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雖然不知道他還是不是我們的『團長』,但敵人的目的就是這樣,利用平民封鎖我們的元素技能,只能與他短兵相搏。

是這樣吧?『團長』!」

眾人聞聽此言恨恨不已,只好放棄原有打算,使出渾身解數,與源源不斷出現的東方晨纏鬥起來。

但東方晨的近身格鬥技在屠神團都算數一數二的,七殺、搖光、蒙卡若等人還能應對,其他人就沒那麼舒坦了。

由於戰場實在太過狹小,熟悉大縱深大迂迴作戰的九人,就像被鎖在鐵籠里的困獸,空有尖牙利爪卻無處著力,反倒被神出鬼沒的東方晨搞得顧此失彼,狼狽不堪。

突然,蜂鳥想起了普羅修斯的話語,急忙大叫道:「副團長剛剛說了,他不是人,是能量體。

零,看你的了!」

被三名東方晨圍攻的奧維利亞,根本難有作為,所以早早就放出了米奈庇護屏障,縮在屏障中硬撐著,只等同伴早點結束這一切。

這時,她聽到蜂鳥提示,雙目泛起紅光,怒吼一聲:「給我滾開!EMP衝擊波!」

屠神團眾人誰都知道奧維利亞的EMP衝擊波專門用來震散能量體,只等著看好戲上演。

沒想到大廳里目前出現的十幾個東方晨,似乎也早早料到這一點,誰都沒有說話,每個東方晨都在沉默中,渾身一震,突兀出現了道道急速繞體環飛的流光。

一震莫名波動掃過,十幾個東方晨若無其事,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蒙卡若都傻眼了:「這,這……

這是星空輪轉啊,是團長的獨門絕技。要說這幫傢伙不是東方晨,老子第一個不相信。

團長,你到底怎麼了?為何無緣無故對一千年後才見到你的夥伴痛下殺手!

給我出來說清楚!」

蒙卡若這句話說完,情緒激動之下,徹底爆發了,千年時光的磨鍊,使得早早邁入一階九旋的蟲子動用了自己的真正實力。他不再有什麼顧慮,一心只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蒙卡若千年苦修,一朝爆發,只見其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從後方死死鎖住那個偷襲自己的東方晨,雙臂宛如不動金剛,將東方晨用力箍緊在胸前。

「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你們把團長怎麼了?

不說?老子讓你變成空氣!」

那個東方晨全身要害被節制,身體被水桶粗細的鐵臂鎖死,已經不能動彈絲毫了。

他緩緩側過頭,嘴角露出詭異微笑,輕輕吐出一句話:「保護好心靈!」

蒙卡若一呆,一向憨頭傻腦的他終於在關鍵時刻明白了什麼,狂吼一聲:「大家都做好心靈防護,快!」

話音才落,屠神團在場中人已經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了,畢竟久經沙場和千年苦修並不是做遊戲。

眾人堪堪用最快的速度做好自身心靈防護措施,就見那個在蒙卡若懷中的東方晨渾身一閃,人形消失,化為一團徐徐蠕動的藍色能量,接著便如肥皂泡一樣砰然破碎,全場閃過一陣莫名波動,隨之淡藍色煙熅般的能量才漸漸散開,而後淡去消失了。

隨著那陣莫名波動,屠神團在場九人只感到心靈被一股狂暴之極的能量狠狠晃動。心靈力場防護稍差的幾人,已然雙眼一黑,身體漸漸軟到在地。

蒙卡若離著波動爆發源最近,在如此打擊下,本就不注重心靈防護的他,一聲沒吭,直挺挺摔倒在地,昏了過去。

七殺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好啊,居然捨得自爆!搖光,給我滅了這群雜碎!」

搖光因為一直搞不清楚這些出現的東方晨到底是真是假,但她看到其中之一竟然用自爆的方式攻擊大夥,心中便已篤定,這群長得像團長的東西,一定不是東方晨,因為東方晨不會用如此極端的戰鬥方式。

島戀 於是,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搖光嬌喝一聲,渾身氣息瞬間內斂,讓人察覺不到一絲一毫,握緊雙拳,朝其中一個東方晨快速跑去。

「呵呵,可以了,都停下吧!」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大廳二層平台傳來。

隨著這個聲音,所有在場混戰的東方晨迅速停下手中動作,從大廳四面八方齊齊飛向平台,站在一個滿身污穢不堪,頭髮鬍子又長又亂的男人身後。

「嗨,各位都還好吧?好久不見啊!

