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當年他沒有想要殺他,也並沒有打算殺害她的那些同伴,但是……她如此凄慘,確實被他所害,那些妖獸的死,也確實與他有關。

他無法否認。

白顏輕輕閉眼,她的心顫抖的很厲害。

「娘親。」

白小晨擔心的緊握著白顏冰冷的手,他的目光轉向風璃宸,憤怒的道:「你滾,我娘親不想看到你,你現在就滾!」

「晨兒……」風璃宸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現在對你們真的沒有一點惡意,你要相信我。」

白小晨緊緊的握著拳頭:「你傷了我娘親的心,你還害死了青龍玄武他們,你又憑什麼聲稱自己對我們沒有惡意?我知道你很強,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總有長大的一天,等到時候,我必然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這番話,從那小人兒的口中說出,縱然稚氣十足,卻已經顯露出了濃濃的霸氣。

他看著白小晨那滿是仇恨的雙眼,心裡微微一酸,他知道這一次,白顏母子是對他徹底的恨之入骨,他也再也沒有機會了。

「風璃宸,晨兒說的對,我終有一天,會讓你們……血債血償!」 領主攻略 白顏睜開了眼。

她的黑眸已經沒有了其他多餘的情緒,唯有那一抹怎麼都無法化解的仇恨。

「看在你當初幫我救過晨兒的份上,這一次,我先不和你算賬,但下次你再出現在我面前,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當年的血債如此多,她怎能輕易忘記?

怨靈那悲傷的小臉蛋,如今她想起來,都有一種揪心的疼……

神宮,風璃宸,還有……雲若惜!

這些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顏兒,你聽我解釋……」風璃宸慌了神,他伸手想要拉住白顏。

她卻猛地抬手,將他的手給拍開了。

「風璃宸,你比不上帝蒼,永遠也比不上!更甚至,連他一根汗毛都無法相比!」

風璃宸的手僵硬在了空中,在這輕風下,久久都無法回神……

「如果……」白顏停下了腳步,冷笑著回頭看向風璃宸,「你想讓我原諒你也不是不可以,我要神宮的所有人都死亡,包括這雲若惜,你能否現在就幫我殺了他們?」

本來風璃宸聽到了白顏最初的那番話,眼神出現一抹動容,可接下來,她的聲音又讓他的心陷入死灰。

「顏兒,現在不行,等以後……以後我一定會……」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白顏仿若早就知道風璃宸的答案,眯起了雙眸,含有諷刺目光瞥向了風璃宸。

「雲若惜也不行?」

雲若惜一慌,急忙將目光轉向風璃宸,眼神中露出楚楚可憐之色。

風璃宸依舊沒有多看她一眼。

他的所有視線,整顆心,都在白顏的身上。

「我答應你,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雲若惜如今還不能死,神宮暫且也不能全然傾覆,但他……一定會給她一個交代。

這些傷過她的人,他也不會放過!

白顏冷笑道:「如果你要給我交代,那你現在就殺了雲若惜!我只要他們給我逝去的孩子陪葬!」

除此之外,她別無所求!

「神君……」

雲若惜慌張的看著風璃宸,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風璃宸對白顏的感情,所以,她真怕風璃宸一個衝動下就答應了下來。

風璃宸由始至終,目光都不再雲若惜的身上,他沉默的凝望著白顏:「顏兒,給我時間,雲若惜和神宮現在還不能死,你要相信我,現在我不管做什麼都是為了你……」

他抬手,手指剛想要碰上白顏的青絲,一旁一個小身子狠狠的撞來,將他撞出了幾步路。

「滾!你不許碰我娘親,你給我滾!」白小晨的小臉緊緊的綳著,目光中怒火涌動,他的眼中是無比的厭惡與敵視。

任何害娘親傷心的人,就是他一輩子的敵人!

