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近百的家院,外圍皆是一些家僕和下人居住之地,而這中心院落便是家族嫡系所屬,按理說家族嫡系可是家族中最尊貴的身份,他們的居所定然除了護衛巡查和家僕照理,便沒有外人敢去打攪。

但今日卻是喧鬧非常,平時都沉浸在修鍊中的趙家少年,此時一個個都圍在一座院子外面。

時不久,一名清秀的藍衫少年,背著一個小包袱,攜帶一柄佩劍推門而出。

頓時,就像炸開了鍋,喧鬧的人群無數議論,紛紛擾擾。

「這人就是大長老的二子,家族中的廢物?」

逍遙章 「一名後天初期的嫡系真是給我們趙家丟臉!」

「廢物,趕緊滾吧,浪費家族資源的廢物!」

「……」

從一眾趙家族人的目光中,趙小風冷著臉一路向趙府大門走去,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從他顫抖的雙手中能夠看出他是多麼的憤怒。

這個世界崇武,以武定人,以武定國,以武為尊。

趙家,也許在這個世界並不是什麼大家族,但這軒葉城這塊大地上卻是無數人仰望的存在。

自然,趙家的武道實力之強不言而喻,作為一名趙家支脈弟子,也只有在成人禮前成為後天中期的武者才有資格被趙家所承認,才能被趙家記錄在趙家家譜中。

一名支脈弟子都是如此要求,而作為趙家的嫡系,至少也需要在成人禮前武道修為達到後天後期甚至少數家族強者的子弟必須要達到後天巔峰才行,不單單因為他們的身份尊貴,更因為他們獲得了家族中大量的資源傾注。

趙府大門就在眼前,身後一眾來看戲的趙家族人也漸漸散去,趙小風的心緒緩了緩,邁步向大門外走去。

「喲,這不是風少嘛。」

「風少這是去哪呢?」

「要不要我們兄弟幾個送送!」話音未落,幾名錦繡衣袍的趙家少年從大門旁的大樹後面走了出來,快步攔在了趙小風的面前,顯然早已在這裡等候。

「你們想怎樣?」趙小風冷眼而視,不緊不慢地說道。

就算被驅逐出了趙家,還要趕出趙府大院,他趙小風畢竟也還是趙家大長老的兒子,敢要他命的人不多。

最多……備受無數冷嘲熱諷而已。

「別誤會了風少,你雖然已經不是趙家的人了,但怎麼說也是大長老的二子,我們怎麼敢對你怎樣呢,」一名少年帶著冷笑,仰著鼻息對趙小風說道著。

他那一字輕一字重的語氣,令氣氛更是緊張了起來。

「那請你們滾開,好狗不擋道,」趙小風冷聲道。

然而,幾名少年卻都是冷笑著,身形不動半分,顯然不打算讓路。

氣氛本來就緊張,此時更是令人窒息,兩名守門的護衛身形一僵,更是不敢將目光看過來。

再怎麼說,趙小風也是趙家嫡系,敢來找他麻煩的自然也是家族的嫡系,而且還是身份比價高貴的那一批人,就這幾名少年,皆是家族中的長老、執事之子,他們之間的事情,尋常的人只有躲之不及。

趙小風沒有再說話,只是冷冽著目光看著他們。

「要我說,廢物就是廢物,」一名少年往前了一步,嘴角勾過一絲譏笑,「一個廢物還真沒資格耽誤我這麼長時間,從這兒鑽過去,我就許你離開。」

說著,他微微張開雙腿,指著胯下,譏笑地看著趙小風。

胯下之辱,足以讓人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眾人都是大笑,完全不在意趙小風的憤怒表情。

在場哪一個不是後天後期以上的修為,趙小風區區一個後天初期,連中期都遙遙的廢物,還能俱他不成,至於他的身份,眾人也未必弱了去,何況帶頭的可是二長老的兒子,作為大長老的死對頭二長老,和大長老都是能扳手腕的強者。

「你是想死嗎?趙言!」趙小風怒視著開口的少年,冷聲道。

「就憑你?」趙言搖頭一笑,「怎麼?你覺得以你的實力能有資格和我打上一場,如果你覺得有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軒葉城中有個鬥武台,我今天可以不為難你,但三天後我在那兒等你。

你有沒有這個實力?或者說,你有沒有這個膽呢?畢竟,鬥武台可是生死自負!」

氣氛變得怪異起來,趙言臉上寫滿了嘲諷,而隨同一起的幾名嫡系少年卻是靜了下來,這已經不是一件小事了,若趙小風真的被激怒而答應武鬥,那麼二長老說不定真的讓趙言殺了他,接下來的風雲會席捲整個軒葉城。

