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志文擦了擦臉上的冷汗,目光看向樹林的深處,剛才那一下,若是自己反應慢上一絲,那麼很可能自己就受到了重創。

「你們剛才看清楚那是什麼了么?」周志文同古千雪幾人迅速的站到了一起,目光謹慎的看著四周。

「一隻貓!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一隻魅貓,很有可能是被魔氣侵蝕了!」古千雪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魅貓不是地獄之中的鬼物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聽到古千雪的話,周志文幾人身軀微微一震。

「誰說就只能地獄之中有鬼物了,仙界之中也是有不少鬼物的!」古千雪輕聲開口。

「嗷……」古千雪的話音剛剛落下,又是一道烏光朝著眾人飛了過來,這一次對象是古千雪。

「找死!」洛天也是心中開口,御鬼印的氣息從洛天的身上飛出,沖向了那道黑光。

速度極快的黑光,瞬間一頓,古千雪伸手一抓,身上黑氣翻滾,整隻潔白的手掌布滿了鱗片直接抓到了已經到了身前的那道烏光之上。

凄厲的慘叫之聲在幾人的耳中響起,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古千雪的手中。

黑色的鬼爪泛起陣陣光芒,一隻兩尺長的黑色大貓,被古千雪掐住了脖子,不斷的掙扎著。

「魅貓,地獄之中魑魅魍魎四大鬼物,魅的後代之一,擅長速度,用利爪攻擊敵人。」古千雪輕聲開口,顯然對於魅貓很是了解。

古千雪眉頭微微一皺,她剛才明顯的感覺到這隻魅貓速度頓了一下,更向是撞到自己的手上一般。

「有人暗中出手!」古千雪目光看向四周,隨後目光看到了站在身旁的伏北身上。

伏北看到古千雪看向自己,臉上頓時露出柔和的笑容,竟然給古千雪一種是伏北在幫助她的感覺。

「白痴媳婦!」洛天心中暗罵,感覺這麼長時間不見,古千雪的智商倒是下降了不少,伏北有這種實力么。

「嘭……」古千雪沒有開口,一把捏爆手中的魅貓,黑色的鬼氣席捲在古千雪的周身,一枚黑色的內丹出現在了古千雪的手中。

「這種鬼物的內丹對鬼物來說,是大補之物!」古千雪輕聲開口,將內丹收了起來。

「古施主,還請將這內丹交給貧僧吧,這乃是大邪大惡之物!」戒渡輕聲開口,目光看向古千雪。

「果然有鬼物啊!就是不知道這裡的鬼物是從何而來!」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森林的深處,時不時的還能聽到鬼物的叫聲。「走吧,大家小心一點!」周志文心中暗嘆將古千雪這個鬼修帶來,果然是有用,若不是古千雪能夠感覺到魅貓的存在,雖然魅貓不會把他們怎麼樣,但是也頗為棘手,剛才那種速度,縱然周志文想要攔下

,都有些困難。

至於戒渡的話,古千雪直接無視,更是主動站到了伏北的身旁,跟伏北並肩行走。

眾人再次踏進了森林之中,開始朝著幻魔嶺的深處行走,走著走著眾人便是看到了樹林深處有一處河流,不斷的流淌著,而河水的顏色竟然是黑色,不時的有黑氣,從河水上飄出。

而河流的另外一面,一株黑色的植物矗立在那裡,散發著瑩瑩黑光。

整株植物不比樹木矮多少,只有三片葉子,剩下的一部分彷彿一株樹榦一般,但是枝幹上卻是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小花。

「風幻子!那是風幻子!能夠讓人產生幻覺的靈藥!」尹修眼中露出狂喜之色,看著那黑色植物,大聲開口。

「幻心丹的主葯啊,有了這風幻子,我就可以煉製幻天丹!幻天丹雖然只是五品丹藥,但是對人卻是有著奇效,讓人生活在自己的幻境中!」尹修開口,飛身而起,朝著那風幻子沖了過去。

