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葉真人只是冷笑,道:「本座願意在這礦脈設什麼禁法就設什麼禁法,干你屁事,你說什麼雲母礦靈,只是你的臆想罷了,你倒是找到來啊。」

「金葉,你……」翠煙峰峰主被金葉真人的話堵得無言以對。

「行了,一切等掌教來了再說吧。」孤星峰峰主淡淡道。

但是,等了好一會兒,這五大峰主耳邊同時響起了一個聲音。

金葉真人冷冷笑了笑,而翠煙峰峰主則臉『色』有些難看。

因為他們都聽到了青雲派掌教入雲道人的話,入雲道人說曉雲峰之事自由曉雲峰峰主管。

這意思就簡單明了,就是讓其餘峰主莫要多管閑事。

只是,其餘四峰峰主都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要知道,雲母礦靈這種天地至寶,就算出現在某一峰,也絕不可能是某一峰的『私』事,那就是整個青雲派的事情了。

難道,掌教一開始就知道?但那也不太可能,若有掌教『插』手,那雲母礦靈豈能逃脫。

不過,再怎麼猜測也終歸是猜測,現在掌教發了話,他們呆在這裡也沒有意義了。

四峰峰主離開了,金葉真人站在原地,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再度深入了礦脈。

在礦脈中鎖靈天禁的核心,金葉真人看到了地上躺著的十幾個人,那都是他的心腹弟子。

金葉真人一揮手,一圈神光閃現,這十幾個人陸續的呻『吟』,『迷』茫的睜開了眼睛。

當他們看到金葉真人時,似乎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啪」

這十幾個人突然齊齊被一隻無形的手扇了一個耳光,頓時,他們如夢初醒,跳了起來。

「師傅。」這十幾人低著頭,沒有一個敢看向金葉真人的。

在各峰,一般的弟子都以峰主來稱呼,只有那麼幾十人才稱呼為師傅,算是入室弟子,是真正的嫡系reads;。

「讓你們看住雲母礦靈,你們就是這麼看的?岳鵬呢?」金葉真人聲音很低,但在這十幾人耳邊,卻如同一隻巨獸在咆哮。

「師傅,是岳師兄,他給我們帶了一些吃的,吃了之後我們就不醒人事了。」其中一人道。

金葉真人目光『陰』沉,岳鵬是他最為得意的一個弟子,是青雲派天神級別的核心弟子之一,為人穩重又聰明,在他看來,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他,但是岳鵬絕對不會。

但是,為什麼偏偏就是岳鵬,這個他最為信任倚重的弟子?

金葉真人神念凝成了一張網,朝四周覆蓋而去,岳鵬的令牌被毀,無法靠令牌追蹤到。

過了一會兒,金葉真人目光一凝,身形瞬間消失,而再度出現時,他的手裡提著一個人,正是那岳鵬。

如果楚南在這裡,一定可以認出來,這岳鵬,赫然就是那自稱為雲梟的金髮男子。

金葉真人的手按在岳鵬的額頭,臉『色』一變,沉聲道:「岳鵬被抹去了記憶,靈魂也受到重創,他是被人控制的。」

「師傅,岳師兄實力如此之強,控制他之人的實力十分可怕。」其中一名弟子道。

「控制岳鵬的人的實力,恐怕不下於本座。」金葉真人道。

「會不會其它峰的……」有人開口。

金葉真人目光如刀,這也末必不可能。

「師傅,岳師兄他還能恢復過來嗎?」另一名弟子問。

金葉真人沉默了一下,目中流『露』出傷感,他嘆息一聲道:「岳鵬靈魂如此創傷,只怕難以痊癒,以後醒過來,怕是智力都會受到影響。」

也因為是這樣,金葉真人才會將疑心從岳鵬身上移開,沒有誰會為了取信人而把自己『弄』成一個傻子。

聽到金葉真人如此說,無論是不是真心,這十幾人眼裡都流『露』出了悲痛之『色』。

「雲母礦靈的逃脫,是因為有一道與它自身一模一樣的氣息出現,這才令得本座追蹤錯了方向,雲母礦靈自身是不可能有這種能力的,而岳鵬也不可能做到,那隻要知道是誰偽造出這道氣息,那這個人肯定就是幕後之手了。」金葉真人道。

不知道楚南若是聽到了金葉真人的話,會不會出一身的冷汗。

而這時,出了金葉苑打聽消息的楚南終於得到了消息。

「雲母礦靈!」楚南聽到這個名詞時,嘴角『抽』了『抽』。

礦靈,那可是一種智慧生命了。

獸類有智慧這不稀奇,有些神獸能化人形,甚至比很多人類都聰明,也會不斷的創造與學習,諸如小灰。

這並不算什麼,有些荒獸覺醒血脈都能變成智慧生命呢。

但是,這確絕不包括草木之靈,礦石之靈這種奪天地造化的非生命類物質。

l/24/24398/



… ?c_t;想一想,雲母礦『精』都有可能使神基進化,何況是雲母礦靈呢?

