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的性質太嚴重太惡劣了,十二月攻打襄城監獄,殺死擊傷多名看守士兵,直接挑釁了華夏政府的尊嚴。

如果不能給這些無法無天的暴徒最嚴厲的懲戒,今後會有更多無法無天的暴徒前來華夏挑釁惹事。

二號老闆最後對衛無忌嚴肅的說道:「華夏,永遠是恐怖分子的禁區!以前是,現在是,今後也是!哪怕這些傢伙不是人!」

一句不惜任何代價,一句華夏是恐怖分子的禁區,已經表明了國家和政府的態度。

衛無忌知道,他要是讓金月等人跑出來華夏,丟掉異能組組長的位子事小,丟了國家的臉才是大事! 十二月總共出動了五名成員,由最神秘的首領金月帶隊。與襄城監獄的看守士兵硬碰硬后,強行破開了三座監獄大樓,救出了被關押的銀月,並且釋放了所有的囚犯。

襄城監獄看守士兵傷亡達到70%,其中陣亡者更是超過了40%。

軍隊這麼高的傷亡率,在和平年代,還是在華夏京城周邊郊區,屬於極為罕見和嚴重的情況。

再加上襄城監獄的性質特殊,關押的都是極為敏感重要的囚犯,看守士兵全是來自全國各個軍區的精英戰士。結果被十二月五個人攻破,不僅救走了重要囚犯,而且還死傷這麼多士兵。

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華夏政府都必須將金月等人抓獲或者擊斃。

不惜一切代價!

衛無忌帶隊趕到襄城監獄時,正好遇到金月等人撤走。 再走那青春 經過激烈的戰鬥,最後也只擊斃了黃月和赤月,其他人卻成功的逃脫。

衛無忌接到的命令是必須趁著對方逃出國界之前,將來犯的十二月成員一網打盡。

二號老闆給與了衛無忌極大的權利,讓他有權申請各個軍區協助,必要時還可以直接調動各個軍區的特戰部隊。

不僅如此,全國所有的運輸部門,不管是鐵路公路還是航空公司,都必須立刻執行三號安檢搜查令。

每一名乘客,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都要接受全方位的檢查,確保面部識別和指紋識別與身份證完全一致。

全國交通部門也接到了命令,封鎖了京城往外的所有路口,嚴查每一輛車輛。

天網監察系統,數百個監察員坐在監察室,開始快速觀看襄城監獄周邊三十里內的監控錄像,試圖找出金月等人的行蹤。

……

總之,為了抓到金月等人,全國相關部門都展開了嚴密的搜查。

集一個國家的力量,尤其是在全民監控的信息時代,別說是人了,就是一隻老鼠也插翅難逃。

然而衛無忌並不樂觀,反而十分憂心忡忡。

金月等人不是普通人,每一個都是A級異能者,甚至不排除中間有S級異能者的可能。

放在古代傳說中,這些人每一個都可以稱得上陸地神仙,上天下地無所不能。

能不能抓到金月等人,衛無忌其實一點把握都沒有。

冷少寧也接到了命令,讓他立刻帶領異能組一隊二隊和五隊全體回歸,加入追捕金月等人的行動。

至於燭九陰,既然它躲起來了,那就先放下。等抓到金月等人之後,在組建行動小組,集中全國之力搜尋並消滅燭九陰。

鶯潭飛機場燭九陰事件和襄城監獄十二月劫獄事件,驚動了一號老闆和政府一眾高層領導人。

二號老闆在向衛無忌和冷少寧等人下達命令的時候,著重強調了一號老闆的原話。

「華夏人民共和國是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信仰馬列主義和毛鄧思想及理論,是堅定的唯物主義擁護者,堅決抵制封建迷信思想的傳播。」

「第一代領導人曾經說過『一切牛鬼蛇神,終究都是紙老虎』,我們不能忘記歷史,更不能遺忘前輩先烈的遺訓,對於神神鬼鬼的東西,要堅決打擊斬草除根。」

「任何違反我國法律的行為,都是對國家的挑釁,是對全國人民的挑釁。對於這種行為,決不能有絲毫手軟,必須讓對方接受法律的制裁。」

一號老闆的指示,給這次追捕行動定下了基調。

務必抓捕或擊斃攻擊襄城監獄的十二月成員,消滅導致鶯潭市飛機場至今爛尾的罪魁禍首燭九陰,時間越快越好。

……

柳夕作為國安局異能組第六隊的隊長,這次追捕行動當然也要參與。

衛無忌已經連夜將第六隊其他三名成員用軍用直升飛機送來了京城,柳夕回到軍事基地時,她的三名隊員已經在屋裡等著她了。

何思宇見到柳夕,第一個站起身來,熱情的朝柳夕叫道:「隊長早。」

石心怡朝柳夕笑道:「隊長,好久不見。」

柳夕也朝兩人笑了笑,算是打過招呼。

又看向一旁的大男孩兒周長樂,見他瞪圓了眼睛一臉彆扭的叫了一聲:「隊長。」

柳夕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周長樂不樂意的躲開,不服氣的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沒聽過男人頭女人腰,不能隨便摸嗎?」