風璃宸的身體越發僵硬,他低眸看向那小臉鐵青的小傢伙,嘴角揚起一抹無奈的笑。

老公是高嶺之花 他不殺雲若惜,真的是為了顏兒,至少現在的雲若惜……還不能死。

可風璃宸亦是明白,白顏與白小晨都不會在相信他。

「晨兒。」白顏拉住了白小晨,把他拉到了身後擋了起來,那一雙冷漠的目光方才落在了風璃宸的身上。

風璃宸的心裡泛著苦澀:「你沒必要如此,我不會傷他的。」

「你既然不想傷害晨兒,那千年前,為何要害死我的孩子!他連看我一眼都沒能夠,就永遠的離開了我!若你真的想要幫我,前不久又為何要欺騙我?害的我都無法留下他的怨靈?」

那小傢伙又乖又聽話,想到當年他孤零零的死亡,白顏的心都狠狠的揪了起來。

即使那小傢伙變得毫無人性又如何?至少他的心裡,認她這個母親。

他的怨氣存在多年,也只是因為他還沒能抱抱她,未能睜開眼看看這個世界……

「娘親,」白小晨感受到白顏內心的傷痛,他怒火滔天的大眼睛從風璃宸的身上收了回來,緊緊的握住了白顏的手,「你別難過了,晨兒會一直陪著你,永不分離。」

白顏眼中的悲痛緩緩散去,是啊,晨兒現在還在,這一世,她無論如何,都要護好他的安全!

絕不再讓任何人傷他分毫!

面對著白顏的仇恨與敵意,風璃宸一時間無言,也無從反駁,畢竟千年前,確實是他……害死了她尚且在腹中的胎兒。

這一點,他無法否認,所以,她便是恨他也是應該的。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現在口口聲聲說雲若惜不能死,可我若要殺她,你是不是也會阻攔?」白顏面無表情的望向風璃宸,眼神中透著的寒光讓人心涼。

風璃宸的眼眸出現一抹恍惚,他知道,這一次,他是真的沒有機會了。

可是雲若惜不能死!她還有其他的用處,只有等這用處失去之後,她才能死!

「顏兒,以前我為神界蒼生而活,但我現在,只為你而存在,不管我做什麼,我都是為了你……」

白顏冷冷的勾了勾唇角。

風璃宸的話很明顯了,他不會讓她殺雲若惜!

不過,來日方長……

這神界,她早晚要顛覆!

「風璃宸,記住你今天的話,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我也殺不了你要保護的人,可總有一天,傷害過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血債,終究要血來償還!

不傾覆神界,怎祭奠那些亡魂?

白顏拉著白小晨的手,轉身而去。

她頭也不回的丟下了一個冷漠的背影。

凝視著白顏母子漸行漸遠的身影,風璃宸的眼中仿若有什麼東西在一點點的破碎,他的心也疼的麻木,愣愣的立於輕風下,久久都不曾回神……

「神君,」雲若惜眼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色,但她面向風璃宸的時候,柔美的容顏揚起一抹淺淺的笑,「我就知道,你的心裡一定還有我的……」

否則,神君為何不捨得讓她死?

轟!

忽的,一陣強勁的風襲來,在雲若惜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襲擊在他的胸膛之上。

她的身子如離弦之箭,頃刻間就已經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疼的她容顏慘白,驚愕的揚起眸,看向男人冷漠的容顏。

這一刻,男人的冷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神靈,藐視著她的目光就好似在看一個微不足道的螻蟻。

親愛的我愛你 「本神君說過,你們誰都不許來找她的麻煩,你們沒有聽清楚可對?誰允許你來找她,並且告訴了她這些事?」

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算再次追逐心愛的女人,沒想打他還沒有展開行動,就被雲若惜破壞了!

以至於,他將永遠的失去了她……

雲若惜的小臉慘白慘白的:「神君,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風璃宸冷笑一聲,揮手間,雲若惜的身子已經從地上凌空而起,被他緊緊的捏住了。

那一隻大手卡住雲若惜的脖子,這一瞬,她連呼吸都很困難,似乎在下一刻,她就會葬身在風璃宸的手中。

雲若惜終於慌了,她能夠感覺到,風璃宸是真的想要殺了她……

這個她愛慕了千年,追逐了千年的男人,真的要殺她?

為什麼?

「雲若惜,你真以為本神君不殺你?本神君之所以留下你,是因為你還有點用處!如果你死了,以後誰來為顏兒抵擋危險?你卻以為本神君捨不得殺你?」

風璃宸語氣冷漠,聲音蝕骨的寒。

已無往日那雲清風淡的謫仙之態。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雲若惜艱難的咽了口唾沫,她真的以為,風璃宸不殺她,是因為他捨不得。

如今他卻告訴她,留下她只是為了替白顏抵擋危險?