除非趙家大長老真的不管趙小風這個棄子,事實上誰都知道,大長老最是疼愛他這個二子,作為一名罡氣期強者,他一旦怒起來,整個趙家都不得安生。

武道以煉體為基,是為後天之境,將身軀煉到巔峰即是後天巔峰,進而奪天地之造化,煉天地靈氣為己用,脫去凡身成就先天之境。

先天境界分為聚氣期、凝氣期、罡氣期,一步一重天,每前進一步都像是走近天地大道,不單是實力超凡,更是延年長壽,若是能達到先天之後的境界,活上千年都不成問題。

趙家大長老作為先天罡氣期武者,是先天境最後一個階段的強者,實力之強可想而知,這樣的強者整個軒葉城都是寥寥無幾。

此時,大門的護衛側目旁聽,別看他們實力一般,稍大點的事看都不敢看,但像這種事他們卻一定不能放過,這麼重要的消息只要報告到高層那兒,獎賞絕對是豐厚。

「我不會食言,不過需要等到七天後,」趙小風沒有絲毫退縮地迎上趙言的目光,短短一語,眾人皆驚。

「我相信,大家也都相信,」趙言眼中一喜,讓開了道,「請吧,風少。」

趙言都讓開了,這些少年哪裡還敢攔著,慌忙避讓,他們心裡還在震驚,趙小風竟然真的答應與趙言上鬥武台,此事必須趕緊通知長輩,這事大了。

等趙小風的身影離開趙府許久,幾名少年趕忙告別趙言。

趙言一皺眉,望著離開的幾人。

「這些人是怕了?哼,不足爾爾,不過我也得先讓父親做好準備才行,誠然,今日之事都是自己的父親安排好的,但恐怕父親也不會想到這廢物竟真會應允。」 軒葉城不過是北武界一方小城,但佔地也有方圓十里,城內兩條近二十里的長街橫豎整個城池,軒葉城內四大家族,分別是趙家和陽家,石家和黃家,四大家族都是伴隨著軒葉城的建立而存在,所以,兩條長街的名字分別為趙陽街和石黃街。

走出趙府大門,趙小風沒有心思在長街閑逛,徑直走進了一條小巷子裡面。

巷子里,店鋪林立,形色人群。

趙小風木著臉,深入小巷之中,轉身進了一間極為隱蔽的小店鋪。

「風少,你來了,」一進門就有一名面目清秀的夥計迎了上來。

「準備好了沒有?」趙小風一路走過來都是木著臉,冷冽目光,然而到了這裡卻是一臉和煦。

「準備好了,嚴幫主和嚴少幫主,四大護法和九堂堂主都在,」夥計點了點頭悄聲說道,作為四大護法之一,先天聚氣期巔峰武者,他壓聲說話還不怕被人偷聽了去。

「好,」趙小風輕輕額首,隨著夥計走進了內堂。

「風少……」

「風哥!」

一眾人叫著風少,顯然對其的尊敬,不過有一少年和趙小風同齡,倒是叫一聲風哥。

除了趙小風,這內堂共呆了十五人,顯得有些擁擠,有幾人甚至沒有位置坐下,但大家都沒有露出任何不喜之色,哪怕他們都是修為不俗的武者,見趙小風進來,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迎呼。

聖幫,是這幾年軒葉城最新冒出來的大幫派,單是幫主凝氣期修為就足以鎮壓宵小,而幫內還有四大護法,皆是先天聚氣期的高手,還有九位後天巔峰的堂主,其實力之強,在軒葉城地下勢力幾乎佔據半壁江山,可以說暗地裡絕大多數的交易都逃不過它的手,不爽他們的勢力自然是極多,然而他們的實力足以震懾宵小,除了四大家族,軒葉城內能與其一戰的都極少。

這樣一個幫派,要說沒有四大家族的支撐,那絕對沒人會相信,事實上,它的背後就是趙家。

但那已經是以前了,如今它只為趙小風一人辦事,一個被趕出趙家的棄子。

聖幫是他趙小風的心血,如今他趙小風被趕出了趙家,這軒葉城的地下勢力也絕對不會落入他趙家。

「準備得怎麼樣了?」趙小風看向在場一名中年武者,問道。

這人便是聖幫的幫主嚴天,幾年前帶著年幼的兒子被仇家追殺,危險之際遇到了趙小風,之後被趙小風的能力所折服,忠心耿耿地跟隨著趙小風,結果也沒有讓他失望,在趙小風的帶領下,聖幫就這樣橫在了軒葉城的地下,他也被培養成了一名凝氣期的強者,更讓他死心塌地的便是趙小風對他兒子的培養,其用心深深令他折服。

