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胖陀羅這面如死灰的樣子,他也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胖陀羅聽罷,一跺腳,說道:“烏羅剎來了……再不走……我們都走不了了……”

“烏羅剎?”

姜晨也瞪大了眼睛,嚇了一跳。

之前的他,對這烏羅剎自然是沒什麼瞭解,但在南洋的這段日子以來,聽說了不少,自己暗中也打聽了一下,知道這烏羅剎在南洋的身份和背景,完全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當地的人們,都稱呼烏羅剎爲天婆門的“神靈”。

所以,別看姜晨平日裏口中說着烏羅剎的壞話,可是一聽到這樣的人物來了,他仍舊是嚇了一大跳。

烏羅剎拉起姜晨,就直接往李長生的房間而去。

此時的李長生,也在呼呼大睡,胖陀羅和姜晨一進來見狀,要死的心都有了。

“李先生……李先生……大難臨頭了,你還睡……快起來……”

姜晨一陣搖晃李長生,連忙開聲大叫道。

李長生翻了個身,揉了揉自己惺忪朦朧的睡眼,見胖陀羅和姜晨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裏頭,禁不住一笑,說道:“怎麼了?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裏幹嘛?”

“哎呀呀……李先生……本座平日裏雖然坑蒙拐騙,但如今答應了你的事情,自然便會做到……那烏羅剎正朝我們這裏而來,我已經感應到他的氣息的……你快起來……我的逃遁之術雖然不濟……但想來帶你和姜兄弟逃走,還是不成問題的。”胖陀羅說道。

要是平日裏,他這一番話出口,姜晨免不了要跟他擡槓幾句。

畢竟這胖陀羅又怎麼會那麼好心,要帶李長生和姜晨一起走?還不是看在錢還沒到手的份上?

不過這種關鍵時刻,可不是調侃擡槓的時候。

“好保鏢……我沒看錯你……”

李長生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連忙起身。

胖陀羅見狀,從衣袋之中,取出幾張黃紙,輕輕一晃,那黃紙無火自燃。

只聽見他口中唸唸有詞,雙手掐動法訣。

剎那之間,一道白光,“嗖”的一下出現在三人的頭頂之處,像是一個巨大的罩子,朝着三人的身軀籠罩而下。

這一頭,烏羅剎領着一羣人,已經走到了酒店房間的門外頭。

“就是這裏……”一名小比丘指着這房間,開口說道。

“好。”烏羅剎微微一笑,道了一句,朝着一旁的拉曼法師使了一個眼神。

拉曼法師頓時明白他的意思,雙手一摁在房門之上,只聽見“砰”的一聲,那房門被一股強大的勁力所震開。

此時,白色的光罩子已經罩在了胖陀羅三人身上,周圍的虛空,像是震動起來,一陣扭曲。

猛然之間,光束一閃,四射的光芒璀璨耀眼。

就在這一眨眼,三人憑空消失,連同那白色的光罩子,也消失在了李長生的房間裏頭。

“糟糕……不好……是胖陀羅那傢伙帶着他們跑了。”

周大師感應得快,連忙叫了一聲。

烏羅剎邁步走入房間之中,面上閃過陰冷的神色,掃了整個房間一眼,冷冷地說道:“在南洋,他就是長出翅膀來,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並不擔心胖陀羅和李長生等人逃走,在他眼中,那胖陀羅就算平日裏坑蒙拐騙的招數不少,但也終究是一些小伎倆罷了。

面對烏羅剎這樣強大的對手,胖陀羅那一身逃遁之術,簡直就是班門弄斧。

只聽見他話音落下,無盡的力量,像是從他的身軀之中發散出來一般。

神聖的光華,顫顫而動,將所有人的身體也籠罩在了其中。

滾滾的波浪蕩漾而過,似是流水一般,擴散出一層又一層的波紋,彷彿將空氣都干擾了一樣。

衆人還沒反應過來,光華閃過……房間裏頭,烏羅剎和一干天婆門的弟子,也消失不見了。

整個房間,頓時又安靜下來,變得空蕩蕩的。

“怎麼回事?大半夜的……搞裝修啊?”

