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老人也是不弱,繁瑣的咒語念完之後,雙手平伸,宛若托著一個小太陽一般,著潔白的聖光,照的老人的臉更加的神聖,輕輕的喊一聲:「神聖烈焰,」話音剛落,那小太陽一樣的光團就了過去。

光團遇到氣牆,「嘭」的一聲響,瞬間爆開,著白光的光團立時將沾滿了整個氣牆,光團迅的蔓延,眨個眼睛的時間就覆蓋住了整個拍賣場上的氣牆,這個時候,龍雨才看清楚,這個結界的真實面目。

這是一個四方方的罩子,如果不是被白衣老人扔出的光團給籠罩,估計是看不到它的原貌的,白色的光芒仿若火焰一般在氣罩的表面不斷的跳躍著。黑衣老人嘴裡鼓搗幾句,手裡一支黑色的法杖出一道黑色的光暈,光暈小小的只有煙圈那麼大,往上越飄越打,最後黑色的光圈整個罩住了罩子,「刷」的一道亮光,黑色的光圈開始收縮,大力將四方方的罩子給勒成了葫蘆狀~!

眾方齊出手,紅衣女子也隨即出手了,這是一個九級的斗聖,二話不說,抽出背後的大刀一下就砍了過去,紅色的刀芒衝出一丈長,「撲哧」一聲,刀芒陷入四方方的氣罩一半深,「支」的一聲,氣罩又恢復了原樣,將刀芒給彈了出來。紅衣女子見狀,大喝一聲,雙手握刀,再一次的砍了過來,於此同時,黃衣大漢雙拳齊出,兩道黃色的光柱直衝四方方的罩子。

只聽得「咔咔」的炸響,「砰」的一聲之後,光罩陡然消失,五個人立即收手。龍雨等人在二樓看的目瞪口呆的,這種戰鬥時他第一次見得,九級高手果然名不虛傳,單單出招時的那種威勢就壓的葉文昊等人喘不過氣來了。 「打開了~!就一擊。?」初雪驚嘆道。龍雨自己也驚訝異常,這個先前輕鬆擋住十個斗聖的四方氣罩結界,居然被后五個人一人一擊合力就擊破了,同是斗聖,難道差距就這麼大么。

看到結界消失,五個人立馬停住了手,互相警惕的望著。青衣人抿嘴一笑,回到:「現在就看咱們各自的手段了~!」說完,青衣人率先就向台上奔了過去。龍雨搖搖頭,皺皺眉,這個二十七八的青衣人,自始至終都是胸有成竹,在眾方勢力中遊刃有餘,而且是處於中立的位置,沒道理現在率先衝出去啊,這樣一來,只會將所有的仇恨拉到自己身上,成為眾矢之的。

看到青衣人率先動身,其餘的幾位可待不住了,紛紛跳將起來,一起沖向了拍賣台,就在這時,異變突生,青衣人半空中一個后翻,又翻回了原位。看到這,龍雨才明白這個青衣人如此做的目的,五方勢力齊集,雖說打開了結界,神器就在眼前,但是,互相之間實力相當,任誰都不會率先動手,如果這樣的話,比的就是耐心跟後援,除卻其餘幾方,只有青衣人在翔龍的勢力是最薄弱的,因此,他在這耽擱的越久就越吃虧,如此一來,他才假裝搶先動手,引得其餘的人瞬間全力出手。

青衣人一向後翻,跳將起來的眾人立馬就明白過來了,心裡暗暗罵聲卑鄙,卻也是無可奈何,青衣人是算定好的手段,他跳起來的時候留有餘力,當然可以在幾方人虎視眈眈之下神情自若的回到原位,可是其他人卻是沒有事先料到的,而是在情急之下全力起跳,這個時候,就是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少了青衣人在中間制衡,四方勢力剛落到檯子上,立馬就分成了兩隊,打在了一起。白衣大祭司嘴裡念叨幾句,手上的白玉法杖出三道神聖的白色光輝,「刷」的一下就套在了己方三人身上,兩個白衣斗聖,臉上一副肅穆,拔步沖向了黑衣祭祀一伙人。黑衣祭祀也是不落後,黑玉法杖亮了幾下,給自己這方人也刷上了三道黑色的光暈,光暈一著身,黑衣武士們立時間戾氣大勝,雙目透紅,拳頭緊握,惡狠狠的迎向了白衣武士們。

黃衣大漢三個人與紅衣女子三人也是面面相對,雙方警惕的看著對方。所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黃衣大漢先沉不住氣,大吼一聲:「天地初始,天一降世,唯我獨尊~!」一股強大的威勢從黃衣大漢身上放出,淡淡的金色光暈開始出現在黃衣陣營裡面,光暈越來越濃,不一會兒,就將黃衣三人給籠罩在了一團金霧中,看不到確切的人影了。紅衣女子這方,皆是三個女子,直到這時,龍雨才來得及看清楚紅衣武士的性別,典型的女扮男裝,站在地勢較高的拍賣台上顯得清楚多了。

那叫柳三娘的紅衣女子冷哼一聲,「休得張狂~!」,隨即一股粉色的煙霧從紅衣女子們身上散出,迅的將三個女子包裹在了其中,龍雨正要好奇這是什麼,突然一陣呢喃之音傳來,聲音忽高忽低,非常的誘人,似乎是有女子正在歡好。雅兒跟初雪一聽,立馬臉就變得通紅了,慢慢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粉色的煙霧開始慢慢的籠罩整個大廳,只有白衣祭祀跟黑衣祭祀那伙人和黃衣大漢的那團金光之處沒被籠罩。