面對趙小風這樣的後天初期的武者,嚴天尊敬無比地回道:「所有暗線都交給了石家,地圖已經到手,大部分的產業都轉手了出去換成了靈石,剩下的也都安排好了能力和忠心都可靠的手下接手,暗棋也都埋好,可以保證一旦回歸我們能第一時間將失去的拿回來。」

說完,嚴天遞過一張羊皮紙。

「我想知道的不是這些,」接過地圖,趙小風輕聲說道。

他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掠過,特別在嚴天的兒子,一個和趙小風同齡卻已是後天巔峰的武者的身上停留了許久,最終將目光頓在了嚴天的臉上。

嚴天內心一緊,最難的抉擇終究還是要面對。

聖幫里所有人都知道,幫主有一個天才兒子,成人禮都還未到就已是後天巔峰的修為,以此天賦,將來說必定能成為一名先天罡氣期的武者,甚至超越先天境界。

時間的沉澱,聖幫的人漸漸有了一個念頭,若是聖幫內出了一名罡氣期強者,那麼聖幫的地位將是如何?

不說與四大家族平起平坐,恐怕也不會弱了去,人心就是如此,一旦人有了掙脫束縛的能力,誰還會甘於人下?

「你們都不說話是吧?」趙小風眯了眯眼,從嚴天的身上移開,落在了四大護法四人之上。

「風少,我覺得我們沒必要冒這麼大的險,以嚴少的天賦未來一定能帶領我們聖幫一番輝煌的,」四大護法之首李衛,聚氣期巔峰強者,他看似難以啟齒的話語,卻將趙小風的地位貶得了無,稱嚴少帶領聖幫,那他趙小風又是什麼身份。

「胡說什麼!」嚴天怒聲呵斥,更是止住了另外一位要開口的護法。

「看來你們今天並沒有打算跟隨我離開軒葉城,」趙小風抱著劍,笑看著嚴天。

說實話,如果多年培養的勢力不能言聽計從,大不了不要,再創就好。

「風少,你別聽李衛說的瞎話,我和我兒子的命都是你救的,聖幫也是你一手創立,無論風少要我們作任何事,我們都絕無二心,我嚴天願為風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嚴天單膝一跪,擲地有聲地說道。

「是嗎?」趙小風冷冷一笑,忽然拔劍而出,搭在嚴天的肩膀上,「我若是現在就要你命,你給還是不給?」

氣氛瞬間緊張了起來,空氣都彷彿凝固,四大護法九大堂主皆屏住了呼吸,而作為此事的主角,嚴老的兒子卻只是低著頭無言。

「哈哈,那也要你這一劍拿得下他的命才行啊!」

先天凝氣期的強者,真氣一凝,以趙小風這般修為連皮毛都傷不到,哪怕他手握利劍。

這道嘲諷的話音剛落,一行人走進了內堂,小小的店鋪內堂更是人滿為患。

「黃家四長老黃葛?」趙小風抬頭看向那為首之人,一身灰袍,氣勢凌人,一舉一動,空氣都為之一頓。

「正是本長老,」黃葛一捋他的小鬍子,漫不經心地說道:「都說聖幫是趙家暗中扶持的勢力,若不是石家三長老與本長老是知己好友,將與聖幫的交易告知了我,恐怕除了聖幫之外沒人知道,一個佔據了軒葉城大半地下勢力的聖幫竟是一個黃毛小子所創,而這個黃毛小子便是你趙小風,一個後天初期的廢物。」

言語一頓,黃葛搖著頭,「真的是難以想象!」

「你想要怎樣?」趙小風收回了劍注視著黃葛。

從嚴天猶豫的時候他就知道聖幫已經不屬於他了,但他不擔心最終的結果會是如何的糟糕,還是那句話,大不了再創一個。

當年他才多大年紀,就憑藉著嚴天一個資質一般的武者,建立了聖幫,有了如今的地位。

重生娛樂圈:女王歸來 而如今他趙小風再創一個勢力,其輝煌絕對比聖幫更加耀眼,更加令人艷羨,但那時趙小風就絕對不允許有人對其窺視。 「顯而易見,我就是路過,聽到一廢物要殺凝氣期的強者,好奇之下倒是走進來看看,你繼續,」黃葛笑了笑,止不住的嘲諷。

