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既擔心慕靖南被算計,一方面,又擔心事發后,姐姐會被報復。

幸好,什麼都沒發生。

她鬆了一口氣,看了一會兒明雅,便退出了卧室。

慕靖南已經站起身,站在落地窗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高大的背影,透著幾分蕭索的孤寂。

明幸宜的心,措不及防的就痛了一下。

那是一種細密且綿長的痛。

她心痛這個男人。

想撫去他所有的哀傷。

「二少。」她咬著唇瓣,思索片刻,緩緩上前來到他身後站定,硬著頭皮開口,「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替姐姐向你道歉,對不起。」

「既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要道歉?」男人的聲音清冷,低沉。

這才是他。

矜貴的慕家二少。

明幸宜苦笑,她不明白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知道明雅想對他做什麼。

「二少,我來了,就表示我知道姐姐要對你做什麼。我很慶幸,事情沒有到最壞的地步。」

神寵進化 「你知道?」

「是。」明幸宜坦誠,「姐姐想做什麼,我知道。因為良心難安,也因為擔心姐姐和……你,所以我來了。」

「一開始,你就知道你姐姐的計劃。你沒有阻止,反而幫她約我出來。」

慕靖南轉過身來,居高臨下的睨著她,「明幸宜,我該說你天真呢,還是傻?」

既然一開始決定了要幫她姐姐,為什麼又跑過來阻止?

現在,她可是兩頭不討好了。

「對不起,你生氣是應該的。」明幸宜腦袋低垂,她也很懊悔,也很自責。

姐姐之所以這麼做,也是為了明家。

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慕靖南冷嗤一聲,沒有多言,邁步便離開。

明幸宜愣了一下,還是追了上去。

「二少,等等!」

走廊上,明幸宜叫住了他,男人高大的身影,並未停下。

她鼓起勇氣,追到他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慕靖南終於停下,目光不耐的掃過她,「說。」

「我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但是,能不能請你不要追究我姐姐?」

從他的態度來看,不難猜到,這件事還沒完。

該算計他的人,不會這麼輕易逃得了的。

她現在擔心明雅會被報復。

「你覺得呢?」

「對不起,求求你……」

手機響起,慕靖南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便繞過她快步離開。

站在原地,明幸宜的心,一沉再沉。

失望的閉上眼。

姐姐,對不起,我儘力了。 離火城。

一家客棧內,一名黑衣女子盤腿坐在床榻上,正打坐修行。

為什麼說是女子。

因為,此人雖然全身上下被一襲黑衣籠罩,卻也掩蓋不住那從胸部到腰臀的傲人曲線。

這一看就是女人,而且,身材賊棒!

只可惜,她的臉上戴著一隻銀色面具,看不到臉,也不知是丑是美。

黑衣大胸,銀面翹臀。

沒錯!

她就是雲霧山真傳弟子蘇鸞。

不久之前。

顧白和她之間,還摸過那麼一腿。

顧白最欣賞的,就是她的一雙大長腿,結實飽滿有彈性,都快趕上大師姐的無敵美腿了,不看臉,他都可以玩一年……

咳咳,回到重點。

自從和某人在紅蓮教分道揚鑣之後,蘇鸞在紅蓮島上閉關療傷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有紅蓮教提供的許多天材地寶和療傷之物,再加上她自身的底子夠厚,經過兩個月的細心療養,總算是修復了受損嚴重的身體,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

待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之後,她便離開紅蓮教,直奔離火城而來。

在返回宗門雲霧山之前,她還要做一件事。

幹掉赤焰國三皇子寧宏!

她在逃脫金鵬妖皇的追殺時,被寧宏暗算,差點死於非命。

這筆賬,她可沒忘記。

當初,她奉大長老之命,離開雲霧山來到這裡,是為了幫助寧宏降服金鵬妖皇,壯大他的勢力,助他奪得太子之位,結果好心沒好報,慘遭暗算,若不是她福大命大,遇上了那個禿子,她早已化作了一堆枯骨……