粉色的煙霧瀰漫的越來越快,一息之後,整個大廳就變成了粉蒙蒙的一片,只能隱隱約約看到白光,黑光,金光閃爍。粉色的煙霧順著包廂的門使勁的往裡鑽著,幸的龍雨事先設下了禁止才阻止了粉色煙霧的侵蝕。

雖說煙霧進不來了,但是煙霧中的香氣卻是毫無阻攔的闖入了眾人的鼻孔。龍雨冷不防之下,一口吸了進去,這是一種類似於女人粉香的香味,濃郁而又妖嬈,忍不住讓人浮想聯翩。龍雨打個激靈,真元從丹田紫府中迅的湧出,直衝全身,真元一出,一股清涼之意立馬從心底升起,龍雨打個激靈,清醒了過來,心下大驚。

慌忙回頭一看,自己身邊的雅兒臉色潮紅,吐氣若蘭,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胳膊,胸脯不斷的起伏著,眼裡滿是春水。 豪門怨,惡魔總裁 那邊的初雪也不太好過,跟雅兒差不了多少,不過初雪的面上還有一絲掙扎之色,想來還有一絲理智存在。將視線轉過去,龍雨望向自己的兄弟,易水寒閉著眼睛,盤腿而坐,臉上雖然有一絲潮紅,但是表情卻很冷靜。

再望望葉文昊,龍雨放下心來,葉文昊晃著個大腦袋,好奇的盯著粉蒙蒙的外面,眼睛睜得很大,似乎想努力看清楚一樣。「空空?」龍雨喊道。「啊?」葉文昊轉過頭,望望軟成一團的雅兒跟癱在沙上的初雪,再看看自己身邊的易水寒,葉文昊大驚,驚呼道:「大哥,這是咋了?」

龍雨頓了一頓,問道:「空空,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啊?」葉文昊這才使勁的嗅了嗅,咧嘴一笑,回到:「好香啊?!」龍雨又接著問道:「那你有沒有感到什麼異樣?」葉文昊摸摸腦袋,奇怪的回到:「沒有啊,好好的啊。」

龍雨望望葉文昊,覺得蠻不可思議的,剛才那股煙霧中,摻帶的是非常強烈的**,是以吸到香氣的時候,龍雨才會出現那一瞬間的失神。

不再細追為什麼葉文昊沒有受到影響,龍雨趕緊扶起雅兒,單掌貼著雅兒的背部,純凈的真元順著後背迅的湧入了雅兒的經脈中,真元一入體,立馬飛快的在雅兒的經脈中轉了起來。處於迷失狀態的雅兒,先前只覺的渾身燥熱,心裡就只有一個念頭,需要安慰,突然,一股清涼的氣流吹過了心底,清涼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一會兒,渾身的燥熱開始退去,雅兒的意識也開始慢慢的復甦。

「阿???」一聲的呢喃,龍雨睜眼一瞧,剛才臉上還有一絲掙扎之色的初雪,此時臉上完全是一片潮紅,雙眼之間一汪春水。失去理智的初雪,也不知道哪來的指引,竟然順著左邊的沙摸到了龍雨坐著的主位上,初雪爬過來之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就從背後抱住了龍雨。

火熱的身軀一接觸到龍雨,龍雨立馬打了個激靈,後背上兩團柔軟的火熱貼著薄薄的衣服緊緊的靠著自己。一將龍雨抱住,初雪立馬開始在龍雨的身上胡亂摸了起來,猶如春的寡婦一般,瘋狂的吻著龍雨的脖子,雙手繞在前面,狠命的摸著龍雨的前胸。

葉文昊看的目瞪口呆的,這才一眨眼的功夫,咋成這樣了。「空空~!還愣著幹什麼~!」雖然這樣來說龍雨很享受,但是自己的兄弟在旁觀望,他是怎麼也拉不下這面子去的,再者說,初雪跟他,還有著很多的誤會,如果再來那麼一次,那自己可真就泥巴掉在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那個,這個,我????」葉文昊尷尬的望望瘋狂的初雪,回頭看著焦急的大哥,結結巴巴的,他是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這個屁啊~!把她打暈~!」龍雨急了,厲聲喊道。

「哦,」葉文昊望望初雪,站起身子,揚起了手臂,走到龍雨跟前,卻又停住了腳步,龍雨急道:「怎麼了?打暈她啊!」「大哥,我怕我一巴掌下去把她打死」葉文昊遲疑道。

龍雨氣道:「你不知道輕一點啊,趕緊的~!」初雪不斷的蠕動,擾的龍雨剛剛平靜下的心境又開始波動了,他正在度真元幫雅兒驅除身上的春毒,如果不把心穩下來,那麼很有可能真元渙散,將雅兒給弄成廢人。

想到這,龍雨不由的埋怨起自己來了,為什麼不先把初雪弄暈呢。葉文昊看看龍雨很少顯出的焦急之色,下了下決心,單掌迅的砍下,只聽的「呃」的一聲悶響,龍雨身後那火熱的軀體立馬離開了他的後背,長出一口氣,努力將自己的心神穩下來。龍雨對葉文昊吩咐道:「空空,把她搬到那邊去,我先幫你嫂子清毒。」「毒~!」葉文昊驚詫的大叫道。

春毒這種東西,龍雨不好解釋,只是點了點頭,沒細說。看到葉文昊將初雪搬走,龍雨望望易水寒,說道:「小寒可能也中了一點毒,不過他現在在自己清除,你別打擾他~!」「哦,」葉文昊點點頭,望著龍雨好奇的問道:「大哥,怎麼中的毒啊?剛不還好好的么?」

龍雨皺皺眉頭,用眼神示意一下外面,回到:「這粉色的煙霧就是毒~!」「啊?」葉文昊瞪大雙眼看看外面,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濃濃的煙霧會是毒,那如果是毒霧的話,為什麼自己沒事么?