我最近才自創的秘術……大群……

如何?」 「對不起,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不該拿你們實驗新招式的,不過也正好檢驗你們千年苦修的成果啊。

喂,別不理我嘛,求求你跟我說句話好不好?」

看著對阿緹婭賠情道歉、彎腰作揖的東方晨,搖光氣就不打一處來:「真是太可惡了,大老遠巴巴地趕了過來,團長就這樣迎接我們?」

七殺眯起眼睛,頗有些回味地說道:「剛才那麼多分身,每一個都會東方小子的獨有技能,這秘術玄妙啊。」

淺草勝男回想起幾分鐘前的一幕有點后怕,心有餘悸道:「可不是嘛?要是那些分身再動用霸體和海神變,如此狹小的空間,又只能近身戰鬥,我們不一敗塗地才怪。」

天樞驚詫起來:「他到底能分身多少?」

艾露斯芬瑟搖搖頭:「不清楚,剛才最起碼超過了二十個。」

波克隆斯卡婭驚呼一聲:「每個分身都與本尊相差無幾,數量還那麼多,我的天,這豈不是跟魔族軍團長高尼茨媲美了?」

七殺喃喃道:「相差無幾?還不至於。那些分身都是能量體,總感覺差那麼點意思。

而且東方小子在分身陷入敵手之後,毫不猶豫讓其自爆,說明他對這些分身壓根就沒當回事,完全當作工具來看待。

剛才,是他手下留情了,自爆分身前提醒蒙卡若注意防護心靈。要是面對敵人,如此多的分身同時自爆,能量衝擊加上心靈攻擊疊加掃蕩,試問誰能抗住?」

蒙卡若嘿嘿一笑:「我們都還好說,罰團長請我們大吃一頓就行了。可那傢伙居然對親老婆也下手,看來,男爵那關不好過嘍。

等著晚上跪地板吧!」

……

一段陣仗頗大的小插曲過後,東方晨與一年不見的夥伴們才算正式見面。不過出乎東方晨意料的是,雖然幾分鐘前才把大家搞得灰頭土臉,但兄弟姐妹們遠比自己想象的要熱情,情緒十分激動,那分明是相隔很久的親人見面才有的場景,根本做不得假。

幾位女眷還拉著東方晨的手喜極而泣,阿緹婭更是一改往日矜持端莊,捶打過東方晨的胸脯以示懲罰后,就一頭撲進愛人懷抱,緊抱著他痛哭起來。

東方晨很難想象,大家其實已經有一千年沒見到自己了,有如此表現也就不足為奇。

隨後,東方晨仔細洗漱一番,阿緹婭替他修剪了頭髮鬍鬚。一切準備停當之後,東方晨打電話叫房主,那個中年油膩大叔回來,對他交代一番,往他手機賬戶里打了一筆讓他癱坐在地的數目,便帶著眾人離開了。

在東方晨求學時經常去的一家大排檔的一間包廂里,除了艾露斯芬瑟因為形體原因不得不回到普羅修斯里世界,屠神團所有人圍坐在一張大圓桌邊,連副團長都赫然在列。

東方晨先端起一杯酒,朗聲說道:「諸位,對我來說隨只春秋一載,但我們已有千年不見。

歡迎各位回家,乾杯!」

乾杯!!!

