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塞離開林雷的府邸后,又去楊玄真的府邸坐了一會,把林雷的事情說了一下,楊玄真淡淡的道,「這林雷,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你不打算幫他?」

「我只是他的老師!」楊玄真說,「他自己的路怎麼走,需要他自己來決定。」

這段時間,楊玄真一直呆在芬萊城,對此,光明教廷沒有多說,也沒有要求楊玄真去混亂之嶺。

轉眼間,過去兩個月。

這天,林雷來到楊玄真的府邸,林雷坐下后,緩緩的說,「老師,這一次,我可能要給你添麻煩了。」

「我已經知道了!」楊玄真回了一句。

林雷聞言,到是鬆了一口氣,他心裡對楊玄真充滿了感激,「老師,謝謝您。」

楊玄真說,「林雷,你終於來找我了,這也說明你已經想的很清楚了。」

林雷點點頭,又問,「老師,你應該比我知道的更多,能告訴我嗎?」

楊玄真看了一眼林雷,發現他的眼神非常堅定,心想,『也對,正因為他意志堅定,才能達到那麼高的成就。』

隨即,楊玄真微微點頭,「告訴你也無妨,只是,你的實力太低了一些,就是我,實力也還是低了一些啊。」

「這?」林雷無法想像,在他眼中,楊玄真已經是聖域巔峰的強者,和希塞一樣強大。

楊玄真說,「林雷,光明教廷有一個秘密,他們需要非常純潔的靈魂,把純潔的靈魂獻祭給主神后,主神會給予很大的獎勵。」

「嗯?」林雷明白了,『自己的母親靈魂純潔,所以,被克萊德獻給了光明教廷,光明教廷又獻給了主神。』林雷念頭一轉,有些激動的道,「老師,照你這麼說,我的母親沒有死。

「是的!」楊玄真應了一聲。

「太好了!」林雷欣喜無比,心中燃起希望。

楊玄真又說,「你應該知道冥界吧。」

「嗯!」林雷心神一震,他非常聰慧,一點就透,「老師,你是說,我的父親也沒有真正的死亡,他在冥界。」

楊玄真說,「是的!」隨即,話鋒一轉,「無論是冥界,還是光明神界,都非常龐大,你要找到你的父母,就要修練成神。」

林雷暗暗的握緊拳頭,「我一定會成神!」

這一瞬間,林雷對克萊德的殺意少了一分,卻恨上了光明教廷。

楊玄真看到林雷的神色,說,「林雷,光明教廷非常強大,他們有好幾個聖域極限強者,更為可怕的是,教皇可以召喚神之分身,能投下神分身的人,大多是上位神,投射到物質位面后,實力相當於中位神。」

「這?」林雷震驚!

德林大魔導也非常震驚,『沒想到,他知道的比我還多!』

林雷想,『這麼隱秘的事情,希塞先生也不知道吧?或許,他知道,所以,他也不想得罪光明教廷。』

林雷沉默了一會,說,「老師,我想先殺了克萊德。」

「隨你!」楊玄真淡淡的說了兩個字。

林雷說,「老師,我殺了克萊德之後,會離開芬萊王國。」

林雷和楊玄真談完之後,起身告辭。

路上,林雷和德林大魔導交流,「德林爺爺,你說,我要出手嗎?」

「林雷,看你老師的意思,如果你只是殺一個國王,他會幫你抗下來。」

「我欠老師的越來越多了!」

「你老師這個人,非常神秘,圖謀也非常大,我看不透他。」

「德林爺爺,等我殺了克萊德,就去奧布萊恩帝國。」林雷說到這裡,有些想自己的弟弟了,如今,沃頓就是他唯一的親人。

又過了三個月,林雷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他向克萊德出手了。

楊玄真感應到能量波動,向林雷的府邸看了一眼,一會兒后,教皇出現在楊玄真的視線,楊玄真飛身而起,跟在教皇的身邊。

當教皇看到林雷變身的樣子后,心裡非常震驚,「這就是龍血戰士嗎?」

此時,林雷已經追出屋子,死死的盯著克萊德,一又暗金色的瞳孔發出幽冷的光芒,林雷見到教皇后,向天上看了一眼。

教皇非常為難,也非常震驚,「玄真先生,這事情,你看如何處理?」

克萊德看到教皇和楊玄真之後,大聲呼救,「救我!救命!」

楊玄真臉色平靜,「教皇,克萊德是林雷的殺母仇人。」

教皇明白了,『玄真先生向著林雷。』他問出一句話,「你說,林雷會向光明教廷復仇嗎?」

楊玄真沒有回答,而是淡淡的說,「我和光明教廷無仇。」

就在這時,克萊德的『命運守護』被林雷和貝貝打破了,克萊德心裡升起一絲絕望的情緒,他能感覺出來,教皇和楊玄真都不打算幫他,他大喊出聲,「林雷,你最大的仇人是光明教廷。」