「大哥,那為什麼我沒中毒啊?」葉文昊還是忍不住問道。龍雨苦笑一聲,回到:「也許,你比我們都純潔吧~!」「純潔?」葉文昊疑惑的念了念,不甚理解。

這邊說著話,那邊的真元繼續的清除著雅兒體內的春毒,通過真元在雅兒體內的清毒,龍雨也現了這粉霧的奧妙,這霧蒙蒙的粉霧並不是像自己猜想的,是帶了點**,而這整個粉霧都是由細的肉眼看不清的**顆粒組成的,也就是說,這入目之處,皆是**,這種葯的藥性還極烈,如果不及時的清除,那麼不論男女,都有性命之憂。雖說龍雨下的禁止擋住了春霧,卻是沒擋住春霧的氣味,單單是氣味就能將初雪弄成那樣,如果讓這霧飄進屋來,那後果可想而知。

抬頭望了望先前那三個紅衣女子的位置,龍雨神色複雜,眼裡滿是殺氣,這什麼紅衣教的護法,光看這一手就惡毒無比,看來怎麼都不是好玩意。

「好一招的春風蕩漾啊~!不愧是**人啊,連這招術都這麼的無恥~!」黃衣大漢那狂妄的聲音響起。「哼~!黃真伊,你別得意,還有你好受的~!」紅衣女子的聲音傳來。

話音落定,陣陣絲竹之音傳來,淡淡的音律穿過龍雨的耳朵,龍雨一聽,當下大驚,喝道:「空空,捂耳朵~!」「啊」葉文昊來不及細問,趕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葉文昊剛把耳朵捂住,那音律陡然升高,凄厲之極,龍雨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眼睛都有些花了,趕忙穩住心神,龍雨開口念起了清心咒。?念咒的聲音不是太大,恰好能讓身邊之人全部聽到,清心快捷的咒語慢慢的壓過了凄厲的音律聲,過了一會,房內就只剩下龍雨不停念著的咒語聲,那個先前刺耳凄厲的高音則完全聽不到了。

「雨哥?」雅兒含糊不清的喊了一聲,醒了過來,龍雨停止念咒,將手從雅兒的後背上移走,只要恢復意識,那麼春毒就算是清楚乾淨了。「怎麼回事?」雅兒一醒來,就看到了屋子內的異樣,抬頭一看,外麵粉色的煙霧籠罩了所有的視線。

「毒霧?!」龍雨簡潔明了的解釋道。雅兒眨了下眼睛,摸摸暈乎乎的額頭,彷彿是大睡了一場一般。「小寒沒事吧?」雅兒望望離得近的易水寒問道。龍雨點點頭,回到:「恩,沒事,估計過一會他就醒了。」

「初雪~!雨哥,她怎麼了?」雅兒挨個把屋內的人看了一遍,終於看到了被葉文昊仍在沙拐角的初雪,一眼望去,初雪長蓋在臉上,一動也不動,這副摸樣倒是把雅兒嚇了一跳。

龍雨苦笑一聲,回到:「剛才為了給你驅毒,來不及照顧她,就先把她打暈了。」「大哥,我能把手放下來了么?」葉文昊兩隻大手緊緊的捂著耳朵,可憐兮兮的望著不停說話的龍雨和雅兒,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放下吧」龍雨回到,剛才他是怕自己來不及念咒,這才先讓葉文昊捂住了耳朵。「雨哥,那你趕快給她驅毒啊?」雅兒看了看初雪,急道。

「恩,現在就弄。」龍雨點點頭,手腳麻利的幫初雪驅除起體內的春毒來,一刻鐘之後。「大哥,現在我們怎麼辦?」清除完體內之毒的易水寒,醒來后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個。醒過來的初雪跟雅兒兩人心有餘悸的望著龍雨,龍雨捏捏眉毛,回到:「現在這外面被毒霧籠罩,完全不知是何狀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要不,我們在這等他們離去了,我們也離開把。」雅兒還是不願意大家冒險,打起了退堂鼓。龍雨抬頭望了望外面,粉色的毒霧迷茫,傳說中的神器就在眼前,放棄么?

就在眾人躊躇的時候,外面又生了異變。「疾風旋轉,風怒~!」一聲男子的冷喝聲響起,「嗖」的一聲,大廳內颳起一股狂風,頓時間飛沙走石,桌子板凳被吹起撞在一起出的「啪啪」聲不絕於耳,風越刮越大,漸漸的竟有狂風肆虐的凄厲聲,龍雨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外面不斷涌動的粉霧,一瞬間就被狂風刮的不見了蹤影。

等到風停了,眾人再次向下望去,頓時瞠目結舌。先前還整潔漂亮,富麗堂皇的拍賣大廳,在被狂風肆虐了一陣之後完全的變了樣貌,大廳內再無完整的桌椅,那些作為裝飾的花瓶盆栽被撞得稀爛,地上撒著的全是斷裂的桌椅碎片,貼著金箔的牆壁上有著密密麻麻的刮痕,有的地方,金箔已經整個脫落,露出裡面的石壁來。

那先前溜走的青衣人站在拍賣台下,青衣衣擺微微的擺動,因為是背對著龍雨等人,在包廂內並未看到他的表情。

「流沙~!你做什麼?」粉霧被吹散,重新現出身影的紅衣女子怒喝道。那位叫流沙的青衣人望望酥胸半露,滿臉媚態的柳三娘,眼裡閃過一絲譏諷之色,嘴上卻花花的回到:「哎,霧色礙眼,讓在下不得看到三娘身影,心癢難耐,所以,就斗膽出手了。」