房間外頭的走廊之上,其他的客人,被剛纔拉曼法師破門而開的聲音所驚醒,這一刻都罵罵咧咧地開了房間門,探出頭來查看。

沒曾想,這一看,正好看見烏羅剎帶着一羣人,一閃而過,消失不見。

這些客人,一個個目瞪口呆,驚得直揉自己的雙眼,以爲自己產生了幻覺。

“我的天啊!我沒看錯吧?剛纔……剛纔那是什麼……”

一名客人,赤果着上半身,下半身圍着一條浴巾,看向其他的房客,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

另外的房客,也一個個面面相覷,愣在那裏,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有鬼……有鬼……一定是有鬼……天啊!快叫服務員來……快叫服務員來……”

赤果着上半身的房客,嚇得不輕,又是一聲大叫。

這一下子,這一層所有居住的房客,都被吵醒了,紛紛打開了房門。

(今天家裏有些事,立墓碑,所以忙活了一整天,從凌晨四點一直弄到傍晚七點,才從山上下來回到家,更新晚了……希望諒解,待會兒還有一章,正在碼。) 胖陀羅的逃遁術,確實有幾分門道。

姜晨被胖陀羅拉着手,只感覺自己的四周,一片彩光絢爛,弄得自己暈頭轉向的,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對於姜晨來說,自從來了南洋,這段日子以來,所見所聞,比自己大半輩子所經歷過的還要駭人聽聞,現如今的他,已經開始慢慢接受,見怪不怪了。

“我們這是要去哪?”

姜晨整個人雖然摸不清頭腦,但是卻一點也不妨礙他嘴巴說話。

胖陀羅氣急敗壞地說道:“當然是逃跑……若是給烏羅剎抓到……我們三人都要遭殃。”

話一說完,三人眼前的景象一陣變化。

只看見無盡的彩光褪去,三人的身形,出現在了地面之上。

再一看四周,靜悄悄的,房屋稀零,就沒幾戶人家。

“這是哪裏?”李長生看了看周圍,開口問了一句。

“郊區……”胖陀羅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說道:“剛纔一時心急,只顧着逃跑……也沒仔細選方向,沒想到逃到這裏來了。”

李長生微微點了點頭,似是在思考着什麼,說道:“這才一刻鐘的時間,你就從城市的中心,逃到了郊區?”

胖陀羅見烏羅剎沒有追上來,鬆了口氣,咧嘴一笑,說道:“怎麼樣?我這逃遁術……不是浪得虛名吧?”

“不錯,不錯……比計程車還快……”李長生誇讚地說道。

夜幕籠罩之下,這裏顯得格外僻靜,即便是周圍有幾戶人家,此時也已經熄了燈休息。

胖陀羅朝着四周再次看了看,似是辨認了一下方向,說道:“走……跟着我,這裏我熟。”

話一說完,邁步朝前就走。

李長生和姜晨跟在了他的身後。

姜晨大感好奇,說道:“胖陀羅,那烏羅剎,就這麼被你甩掉了?”

胖陀羅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情,說道:“那是自然……”

“看來這天婆門的神靈,也不咋地……”姜晨補了一句。

胖陀羅一臉嫌棄地看了姜晨一眼,說道:“你懂什麼?那烏羅剎,豈是好惹的人物?若是動起手來……十個我都不夠他吃一壺的,只是……這術業有專攻,他動起手來厲害,我這逃遁的術法,也一樣厲害。”

“逃跑的法術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姜晨不屑地說道。

“去去去……你懂什麼?小屁娃娃,要不是我……今日你皮都要被天婆門的人給扒了。”

脫離了危險,這兩人又開始互相擡槓起來。

三人剛朝前走了不到一百米的距離,李長生卻是突然停住了腳步。

“咦?李先生……你怎麼不走了?”胖陀羅一怔,開口問道。

李長生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沒必要走了。”

“沒必要走了?”胖陀羅有些沒太聽明白,又問道:“爲什麼?”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神情嚴肅,淡淡地說道:“烏羅剎來了。”

“來了?”