「嘩啦啦……」不過,尹修剛剛動身,那條黑色的小河卻是傳出陣陣的水流之聲,一條黑色的巨蛇從小溪之中飛出,朝著尹修咬了過去。

而隨著黑色巨蛇的飛起,整條小溪的溪水竟然變成回了原色,讓洛天眼中露出驚異。

十丈……百丈……

兩百足足一百多丈長的黑色巨蛇,龐大的蛇身,竟然比起龍傑的身軀還要大上許多。

血盆大口張開,鋒利的獠牙散發著陣陣的寒光,洛天絲毫不認為尹修那小身子骨能夠承受住這隻巨蛇咬上一口。

尹修臉色狂變,看著那已經到了近前的黑色大口,伸手一揮,一枚丹藥從尹修的手中飛出,隨後轟然爆裂。

「轟隆隆……」黑色的丹藥化成恐怖的爆炸,在巨蛇的血盆大口前爆炸,大片的血肉從巨蛇的口中飛出。

「這是七絕鬼蛇!」古千雪驚呼一聲,看著那龐大的蛇身,朝著他們席捲而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裡是地獄不成,竟然這麼多鬼物!」 重生之影帝大叔的小嬌妻 伏北喊了一聲,站到了古千雪的身前,手中金色的神劍爆發驚天的神光,朝著那朝著他們掃來粗壯的蛇尾斬了過去。

「咔嚓……」火光四濺,伏北手中金色的長劍,在蛇尾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而伏北的身軀也是被鬼蛇抽的倒飛了出去,撞斷了不少的樹木。

狂風四卷,吹盪在那株風幻子上,一朵朵黑色的小花不斷的晃動起來,黑色的花粉,飄蕩在天地之間,將方圓幾萬丈籠罩。

「別吸入那花粉,會進入到幻境當中!」尹修臉色難看,身形倒飛,看著那黑色的巨蛇再次朝著他們撲了過來,躲避了一下。

不過,尹修的話雖然說的很快,但是還是反應慢了一步,除了尹修之外,周志文,伏北等人都是吸進了不少花粉。

轉眼間,周志文,古千雪等人便是停下了身軀,僵直的站在那裡,雙眼變成了黑色。

「該死!」尹修心中暗罵,雙手掐訣,同時一尊青色的大鼎從尹修的催動下飛出,轟然暴漲,朝著那黑色的大蛇鎮壓而去。

一隻綠色的大手伸出,朝著鬼蛇抓了過去,直接奔著鬼蛇的七寸。

「嗡……」不過那粗壯的蛇尾卻是抽斷來了虛空,再次朝著尹修掃蕩而去。

尹修另外一隻手上多了一把長刀,迎上了那粗壯的蛇尾,整個人再次被抽飛,狼狽的跌落在地面之上。

「嘭……」另外一面,綠色的大手,抓到了黑蛇的七寸上,讓鬼蛇劇烈的翻騰起來,粗壯的身軀胡亂的撞擊著,將方圓百丈化成了廢墟。

「嗡……」胡亂的抽動之下,黑色的蛇尾終於抽在了眾人的身上。

周志文,戒渡,伏北三人相繼被抽中,口中噴出鮮血,身上傳出脆裂之音,但是卻沒有絲毫轉醒的跡象。

「給我停!」尹修不斷怒吼,強忍著身上的疼痛,不斷的保持著那按在鬼蛇七寸上的綠色大手。

「嘭……嘭……嘭……」但是鬼蛇那龐大的蛇尾不斷的抽在尹修的身上,讓尹修口中鮮血狂噴。

足足十幾下,尹修終於堅持不住,綠色的大手轟然碎滅身形倒退。

「不行了,我擋不住!抱歉了!」尹修開口,口中鮮血噴出一口,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綠意,身形閃動,朝著幻魔嶺的深處奔去。

尹修的速度很快,鬼蛇看到尹修逃走也沒去追,而是吞吐著蛇信子,朝著站在那裡一直沒被波及到的古千雪遊盪,黑色的大口朝著古千雪咬了過去。「真是廢物!」洛天暗罵一聲,千幻面具瞬間帶在了臉上,胡亂的改變了下容貌,憑空出現在了古千雪的身旁。 洛天一出現,那條粗壯無比的黑色巨蛇的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黑色的大口,泛著腥臭的氣息。