「哼~!」柳三娘柳眉豎起,冷哼了一聲,望著一臉假惺惺笑容的流沙,她是怎麼也不會相信這男人嘴裡說的話。「柳三娘,還想著勾引人呢~!看招,流彈炮~!」黃衣大漢趁機出手,雙拳奮力向外擊出,眾人眼前一閃,就看到兩道手臂粗細的黃色光柱直直的打響了柳三娘那三人。

黃衣大漢一出聲,龍雨就知道這一擊怕是費了。不由的望望籠罩在黃色光霧中的黃衣大漢,龍雨給他下了一個四肢達,無腦人士的評價。你說你打就打吧,好不容易等到紅衣女子被青衣人吸引去了注意力,這個時候,作為敵人你應該蓄力出致命一擊,哪能向他這樣,還要大吼一聲,告訴你,我來打你了,這不是明擺著提醒人準備好么。

果不其然,兩道光柱一打過來,紅衣女子早已有了時間準備,往後退上一步,柳三娘身後的兩個女扮男裝的斗聖將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柳三娘嬌喝一聲,雙掌迅的畫起了圈圈,眨眼間,一個巨大的圓形透明光板出現了。光板不是很厚,薄薄的猶如玻璃窗一樣。

「叮噹」一聲響,兩道來勢兇猛的光柱撞在光板上,竟是出了這樣的聲響。柳三娘將光板一拖,就把兩道光柱給引上了頭頂。「轟隆」的巨響傳來,緊接著就掉下了好幾塊磨盤大的石頭。

龍雨不得不讚歎一下這迪斯尼樂園建築的堅固程度,黃衣大漢抬頭看了看,咬咬牙,雙腳蹬地,猶如一頭蠻牛般的就沖了過去。柳三娘眉毛一豎,不退反進,也是迎了上來,青衣人面帶微笑的看著檯子上打成一團的眾人,摸摸自己的下巴,看的津津有味。

拍賣台的另一邊是屬於光明議會於黑暗議會的戰場,在這裡,是黑白分明,打的如火如荼,由於雙方都是兩戰士一法師,打的是旗鼓相當。這裡同樣的沒有受到那粉霧一絲一毫的影響,鏖戰的眾人神情自若,拿的很穩,龍雨望上一眼,這哪裡像是生死決鬥,倒是更像武藝切磋。其實,任哪兩方,鬥上個上千年,碰在一起,打起來也就現在這樣子了。

四方再次打在了一起,龍雨望望,拍賣台上,小車內那三個盒子,依然靜靜的躺著。望望打成幾團的人,龍雨很有衝動潛到台上,將那幾個盒子偷回來,不過,望一望台下還站著的青衣人,龍雨還是稍微有些忌憚,這青衣人的實力只是在最初打開結界的時候出現了一下還有就是捲走滿屋子粉霧的狂風,單單這兩手,就是極為的不凡,那綠色藤蔓,也許是偏門魔法自然魔法中的一種,而那狂風,則需風系魔導師才能弄的出來。細細的瞅一瞅青衣人的面孔,沒錯,確實是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可是,這樣年紀的魔導師,豈不是太恐怖了?

「大哥?他們這樣打,打到什麼時候去?」葉文昊問道。龍雨捏捏眉毛,惆悵道:「我也不知道啊,再等等看把。」「哦」葉文昊點點頭。青衣人細長的眼睛不斷的打量著台上的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龍雨看到青衣人翹起小指,微微的動了一動,龍雨眼光一凌,他要做什麼?將視線重新移到拍賣台上,龍雨定睛一看,似乎有幾個隱隱綽綽的人影,正在慢慢的靠近那處在檯子正中的小車子。

要不是龍雨的眼睛變態的話,估計那幾個身影他是什麼都看不見的。「不好,他們要拿神器?!」龍雨叫道。「啊?哪裡?」葉文昊抬頭望望台下,什麼都沒看到。

可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把神器偷走,龍雨將手指豎起,嘴裡輕輕的念叨幾句,準備出手阻止,就在這個時候,只聽的一陣怪笑:「桀桀,流公子好手段啊~!」

這聲音一出,龍雨立時停住了念咒,往下看去,一個全身黑袍尖尖黑帽的黑衣人手提一把大號紅色鐮刀站在拍賣台的橫幅頂上。「無常?」青衣人皺皺眉頭,示意道。黑衣人又怪笑了一陣,說道:「老夫多年不外出,沒想到還有人認得我啊~!」青年人皺皺眉頭,心裡鄙夷道,你這副行頭,任哪個正常人穿的出來,一看這打扮,想不到的是傻子。

「季兄?」白衣祭祀抖抖白色的長眉,聲音顫抖的問道。同時,打成一團的眾人全部停住了手。「哈哈哈哈???這麼多年了,爾泰你還記得我啊~!」黑袍人暢懷大笑道。

「一群鼠輩,還敢亂動~!」一個姦細的女聲傳來,眾人眼前一花,一個白袍子尖尖白帽子的女人提著一把同樣樣式的赤色鐮刀站在了黑袍人的旁邊。青年人聽的白袍女人的喊,面上一緊,還沒來得及通知自己的手下,就只見的那白袍女人將手中的大號鐮刀「嗖」的一下就扔過去了。

