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未動的混沌神塔再次動了,將入魔的莫宇辰再次傳送到塔里。

…………

莫城東邊三十里處!

一條蜿蜒將近一里地車隊中正在往莫城的方向前進。

開頭的是一排排威風凜凜的鎧甲騎士,高舉的旗幟,上面赫然寫著一個蒼勁的華字。

由此可見,這必然是華悅帝國,某個大人物的車隊。

然而,仔細一看,華悅帝國鎮北侯世子竟然也在車隊這種。

騎著高頭大馬,滿臉陰霾的守護在一輛極度奢華的馬車旁邊。

馬車之內,端坐著一個道骨仙風的老者,旁邊還躺著一個面色慘白的少女。

此時,馬車中的老者不由得皺著眉頭:

「怎麼回事!怎會有如此大的天地異像?」

「莫城竟然有如此高人!」

繼而老者手中的指頭稍微一掐,臉上的凝重之色更甚。

「王鶴,讓車隊停下來!」老者吩咐道。

「停!」鎮北侯世子王鶴手臂高舉。

隨後,他低著頭詢問道:「蔡國師,您有何吩咐!」

鎮北侯世子王鶴本來是受蔡國師之命,拿著蔡國師的令牌前去莫城尋求落腳之處。

可是王鶴卻拿著雞毛當令箭,仗著華悅帝國的強大,到莫城耍橫。

被莫宇辰嚇跑之後,跑到蔡國師面前添油加醋的亂說一通。

本來蔡國師因為此時帶孫女出來歷練,孫女突發頑疾,心情就非常的煩躁了。

再加上聽王鶴的回稟,說什麼莫家霸道,蠻橫不講理,不但殺了華悅元帥的兒子,還將他驅逐。

聽完彙報,盛怒之下的蔡國師當即揮師莫城,要親自上莫家問罪。

可是走到半路,蔡國師卻發現了莫城有一股恐怖的異像,並且這種異像有可能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存在引動的。

「爾等原地休整!」蔡國師縱身而去,半空中不斷回蕩著他的命令。

而他自己獨自一人往莫城的方向飛去…… 混沌塔內……

莫宇辰盤膝坐在一個玉質的平台上,周圍泛著濃郁的白霧,如同仙境一般。

「我這是在哪?」莫宇辰端詳著四周圍。

一股濃郁的白霧撲鼻而來,莫宇辰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氣。

突然間感到渾身舒服得毛孔都打開了,就連靈魂也有一種翱翔在九天之上的暢快感。

這時,他意識瞬間有了一個念頭,自己不知道是何時進到了這混沌神塔的第二層。

一眼望去,四周圍空蕩蕩的,只有地上那那隨處飄蕩的靈霧。

玉台的四周圍懸浮著一個玉簡和一把通體暗紅的神劍。

下一刻,懸浮著的玉簡閃過一道白光,直接沒入了莫宇辰沒心之處。

頓時,許許多多的口訣、字元已經武動的小人在他腦海中不斷掠過。

然後以當頭棒喝之勢融入他的靈識之中,就像一顆流星在夜空中劃過一般,一閃而逝。

剎那間,莫宇辰的腦袋猶如千萬針扎一般,疼痛欲裂,像是要炸開一樣,僵硬著身體往玉台上到下。

就在他暈過去的時候,底下的玉台散發出一股清涼,透過他的脊椎注入他的腦中,這才讓這股疼痛感消失!

當他回過神的時候,腦海中赫然出現一部修鍊法訣和一本劍譜,除此之外還有一副功法運行圖以及劍譜中招式的人形動作。

「混沌造化功!」

「滅世劍訣!」

莫宇辰呢喃道。

眼睛閃爍著極其興奮的神色,激動得緊緊握住拳頭。

除此之外,他還發現玉簡中還是進入混沌神塔的憑證。

以後他要進入混沌神塔已經不用靠神塔自己觸發了,他可以隨著心意自己控制了。

並且自己的東西也被神塔所允許,可以放在這裡面。

這可就意味著,以後莫宇辰的所有物品,只要他心意一動就可以收進塔中。

可是當莫宇辰要修鍊《混沌造化功》的時候卻發現,修鍊不了……

他又忽略了一個最大的問題,此時他丹田的問題還沒解決。

「不對,我的實力什麼時候變這麼強了!」

莫宇辰震驚的感受著自己身上的變化。

腿部、手部、腰部都已經完成龍化,就只差頭部!

那不就是說,只要他頭部完成龍化,那就達到了魚化金龍之境,丹田修復也已經是指日可待了……

不管了,現在先看看那把劍!

嫁入豪門:老婆,乖乖的! 當莫宇辰將那把劍抓入手的時候,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

雖然外觀並不奢華,但是他卻有種非常強烈的感覺,就是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就像是他的孩子,失落了多年,然後突然之間被他找到的那種感覺。

他甚至都能感覺到神劍的靈魂的哀鳴……

突然間,他想起傳承記憶中,有關於神器認主的記載。

神器有靈,越是高級的神器就越高傲,除非被神器認可,否則的話,別說使用神器了,就算拿到拿不動了。

「我現在這個狀態是否屬於神器認主呢?」

莫宇辰皺著眉頭思索道。

可是他越是思索,越是覺得手中神劍在哀鳴,可是他有不知道該怎麼去交流。

只知道這把劍名字為——神隕劍!

