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絕峰早已沒落,哪怕三大宮主出世,也改變不了七絕峰沒落的事實!」

李瀟的對手,一個短髮少年,一見面便開始嘲諷。

其滿臉輕蔑,鼻孔都要朝天了。

「呵,看來七絕峰這次被針對的不輕啊。」李瀟苦笑,眯著眼,看向這少年,道:「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針對七絕峰,尤其是像你這種螻蟻廢渣,連七絕峰三個字,你都不配提起!」

轟!

話音落下的瞬間,只見李瀟一拳擊出。

拳芒如流光,金光璀璨,更帶著一股磅礴的氣勢。

似一座高山落下,這道拳芒,竟然佔據了半個擂台,將那少年蓋壓在了下方。

沒有任何猶豫,這少年便被一拳鎮壓,奄奄一息的暈了過去。

「同境界的戰鬥,真是無趣啊。」李瀟撇了撇嘴,在主持人宣布他獲勝后,便走下了擂台。

接下來,李瀟倒是沒事可做了,畢竟青藤宴第一輪,每個人只需要出場一次便可。

「嗯,不錯,劍意凌厲,劍芒凝實,頗有幾分劍道宗師的風範,只是可惜,出手過於急躁,缺少了一絲穩重。」

「嘖嘖嘖,刀鋒剛猛,可後繼無力,不適合持久戰。」

……

沒過多久,李瀟轉悠到了靈畫九重的擂台旁邊。

這裡,劍無雙和陳泊天正在和對手交戰。

李瀟很熱心,看在劍無雙和陳泊天是自己的徒子徒孫的份上,不由指點了一番。

這讓劍無雙和陳泊天無語,面色漆黑,瞪了一眼李瀟。

「你非我劍宗之人,豈懂我劍宗之法。」劍無雙沉聲道:「莫要胡說。」

「說的頭頭是道,若有機會,我可以壓制自身境界,與你同境界一戰。」陳泊天說道。

李瀟聞言,眉頭一皺,似有些不滿,道:「好心指點你們,既然不領情就算了。」

說罷,李瀟轉身,準備回到座位上。

但就在此刻,林惜月走上了擂台,開始與對手交戰。

李瀟本是對林惜月沒啥興趣,但當看到林惜月的靈畫后,神色不由一凝,暗道:「怪不得她說我身上的氣息很熟悉,原來是她的後人……」

放眼看去,擂台上的林惜月,風華絕世,出手之間,宛若謫仙一般。

而李瀟的目光,卻落在了林惜月的靈畫上。

畫中,一輪青色圓月高掛,下方一頭似魚又似鵬的生靈,正在仰天長嘯。

而在生靈之下,乃一片漆黑的海水。

「鯤鵬嘯月圖。」李瀟輕語,對於這鯤鵬嘯月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這靈畫,非一般人能畫出,需要觀摩過鯤鵬的人,才有那麼一點機會,臨摹出這一副靈畫。

而鯤鵬乃神物,早在上古時期便已經消失,後世之人,唯有一人臨摹出了鯤鵬嘯月圖,那人便是青月玄尊,林千柔!

從那以後,鯤鵬嘯月圖,便成為了林千柔一族的專屬靈畫。

凡是林千柔一族中的嫡系弟子,都會在靈境時,臨摹出鯤鵬嘯月圖!

此圖,在千萬靈畫之中,屬於絕世靈畫。

「小柔,你還在嗎?」李瀟輕語,眼中出現了一絲回憶之色。

當初,李瀟剛成為人皇時,從人皇廟內帶出了一副古畫,畫中之物,正是鯤鵬。

他將這古畫贈送給了年幼了林千柔,而林千柔也正是因為這一副古畫,才臨摹出了鯤鵬嘯月圖。

而一想起林千柔的容顏,以及那些年在一起征戰四方的日子,李瀟心中不免生出感概之意。

「三千年過去了,以你的實力,若是不出意外,應該還活著吧。」李瀟輕語,看著林惜月的身影,似乎看到了當年的跟在他身邊的那個小丫頭,林千柔。

「是我的東西,也該收回了呢。」李瀟暗道,琢磨著今後該去找一下林千柔,收回那一幅古畫。

只因,鯤鵬圖,乃李瀟從人皇廟內帶出來的東西,是滴了李瀟的精血,擁有李瀟氣息的神物。

最為重要的是,鯤鵬圖,乃打開人皇廟內萬靈殿的鑰匙,不容有失!