鐮刀旋轉著飛了過去,後面還墜著長長的鐵鏈,龍雨定睛一望,鐮刀的轉極快,已經轉成了一個圓圈,鐮刀直飛到小車附近,只聽的「噗噗」的聲音,緊接著幾個人頭飛起,「通通」的聲響過後,三個身穿青衣的無頭屍身倒在了檯子上。

在檯子上爭鬥的幾方一看,那衣服樣式,明顯是青衣人一夥的,再看看那幾個人的位置,要不是黑衣無常突然出現,估計這爭奪的東西就會不知不覺被青衣人偷走。眾人都向青衣人望去,難怪他站在台下那麼淡定,不慌不忙的,原來留了一手了~! 「流沙~!你好手段啊~!」 巫女的時空旅行 反應過來的黃衣大漢破口大罵道。見到自己的計策被拆穿,青衣人不慌不忙,反而淡定的說道:「我不是說了么,各憑手段?!」「哼,你這手段,也未免太卑鄙了吧~!」黃衣大漢一臉的義憤填膺。

龍雨望望這台下的眾人,輕輕撇撇嘴角,心裡鄙夷不止,都是來搶東西的,還談什麼卑鄙不卑鄙。「大家不過彼此彼此,何必在這裡互相鬥嘴呢?!」青衣人回到。

「桀桀桀,年輕人說這話我愛聽,不過爾爾,何必裝的道貌岸然的,你說是吧,爾泰~!」黑袍人怪笑著,將矛頭指到了白衣大祭司身上。白衣老頭和藹的笑笑,溫和的回到:「季兄好久不見,過的可好?」黑袍人譏笑道:「過的很好啊,承蒙您挂念。」

「說這麼多廢話做什麼,拿了東西走人~!」手持鐮刀的中年女子忍不住了,歷喝道。黑袍人回到:「急什麼,難得遇見熟人,聊幾句不礙事的。」「哼,跟他聊什麼,假惺惺的老騙子,殺了他才是正事~!」中年女子把手裡的大號鐮刀橫起來,殺氣騰騰的說道。

白衣老頭眉毛一皺,心裡有些惴惴的,如果這無常真的出手的話,加上黑暗議會的人,就憑自己,可是支撐不住的,看來,要想個辦法,拖個人下水。黑袍人聽了中年女子的話后,笑盈盈的看著白衣老頭,臉上的表情很耐人尋味。

「無常夫人說的哪裡話,咱們也算是舊識,故人見面,喊打喊殺的是不是太唐突了.」白衣大祭司面帶微笑的說道。「舊識!故人~!爾泰,你還是那麼的不要臉,恬不知恥~!」中年女子無視白衣老頭的溫和,繼續惡語相向。

「呵呵,我只是沒想到,你們赤色鐮刀也要跑來趟這灘渾水,你們的教頭,不是素來最不恥這種行為的么?」白衣老頭回到。「教頭,哈哈,教頭才不會管這種事情呢,只是我季某聽了這事,來了興趣,所以出山來看看,這東西,我無常要了~!」黑袍**聲回到,霸氣無比,廳內的其餘人鴉雀無聲,皆不敢反駁。

「季無常??~」龍雨嘴裡念叨著這個名字,看著那打扮奇怪的黑衣人,這個名字,到底代表了什麼,為什麼大廳里那麼多的強者,面對他,大氣都不敢出呢。「是他~!季無常???」初雪聽到龍雨念叨,這時候才回過神來,不由的驚呼道。

「啊,你又認識?」葉文昊瞪大眼睛問道。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初雪,臉上還有些潮紅,狠狠的白了葉文昊一眼,初雪回到:「我怎麼可能認識他呢,他都差不多七八十歲了,不過,我聽說過他,而且,世人都傳說???」

「傳說什麼?」一聽到傳說,龍雨立刻來了興趣,這傳說代表的肯定又是一段傳奇。「傳說,傳說季無常已經是斗神了?????」初雪顫抖著聲音說道。

「斗神?????」龍雨腦袋「轟」的一聲,喃喃了幾句。斗神,那該是怎樣的存在,自己憑著道術的先天優勢,也不過勉強拼的上八級的斗師,而這斗神,帶一個神字,代表的則是,他是站在這個大陸最巔峰的人物。

「真的么?」雅兒有些不相信的疑問道。初雪望了望下面的黑袍人,回到:「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曾今的一些事迹,以及他的名字的由來~!」

「名字的由來?」龍雨奇怪道,「那這季無常不是他的本名老?」初雪回到:「這季無常是世人對他的敬稱,他的原名本叫季伯叔,是貞觀六年的當科狀元?!」「狀元~!」龍雨望望下面黑袍裹身,手提鐮刀,凶神惡煞的季無常怎麼也不能把他與初雪口中的狀元聯繫到一起。

初雪望望下面的季無常,回到:「很難相信是吧,事世就是這樣,任你怎麼不願意相信,不過,這就是事實。」初雪感慨了一下,繼續說道:「季伯叔中了狀元之後,天下震動,因為他是平民,因為他是翔龍開國以來,第一個高中狀元的平民~!」

「平民?!」就這兩個字,龍雨完全能想象的到,當時的季伯叔該有多麼的出彩。由於天祿大陸的貴族制度,所以階級劃分很明顯,一般來說,優越的條件都是由貴族享受的,國辦的學堂,也只能是官家子弟與貴族子弟入學,平民要想進入學堂,那麼除非家財萬貫,花費大量的錢財自己請教書先生。