胖陀羅和姜晨嚇了一跳,異口同聲。

此時,只看見一道神聖的光束,在三人身前的不遠處慢慢凝聚。

這光芒,像是從虛空之中變幻而來的一樣,稀奇古怪的很,不到眨眼的功夫,就完全凝成了一團巨大的球形光霧。

胖陀羅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光霧,臉色越發難看。

球形光霧褪去,烏羅剎和一干人等,出現在了三人的面前。

此時此刻的胖陀羅,整個人的臉色,又變得如死灰一般。

一股冰冷的寒意,似是從他的腳底板,直接涼到了頭皮之上。

冥媒強娶,鬼王獨寵冷情妻 一旁的姜晨,也已經呆愣住了,這一刻,徹底被嚇傻了。

長長的白袍,包裹住烏羅剎那看上去瘦弱乾癟的身軀,猶如干屍一般,他的瞳孔之中,像是閃爍着幽藍的光芒。

“哈哈哈……李先生,胖陀羅……你們這是要去哪裏啊?”

拉曼法師得意地大笑起來,開口說道。

一想到自己被李長生狠狠地揍了一頓,就氣得心裏直癢癢,如今烏羅剎親自出馬,這李長生即便有天大的本事,也難逃一死,自己可是要一雪前恥了,怎麼能讓他不興奮?

周大師也露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開口說道:“好你個李長生……強買強賣,拿走了上師的‘九轉修仙丹’,今日……我看你還如何囂張?”

李長生淡淡一笑,也不驚慌,邁步朝前而走,還不忘拍了拍一旁胖陀羅的肩膀,說道:“看來你的逃遁之術,也沒想象中的那麼厲害。”

胖陀羅此時真是有苦說不出,身子都要癱軟在地了。

惹上了天婆門的神靈,這一回,還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只後悔自己被鬼迷了心竅,一時糊塗,當了李長生的保鏢。

如今錢沒到手,小命卻是要交代在這荒郊野外了。

烏羅剎的面色陰冷,卻是絲毫不看李長生一眼,似乎並不急着處理李長生的事情。

如今在他眼裏,李長生等人,就是嗷嗷待宰的羔羊,根本不必急於一時。

只見他冷冷地盯着胖陀羅,打量了一下,說道:“你的逃遁之術……確實有些門道,也難怪仇家那麼多,你也活到了今天。”

胖陀羅一聽,頓時哭喪着臉,說道:“上師……我這幾日可是倒了血黴了……不知道你今日竟然如此有雅興,大半夜的,還親臨此地……到底是何事需要如此勞師動衆?”

烏羅剎陰冷的目光閃爍,卻是沒有回答胖陀羅的話,反倒說道:“我現在給你一條路,要麼走……要麼死……你自己選。”

“我……”

胖陀羅怔了一下,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上師……不能放過這個胖陀羅,他和這李長生是一丘之貉,我們天婆門可是有不少的弟子,被他坑過呢!”拉曼法師聽說烏羅剎要放了胖陀羅,頓時大聲叫喊起來。

其實,烏羅剎心中又何曾不想殺胖陀羅?

https://ptt9.com/8973/ 只不過……在烏羅剎眼中,胖陀羅是印度教的法師,自己沒必要因爲一個胖陀羅,而得罪印度教。

印度教的信衆,是天婆門的數倍,得益於他們的國家人口數量衆多。所以,若無什麼大事,烏羅剎不想對胖陀羅趕盡殺絕。

然而,李長生卻不一樣。

雖然李長生身爲中土道門中人,但他卻是拿了烏羅剎的“九轉修仙丹”,就憑這一個理由,烏羅剎就能動手殺他。

“怎麼樣?你選哪個?”