教皇眉頭一皺,這一瞬間,他想殺了林雷,然後,把楊玄真也殺了,以絕後患。 光明教皇雙手微抬,手心向上,手上散發淡淡的光芒,嘴裡默念魔法咒語。

「凈化之光!」

剎那間,克萊德身上冒出耀眼的白光,克萊德發出大笑聲,「哈哈哈,我就知道會這樣,海廷斯,你雖然殺了我,我也給你找了一個大敵。」

教皇海廷斯臉平靜,緩緩的落到地面,看著林雷,歉意的道,「林雷,當時,我也不知道那是你的母親,希望你能諒解。」

林雷的臉色冷漠,暗金色的瞳孔發出幽冷的光芒,盯著海廷斯。

海廷斯再次說,「林雷,我們教廷需要純潔的靈魂,不過,都是由其他人帶過來的,而且,都是剛剛死去不久的,我們從來不會調查。」

教皇盡量美化光明教廷,「林雷,你應該聽說過冥界吧?人死之後,靈魂會進入冥界,我們只是讓純潔的靈魂進入光明神界,成為天使,天使可以在光明神界過上自由幸福的生活。」

林雷的眼睛是暗金色,和棘背鐵甲龍的眼睛一樣,冰冷,淡漠,無一絲感情,所以,教皇也看不出林雷的心思。

教皇向楊玄真看了一眼,「玄真先生,你是大執事,又是林雷的老師,你說一句話吧。」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表面上說,「林雷,教皇說的話都是真的。」暗地裡傳音,「林雷,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林雷明白,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殺不了教皇,也無法毀滅光明教廷,他解除變身,臉色平靜的說,「老師,教皇,克萊德抓我母親,此仇不共戴天,不可不報。」

教皇露出一絲笑容,「我能理解,像克萊德這樣的人,也不配做國王。」

緊接著,教皇又說,「林雷,還請你相信我,人們光明教廷需要純潔的靈魂,卻不會隨意殺人,而是等這個人自然死亡,才會把他的靈魂送入光明神界。」

林雷不傻,他既然暫時屈服了,自然會順著台階下,「我明白!」

隨即,林雷又向楊玄真行了一禮,「多謝老師!」他知道,如果沒有楊玄真,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他殺了一個國王,教廷就算不殺他,也會把他抓起來。

楊玄真和教皇離開后,一同進入光明神殿,教皇說,「玄真先生,林雷和我們光明教廷有仇,這終究是一個隱患啊。」

「海廷斯,這不算死仇。」

教皇海廷斯沒有說話,而是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王座上,如神明一般,端坐在王座上。

楊玄真說,「如教皇所說,靈魂去了光明神界,並不是真正的死亡。」

「唔!」教皇沉默,他感覺楊玄真深不可測,好像比他這個教皇知道的還多。

楊玄真說,「目前,我們只要給林雷希望就好,以後,林雷真的去了神位面,那又如何?」

「妙!」教皇讚歎道,「以後,有玄真先生和林雷,我們光明教廷將會成為玉蘭大陸最大的勢力。」

楊玄真離開光明神殿後,心裡明白,『教皇不敢得罪他,是因為看重他的天賦,也是因為他的實力。』

「要如何才能快速的提高實力啊?」

不知不覺中,楊玄真回到了家,見到小龍女,「姐姐,有時候,我真希望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不了解,就這麼平平凡凡的過一生。」

「真的是這樣嗎?」小龍女才不信呢。

「姐姐!」楊玄真喊了一聲,一把抱起小龍女,溫香曖玉入懷,讓楊玄真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感,「要是能永遠抱著姐姐就好了。」

「小寶寶!」小龍女輕輕的說了一句。

楊玄真在小龍女身邊時,就像一個『小寶寶』,所有的心事都會表現在臉上,完全的放鬆心靈。

過了好一會,楊玄真和小龍女分開,他看著小龍女的臉,讚歎道,「姐姐,你真漂亮。」

原世界,楊千尋站在陽台上,看著操場上的同學踢球,心裡卻想著楊玄真,「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寫信不回,電話也打不通。」

突然間,一個女生走到楊千尋身後,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喂,千尋,又在想你的小情郎嗎?」

「別亂說!」楊千尋。

宿舍門響了一下,又一個女生走進宿舍,往陽台上看了一眼,「千尋,你又沒去吃飯啊?」

「我們千尋沒味口!」和楊千尋站在一起的女生說了一句。

剛剛進宿舍的女生手上拿著一束花,她把花放到桌子上,有些吃味的道,「千尋,又是你的花。」

「哎,這幾個月,我都不記得收了多少花了。」

楊千尋淡淡的道,「你們要是喜歡,可以拿去。」

兩個女生看著楊千尋,有些羨慕嫉妒的說,「我要是有你這麼漂亮就好了。」

楊千尋思考了一會,說,「你們幫我請個假,我想出去一趟。」

「哎!」其中一個女生說,「馬上就要其中考試了,如果過不了,就要重來。」

「我!」楊千尋感覺心裡壓著一塊石頭,「我靜不下心。」她說完后,也不管宿舍的兩個女生,匆匆走出宿舍。

兩個女生看著楊千尋的背影,相視一眼,「也不知道他喜歡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算了,不管那些了,現在,時代大變,我們還是先想辦法過其中考試,然後,看能不能學到功夫。」