總而言之,她非殺寧宏不可。

前日。

她一路飛行,從南荒趕到了離火城,還來不及歇息,便四處打聽起來。

偌大一座離火城,竟然無人關心三皇子寧宏。

目前最火的,反倒是什麼十三皇子。

她打聽了半天,誰也不知道三皇子寧宏的下落,那個卑鄙小人,也不知是躲起來了,還是根本就沒有回到離火城。

「你究竟躲在哪裡!」

蘇鸞倏然睜開眼,有凜冽的寒芒射出,讓整個房間的溫度都下降了一大截。

「不行!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蘇鸞走下床榻,一邊踱著步,一邊思索起來,「再有三個月,便是雲霧山的開山大典,如此盛事,我可不能錯過。在此之前,我一定要找到寧宏那卑鄙小人。可是,我該怎麼做呢……」

不知過了多久。

她突然停下腳步,眼眸閃閃發亮,「普通人很難知道寧宏的下落,但寧宏的那些兄弟姐妹,一定知道一些消息,譬如……那位十三皇子!」

啪!

她輕輕一拍手掌,自言自語道:「本姑娘可真聰明!」

到了晚上。

蘇鸞悄然離開客棧,前往十三皇子府。

那位十三皇子,沒有住在守衛森嚴的皇城之內,而是住在外面,正好方便了她。

要知道,赤焰皇室所在的皇城,裡面不僅有大量高手坐鎮,還布滿無數的禁制陷阱,別說是她,就是化虛宗師級別的存在,也不敢亂闖。

「這就是十三皇子府?」

遠遠的,蘇鸞便看到了那座比一般土財主的庭院還不如的十三皇子府,忍不住在心裡嘀咕一聲,「這十三皇子,也夠慘的……」

「咦!」

突然間,她的神念察覺到,有一些不尋常的氣息,正隱藏在這座十三皇子府的周圍。

甚至有一道氣息,連她都感到驚顫。

蘇鸞急忙隱藏自己的氣息,然後向後退了退,免得被那位神秘強者給鎖定了。

「這十三皇子,竟有這麼多高手暗中保護……不簡單啊。」

蘇鸞的身體,完美地融入到一片陰影之中,她緊盯著十三皇子府方向,目光一陣閃爍。

想要在這麼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溜進十三皇子府……簡直不可能。

不過。

她曾學過一門風遁之術,再加上她的法相【靈虛】,互相配合之下,未免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去。

可以一試!

蘇鸞默默發動體內的法相,然後施展風遁之術。

忽的一下。

她的身體,化作了一道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風,飄向了十三皇子府。

半柱香后。

蘇鸞在那些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有驚無險地翻過院牆,進入了十三皇子府內部。

為安全起見。

她依然徹底隱匿氣息,保持著『風』的形態,在這座府邸裡面飄來盪去,尋找那位十三皇子的下落。

「應該就是這裡了。」

很快,她就鎖定了目標。

她眼前的這間屋舍,雖然看上去不怎麼樣,但已經是這座府邸最好的屋子。

那位十三皇子,一定住在這裡面。

不過,她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小心翼翼地潛伏在一處草叢裡面。

因為,從這座屋子裡面,正傳出一陣奇怪的啪啪之聲。

過了一會兒。

一名絕美的銀髮少女,從裡面走了出來,臉蛋紅撲撲的,身上還香汗淋漓……

「臭流氓!」

蘇鸞忍不住啐了一口。

陳情令之踏劍歸來 果然是一家人,哼,寧宏那卑鄙小人的弟弟,也不是什麼好鳥。

又過了許久。

蘇鸞發現這座府邸的所有人,都已經入睡之後,這才靠近那座主屋,然後沿著門縫飄了進去。

屋內沒點燈,卻有光。

蘇鸞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床上有一個光溜溜的腦袋,賊亮。

「這禿頭,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

蘇鸞頓時愣住了。

難道,此禿頭,是彼禿頭?

不會這麼巧吧!

因為床上的人背朝外睡覺,所以看不到長相。

為了確認心中那個大膽的想法,蘇鸞無聲無息地飄了過去。

然後。

她鬼使神差地伸出一隻手,輕輕摸了一下那個禿頭。

……

【最近有很多吐槽,總結了一下。

有說男豬腳幼稚的,九萬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有說配角傻嗶的,碰到豬腳就各種降智商,說話不符合身份云云。

有說節奏太快,也有說節奏太慢的。

Prev Post
果然,這武聖世家不是一般八品宗門可比。
Next Post
「我要隱退離開,過平淡的生活,擺脫過去的一切,結果你們不肯放過我,非要置我於死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