石心怡抬手也摸了摸周長樂的頭,笑問道:「摸了會怎麼樣啊?要不要姐姐我對你負責?」

周長樂頓時氣的翻白眼,一副男子漢不與女人一般見識的模樣,沒好氣的說:「不要你負責,你都快三十歲了,我可不想要一個比我大十歲的女人做老婆。」

周長樂剛說完就覺得要遭,抬眼見石心怡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轉,一副強顏歡笑的模樣,頓時愣住了。

一股惆悵的情緒從周長樂的心底升起,然後迅速發酵成悲傷。

周長樂只覺心頭堵得慌,彷彿有一塊巨石壓在心底,讓他只覺得心情壓抑的厲害,恨不得扯開嗓子大哭一場才好。

他的眼眶紅了,淚水不受控制的滑落下來,看上去十分傷心,要大哭一場的樣子。

「哇……」

驚天動地的哭聲從旁邊傳來,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周長樂被這一嚇,悲傷的情緒頓時消散了許多,看了一眼在旁邊哭的傷心欲絕的何思宇,真切的對他說道:「謝了何哥。」

他狠狠的瞪了石心怡一眼,卻又很快避開了眼神,站到柳夕身後。

「又來這一出,煩不煩?」

石心怡眨了眨眼睛,聞言說道:「我不煩呀,姐姐就是靠這個吃飯的,你忘了嗎?」

周長樂:「……」

他知道石心怡開了一個情感發泄室,而且生意很好,每天都有許多人跑到她哪裡去交錢痛哭流涕,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圖什麼。

那些神經病圖什麼他不管,可問題是他沒想哭啊。

周長樂作為一個堂堂男子漢,動不動就被石心怡捉弄的淚流滿面,還要不要面子啦?

痛哭流涕加嚎啕捶胸的男子漢何思宇哭的撕心裂肺,引來過往人員頻頻相顧。

「好了心怡,快收了神通吧。」

柳夕撫了撫額,對自己的三名隊員完全無力吐槽。 石心怡輕輕一笑,如雨後梨花,一股清新舒爽的欣喜感覺如清風一般拂過四周。

哭的肝腸寸斷淚水磅礴的何思宇立刻停下了哭泣,一邊擦著淚水,一邊咧嘴傻笑,又哭又笑的彷彿一個大傻子。

周長樂轉過身悄悄的擦掉已經滑落出來的淚水,暗自祈禱剛才沒人看到自己流淚。

話說,爺爺說的話簡直對極了,女人就是麻煩,超級大麻煩。

柳夕作為隊長,找人替他們安排好住宿問題。軍事基地里空房間很多,每人一間單人宿舍都沒有問題。

安頓好三人的住宿之後,柳夕帶他們去食堂飽餐了一頓。

中午稍作休息后,四人起身前往大會議室參與會議。

這次會議是由衛無忌主持,參與的人員接近百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異能組戰鬥成員,小部分是京城周邊幾大軍區的特種部隊負責人。

會議主題是抓捕或擊斃襲擊襄城監獄的暴徒,行動代號名為「遠誅」,寓意是犯我華夏天威者,雖遠必誅!

加入異能組也有兩三個月了,柳夕還是第一次見到異能組這麼多同事聚在一起開會。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上一次支援南海戰場,柳夕帶領的第六隊跟後期醫療一起到達南海,隨後她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和真正的覺醒者瑩瑩直接杠上了。

也沒有機會與其他異能組同事一起合作,戰勝瑩瑩后,戰艦又很快將異能組成員分批送回大陸醫治,柳夕只見過不到十個異能組同事。

國安局異能組共有六個隊的編製,每個隊的編製是十五人。一名隊長,一名副隊長,十名戰鬥隊員,外加三名輔助隊員。

柳夕的第六隊因為剛成立兩個月,編製連一半都沒有滿。除了她這個隊長之外,僅有三名成員。

嚴格來說,石心怡的異能並沒有直接殺傷力,只能算是輔助隊員,不能算作戰鬥隊員。不過第六隊人員本來就少,也沒必要劃分的那麼仔細。

至於其他五隊成立的時間長,編製則是滿的,一旦有空缺的位置,也會優先補充。

看到其他隊人多勢眾,聚在一起就有種氣勢洶洶的感覺。

而第六隊坐在會議室最後面的角落裡,孤零零的彷彿被孤立的孩子。

周長樂悶聲道:「隊長,其實我們是預備隊吧?」

柳夕:「……」

雖然不想承認,貌似你說的很有道理。

但是心裡這麼想,話卻不能這麼說,於是柳夕說:「胡說,我們這是精英配置,王牌中的王牌,人數當然是以稀為貴。 你不要搞事 你看那個軍隊的王牌部隊人數多了?」

何思宇用力點頭:「對對對,隊長說的都是對的。」

石心怡:「……」

傻大個這麼好忽悠,也能叫精英?

周長樂眼睛一亮,重重一捏拳頭:「隊長,你說的對,我們是精英隊,人數越少表示越精英,我明白了。」

石心怡:……你明白個屁!