若非前一世意外隕落,李瀟早就將鯤鵬圖收回來了,不過如今也不遲。

畢竟林千柔的後人林惜月出現了,這就意味著,鯤鵬圖還在林千柔手中,到時候只要找到林千柔,就能拿回鯤鵬圖。

(本章完) 「我騙你幹什麼?!你今早是沒看見,誅妖師聯盟的門口,那是躺了十七八個人啊!據說,這裡面還有一位是長老呢!」

那人說完后,人群一片嘩然。

「這……這怎麼可能?長老都被殺了,那,那妖怪該是怎麼的厲害?!」

所有人一時之間,都覺得背後陰森森的吹著冷風,心尖都打著顫。

眾人被嚇得噤若寒蟬,連議論聲,都小了許多。

路瑾對這個放冷氣的男人也是無語了。

你不能嫌人家吵著你用飯,就把人都嚇跑吧?

你看沒看見那老闆看你的臉色都帶著咬牙切齒!

吃完最後一個小混沌,路瑾拍在桌子上幾張RMB,老闆的臉色才慢慢恢復。

看到燁岑那碗連動都沒動,路瑾翻了個白眼。

管你呢!

愛吃不吃!

反正他是妖怪,不吃也餓不死!

最近兩天,誅妖師聯盟門口,每天都會出現幾具屍體,死相慘烈血腥。

那些人都是去往菡萏谷的人。

路瑾也算是見識到了菡萏谷有多恐怖。

她之前只以為菡萏谷只是隱秘性很好,不易讓人找到。

到現在才發現,她錯了。

如果說辣雞統給她的路線圖是高級vip通道,一路無驚無險。

那百寶樓的路線圖就是修羅路,那是閻王殿里走一遭,誰能出來算誰贏!

「統子,你說燁岑為什麼不問我,怎麼去的菡萏谷?」現在才發現在,原來她暴露的馬腳這麼多!

系統:【我不知道啊?】也許是以為你運氣好呢。

那位陰險會長也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路瑾的消息,知道她還活著,連誅妖師聯盟里的事都不處理了,滿世界的找路瑾。

下個月是誅妖師聯盟推選新的會長的時候,那個陰險會長也真是淡定。

……

「白小姐,我們又見面了。」巷尾處,出現兩人。

男人已經孱弱到需要坐在輪椅上,到依舊不減他當初騙原主的那股溫潤如玉的君子風采。

「都快死了,還能出來作妖,我也是沒想到你生命力會這麼頑強。」路瑾譏諷。

對於路瑾的諷刺,他連臉色都沒變。

「你找死!」他身後的俞木沉不住氣。

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妖力,朝路瑾威壓去。

「俞木!」男人沉聲呵斥。

俞木身上的那股妖力立馬消散,只是臉上還帶著未消的憤怒。

「會長,這小妖敢出言頂撞您,肯定不會輕易說出真話。還請給俞木片刻時間,俞木一定幫您審問出真話。」

男人輕皺著眉心,有些於心不忍:「……不要傷及她的性命。」

「是。」

怪不得叫俞木!

還真是個榆木疙瘩的腦袋!

