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的精神力給予他極大的自信。

前兩道菜的成功讓段無憂有強烈的渴望,想把這道憋在心裡很久很久的靈感表達出來。

「三、二、一,比賽開始。」

巡場美女轉了一圈后,賽場上的十對選手就動了起來。

段無憂取出魔光魚,在鍋里倒上蘇伊士河上游的清水,開火煮湯。

魔光魚一大一小,一公一母。

象徵著文化傳承與陰陽平衡。

夏洛奇看見段無憂全神貫注的樣子,覺得此子內里的品質沒問題。

年輕人沾染了些紈絝的毛病,只要改了就好。

現在段無憂有了女朋友,夏洛奇相信,這孩子應該不會跑偏了。

夏洛奇感覺到了段無憂做這道菜時內心裡充滿了快樂的情緒。

隨即就開始將這種快樂灌注進魔光魚與半鍋清水中去了。

在魚湯快要熟的時候,段無憂將提神的無憂草與微甜的蘆葦根放了進去。

夏洛奇稍微一感覺這名為「大河拐彎的地方」的魔光魚湯,就知道其中缺少了一味調料。

隨即將凡人世界中的白鬍椒粉撒了一層進去。

強大的精神力灌注的快樂情緒使得火上的黑瓷鍋上方若隱若現的漂浮出一條大河。

那河的模樣正是蘇伊士河。

一些魔光魚在波光粼粼中跳躍起來了,一條接一條的跳躍著。

蘆葦飄飄,春風無盡。

魚湯的香味隨著夜風飄散開來。

使得旁邊的選手都被吸引住了,不自禁的快樂了起來。

最倒霉的是磨牙虎寨寨主牛喜兒與牛奔奔兩人。

他們做的一道菜名為「殺風天狼羹」,主要是想表達邊關寂寥與險惡。

由於牛喜兒被段無憂菜品中飄散出來的快樂給忽悠了一下,最後放的調料苦丁多了一倍。

這一來,「殺風天狼羹」的味道與思想可就要改變了。

太苦后就會變得有失高貴與尊嚴。

邊關將士的雄風與氣節一下子都沒了。

兩人鬱悶之極。

夏洛奇感覺到了這一幕,悄無聲息的將精神力釋放過去,在他們的菜品中注入了一些積極向上的光明與力量。

牛喜兒與牛犇兩人哪裡知道其中的奧秘,一臉的懊惱,蹲在地上抱頭無奈。

半個時辰到,作品被服務生給端了過去。

魯有腳喝了一口段無憂的魚湯后,眼神一亮。

嘿嘿,好傢夥。

這裡面包含的那種自由自在的快樂跟丐幫弟子的思想十分吻合。

俗語道當了三年叫花子,皇上都不做。

段無憂的快樂思想剛好與此暗合。

魯有腳立即點頭同意,通過。

花無缺喝了一口湯,感覺到了自己年輕時與江小魚一起闖蕩江湖的快樂。

不禁神思以往,雲可贈人了。

忍不住快樂由心生的微笑,點頭,通過。

愛吃西紅柿喝了段無憂的一口魚湯,不由得臉部表情一陣放鬆。

「詩酒趁年華啊!」

愛吃西紅柿喃喃自語了一句,點頭,通過。

「大河拐彎處」魚湯中蘊含得快樂感染至深。

讓品嘗過它的人久久不能忘懷。

人生之樂莫過於自由自在,如河水游魚般無憂無慮呢!

唐三還好,本來這傢伙就屬於樂觀的人,一喝魚湯,沒表示什麼,只是微微點頭,對其中附加的精神力與快樂的情緒表示讚賞。

通過。

四位評委考官一致通過。

段無憂興奮的跳了老高。

良子也為段無憂感到高興。

夏洛奇一看,已經達到了目的。

隨即,將段無憂叫到一旁:

「跪下,你可願意拜我為師?」

段無憂一愣,鬼精如他的小眯眼立即釋放出無限喜悅。

「師傅在上,受徒兒一拜。」

段無憂把那個頭咚咚的磕在木地板上。

旁邊的選手都愣住了。

「這兩個傢伙搞什麼搞?」

只有無憂的父親段世傑看見兒子跪倒在夏洛奇面前後,心中一陣輕鬆。

「這個臭小子,終於有人可以管住你了。」

哈哈一笑,負手離開了。

「此生無憂矣!」

這是段世傑的心裡話。

「從今而後,你就是我夏洛奇的徒弟,你可要記住,莫要胡為,當行俠義,多做好事。」

「否則,我知曉后,定不饒你!」

「好了,站起來吧,你不要動,我傳你的這套功法你不許傳授給別人。」

「當然,以後若是良子嫁給了你,你傳給她我不反對。」

夏洛奇微微一笑。

隨即將《十一重樓》中的精神力修鍊秘訣灌入到段無憂腦海中去了。

另附了一套「穿雲裂空手」一百零八式。

半個時辰后,傳功完畢。

段無憂眼中一亮,夏洛奇為他打開了一扇嶄新的大門。

讓他看見了深邃浩瀚的宇宙與精神細微的修鍊法門。

「多謝師傅傳功之恩。」

段無憂的眼中流下了熱淚。

這樣的孩子,雖然紈絝,但內心的光亮不少,知道這等機緣,可謂是再造父母了。

「師傅,我不參加比賽了,我想跟在你身邊。」

「師傅,謝謝你!」

段無憂忍不住哇哇哭了開來。 「嗯,為師原本就不是專門要參加這個食神比賽的,只是覺得好玩熱鬧一下。」

「跟你不一樣,你要想清楚了。」

「你現在個人賽與二人組都進入了總決賽。」

「若是此時退出,你可能會失去另一種未來。」

哪知段無憂這小子一點都沒含糊,當即說:

「師傅,您別說了。」

「即便是那些食神,我覺得也未必有師傅您厲害。」

「所以,我決定了,您到哪我就去哪。」

「可是你的那個小天使怎麼辦呢?」

夏洛奇再次考驗他。

「這事她得聽我的,若是不肯聽我的,這女朋友不要也罷。」

「道不同則不相為謀,這點我還是清楚的。」

段無憂心無掛礙道。

「嗯,那也沒必要,你也要尊重良子的想法。」

「她若是肯跟你來,我歡迎。」

「若是她堅持參加食神比賽,拜入某位食神門下,你也不要勉強她。」

「以後隨緣吧。」

「為師勸你一定要考慮清楚,你的顏值可是不高啊!好不容易有了女朋友,你可要想好了。」

夏洛奇笑道。

「為師等你十分鐘。」

夏洛奇說完,負手走開。

來到黛莉斯與古蘭朵奶奶身邊。

眼睛凝視著黛莉斯,心中忽然升起莫名的感動。

天各一方,他么這過的是什麼日子啊?

「黛兒,以後我再也不會把你弄丟了。」

夏洛奇誠懇道。

「哦,這事還真不怪你。你也沒不必要如此自責。」

「我算你什麼人?你現在想清楚了么?」

黛莉斯似笑非笑的說道。

古蘭朵奶奶轉身走開幾步,抬頭看天空的星星。

「這個,我想認真的跟你說,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要是我不同意呢?」

黛莉斯一改以前對夏洛奇的那種倒追的熱情與瘋狂,變得若即若離了。

「哦?無論如何,我尊重你的選擇。」

凌天神帝 夏洛奇感到一點意外。

「古蘭朵奶奶是怎麼找到你的啊?」

夏洛奇忽然想起這事。

「你都忘了,古蘭朵奶奶臨走時可是給過我一個信物的。」

「你看,這就是古蘭朵奶奶給我的傳送之星。」

黛莉斯從脖子的項鏈上取出一顆鴿子蛋般鑽石大小的星星。

「哦,原來如此。」

「你可別忘了,古蘭朵奶奶修鍊的可是星辰之力。」

「師傅,良子答應我了,她和我一起跟你走。」

「嗯,你回去跟你爹說一聲去吧。」

夏洛奇覺得段無憂這孩子在大事上決斷力不錯,但還缺少協調與周密。

年輕人輕於允諾,未必是好事。

Prev Post
席洋和小剛回到城中村的屋子,來到這邊這麼多天,第一次發起了脾氣。
Next Post
「我也很認真啊,可帥氣是天生的,既然上天賜予我如此英俊瀟洒帥氣無敵的小臉,如果這是一種錯誤,那就讓我一個人承擔這個錯誤吧,這讓我也很絕望啊。」華新無奈聳肩,一臉絕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