他身後的一行黃家人也都嘲弄的看著全場。

「抱歉,這裡是聖幫的地盤,不歡迎你們,請你們出去!」

四大護法中年紀最小的葉戒,走出人群,拔劍喝道。

在聖幫中最受趙小風恩惠的除了嚴氏父子就是他了,不過其中的事情無人可知,大家只知道葉戒在聖幫中比幫主還要聽命於趙小風,本以為是年紀善小心思不多,但今天眾人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最忠於趙小風的竟然就是他。

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葉戒。

聖幫中,除了依舊忠於趙小風但攝於壓力不敢開口的幾位堂主外,其餘人都暗鬆了口氣。

好在幫主的決定也是在今日才通知全幫,若是讓葉戒早早向風少報了信,他們將一無所有,一文不值。

四大家族也絕對不會容許他們這一股極度熟悉軒葉城地下勢力的人存在。

「還要我再說一次嗎?請你們出去,」葉戒氣勢一震,劍鳴之聲不絕於耳。

然而,黃家眾人卻是絲毫不動。

「我聖幫之人何在,」葉戒反身一喝,「隨我驅逐這不速之客!」

「出去!」

「出去……」

聲音很大,但寥寥無幾的幾道聲音,顯得那麼無力。

九位堂主只有三位堂主站到了葉戒身後,怒視著黃家一行人,而剩下的三位護法和六位堂主,面無神色,只是無聲地看著。

「你知道我是誰嗎?」黃葛的笑容收斂了起來,凝氣期的強大氣勢併發而出,被人掃地出門對他這樣的高高在上的強者來說,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你要是再不出去,別怪我動手了,」在黃葛凝氣期的氣勢面前,葉戒絲毫不示弱,劍鳴之聲,愈加清脆。

「好,好,」黃葛大笑一聲,「就看你一小小聚氣期武者有什麼資格趕我出去!」

言畢,驚人的力量匯聚在黃葛手心,下一刻就要出手。

「住手!」

一聲大喝,讓所有人的目光望了過去。

扶起嚴天,趙小風徑直走到了葉戒前面,對視著黃葛,「既然我已經不再是四大家的人,這依靠趙家建立的聖幫自然就讓他隨風而逝,不過,你要知道,我趙小風的名字在這軒葉城比聖幫還有用。」

「也許我能取一個比你趙小風和聖幫更有用的名字,」黃葛輕輕一笑,讓開了一條道。

「就怕你文采不夠,」趙小風同樣笑了笑,隨後回身道,「我們走。」

帶著葉戒和葉戒手下的三名堂主,趙小風離開了店鋪,徑直往城外而去。

一路上,趙小風沒有說話,葉戒也是無言,三位堂主更是默然。

「風少,其實這也怪不得嚴幫主他們,」直到走到城外,葉戒才開口說道。

詫異地看著葉戒,趙小風說道:「人之常情,我倒是無所謂,你以前也是吃苦的人,竟然也能看得開。」

劍與盾的傳說之守護者之歌 迎著趙小風的話,葉戒回道:「人畢竟只有一條命,幫里很多人都有妻小,若是他們出了意外,他們的家屬比我當年還慘。」

當年,葉戒只是一名毫無修為的流浪漢,身世凄慘,身體也因為常年流浪,羸弱不堪,一次天寒地凍差點死在了大街上,被趙小風救回了家,不但讓他有了歸屬,還花大價錢請高明醫師為其療養先天不足,可以說趙小風給他帶來的不亞於脫胎換骨。

從此葉戒便對趙小風忠心耿耿,踏入武道后極為刻苦,短短几年便修鍊到了後天巔峰,並以昂貴的丹藥跨入先天之境,雖然是有趙小風大量的資源投入,但他的天分不言而喻。

望著身後的軒葉城,葉戒嘆了口氣,風少創立多年的聖幫,就這樣消失地無聲無息,若不是風少早就給他解釋清楚,恐怕他難以接受這個事實,畢竟,是他視為家的地方。

「對了風少,我從聖幫總堂把聖種拿了出來,」葉戒忽然想到,立即掏出了一個精緻的香包。

「哦?」趙小風驚訝看著香包,接了過來,「以前我撿到的那刻聖種還沒有腐爛嗎?」

兩年前,趙小風出門遊玩時撿到了一顆金黃色種子,像是一顆露出點點嫩芽的小黃豆,新奇之下就帶了回來,讓葉戒試下能不能種出什麼來,不過之後他就沒有再顧過了,要不是最後聖幫里取了個聖種的大名令他記憶挺深,現在說起來他都未必記得。

Prev Post
終於要結婚了嗎?木子墨站了起來,身上的萬力和萬法環繞。
Next Post
「實力遠遠不夠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