不過鬼蛇似乎也是被洛天突然出現嚇了一跳,身形微微一頓。

「去死吧!」洛天一拳轟出,黑色的拳影狠狠的轟在了鬼蛇的大頭上,一聲清脆的脆裂之聲,在洛天的身前響起,鬼蛇嘶吼著,龐大的蛇頭,倒退了回去。

「嘭……」洛天腳下踏地,碎石崩飛,瞬間出現在了鬼蛇的頭頂,一腳踏出,大腳狠狠的踩在了蛇頭之上,龐大的蛇頭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誰都敢動!」洛天冷聲開口,手腕之上黑芒閃動,兩隻黑色的大狗飛出。

「汪汪……」兩隻大狗正是大黑跟二黑,洛天好久沒有召喚出來的兩個傢伙。

兩個傢伙一出現,一股強悍的壓力頓時從兩隻大狗的身上散發而出,黝黑髮亮,黑色的鬼蛇顫抖起來。

「去將這條蛇給吃了!」洛天沖著兩隻大狗開口,沒有去理會那條鬼蛇,而是飛身而起,朝著小河的對面飛去,出現在了那株龐大的風幻子的跟前。

「能讓人產生幻覺,就連千雪她們都中招了!」洛天心中自語,看著那株風幻子,雙手掐訣,陣陣的神紋從洛天的手上飛出,烙印在風幻子那龐大的枝幹上。

「嗡……」波動從風幻子的上傳出,在洛天的目光下漸漸的變小,被洛天收了起來。

「留著吧,的確有些難得,說不定以後還能有用!」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已經將七絕鬼蛇撕爛的大黑和二黑。

陣陣的金光從戒渡的身上散發而出,戒渡口誦佛經,無形的波動,散發而出,戒渡的雙眼開始緩緩的顫動起來。

「別吃了,走吧!」洛天伸手一揮,將大黑和二黑收了起來,再次回到了補天石上,落在了古千雪的肩頭。

「呼……」洛天剛剛落下,戒渡和尚便是睜開了雙眼,目光變的清明。

「好險!」戒渡低聲自語,目光之中帶著忌憚,這是洛天第一次看到戒渡眼中有如此神情。

「這傢伙不是無欲無求嗎?怎麼還被幻境迷惑了?」洛天心中冷笑。

古千雪的身軀也是劇烈的顫抖起來,隨後驟然放鬆,讓洛天心中長長的出了口氣。

「怎麼回事?」古千雪心中自語,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黑紗下的臉頰羞紅,回想著剛才幻境中的景象。

