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嗎的,這不是為難我呢么……」洛天有些無奈了,自己剛一進來便是被困在第三關,想要突破到九十九層,那不還得等到自己修鍊到仙王後期.「別灰心,有時候也需要機緣的,就像我,你他嗎當年要不是手欠將我撿走,我他么也不會認主,要論倒霉,你還能有我倒霉嗎?」聽到洛天的話,補天石頓時大罵起來,想到了自己堂堂補天石,睡覺的時

候竟然被人認主了,越想越憋屈。

「機緣,千雪肯定是有什麼機緣才能通過!」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思索著自己哪裡跟古千雪不同。

「是我太在意以力破法了!」這一想的確讓洛天想出了些東西,開始不斷的思索起來。

「我知道了,這些天我一直都是以蠻力想要衝破這鼓,他說只要擊碎,鼓皮雖薄,但是用鼓槌捶打卻打不破,但是一但用刀劍去刺,那麼就肯定會碎!」

洛天一拍腦袋,暗惱自己腦袋不靈光,耽誤了這麼久,伸手取出了龍淵劍,飛身而起,朝著金色的巨鼓沖了過去。

「嗡……」龍淵爆發,鋒利的劍芒劃破虛空,瞬間衝到巨鼓的跟前。「噗……」那讓洛天一直無可奈何的巨鼓,在龍淵面前,彷彿脆弱的一張紙一樣,直接被刺穿。 駱林得意的笑著和周曼麗一個提了兩個黑色大皮箱,圍觀的人全部散開兩邊。

看著兩人大搖大擺出了賭場,而那些賭客也頓時一鬨而散,還賭個毛啊!估計錢都賠不出來了。

現場只留著臉色極其難看,兩眼都充血的鄒大強,和一臉茫然的周聖手,嘴裡還在那念叨著不可能。

「老大!…他們走不了多遠…..」

「老大喊弟兄們集合啊!….」

「他們就一個小孩,一個女人能走多遠?…干吧!….」

站在邊上的幾個身上有著紋身的黑社會成員,滿臉焦急的看著他們的老大鄒大強。

一世獨尊 鄒大強聞言,兩眼凶光一閃。

「通知所有兄弟!馬上把附近街道封鎖起來!….男的宰了!女的留著!…..」

鄒大強話音一落,眾黑社會成員應聲而去。

賭場內只有幾個發牌員,還有周聖手和鄒大強。

「唉!…寶貝!你看我說對了吧!…男的宰了!女的留下?嘿嘿!….狠毒啊!..看來男女不公平啊!…」

在鄒大強和周聖手的驚訝,震驚中。

駱林牽著周曼麗的軟夷,緩緩從收銀台那個陰影中,走了出來,駱林搖著頭,淡淡的笑著說。

三個站在門口的壯漢,看到了馬上從角落拿出了鐵棍,西瓜刀朝不到十幾米的地方,滿臉兇悍的撲了過來。

「噗!」「噗!」「噗!」

三聲悶響,就像是開啤酒蓋時的噴氣聲。

三個大漢好無懸念的兩眉之間血花四濺,同時摔倒在地上,地上馬上就形成了一大灘的鮮血。

「呼!…這個年代還用棍子?哈!…真是不知所謂!…」

駱林對著冒著青煙的五四手槍,槍口前的消聲器口上吹了口氣,淡淡的笑了下看著,臉上出現驚駭恐懼神色的鄒大強,緩緩走了過去。

周聖手已經完全被嚇慘了。臉色灰白低著頭,哆嗦著,腦子內一片混亂。

「大….大哥!…誤會….噗!….噗!…..噗!…..噗!…..」

鄒大強還沒來的及求饒,左肩膀上一朵血花濺起,接著就是右肩膀血花飈起,子彈直接穿洞透了他的肩膀,又是兩槍打在他的大腿上,兩個噴濺著血花的血洞,瞬間出現。

「….見色起意….輸了賴帳….還想殺人越貨…..當黑社會…不學好!….哦!…還有啥?….」

駱林這時已經走到他的面前了,鄒大強這時也是全身是血,臉上的橫肉更加的猙獰了,兩眼閃著困獸的那種絕望神情。

周曼麗這是第一次看到駱林用槍殺人,不過她現在的心態完全變了,因為她手裡也提著把槍,眼神冷冷的看著鄒大強。

「怎麼?還不服氣?唉……黑社會很吊嗎啊?…殺你們就好想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等你那些弟兄們集合好了….我再大開殺戒…..AK47知道嗎!…你看!能不能把他們都打成馬蜂窩啊?….」

駱林把上手在身後一晃,一把AK47衝鋒槍,就出現了他面前,在故意在他面前晃了晃。

鄒大強只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了,他的槍是從哪裡來的?