楚南深吸了一口氣,這事情越來越不簡單了,當初那個雲梟究竟是誰?

「一手消息,岳師兄靈魂受到重創,醒來后可能會變成一個傻子。,最新章節訪問:.。」就在這時,有一個弟子有些誇張的驚聲道。

「不可能,別開玩笑了,岳師兄什麼實力,在青雲派天神境的核心弟子穩居前五。」旁邊的人立刻就反駁。

「我說的是事實,岳師兄被送到了主峰六長老那裡,消息是從六長老那邊傳來的。」那第一個傳消息的弟子大聲道。

青雲派六長老,是派中治療神魂最厲害的人,岳師兄被送到那裡,神魂方面受到創傷是一定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受創嚴重。

楚南擠到一個看起來傷心『欲』絕的『女』弟子身邊,這『女』弟子手裡拿著一張畫像正掉著眼淚,他瞥了一眼,目中頓時流『露』出震驚之『色』。

這畫像,可不正是楚南之前在後山遇到的雲梟嗎?

雲梟就是岳鵬!

可是,這怎麼可能?

難道說,這岳鵬監守自盜,他在演苦『肉』計。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岳鵬被雲母礦靈控制了,所以神魂才會受到重創。

這麼一分析,楚南覺得后一種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畢竟演苦『肉』計的話不會有人把自己變成傻子。

也就是說,當初楚南遇到的雲梟其實就是被雲母礦靈控制的岳鵬,而雲母礦靈此時應該逃之夭夭了。

這麼說來,其實他也被卷了進去。

楚南與小灰悄悄回到了金葉苑的院子,他與小灰一說,小灰就哇哇大叫起來:「虧了,虧死了,才得到那麼一點雲母礦『精』,早知道要他那一塊巴掌大小的雲母礦『精』,他也肯定會同意。」

的確,如果當時的岳鵬真是被雲母礦靈控制的話,他為了逃走,百分百會同意的。

「算了,都過去了,說了也沒用,我們要把這件事忘了,我們沒有見過岳鵬,也沒有得到什麼雲母礦『精』。」楚南沉聲道。

「啊,大哥,你在說什麼岳鵬,什麼雲母礦『精』啊?」小灰『蒙』頭『蒙』腦的問。

楚南哈哈大笑起來,敲了敲小灰的腦袋。

過了幾天,有具體的消息傳來。

那在青雲派都有著不低地位的岳鵬,的確神魂受損嚴重,他已經醒了過來,不僅忘記了所有的人,而且智力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真的變成了一個傻子。

人生就是如此無常,一個天之驕子,眨眼間就打入地獄。

聽說六長老已經確定,說岳鵬這一輩子都恢復不過來了。

現在,岳鵬被安排在他原先住的院子里,那可是曉雲峰上的風水寶地。

楚南來到岳鵬居住的院子,發現這裡圍了不少的人,除了曉雲峰弟子外,竟然還有其餘峰的弟子。

「都是看望岳鵬的嗎?看來這岳鵬人緣不錯啊。」楚南心道。

就在這時,院『門』禁法閃爍了一下,岳鵬走了出來。

在看到岳鵬的第一眼,楚南就已經確定了,這個岳鵬,的確就是他在後山遇到的雲梟。(』)

只是,雲梟那是一頭金髮披散,身上氣勢衝天,目光銳利的似乎可以穿透天地。

但是,如今這岳鵬雖然依然披散著金髮,但滿臉傻氣,嘴角還流著口水,那雙曾經銳利無比的眼眸,此時卻是獃滯無神。

突然,岳鵬踉蹌了一下,一個跟斗摔倒在地,還在地上滾了兩圈,頓時,引來一片刺耳的嘲笑聲。

楚南的目光剎那間沉了下來,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來看望岳鵬的,而是來看他的傻樣的。

而且,楚南也發現,岳鵬之所以會摔倒,是因為有人朝他的膝蓋打出了一道勁氣。

「來看看我們曉雲峰的第一強者岳師兄,他神功大進啊,這一招惡狗滾地****簡直打遍天下無敵手啊,哈哈哈。」這時,一個青年張狂的大笑。

這青年衣裳上同樣綉有曉雲峰的標誌,他身上的氣息『波』動十分強大,鐵定是天神境的強者。

「金師兄,你說得沒錯,岳師兄現在看起來可不就像是一條狗嗎?」旁邊的一個男子附和道。

人群中,不少人都笑著附和,一句一句惡毒的誅心之語丟了出來,引來一陣陣哄堂大笑。

楚南也發現,人群中有一些人神情憤慨,但卻沒有人站出來說些什麼。

特別是,楚南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就是一起做過任務的張翼,他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握著拳頭忍了下來。

楚南很不解,就算岳鵬在沒傻時人緣再不好,他也曾是曉雲峰的一塊招牌,金葉真人就這麼無情的將他捨棄,連一個安穩的環境都不給他?