喝盡了杯中酒,東方晨又將酒杯斟滿,繼續感慨道:「現在是地球歷2056年五月,按照人類的紀年,我已經四十六歲了。

再過幾天,是父母為我選取的生日,但我知道,我並不是出生在那一天,那一天是父母將我帶回家的日子。而且我也不是人類,是血統純正的阿特斯貴族。」

東方晨此言一出,屠神團所有地球成員齊齊發出一聲驚呼,繼而議論紛紛。而幾位外星成員一副早就該這樣的表情,阿緹婭更是雙頰緋紅,低下頭露出嬌羞笑容。

東方晨用手勢示意安靜,繼續說道:「我舊時的身份證出生日期是2010年5月29,但那不是真的,當時監護我的人,包括領養我的父母,沒人知道我從哪來,生自何處。

他們只能用醫學手段和骨齡,大體判斷我是2010年5月出生的。但是,這一年來,我已經將自己的身世之謎徹底搞清楚了。

我,東方晨,到底是誰!來自哪裡!又該去往何處!這些,都清楚了。

我真正的監護人,在前不久,告訴了我以東方晨這個生命體誕生於世的確切時間,精確到秒。

2012年12月22日0分0秒!

由於我的出生非常之特殊,一誕生便是人類二歲多大小的嬰幼兒,因此他們都估算錯了我的年齡。而我,也在這麼多年裡,一直被表象所迷惑著,在苦海中掙扎沉浮。」

聽到東方晨說了一大堆奇怪的年月數字,七殺頓感不妙,冷聲說道:「小子,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論你是人類還是外星人,都是娘胎里生出來的,怎麼可能會有如此荒誕之事發生在你身上?一出生便是兩歲大,講故事嗎?」

東方晨一口喝乾杯中酒,雙目泛起淚花,不一會兒淚水滾滾而下,笑著說道:「二十八年前,正是在這裡,我第一次遇到了它,第一次在它的幫助下建立心靈力場,第一次無意中覺醒了阿特斯貴族血脈,第一次讓監守者發現了我的存在,第一次踏上了找尋自我的征途。

隨後的時光,風風雨雨、機緣巧合,我遇到了蜂鳥和烏鴉,遇到了普羅希斯先生和副團長,遇到了天樞、搖光、七殺前輩,認識了蒙卡若與艾露斯芬瑟,邂逅了阿緹婭,結識了波克隆斯卡婭與奧維利亞祖孫兩。以及,所有那些讓我銘記於心的人。

不管怎麼說,幾經磨難,我們總歸走到一起,成為一個團體,是一家人了。

那麼,是一家人,就不說兩家話。之前不是有意對你們隱瞞什麼,而是直到一年前我自己連答案都不知道,又能告訴你們什麼呢?

此時此刻,我想借著今天的酒宴,對大家開誠布公地說一些事。雖然我即將要說的事對在座的各位會難以接受,但我必須要這樣做。因為這是對自己的重新認知,是對大家的信任,更是對屠神團的負責。

七殺前輩,至於您剛才的疑問,我可以這樣回答您。諸位之前都見識過我的大群秘術了吧?

它們都是我的靈魂分裂產物,是以我之分魂為核心,秘法《宇之千星》基礎:心靈星圖中的縮影天體為骨架,用適量星辰之力為其充當軀幹血肉形成的分身。

可以這樣說,它們每一個,都是我的一部分,是我真實的另一面。除了不能動用能改變載體機能的秘法秘術,比如海神變和霸體,我會的,它們都會,只不過威力隨我調配控制而已。

這是我一年多來在明白自己該何去何從之後,自創的一種特殊功法,全宇宙來說都應該算是首創。

我自稱為靈魂裂合之法,並且還給它起了個名字:源神自在!