烏羅剎淡淡地說着,眼神之中,睥睨天下的樣子,仿若眼前的幾人,如同螻蟻一般,渺小。

“我選……”胖陀羅從牙縫裏頭,擠出了兩個字,卻是沒有再說下去,朝着一旁的李長生和姜晨看了一眼。

姜晨冷汗都要流下來了,一跺腳,說道:“胖陀羅,你可是我們請的保鏢。”

“可如今……我保不了你們……”胖陀羅應了一句。

https://ptt9.com/20681/ 他很想領李長生的那五百萬酬金,不過……他也沒這運氣,他也很絕望。

就在胖陀羅似是下定了決心,準備開口說話之時,一旁的李長生,卻是突然悠悠開口說道:“咦……你們是來取那‘九轉修仙丹’的嗎?上次我可說過……這丹藥,你們要想拿,就得出錢買才行……”

他這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裏,倒是顯得格外洪亮。

胖陀羅和姜晨臉色一變,兩人要死的心都有了。

盛世醫妃,冷王求放過 都大難臨頭了,還想着掙錢。

掙錢也就算了,還不分場合和對象。

這可是堂堂的天婆門神靈烏羅剎……

這李先生……當真是個奇葩…… 李長生是真掉錢眼裏了。

這一刻,連拉曼法師和周大師也這麼認爲。

烏羅剎臉上露出一副十分有興致地樣子,緩緩地說道:“這‘九轉修仙丹’,你想賣個什麼價格?”

“三千萬……至少三千萬……”

李長生比劃了一個手勢,擡頭挺胸,一字一句地說道。

一旁的胖陀羅和姜晨,鮮血都要吐出來了。

拉曼法師氣得恨恨直咬牙,怒罵道:“好你個李長生……八百萬買去的丹藥,如今要賣三千萬……你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烏羅剎如看一隻螻蟻一般地看着李長生,冷冷地說道:“即便我給你三千萬,只怕是你也沒有機會花。”

“錢若是到了手上,怎麼花,那就是我的事情了。”李長生說道:“不勞您費心。”

烏羅剎點了點頭,說道:“你倒是挺會做生意。”

李長生一笑,驕傲地說道:“我一向不做虧本的交易。”

“只可惜……你找錯了人。”

“噢?”李長生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看着烏羅剎,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你既然買不起……又何必來找我……”

話音落下,對着身旁的胖陀羅和姜晨說道:“走。”

烏羅剎面色驟然一變,大喝道:“放肆……”

“噢?”李長生看着烏羅剎。

烏羅剎說道:“我已經多年未曾出手……”

李長生一笑,說道:“你今日若不出手,恐怕你帶來的這羣人,也不是我對手。”

話一出口,拉曼法師和周大師氣得直嘬牙花子。

兩人何曾被人這麼藐視過?不過……他們也心知肚明,自己確實不是李長生的對手。

“李長生……你死到臨頭,還敢嘴硬……烏羅剎大人的能力,又豈是你這等人間螻蟻所能相比的?”拉曼法師說道。

周大師連連點頭,說道:“你若是將丹藥交出來,興許上師還能留你一個全屍……”

“聽人家說,會叫的狗不咬人,今天我果然見到了……”李長生淡淡地說着。

烏羅剎面色越發陰沉冰冷,說道:“在我眼裏……你連狗都不如……”

一瞬之間,驟然出手。

Next Post
於是楊戩將他方纔的境遇講給姬旦聽了一遍,姬旦唏噓不已。看來這道門之後的空間皆盡不同,進入每道門中,都需要與之對應的情緒,方能得到最好的東西。自己當時進入喜門看到那些奇珍之後並沒有欣喜若狂,所以只得到了魚腸劍。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