「怎麼會遇到那個小人?」古千雪疑惑了,剛才在幻境中,古千雪經歷了許多,但是最讓古千雪意外的,竟然遇到了洛天,而且還跟洛天做了很多事,她明明是最討厭洛天的。

「千雪,你沒事吧?」就在古千雪羞憤之時,伏北也是清醒過來,來到了古千雪的身旁,伸手搭在了古千雪的肩膀上。

「沒事……」古千雪身軀微微一顫,有些抗拒的將伏北的手震開,輕輕的搖了搖頭。

「大家都沒事吧,剛才實在是太可怕了!」周志文,魂軒兩人也是相繼醒來,額頭之上流下冷汗。

「一幫廢物,這還沒到心魔老人的洞府,只是外圍,就差點被團滅了,若不是我跟著,你們這幫廢物還要連累千雪!」洛天心中暗罵,真的很想衝出去,將伏北的抓子剁了。

「怎麼回事?那條七絕鬼蛇怎麼不見了?」隨後人們反應過來,看到地面上的狼藉,還有那將地面染黑的黑血。

「風幻子和尹修也不見了!」魂軒驚呼一聲,目光看向之前風幻子的地方。

「難道是尹修幹掉了七絕鬼蛇,然後收取了風幻子獨自走了?」周志文臉色難看。

「也許出現了什麼變故也不一定!」古千雪搖了搖頭,目光看向那地面上七絕鬼蛇的鱗片。

「我們還要繼續么?這還沒到心魔老人的洞府就遇到了如此危險,差點要了我們的性命,若是再往深處走,說不定會更加兇險!」伏北開口,目光看向周志文。

「剛才我們是大意了,相信若是小心一點,應該沒問題!」周志文開口,他知道古千雪她們一定選擇繼續走,因為這些人都是天才,有著傲氣。

不過此時周志文有些後悔,不該將洛天踢出隊伍,若是洛天在,多了一個強大的幫手,就更有把握一些。

眾人整理了一下,這一次小心翼翼的朝著森林深處走去,中間又遇到了兩隻魔化的鬼物,不過卻是被幾人解決掉了,不再似之前那麼狼狽。

時間流逝,眾人在森林中又行走了一個時辰,沒有遇到任何鬼物,但是一股壓抑的氣息卻是更加濃郁,彷彿暴風雨前的平靜,讓古千雪幾人心中凝重了許多。

「感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周志文停下了身軀,眼看著就要走出了森林,但是卻在森林之外感覺到了危機。

「沒錯,我也感覺到了,現在我們退出還來得及!」伏北輕聲開口,雖然他們這些人都是天驕,而且都有底牌,但是之前七絕鬼蛇那裡,給他們陰影太大了,差點就折在那裡。

「尹修應該出去了吧,他能出去,我們也應該沒問題!」周志文開口,他對於幻魔石勢在必得,因此不想放棄。

「走吧,出去看看,到底有什麼妖魔鬼怪!」古千雪冷聲開口,一步邁出,朝著率先朝著森林之外走了出去。

「千雪等等我,我跟你一起!」伏北大喝一聲,邁步跟在了古千雪的身後,而魂軒則是看了伏北一眼,沒有開口。

「我聞到了魔的氣息……」戒渡輕聲開口,眼中露出堅定,口誦佛經跟在了眾人的身後。

沙沙沙……

就在眾人剛剛走到森林的邊緣,陣陣的沙沙聲從森林之外傳了出來,讓幾人停下了腳步。

「是什麼東西!」魂軒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忍不住驚聲開口。

「咔嚓……」魂軒的話音剛剛落下,三尺長黑色的怪物便是從森林之外爬了進來。

「這是?食屍鬼?」 假面愛情 古千雪身形一頓,看著那渾身黑氣的怪物,雙眼微微一凝。

「不對,這是魔化的食屍鬼,比起正常的食屍鬼強了幾個檔次!」古千雪失聲開口,看著那滿口牙齒,好像能夠撕碎任何東西一般的食屍鬼,讓人不寒而慄。

「這東西很弱啊!」伏北眼中不屑之色一閃即使,手中金色的神劍爆發出一道華光,斬向了食屍鬼。

「噗……」那隻,黑色的食屍鬼瞬間被斬成了兩半,黑色的魔血撒在了地面之上。

食屍鬼雖然被魔化了,實力比起正常的食屍鬼要強上很多,但是伏北畢竟是真仙巔峰的實力,一劍斬殺一個,還是很輕鬆的。

那隻食屍鬼剛死,那陣陣的沙沙聲更加急促起來,一隻……十隻……密密麻麻的食屍鬼,從森林之外爬進了森林中,那隻食屍鬼的屍體瞬間被吞噬一空。

「這麼多……」幾人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一層一層的食屍鬼,鋪天蓋地,朝著古千雪幾人席捲而來。