俞木修為也算精深,但是路瑾連燁岑都能按到地上摩擦,他還不如燁岑,更不是路瑾的對手。

「砰!」

俞木撞到牆上,牆壁轟然倒塌。

路瑾在俞木要爬起來之前,一棍子敲暈。

「會長大人,人吶,有時候就得認命……」

……

誅妖聯盟的會長失蹤了,儘管他們極力封鎖消息,但架不住聯盟里早就分為兩派。 不管是劍無雙,還是林惜月,亦或者陳泊天,都是種子級選手,按理來說,不必參加前幾輪比賽。

但這幾人,似乎是為了磨練自己,因此放棄了種子選手的身份,準備從第一輪開始,一路打到決賽。

「進前十沒問題。」李瀟暗道,以劍無雙,陳泊天,林惜月三人的實力,只要不出意外,能妥妥的進入前十。

同時,李瀟的目光,時不時的落在林惜月身上,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意。

「小柔難道嫁人了?」李瀟暗道。

但轉念一想,這根本就不可能啊。

要知道,當初林千柔可是發過誓,這輩子要嫁人,只嫁李瀟……

當然,這不是李瀟自戀,而是林千柔當初可是以靈魂發誓的,不可違背,李瀟想攔都攔不住。

當初,李瀟一心平定八荒,常年征戰,也就顧不上林千柔。

現在想來,李瀟心中不免有些慚愧之意,似乎是他辜負了林千柔。

「不可能嫁人啊……那這林惜月是什麼情況,青雲宮又是咋回事,難道是小柔自己建立的宗派?」李瀟思索,一時間也想不到答案,只能遇到林千柔后才能知曉一切。

轟!

轟!

……

此刻,各大擂台上戰鬥不斷,耳邊不斷傳來爆響與轟鳴之聲。

直到半天後,第一輪比賽終於是結束了。

「半個時辰后,第二輪開始,同境界之人,可選擇越級戰鬥!」

隨著拓跋暮雲的聲音響起后,現場不由靜寂了下來。

幾乎所有人都盤膝而坐,開始調整自身的狀態,希望能順利通過第二輪。

而李瀟很悠閑,坐在位子上,閉著眼,似乎在假寐。

只因,第一輪比賽,他只是一拳就擊敗了對手,根本就沒廢多大力氣,完全沒必要調整狀態。

「第二輪,可以選擇跨級戰鬥,這就有意思了呢。」李瀟輕語,閉著眼睛,但嘴角卻微微上挑,露出了一絲十分邪魅的笑容。

半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當拓跋暮雲宣布第二輪開始后,幾個主持人便走上了擂台,開始點名。

二十七個擂台,同時進行比賽,速度很快,僅僅是幾十息后,主持人便點到了李瀟的名字。

這一刻,李瀟起身,一躍到了擂台上,對著主持人說道:「我能選擇和靈畫境的人戰鬥嗎?」

主持人聞言,十分無語的搖頭,道:「第二輪可以選擇越級戰鬥,但所謂的越級,是有限制的。以你靈紋一重的修為,最多只可選擇與靈紋九重的修士交手。」

「啥?說好的越級呢,這……只是越小境界而已,太無趣了吧?」李瀟臉色一黑,本想著在第二輪,直接去鎮壓胡易寒和冰魄的,結果……

「算了,隨便給我來個靈紋九重的吧,反正也是一拳搞定的事情。」李瀟嘆息道,對於第二輪的規矩,十分不滿。

畢竟以李瀟的實力,除非是遇到天驕級別的靈畫境修士,若不然,低於靈畫境的修士,根本就擋不住他的一拳。

「年輕人,不要太過自信,鋒芒可露,但不要畢露。」主持人提醒道。

「本皇就算鋒芒畢露,也沒人能遮了我的鋒芒。」李瀟笑道:「快點給我安排對手吧。」

主持人聞言,不由冷笑了一聲,隨即便點了一個名叫曲素恆的少年,作為李瀟的對手。

「衡水山莊少莊主,曲素恆!」

「堪稱靈紋境第一人!」

「七絕峰那小子,恐怕是要敗了。」

……

這一刻,觀戰席上,不少人面帶冷笑。

Prev Post
「是。」
Next Post
白衣老人也是不弱,繁瑣的咒語念完之後,雙手平伸,宛若托著一個小太陽一般,著潔白的聖光,照的老人的臉更加的神聖,輕輕的喊一聲:「神聖烈焰,」話音剛落,那小太陽一樣的光團就了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