單在翔龍帝國來說,翔龍以武立國,以文治國,但是,千年來,好武的習俗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甚,因此,就減弱了對文治的重視,但是,好在翔龍地傑人靈,各類人才層出不窮,不過,這些人才多數都是出自貴族世家,官宦世家,富賈世家。平民百姓?為生計奔波都來不及,哪來的時間去學習知識呢,至於鬥氣魔法就更遙遠了。而就是在這樣的現況下,平民出身的季伯叔,居然能高中狀元,這對與那時的天下來說,絕對是一件轟動的事情。

「季兄,怕是你不知道這神器代表的是什麼吧?我怕你們赤色鐮刀引火燒身啊~!」白衣祭祀提醒道。「哈哈,爾泰,你是在試探我么?要只是一件神器,能值得你們把老命拼上么,別的人我不敢說,你爾泰,可是惜命如金啊,當年在風雨鎮,你跑得那個快啊,哈哈哈哈?!」黑袍人放肆的大笑著,肆意凌虐著白衣老頭。

似乎是季無常嘴裡的風雨鎮三個字激怒了白衣老頭,名叫爾泰的老頭,臉色刷的一變,冷若寒霜,手中的白玉法杖竟然發出了淡淡的白光。威勢一出,白衣老頭眼裡滿是殺氣的望著季無常,說道:「季無常,風水輪流轉,如今的你,還是當年的季無常么?」

「嗯?」黑袍人冷哼一聲,提起鐮刀,殺氣騰騰的問道:「你要試試么?」一時間,劍拔弩張,氣氛緊張到了極點,除卻對戰的雙方,其餘的人都是暗暗蓄勢,準備伺機而動,至於動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

「初雪,繼續說啊?」龍雨望望看著外面停住話頭的初雪,追問道。初雪緩了口氣,回到:「季伯叔家徒四壁,靠著給富人家打長工,趁休息時間,借看富人家的藏書學得的知識,貞觀六年,他高中狀元的時候,年已六旬的老夫累死在了江邊的縴夫之路上,因為本朝實行禮制,季伯叔要守孝三年,因此,他的仕途為這耽擱了下來。」

聽到這裡,龍雨長嘆了一口氣,看看外面的黑袍人,不由的生出一絲同情之心來。「三年之後,守孝期滿,但是,季伯叔卻遲遲得不到調令,在京中苦等了半年之後,盤纏用盡,無奈之下,只得在京城大街上測字為生。」初雪繼續說道。

「好在又過了半年,季伯叔終於等來了調令,時任渤海太守,渤海位於東南沿海,下轄三郡,既是軍事重鎮,又是富庶之地,如此重要的位置,能夠給予平民出身的季伯叔,全部是由於當時的中書令林光海的大力推薦,季伯叔感恩戴德的帶著滿腔的抱負趕去了渤海上任,誰知道,這一去,多了一個嗜血狂魔,少了一個治世能臣。」初雪話語中的轉折,讓凝神靜聽的龍雨等**吃一驚。

「怎麼回事?」龍雨追問道。初雪嘆了口氣,回到:「事情具體是怎麼樣的現在無法知曉,只是在季伯叔上任一年之後,突然傳來他一夜屠光渤海王府,在府內院牆上留言遁走,自此,天下大嘩~!」

「他留了什麼?」龍雨捏捏眉毛,問道。初雪回到:「鮮血寫就的十個大字,天對我不仁,休怪我不義~!」龍雨念叨一聲,這十個字中是透著無比的恨意,強烈的報復願望一目了然,龍雨不由好奇到,當年發生了什麼,造就了如今的無常。

「季伯叔遁走之後,一度杳無音訊,在十年後,京城百裡外的風雨鎮,他再次出現了,這次,他又一次的驚動了天下,十年後的季伯叔居然僅憑一己之力擊殺了光明議會十名神降者,並且逼著身為白衣大祭司,位居九級魔導師的爾泰落荒而逃,而他,卻穿著如今的這樣式的衣服,以神話中的無常模樣現世,是以,人們都開始叫他季無常,他的本名也被人漸漸的遺忘了.」初雪繼續說道。

「也就是那一戰,才傳出了他是斗神的消息吧?」龍雨問道。「嗯,」初雪點點頭,「僅靠一個人,擊殺十個斗聖巔峰的神降者,逼著爾泰逃走,這樣的實力,不是斗神會是什麼?」

「原來如此,那這樣說來,他也是一可憐之人了。」雅兒唏噓道,同情心瞬間泛濫。初雪撇撇嘴,回到:「以無常身份出現的季伯叔,性情大變,喜怒無常,嗜殺成性,他到哪,哪裡就屍橫片野,血流成河,當年風雨鎮的上萬名住戶,在他擊殺了光明議會那群人之後,同樣也死在了那一夜,事後有倖存者出來證明,夜屠萬人的正是季伯叔~!」

雅兒不由的打個冷戰,望了望外面的黑袍人,剛剛湧出的一絲同情飄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深的恐懼,上萬人呢,居然能在一夜屠盡,他還是人么~! 「桀桀桀,看來你們是沒意見了,那這東西,我拿走了。」黑袍人望了望台上的眾人,怪笑道。白衣大祭司橫著眉毛狠狠的望著黑袍人,卻是再沒出言阻止,眾人互相望望,儘管都不甘心,但是攝於無常的凶名,皆不敢異動。

話說完之後,黑袍人縱身躍下,幾個起落就停在了小車旁邊,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伸手過去了。「大哥,怎麼辦?」易水寒問道。龍雨捏捏眉毛,愁苦道:「看著吧。」

眼看著黑袍人就要將車上的三件盒子拿起,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哐當」一聲,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就在眾人眼皮底下,那個小車突然就消失了,黑袍人的手還停留在半空中,而他手下面卻空空如也,先前那輛扯動所有人心扉的小車,沒了。