「這年頭,如果沒功夫,真的混不下去了。」

「早知道,我就報考武校。」

「武校也是一樣的,在這個時代,文武並重,想進好公司,不但要文化成績好,還要會功夫。」

「是啊,就說世界五百強吧,不是四級武者,就別想進去。」

外星飛船來到地球后,地球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讓地球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福山一中,蘇沐曦坐在操場上,手上拿著一根草,使勁的扯著草,嘴裡嘟嚷著,「死玄真,臭玄真,明明說要好好上學的,結果到好,天天看不到人影。」

楊玄真突然間出現在蘇沐曦身邊,輕輕一笑,「蘇沐曦,你又在罵我了?」

「啊!」蘇沐曦驚呼出聲,歡喜無比,隨即,又故意拉著臉,「喂,你還知道回來啊,再過些天,就是其中考試了。」

「那只是小事!」

「也對!」蘇沐曦明白,從小到大,楊玄真就不懼考試,老師也拿他沒辦法。

蘇沐曦看了一眼楊玄真,又扯了一下手上的草,輕聲說,「楊玄真,我想退學了,上學真沒什麼意思。」 楊玄真說,「沐曦,以你的成績,的確可以不用上學了。」

蘇沐曦聞言,眼睛一亮,當她想到自己的父母時,又低下頭,她知道,自己的父母不會同意她退學的。

楊玄真又接著說,「沐曦,即使在學校,你也可以做很多事情啊。」

「對哦!」蘇沐曦看著天空,感覺天空中打開了一扇門,那扇門神秘無比,她想踏進這扇門,又有些忐忑不安,「玄真哥哥,你說,我做什麼比較好?」

「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啊。」

原本,蘇沐曦以為自己什麼都懂,她會九陽神功,會魔法,學習成績也比其他人好很多,可以做很多事情,現在,她卻不知道做什麼好。

一時間,蘇沐曦有些迷茫。

蘇沐曦想了好一會,隨口一問,「玄真哥哥,你說,外星人還會來嗎?」

「會!」

蘇沐曦微微抬頭,看著天空,「真想去其他星球看看。」

「曦曦,如果你真的想去其他星球,就要努力修練。」

蘇沐曦聽到這句話,心神一震,感覺自己一下子有了目標,「玄真哥哥,我懂了!」她懂了,然而,想真正踏出那一步,卻非常,非常的難。

「勢?」

楊玄真給蘇沐曦講解過『勢』,蘇沐曦也知道什麼是『勢』,然而,知道是一回事,領悟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蘇沐曦無法領悟,她就永遠無法踏出那一步。

「沐曦,大道就在生活之中,或許,你自己做一些事情,會有所領悟。」

「嗯!」蘇沐曦點點頭,「我的確不能一直呆在學校了,我要走出校門,走進社會,去領悟你說的道。」

有時候,楊玄真非常羨慕小龍女,小龍女的生活很簡單,也很樸實,她每天照顧花草,給花草澆水,飼養一些可愛的小動物,小龍女就能從中領悟『道』,感悟法則。

楊玄真在原世界呆了一段時間,又回到盤龍世界,在盤龍世界修行,可以節省時間,在原世界修行,可以完善法則,所以,楊玄真會在原世界呆一段時間,又去盤龍世界呆一段時間。

修行之路,越到後期,晉級越難,需要的時間也越長,即使有隱藏空間,又有『小冊子』輔助,楊玄真修練速度仍然很慢。

原世界有外星文明入侵,盤龍世界有神靈,龐大的壓力壓在楊玄真身上,讓他不斷的進步,也讓他不敢停下來,只有不斷的進步,他才能應付各種各樣的危機。

小龍女站在楊玄真身邊,輕柔的道,「小弟,欲速則不達,你不能太心急了。」

「姐姐!」楊玄真喊了一聲,心裡有些無奈,「十年後,外星文明會再次降臨地球,到時候,如果我還沒有晉級神境,就無法保護親人和朋友。」

「不是還有我嗎?」

「呵呵!」楊玄真開心的笑道,「那行啊,姐姐保護我。」

「嗯!」小龍女的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楊玄真看著小龍女,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同時,也讓他的心慢慢的安定下來,彷彿間,小船回到了港灣。

「姐姐,也不知道帝林什麼時候攻打神聖同盟和黑暗同盟。」

Prev Post
一擊!
Next Post
哥哥又得去一次村長家裡,估計和昨天一樣晚才能回來,不用擔心。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