柳夕順手摸了摸周長樂的頭,表揚道:「嗯,乖。」

會議決定,遠誅行動由二號老闆牽頭成立,衛無忌任行動總指揮,冷少寧任行動總執行官,異能組六個行動隊全部參與行動。

另外由四個軍區各自派出自己軍區的王牌特種部隊協助異能組行動,分別是戰狼戰隊、破軍戰隊、孤鷹戰隊和狂風戰隊。

根據收集到的情報顯示,金月四人並沒有與綠月楚彥春匯合。

並且,金月等人在半途中也分頭逃亡,以減少被發現的幾率。

因為銀月被強行餵了抑制異能的藥物,現在身體正處於虛弱期,是以金月和銀月並沒有分開,青月和藍月則各自選了一個方向離開。

加上楚彥春,一共四個方向。

這意味著追捕行動組,也要分開各自追捕。

金月和銀月是十二月的首領,在各國的資料中屬於最危險的人物。由冷少寧帶領異能組第一隊和第二隊前往抓捕,戰狼戰隊協助。

楚彥春在前不久的樹林里展示了滅世傀儡這等逆天的力量,實力強大的可怕。

因此,出於謹慎考慮,由異能組第三隊和第四隊聯合行動抓捕楚彥春,破軍戰隊協助。

十二月中的青月,最擅長喬裝易容,誰也不知道她下一次出現是什麼身份什麼長相。但她的戰鬥力相比起其他成員,算不上特彆強。

由異能組第五隊負責抓捕,孤鷹戰隊協助。

衛無忌站在台上,對著大屏幕上的資料逐一介紹,然後一一分派任務。

最後是藍月,加入十二月多年,是十二月組織的老成員。但此人極為低調,異能組的資料上對他的實力分析為中上,異能是土系。

衛無忌說道這裡,特意停下來看向會議室最後排最角落坐著的柳夕。

「藍月的抓捕,由今年新成立的異能組第六隊負責,狂風戰隊協助。雖然第六隊剛剛成立,編製不滿,人數很少,包括隊長柳夕在內,成員都是新人。但是,在南海與覺醒者一戰中,第六隊取得了讓人刮目相看的功績,我相信這一次第六隊同樣不會讓大家失望。」

柳夕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但還是閉上了嘴巴。

會議將要結束時,衛無忌站起身來,向著與會的所有人行了個軍禮。

所有人也齊刷刷的站起身來,同樣回以軍禮。

「今天前來參加會議的每一個人,都將是直接參与行動的成員。諸位,國家大義在前、戰死同胞在後,中間則是萬千人民的安全。無論如何,我們必須將兇徒繩之以法,確保不會危害到國家和人民的安全。」

「為此,我命令諸位,同時請求諸位,務必完成任務,誅殺暴徒,壯我國威!」

所有人齊齊的喝道:「誅殺暴徒,壯我國威!」

「另外……」

衛無忌的視線緩緩的掃了一圈,在會議室內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停留了片刻,然後說道:「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在這裡給各位開慶功會的時候,在座的每一人都不會缺席。所以,諸君保重!」

散會後,柳夕直接到衛無忌的辦公室。

衛無忌見到她到來沒有絲毫詫異,伸手請她坐下。 衛無忌親自給她倒了一杯茶,笑道:「我知道你來找我說什麼,是覺得第六隊獨立對付藍月壓力太大嗎?」

柳夕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何止是壓力太大,十二月每一個人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覺得憑我們第六分隊,真的能夠抓到藍月?」

衛無忌說:「不是還有狂風戰隊幫你們嗎?」

狂風戰隊,和其他三個戰隊一樣,都是軍區精英中的精英,每一個成員都是兵王級別。

這樣一支戰隊,多次出國執行秘密任務,是經過千錘百鍊槍林彈雨的鐵血軍人。

不過,再怎麼強悍的軍人,也始終是普通人。面對強大的異能者,尤其是異能者中的吞噬者,他們起到的作用有限。

如果配合不默契,非但幫不了柳夕等人,反而需要柳夕等人分心救援和保護他們。如此一來,先不說抓不抓得住藍月,恐怕連柳夕等人也會一起陷入危險之中。

襄城監獄每一名看守,也都是兵王一級的存在,是軍人中的佼佼者。

但是十二月五個人就可以攻破襄城監獄的防守,而襄城監獄的守軍足足有近千人。還不包括配置了十挺高射機關槍和三挺機關炮,外加兩架武裝直升飛機。

對付異能者,只能靠異能者。

除非是使用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否則小規模的戰鬥,普通人哪怕是兵王,面對異能者也無能為力。

衛無忌見柳夕張嘴要說話,連忙舉手阻止,繼續說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所以狂風戰隊是協助你們完成任務,也就是說他們全部聽從你的指揮。」

Prev Post
「哈哈這麼多年了今天終於突破了」聽到周雲峰的恭賀蛟煞也大笑道
Next Post
與羅征想的一樣,在二十輪之前,艾安心都打算用「劍鳴術」一路碾壓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