車子消失的時間非常短,幾乎是瞬間,但是就是這瞬間,卻是讓龍雨看了個清楚。「沒了?」葉文昊摸摸腦袋,滿臉的不可思議。「掉下去了,掉到下面了。」龍雨解釋道。

「掉下去了?」葉文昊努力的睜大眼睛,望著那平坦的檯面,怎麼也看不見小車掉哪去了。小車一消失,眾人嘩然,台上的幾人都目帶疑問的看著台中間的黑袍人。

黑袍人動動手指,臉上的表情也很是怪異。整個大廳里變的鴉雀無聲,沒人敢開口說話,就連呼吸聲也變得輕輕的。

就在眾人面面相覷的時候,突然,整個拍賣台的檯面開始晃動了起來,黑袍人見狀,來不及細想,輕輕一蹬地,再次的飛了起來,落到了他起先所站的位置。

黑衣人一離開拍賣台,台上的其餘人也紛紛的跳了起來,此時也不再顧得著敵對了,眾人都是各自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檯子的晃動幅度很大,「轟隆」的聲音超大,龍雨等人都抿著嘴緊張的看著,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狀況是為何。

「轟隆」聲持續了好一會,等到場面穩定了,眼前的景物不再晃動,龍雨定睛向下望去,頓時呆愣了。拍賣台上光滑的地板滑的不見蹤影,在檯子的正中央現出了一個一米見方的圓洞,洞口黑黝黝的,看起來很是嚇人。

刷的一下,黑黝黝的洞口閃過一道亮光,龍雨打個激靈,一股神聖莊嚴的氣息從洞口裡噴射出來,氣息的神聖是龍雨此生見過的最為強烈的。「神器在下面~!」黃衣大漢離洞口最近,一感覺到氣息,他就喊了出來,聲音過後,還沒來得及等身邊的人反映,黃衣大漢就率先跳入了那個洞口,他身後的兩個黃衣斗聖隨即也跳了下去。

神器的氣息實在是太強烈了,由不得眾人多想,紅衣一方也跳了進去,這兩隊人一進去,後面的人也呆不住了,「擦擦擦」的紛紛起跳,不一會兒,大廳里就再沒人了,只有黑袍無常與白袍中年女人蹲在拍賣台頂上。

「我們下去么?」白袍女人望了望黑黝黝的洞口,問道。黑袍人望向了黑黝黝的洞口,凝神靜氣的想了一會,一把提起手裡的鐮刀,簡潔的說道:「下~!」中年女人點點頭,一黑一白的身影隨即跳進了洞口裡。至此,所有在大廳出現的人馬,全部都消失在了那個洞口裡。

「大哥,我們下么?」易水寒望了望下面,問道。龍雨捏捏眉毛,回到:「我一個人下去就行了,他們的實力你們也看到了,如果真有什麼,我怕我照顧不了你們。」「雨哥,你不要去,好么?」雅兒趕忙抱住了龍雨的胳膊,不說別的人,單單黑袍人的凶名就足以讓很多人卻步了,她是真的不願意龍雨前去冒險。

初雪望望眉頭緊皺的龍雨,勸道:「我看還是別去了,他們那些人,各個實力超群,估計渾水摸魚也不好摸了,況且,那洞裡面有什麼還不好說,要是冒冒失失的下去,出事了怎麼辦?」

龍雨使勁的捏著眉毛,心裡交織著,如果此時只有他一個人在這,那麼他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但是如今帶了這麼多人,而且這些人都是自己的至親,唉,長嘆一口氣,龍雨望著下面那黑黝黝的洞口,思緒萬千,猶豫不決。

「大哥,咱們下去吧,已經到了這,如果放棄,那豈不是太可惜了。」葉文昊完全是個呆愣子,他可管不了這麼多,什麼斗聖斗神的,在他看來,也不過是個人而已,如今到了這節骨眼上,以他的性格,不下去看看,估計回去會活活急死。

龍雨望望亢奮的葉文昊,又看了看易水寒,易水寒眯了眯眼睛,微笑著點了點頭。龍雨將捏眉毛的手放下,長出了一口氣,說道:「我們下~!」

決定一下,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就連勸龍雨不要下去的雅兒都不例外。使勁的抓著龍雨的胳膊,雅兒深情的說道:「雨哥,只要你讓我跟著你,去哪我都不在意。」龍雨微微笑了一笑,環眼看看周圍的兄弟,頓時間豪氣大生,大聲的說道:「走。」

一把拉開包廂門,眾人從包廂里沖了出來,一出門,強烈的神聖氣息沖盪的眾人心裡蕩漾不止,根本顧不得從樓梯上慢慢下到大廳里,龍雨單手一扶包廂過道里的欄杆,另一隻手攔腰抱起了雅兒,「嗖」的一下就躍過了欄杆,兩人越過欄杆的瞬間,龍雨雙腳在欄杆上一蹬,借力沖向了拍賣台。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猶如炮彈一般,兩人「騰」的一下就落在了拍賣台上,身後「通通」的聲音響過,龍雨回頭一看,易水寒,葉文昊,初雪,全部跳了下來。望望近在咫尺的洞口,龍雨深吸一口氣,叮囑道:「等會進到了裡面,大家人挨人,千萬不要走散,切記。」眾人紛紛點點頭。

看了看眾人,龍雨不再猶豫,率先跳了進去,人一入洞口,立馬就到了失重狀態,龍雨眼神一凌,嘴裡念叨幾句,猛的一聲大喝,雙掌向下推出,透明的淡白色真元就從他的雙掌之中涌了出來。