我的誕生,便是類似那樣一種情形……」 在大家一輪又一輪的驚呼聲中,東方晨和盤托出了有關自己的一切。除了塵的神族身份,以及答應別人要嚴格遵守的承諾隱秘之外,能說的都說了,沒有一絲保留。

這樣的講述一直持續到深夜,直到大街小巷,包括這間大排檔再也沒有一個路人。在答應給大排檔老闆夫婦足量的補償后,夫婦兩也沒有將小飯館打烊,而是在門口靜靜地守著。

東方晨說了這麼多,多年來的抑鬱陰霾一掃而光。所有語言其實只是為了解釋兩件事件:

一、自己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生命,而是主宰阿斯蒙蒂斯修鍊某種秘法后的一個失控分魂。

二、能讓主宰瘋狂如斯的這部秘法,流傳自神族,名叫《源神不滅》。自己歷時一年總結自創的功法《源神自在》,其實是《源神不滅》的進階與改良,並融入了很多其它東西。

東方晨通過反覆陳述與解釋這兩個概念,層層遞進,漸漸向夥伴們描繪出一個殘酷與希望並存的現實。

大家所在的宇宙,只是全維度時空網格化形態上的一部分而已,猶如一片汪洋大海中的一個小水泡一樣。海洋中的每一個小水泡,便是一個時間維度加空間三維糾纏而成的四維時空宇宙。

但在真正洞悉這一秘密的存在眼中,力、速、質、能,概率,即大家所熟悉的命運等這五種至高規則,全維度時空無所不在,無所不顯,故此稱之為常量維度。於是通常大家眼裡口中的維度概念,只是零維到十維這十一個空間維度。所以大家生存的這方宇宙,只是一個空間維度為三維的小水泡而已。而這樣的小水泡還有很多,並且在時空網格中不斷生滅輪迴著,謂之平行宇宙。

三維之上,還有四維、五維、六維空間等等。在那些高緯度時空中,同樣存在有生命。目前唯一能確定的高維度生命,是一群來自五維時空的生命體:神族!

當東方晨解釋敘述到這裡的時候,宇宙老油條普羅修斯都瞪大了眼睛,因為東方晨說的這些他全都不知道。平行宇宙和神族的秘密,那是主宰議會的專利,主宰之下,沒資格也沒渠道獲悉此等秘密。

當屠神團眾人好不容易才緩過神來,通過東方晨的進一步詳細解釋,終於弄清楚了所謂的神族降臨入侵,其本質是五維時空生命神族,處於某種目的,將被選中三維時空平行宇宙中的所有生命,當作了被神族稱之為「痕迹」與「信標」的重要資源,繼而想法設法搜集「痕迹」「信標」的過程。

而且東方晨特意強調,三維時空所有平行宇宙中的生靈,對抗來自五維時空的神族,一丁點兒獲勝的希望都不存在。這是由生命進化的本質,以及維度環境的差異所決定的。一本漫畫書中的人物,不論畫得再逆天,行為再牛逼,也只是生於一片二維畫面中的東西,怎麼可能是手持漫畫書的三維觀看者的對手?觀看者只需燒掉那本漫畫書,一切都將化為飛灰。

東方晨還很沉痛地告訴了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當高低維度界限極為混亂模糊的「解放日」到來的那一天,本宇宙中所有生靈,包括在座的各位,都將在神族的採集收穫過程中,化身「痕迹」與「信標」。無盡紀元以來,從無例外!

當大家聽到這一噩耗時,無不驚栗當場,連普羅修斯都被嚇得有點不知所措。可隨後東方晨話鋒一轉,帶出了另一個重要話題,同時也帶給大家帶來了希望。

主宰,並不是生命進化的終極!

主宰之上,生命不論是載體進化,還是靈魂進化,還是有很大進步空間的。就目前掌握情況所得,主宰之上尚有三重大境界,分別是:半神、真神,以及傳說中的永恆。

眾所周知,某一生命體一旦進化到主宰之境,其實載體肉身就不那麼重要了,因為可以將其量子化,以任何形態存在。但通常主宰們不會沒事的時候這樣做,一來是因為不方便,二來,是因為作為三維生命,本就適應三維時空宇宙環境,沒必要也沒能力為了跑去其它維度位面而刻意維持全身心的量子化狀態。