「你和顏兒無法相提並論,你也不配!」風璃宸鬆了手,淡然的道,「凌尊諸人眼瞎,本神君的眼睛很明亮,顏兒的好,你永遠也比不上。」

顏兒的好,你永遠……也比不上!

這句話,讓雲若惜如同萬箭穿心,疼的她淚眼模糊。

她嘴唇顫抖,痛心的凝視著這如謫仙般俊美的容顏:「為什麼?為什麼我喜歡了你千年之久,你從來不多看我一眼?那女人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你如此對她?」

風璃宸抬手,一陣狂風再次將雲若惜掀飛了出去,她極為狼狽的摔在了叢林當中,一頭秀髮散亂而下,似如瘋子。

「我說過,你不配和她相提並論,你聽不明白我的話?」風璃宸的眼中出現一道冷然的殺氣,「不過,我也只放過你這一次,下次,你再敢出現在顏兒面前,不管你對我有多大的用處,我都會……親手殺了你!」

雲若惜剛想從地上爬了起來,身子卻不禁一顫,她的心哆嗦的很是厲害,絕望的抬起美眸,淚水從眼中源源不斷的流淌下來。

她寧可風璃宸現在就動手殺了她,也好過說這些殘忍的話刺激她。

畢竟……她喜歡了他千年啊。

即使修鍊者的年歲很長,但又有幾個千年? 心機謀婚:腹黑總裁欺上我 她將所有的時光都耗費在了他的身上,就得到如此一個結局?

「我本以為,你縱然不會愛我,但總有一天,你會娶我。」

雲若惜閉上了雙眼。

當年,風璃宸不就差點娶了她?若不是白顏,也許,她早就是風璃宸的妻子……

「當初,凌尊向我承諾過,只要我娶了你,就不會殺害顏兒,我信了他,可我沒想到,你們終究沒打算放過顏兒!雲若惜,你真以為本神君不知道,凌尊他們之所以如此對待她,其中也與你有關?」

風璃宸聲音冷漠的說道。

雲若惜驚慌的揚頭:「不……我沒有!神君,你一定是誤會我了,是不是白顏?是不是她在你面前陷害我?我怎可能做出這種事?」

神君怎麼會知道?他怎會知道她所做的事情?一定是白顏想起了前生往事,故意在神君面前陷害他。

「顏兒什麼都不知道,你不用什麼事都推到她的頭上,你所做的那些事情,也只有凌尊他們看不透,我經過了這千年的時光,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可笑的是,千年前,他同樣被埋在鼓裡,輕信了這些人。

雲若惜身子一軟,癱倒在了地上,她臉龐露出沉痛之色,再次閉上了眼。

原來,一切……他都知道。

既然他所有的事情都知道,為何又要留下她的命?

而這一次,雲若惜不會再認為,風璃宸沒有殺她,是因為捨不得……

「雲若惜,當年,我就從來都沒喜歡過你,只是看在顏兒的份上對你禮貌有加罷了,事實上,從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很厭惡你。」

貓撲中文 風璃宸已經恢復了最初的淡然,可他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很殘忍,瞬間就讓雲若惜如同墜入了十八層地獄,遍體生寒。

「現在,你好好珍惜你最後的時光,你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這一句話落下之後,風璃宸沒有再看他一眼,那一襲雪白的長衫飄蕩在天空中,似如輕煙般消失了。

只留下她一個人獃獃的坐在地上出神。

半響后,雲若惜方才回過神來,她的容顏一片扭曲,緊握著拳頭。

「白顏,我要你死!就算我得不到神君,我也絕不會讓他再有機會看你一眼,所以,你必須得死!」

她已經完全陷入了癲狂的境界,覺得風璃宸之所以如此對待她,全都是因為白顏的緣故。

如果沒有白顏,風璃宸一定會喜歡她的。

所以,全都是她的錯!

「虞翊,你給我出來,現在就滾出來!」她臉色鐵青的怒喝道。

當她這話聲剛落下,黑色長衫的男子就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這男子渾身上下籠罩下黑袍之中,卻依然可以看得見那一張俊美冷酷的容顏。

虞翎僵硬的站在雲若惜的面前,靜靜的接受著她的怒火。

Prev Post
「實力遠遠不夠啊。」
Next Post
「七絕峰早已沒落,哪怕三大宮主出世,也改變不了七絕峰沒落的事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