真元一出體,就隨著龍雨的意念形成了一層氣囊,氣囊將龍雨包裹在其中,下墜的速度也越來越慢了。聽著耳邊微小的尖叫聲,龍雨雙掌迅速的上升,真元從體內溢出,隨即,跟著龍雨墜下的每個人身上都套上了淡白色的氣囊。

氣囊有效的降低了下墜的速度,慢慢的,眾人的下墜速度到了大家所能承受的範圍。隨著氣囊的保護,眾人也沒了剛跳入洞口時的緊張,開始四處打量起來。

洞口內有著隱隱的亮光,雅兒低頭往下一看,就看到了自己下方的龍雨,卻是看不清亮光究竟從何而來。葉文昊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好奇的伸手摸摸包在自己周圍的真元,清涼溫和的感覺傳來,這貨好奇的還將指頭放進嘴裡tian了tian,沒什麼味,葉文昊心裡悄悄的說道。

洞挖的很深,整整下墜了差不多一刻鐘后,龍雨才感覺到腳底下的寒氣,深洞之中,陽氣稀少,地面的寒氣較勝,因此龍雨判斷出,差不多該多了。

果不其然,心裡剛剛轉了個念頭,龍雨的腳尖就觸到了地面,一接近地面,龍雨就迅速的俯下了身子,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下墜的整個通道也不過一米來寬,但是腳尖觸地的時候,龍雨分明感到了凌烈的冷風,但是入目之處卻依然是石壁,因此龍雨俯下了身子。

身子一俯下,龍雨就看到了大片的開闊地,迅速的閃到了一邊的開闊地,龍雨只能將身子蹲下。「下來的時候蹲下身子趕緊跑過來。」龍雨向後面的人喊道。也虧得他見機快,才防止了踩踏的出現。

等到所有的人都鑽到了開闊地,龍雨看看四周,這裡分明是兩塊岩石的夾縫,沿著前方的光亮,龍雨帶著眾人蹲著身子走了起來。

走了差不多幾百米的地方,眼前的亮光消失,視野開闊了起來,從這個縫子里向外望去,一個又一個的石質壁道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巨大的通道並排排列,每個都是一個路口,龍雨伸頭粗略的數了一下,怎麼也有數百個之多,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這麼像是迷宮。

蹲了一會後,先是雅兒受不了了,只不過石縫間的空間有限,她是想站也站不起來,無奈之下,只得扶著龍雨的後背,感覺到身後之人的異樣,龍雨回頭一看,看到了雅兒的痛苦之色,當即不再停留,率先從石縫裡跳了出來。

石縫離地不過一米多高,輕鬆的落地之後,龍雨揮手示意,雅兒毫不猶豫的跳了下來,龍雨趕忙伸手接住,一落到地面。姑娘就迫不及待的站起了身子,不停的揉著自己的大腿面。

不一會兒,眾人都跳了下來,面對著跳出來的石縫,大家是你望望我望望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裡於其說是岩石的夾縫,不如說是石壁的裂縫,因為從龍雨等人的這裡望去,裂開的這塊石壁,上半塊的花紋與下半塊完全吻合。龍雨好奇的看看這半米來高的石縫,不由的后怕不已,要是這塊石壁突然塌了,那麼他們可就會被活活的壓死在裡面。

躲過這一劫之後,龍雨望著石縫又不由的好奇起來,石縫的邊緣很是光滑,想來形成的時間已是不久了,那麼這道石縫是怎麼來的呢?

「大哥~!」葉文昊怒吼一聲,抽回拳頭,來不及換招,直接身子一轉,奮力肩頭一撞。「啊」紅衣女子出一聲慘叫,緊接著就被葉文昊撞飛了出去,此時的龍雨只覺的眼睛有點暈呼呼的。雅兒趕忙上前扶住龍雨,青衣老頭見紅衣女子被撞飛,半空之中再次加,身子猶如風一般的掠過,一把抄起紅衣女子就飛到了龍雨等人的身後。

初雪見龍雨那樣,沒來由的一股憤怒,轉過身子,雙腳一蹬,飛雪就向青衣老頭奔了過去。青衣老頭抱著紅衣女子,步子還未站穩,就感到身後掠來的勁風,急忙一個挪步,青衣老頭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初雪的一擊。

「刺啦」一聲響,老頭身旁的石壁出響聲,老頭用眼角一瞥,頓時眉毛直抖,堅硬的石壁上居然現出了尺深的一條划痕,划痕邊緣齊整,想來是銳利的兵器造成的。

老頭又往後退了幾步,這才有餘地來看面前的女子。黑衣女子,一臉寒霜,黑色的武士服包裹住了女子的身軀,但是從面龐上來看,這是相當清秀的一年輕女子。女子手握一柄寒光閃閃的彎刀,刀把是一個黑色的月牙狀飾品,刀背較厚,刀刃極薄,隱隱看起來有些透明。

老頭剛剛打量了一眼,初雪就再次的出擊了,輕輕的吐一口氣,雙手握刀,奮力一轉,彎刀竟劃出一道清晰可見的圓弧。圓弧「刷」的一下就刮向了青衣老頭,老頭慌忙提起手中的鐵扇,「啪」的一聲響,扇子打開,猶如半個鍋蓋一般。「當」的一聲響,青衣老頭抱著紅衣女子往後退了一步,老頭心裡暗道,好詭異的刀法。

Prev Post
「七絕峰早已沒落,哪怕三大宮主出世,也改變不了七絕峰沒落的事實!」
Next Post
呵呵,雖然不知道他還是不是我們的『團長』,但敵人的目的就是這樣,利用平民封鎖我們的元素技能,只能與他短兵相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