講到這裡,東方晨再一次為大家引出一個全新概念:主宰之上的境界,載體會失去原有的意義,它存在的唯一目的,是承載保護心靈。

所以,主宰之上的生命,將會失去一個生命原本的生化屬性,比如花樣百出的繁殖、細胞的分裂重組、新陳代謝,以及每時每刻無數次的化學生物反應。

生命從零階到主宰,辛辛苦苦將心靈掌控力從最開始的掌握載體本身,直到掌控組成載體的細胞、高分子、小分子、原子、量子的這一系列努力,在主宰之上,都將失去意義。因為量子是物質的最基本單位,在它之上,沒有什麼需要你去掌握操控的了。

生命進化到了這一步,就只剩下一件事:單個量子的極限掌控,以及它們的排列組合!

這是一個跨越難度無法想象的行為。因為基本粒子的不確定性原理存在,使得這一行為毫無疑問成了一道天塹。

但神族初步做到了,它們將自身原本宏觀有序的心靈力場,通過極限精確的掌控,捕捉並恆定組成心靈的每一個量子,從而將其變成了量子空間陣列化的神靈。

這便是三維時空一眾平行宇宙中的生命,與神族的本質區別。更是高低維度生命的差距所在。

實力境界沒有達到神族霸主級別,對神靈這等非凡之物,徹底無解。因為霸主之下的力量,無法對神靈造成真正的傷害。換句話說,能殺死神族的,只有神族自己,而且還得是神族之中的霸主。

所以說,宇宙眾生對神族所做的一切努力,是徒勞的。但這也反過來說明了另一番道理:只要我們通過不懈努力,使得自身的進化,達到或超越霸主,那麼神族危機瞬息便破。

以前,大家都不知道主宰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不知道主宰之上生命如何再度進化,更不知道這個概念的存在。現在,通過東方晨不厭其煩的講述,大家總算懂了一點,最起碼有了個大體的概念。

因此,所有問題便集中到了一點:如何將心靈力場,掌控到能隨意擺布單個量子的程度。

關於這一點,東方晨直言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做到,但唯有一條篤定無疑:吵吵別的都沒啥卵用,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家先達到主宰之境再說,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也許到了主宰之境,我們真正的旅途才開始!

這是東方晨結束髮言時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東方晨的自我陳述結束了,大傢伙沉浸其中久久無法平靜。

過了好一陣子,阿緹婭紅著眼睛問道:「我不管那麼多,不管什麼神族,什麼平行宇宙,我只問你一句:

你真的是主宰大人的一個分魂?」

東方晨清楚夥伴中最接受不了他這個身份的,無疑是阿緹婭,因為他兩還牽扯了太多的東西。

想了一會,東方晨沉聲回道:「是的,確屬無疑。我的心靈,是阿斯蒙蒂斯的分魂之一,我的身體,也是他貨真價實的分身。

但我可以向諸位保證,我和他,是絕對不同的兩人,誠然有著無法割捨的羈絆,但卻是二存其一的宿命!

男爵,其實答案你應該早就猜到的。這顆原始星球,費米拉暗影團只有五個阿特斯族人,貴族更是唯你一人。

那麼我這個阿特斯貴族是哪來的?怎麼出現的?

拋開所有的不可能,那便只剩一種可能了,咱們族群的驕傲,萬世膜拜的主宰大人,曾經在地球上逗留過。

呵呵,結果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阿緹婭聽完后霍然起身,只丟下一句話便跌跌撞撞跑出門外。

「我想靜一靜!」

……

三界,穢邪深淵,那座無邊無際的幽暗大廳中。

一個聲音驚異道:「那小傢伙說的可是真實?太誇張了吧?

怎麼我們之前一點不知道?」

Prev Post
白衣老人也是不弱,繁瑣的咒語念完之後,雙手平伸,宛若托著一個小太陽一般,著潔白的聖光,照的老人的臉更加的神聖,輕輕的喊一聲:「神聖烈焰,」話音剛落,那小太陽一樣的光團就了過去。
Next Post
「對啊,」高健道:「高燕讓我進跟她一個部門,她說跟她老大說過了,只要我合格就能進。」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