這時,楚南旁邊的一個『女』子低聲道:「金師兄也太過份了,岳師兄變成這樣,欺負他很有成就感嗎?」

「噓,師妹,你別『亂』說,岳師兄變傻了,現在曉雲峰就是金師兄實力最強,得罪了他,沒有好果子吃的reads;。」『女』子身邊的一個男子急忙道。

「整個曉雲峰,就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嗎?岳師兄雖然狂傲,但為人處事卻都十分公道。」這『女』子輕聲道。

「師妹,別傻了,峰主不出面說話,就是放棄了岳師兄,誰敢出面跟金師兄對著干啊。」男子道。

此時,那金師兄卻是走上前,伸出手用力拍了拍岳鵬的臉,問:「岳師兄,你還認得我嗎?」

岳鵬呵呵傻笑,口水嘀達流下。

「岳師兄,讓我看看你的惡狗神功,來,趴在地上叫兩聲。」金師兄叫道。

岳鵬依然只是傻笑,目光沒有焦距。

「讓你趴地上呢,岳師兄,大家都等著呢。」金師兄說著,用力推了岳鵬一下。

「呸。」被金師兄推了一下的岳鵬突然大怒,朝著他吐出一口口水。

金師兄面前一層神光閃過,這口水便消散了,但是他卻勃然大怒,大喝一聲:「找死。」

隨即,他一巴掌朝著岳鵬扇了過去。

「啪」

岳鵬一口血水噴出,整個人被扇得飛了起來,重重的落在地上。

「讓你學狗叫,聽到沒有,聽到沒有……」金師兄上前,一腳又一腳的踹在岳鵬身上,直將他踹得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

而後,金師兄一腳踩在岳鵬的背上,一隻手抓起他的頭髮,將他的腦袋揪得抬起來。

「叫啊,岳師兄,讓你叫……」金師兄猙獰道。

「哈哈哈,叫啊,叫啊。」有人大笑著起鬨。

而岳鵬只是怒聲大叫,口裡吐著不成調的音節。

「他日了你們的老娘嗎?」楚南心中一股邪火,走上前大聲道。

一時間,人群為之一靜,在楚南身邊的人頓時朝兩邊分開,生怕會被誤會這話是他們說的。

楚南走到最前面,再度冷冷開口:「我們青雲派真好啊,曉雲峰更是頂呱呱的『棒』,一個一個淪落欺負落難同『門』的份上,真是讓天下人為之仰慕,特別是這位金師兄,堂堂天神境強者,心『胸』如此狹隘,你知道你像什麼嗎?你才像一條瘋狗,你以為你剛才在耍威風啊,你可不就是在『亂』吠『亂』咬嗎?」

剎那間,場面真是靜得只聽得到呼吸聲了。

金希林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了,在這曉雲峰,竟還有哪位弟子敢為岳鵬說話。

但是,眼前這個人不僅說了,而且還罵了,罵的是那麼難聽,直接說他是瘋狗了。

金希林怒極而笑,臉龐扭曲,嘴裡蹦出兩個字:找死reads;!

「瘋狗嘛,當然喜歡找屎了。」楚南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繼續諷刺道。

金希林一抬手,一拳如同泰山壓頂,就朝著楚南身上轟來。

一個天神境強者殺一個虛神境初期的傢伙還不是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般嗎?更何況還是含怒一擊。

「轟」

就在這時,那拳風呼嘯爆裂炸開,沒有人以為楚南還能活。

但就在這時,楚南的身上突然閃爍起一道光芒,輕鬆的抵禦住了這一擊,腳下連動都沒動。

而在這道護體神光上,有著一片金葉的標誌。

「啊,是峰主的標誌。」

「我記起來了,這個人叫秦東,幾個月前內部考核,他的神魂之力強度達到了九千一,當時主峰大執事還想要將他拉到監察堂,但是峰主出面了,將他留在了曉雲峰。」

「是啊,我也記起來了,不過後面就沒消息了,沒想到他身上還有峰主下的防護禁法,這一下金師兄可是踢到鐵板了。」

金希林的確愣了一下,他再牛再囂張,也不敢挑釁金葉真人,金葉真人可是他的師傅,一句話可定他生死。

「你是誰?」金希林冷聲問,他前段時間一直在雲母礦脈的鎖靈天禁里,並不知道楚南。

「本人秦東,原本我該稱呼你一聲師兄,但是,我突然覺得,我再怎麼樣也不能稱呼一條瘋狗為師兄啊。」楚南道。

Prev Post
第二,聖女殿下,在聖子殿下面前,竟然公然和林寒打情罵俏,難道傳言是真的,這位赤蛟魂皇的徒孫,真的已經暗中將聖女殿下俘獲到手了?
Next Post
世界彷彿是一片黑暗,絕望籠罩著他們。彷彿是一片死寂,無法掙脫,無法掙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