「快退!」周志文大喝一聲,飛身朝著來時的原路退去。

「後面也有!」但是周志文剛剛後退便是停下了身軀,因為陣陣的破土之聲響起,一隻只黑色的食屍鬼從地面之中衝出,前後將周志文等人包圍。

「衝出去!」魂軒大吼,手中多了兩把灰色的長刀,舞動起來,朝著森林之外的食屍鬼沖了過去。

噗噗噗……

灰色的長刀,被魂軒舞動的生風,瞬間斬殺了大片的食屍鬼,不過魂軒的腳步也是被攔了下來。

其他人也是紛紛出手,眼下他們也沒什麼退路可言,只能衝出去,或者退回去,但是那一隻只食屍鬼實在是太多了鋪天蓋地,讓眾人寸步難行。

「不行啊,這麼下去,根本不是個辦法!」 婚入歧途 伏北大喊,站在古千雪的身旁,他發現古千雪這裡壓力要小上許多。

「你們可幹啥來了!」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被壓制的周志文等人,心中暗自嘆息,幾人實在是讓人無語。

「唉……」洛天輕嘆一聲,看到幾人都聚攏到古千雪這裡,讓古千雪的壓力變的大了起來,便是有些無語,御鬼印的氣息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

「吼……」隨著御鬼印的氣息散發,那些食屍鬼募然停下了身軀,彷彿遇到了可怕的東西一般,紛紛避讓著古千雪,古千雪到哪裡必然會變成一片真空。

「這……」古千雪眼中露出疑惑,其他人眼中卻是露出大喜之色。

「千雪姑娘,快帶我們出去!」周志文沖著古千雪大聲開口,讓古千雪回過神來,目光看向臉上同樣帶著笑意的伏北,邁步朝著森林之外衝去。

「腦子壞掉了,這都聯想到那個王八蛋的身上!」洛天心中大罵,同時也罵伏北不要臉,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一隻只食屍鬼不敢接近古千雪分毫,彷彿恭送帝王一般,為古千雪等人讓開了一條道路,讓古千雪等人離開,朝著森林的深處席捲而去。 如此同時,西山別墅內,一個小型放映室。

這裡是,這場運動中四個終極悍將在聚首之地。

這間小型放映室,是專門給高級領導(中央委員)級別的幹部,看電影,休閑的地方。

大約有四百個平方的樣子,幽暗的燈光下,沙沙的膠片聲音,正放映著一部內參片(多瑙河之波)是羅馬尼亞的一部極其無聊的電影。

為什麼又是內參呢?因為,裡面有接吻的鏡頭。

所以,是不能在外面公演播放的,那時代的人,就是看個芭蕾舞都不敢抬頭,可見那時候的人,是多麼的純潔啊!

室內人不多,四個人坐在前排的主要領導,室內兩邊還站著,十幾個女服務員。

穿進幽夢之中 電影在播放著,發出滋滋的聲音,銀幕上光影不時閃爍著……

「江X同志!現在形式可不容樂觀啊….我發現有些臭老九又有死灰復燃的勢頭,這對我們執行偉大領袖的最高指示,阻力不小啊!…」

一個長的胖胖的五十多歲的男人,眯著小眼睛,看了眼戴著副黑邊眼鏡,容貌清秀皮膚白膩一臉嚴肅的,一位五十多歲的女人帶著請示的口氣。

「哦?….什麼情況?現在不是那些走資派,臭老九都被打倒了嗎?怎麼會翻起風浪呢?….X元同志,你既然發現了情況那就要及時的制止嘛!跟我彙報是必要的,嗯….跟我說說具體情況!….」

青春一去不復返的江X,故作優雅的,抬起白皙的軟夷,撫了下腮邊的短髮,淡淡的看了一臉謙卑的姚XX,帶著讚賞緩緩的說。

「….這個情況現在是越發的嚴重了!您看!首先是咱們的得力幹將紅衛兵,被中央的一些勢力打壓!現在又是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熱潮!這樣無形中,把我們的力量給分散了啊!…雖然,現在造反派的勢頭還不小!….問題嚴重啊!….對於這點X橋同志那是有發言權的!….」

Prev Post
「我也很認真啊,可帥氣是天生的,既然上天賜予我如此英俊瀟洒帥氣無敵的小臉,如果這是一種錯誤,那就讓我一個人承擔這個錯誤吧,這讓我也很絕望啊。」華新無奈聳肩,一臉絕望。
Next Post
陳強做出這種選擇,只是為了以後方便學習,以免牽扯過多的精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