…………

莫城莫府中!

寵婚夜襲:神祕總裁有點壞 「華悅國師,蔡正卿。」

聯盟之俠客行 「求見仙師!」

蔡正卿來到了莫宇辰他母親屋子的門口,弓著身子。

如果此時華悅帝國的貴族在這裡的話,恐怕得被蔡正卿如此模樣嚇死。

真武境巔峰的他,本身在華悅帝國就是個讓人仰望的存在,可是卻在一個小小的莫城中卑躬屈膝。

可是蔡正卿卻沒覺得自己此時這般態度有何不妥。

就在剛剛,他自認為莫城中的異像以他的實力是萬萬做不到。

除非是凝丹境強者,否則的話,絕對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動靜。

而凝丹境的強者每一個都是仙人一般的存在,自己自然要尊敬一些才是。

時間漸漸的過去……

許久之後還沒有回應,躬著身子的蔡正卿以為太遠,仙師聽不到,當即往前多走幾步。

沒想到突然間,蔡正卿撞到一個無形的光幕上,巨大的反彈之力將他震得氣血翻滾,連連後退。

「仙師恕罪!」

「晚輩無心冒犯!」

蔡正卿急忙跪下磕頭,誠惶誠恐的說道。

此時他更堅信,此處絕對有凝丹境強者了。

自己真武境巔峰,竟然被悄無聲息的震退,這種無上神通,絕對是凝丹境無疑。

可是他哪裡知道,這只是混沌神塔的波動而已。

然而,此時在塔中的莫宇辰卻被蔡正卿一驚一乍的樣子搞得莫名其妙。

「怎麼華悅帝國的國師來拜見我?」

「還喊我為仙師?」

莫宇辰不可思議的想道。

剛剛他入魔后發生的事情,他已經全然忘記了。

要不是混沌神塔自主將他吸進來的話,估計這會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嗜血狂魔了。

「哼,管他是什麼師。」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本少爺看你要如何!」

莫宇辰念頭一動,將自己傳出了塔外,直接出現在蔡正卿的面前。

然而莫宇辰突然的出現,將悄悄抬起頭偷看的蔡正卿足足嚇了一大跳。

突然間眼神出現個大活人,他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晚輩叩見仙師!」蔡正卿急忙再次叩首。

「何事!」

莫宇辰皺著眉頭,不耐煩道。

這蔡正卿一驚一乍的,莫宇辰感覺他就像個瘋子一樣,很是討厭。

「晚輩孫女染上重病!」

「想求進城醫治,求仙師允許!」

蔡正卿恭敬的請求道。

雖然不是非得要在莫城,但是蔡正卿擔心自己的孫女經受不了奔波。

況且,他孫女的病並不是平常的病。

就連他的學識,都看不出她孫女兒的病,他選莫城其實還是抱著僥倖的心理。

他暗自想著,既然莫城中住著仙師,看看是否能求得仙丹為孫女續一下命。

畢竟他就剩下孫女這麼一個親人了。

要是還保不住孫女,他就算有強橫的實力,或者是位極人臣又有什麼用。

「進城可以,只要是遵循城中規矩,何須要求?」

莫宇辰非常的不解道。

他心中已經暗自在想,這老東西是不是腦子有些問題。

不就進個城而已嗎,至於跑到這裡又跪又拜嗎?

可他哪裡知道,他入魔的時候,引動的天地異像,已經將蔡正卿嚇破膽了! 蔡正卿得到莫宇辰的允許之後揣著惶恐的心情,回到了車隊中。

並且吩咐車隊以最快的速度往莫城趕去。

在進城之前,還千叮萬囑,約束手下的人要遵守莫城的規則。

狐妖適合家養 否則的話,就算莫城不處罰,他也會親自出手誅殺。

蔡正卿突然的轉變讓鎮北侯世子王鶴非常不解。

怎麼才離開那麼一會,蔡正卿就變得如此戰戰兢兢。

就像是一個人做了賊,怕引到公差找上門一般。

而莫宇辰在蔡正卿離開之後,回到了母親的房間。

進房的時候,北房間中的凌亂著實嚇了一跳。

還有母親身上的變化,他記得沒進混沌神塔之前,他母親是如同老婦一般的蒼老!

可是現在一見,那白色的頭髮已經轉為黑色,滿臉的皺紋也消失不見了,褶皺的皮膚也化為嫩白!

他印象中,進入混沌神塔前後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

母親竟然從一個蒼老的老婦,變回了曾經那個經驗的美人,甚至比起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難道是混沌塔的功勞嗎?」莫宇辰滿臉疑惑的思索著。

Prev Post
聲音一出,卻頓時引起四方眾修士鬨笑。
Next Post
但王宇卻說出了他的境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