髮亮。烏黑的皮毛之間,夾雜著幾縷銀色的皮毛。

兩隻眼睛之上的皮毛,各有一圈銀色的皮毛,不仔細看的話,就會以為這隻狗長得四隻眼睛。

「你的任務,在紅楓山莊開山大典之前,賣出一隻德國黑貝,至於價錢都在身後的牆板上釘。」乾坤夫人說完,整個身體變虛化,隨後便消失不見。

「老公,這個乾坤夫人是什麼修為?」傅雪嬌很好奇,這個傾國傾城的女子,修為不高的話,很容易成為各大家族爭搶的對象。

「我們現在無法企及的高度,或許說,人皇都不一定能打得敗她。」劉俊之想了想還是決定如實相告。

傅雪嬌聽完他的話默不作聲。人皇,那可是神武大陸公認的第一強者。

雖然她覺得劉俊之的說法有些誇大,但其中的水分應該很小。

乾坤夫人應該是武聖境界,他曾經聽父親說過,達到武聖境界的人,會釋放一種威壓,這種威壓很特別,基本上只要是武者就能感覺得到。

而剛才乾坤夫人身上就有這樣的威壓,雖然乾坤夫人極力遮掩,但是還是放出了絲絲威壓。

「好了,讓我看看價目表吧。」劉俊之想進快完成任務,因為他手中還有四個任務呢。而且有三個也是限時任務。

劉俊之向價目表看去,然後倒吸了一口涼氣。

坑,真是太坑了。這是要玩死我的節奏。

價目表上清晰的標註著:德國黑貝,十萬金幣一隻。可用元石兌換。

這價格高得有點離譜,不過還有更離譜的呢。

那頭中華田園犬的價格,售賣價格,竟然高達一百萬金幣。

德國黑貝,又稱德國牧羊犬。身長73厘米到77厘米之間。

體重22到40公斤之間。

屬於大型犬種。

這種體型和身量,不知道會不會受到神武大陸的人所喜愛。

這個價格,大抵上是一個三品宗門一年的收入。

幸虧這裡是渤海郡,不是什麼偏遠地帶。

五品宗門雖然只有三個,可是這裡有武聖世家石家。至於銷路倒不是問題。現在的關鍵問題,如何讓這些人來到這個偏僻的小巷子里。

「老公,你不是會做美食嗎?你要想賣出這條狗,就在這裡先開個餐館。至於宣傳方面嗎,到時候看我的手段吧。」傅雪嬌也看到了價目表上的價格,對於這個價格她倒不在意,很明顯,這些妖族的狗狗,是賣給那些世家子弟。

這個巷子太偏,只有用丈夫的廚藝將他們吸引過來,然後再來談賣妖族寵物的事情。

「好主意呀。」劉俊之摸了摸傅雪嬌的頭,這個主意他怎麼就沒想到呢?雖然不可以用空間袋之內的蔬菜肉類,但是可以用神武大陸的食材。

這個時候,《逍遙真經》便起了它的作用,這裡全面的介紹了神武大陸的飲食。

「你又不是小孩子,你摸摸頭,就算獎勵我了嗎?最起碼要親一個吧。」傅雪嬌說道,他們是夫妻。

自己連身子都被劉俊之看光了,自己的這個要求,並不算過分。

更何況劉俊之早已吻過了周雪和莫無雙。

劉俊之也不說話,一伸手便將傅雪嬌摟在懷中,既然是自己要承擔的,躲是躲不過去的,只希望自己在見到秦鳳凰時,秦鳳凰能夠理解自己。

在劉俊之懷中的傅雪嬌,像個小貓一樣。

劉俊之輕輕的吻在傅雪嬌的唇上,只是那麼短暫的一瞬間。

劉俊之便抬起了頭,現在並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先完成系統的任務要緊。

傅雪嬌睜開劉俊之的手臂,雙臉泛紅。

「這個獎勵可以了吧?至於這間餐館。我們的老闆娘是不是投點資。」劉俊之說道,他剛想起來,似乎身上一毛錢都沒有。有的只是一兵器袋的凡兵。

「投資,可以呀。你先拿出點東西做抵押,省得你日後賴賬。」傅雪嬌伸出雙手,向劉俊之索要。

劉俊之只得從兵器袋中拿出一件凡兵。赫然是方天畫戟。

Prev Post
就連現場除了聶甄外修為最高的慕容禮,都差點看不清聶甄是怎麼幹掉金銘的。
Next Post
一方面,既擔心慕靖南被算計,一方面,又擔心事發后,姐姐會被報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