周聖手很聰明,根本不敢去看駱林和周曼麗。

心說,今天是走了什麼運啊!怎麼招來了兩個殺人狂魔啊?還有重型武器,我的天啊!

「噗!」

駱林淡然看了鄒大強一眼,手一晃衝鋒槍消失,出現的是那隻五四手槍,鄒大強這下看得清楚了。

這個人能無中生有的變槍?這是什麼法術?功夫?可惜他沒機會再想了。

一朵血花在他兩眉之間濺起,五四手槍的巨大近距離衝勁,讓鄒大強的腦袋,被子彈直接打穿,如同開瓢的爛西瓜一般,紅的,白的腦漿迸裂四散,整個人也帶著椅子狠狠的翻倒在兩米處的地面上。

「嘿嘿….玩色子的!你還不錯!…把你住的地方告訴我!我就不殺你!…因為看你還有點真本事的份上!…哈哈!其實你搖色子真的厲害!…五個一,一個六!不錯!…不過你遇到了我!就沒用了!….」

駱林這話也是給了周聖手自信,其實他已經很不錯了,只是遇到了駱林這個變態,那就沒辦法了,周聖手知道自己不用死了,馬上告訴了駱林自己的家庭地址。

「草!…桑彪!…他們在這!….光頭仔他們死了!!!..啊啊!….」

「快快!….老大!!!…老大死了!!!!」

「死撲街!…砍死他!…砍死他!….」

「殺!….殺! 制霸豪門:重生最強神算 ….」

正當駱林和周曼麗要轉身出去的時候,突然,門口湧進一群人,雙方距離就在十五米到二十米的樣子。

在賭場的雪亮燈光下,門口的那些黑社會成員,臉色極其的猙獰,手裡拿著雪亮的砍刀!先是愣了下,接著就轟然喧鬧起來。大聲怒罵著,揮舞著手中的砍刀,就向駱林,周曼麗沖了過來,幾十個人一起沖還是很有氣勢的。

「嘩啦!…」

駱林搖了下頭,手一晃,那把AK47出現在他手中,手一拉槍栓,子彈上膛,這時對方已經衝出了五米多的距離。

「噠噠噠……噠噠噠……」

駱林單手端著AK47,對著這群亡命之徒瘋狂掃射,槍口火舌噴出尺多長的橘黃色火焰,一陣雨打芭蕉般的噗噗噗噗,子彈入肉的響聲,頓時那些前沖的黑社會勇猛的漢子,身上飈濺著如血霧般的血雨,金黃色的彈殼,歡快的從AK的彈槽中,跳出落下地上彈起清脆的響聲。

整個賭場內,回蕩著只有AK47衝鋒槍的歡快叫聲,而那些剛才還生龍活虎的黑社會漢子,全部倒在血泊當中了,基本這些人的身體,全都被打穿了。

距離太近了,AK47威力太大了,子彈在穿透人體時,發生扭曲,造成了肉體內的巨大創傷,基本都是被當場打死的。

整個賭場門口,都是一陣強烈的血腥味,周曼麗俏面蒼白,有種想嘔吐的感覺,她趕緊運起她的神功,嘔吐感立刻消除掉了。

不過她第一次,看到一個人,在強大火力下的何等的脆弱,然而這個小冤家,說他竟然不怕子彈?我的天啊!

周聖手的腦中現在跟漿糊差不多,他不感到羞愧,雖然他的尿嚇出來了,主要還是這個小男孩?太恐怖了!說出的話真的兌現,剛才那些漢子,他都認識,現在卻都躺在血泊當中了,這就是跟這個人作對的下場嗎?這個人真是無法無天啊?他不怕警方嗎?

「走吧! 快穿:凡女升級 …寶貝!…你嚇壞了吧!…嘿嘿…..」

駱林摟著周曼麗的細腰,在她幽香的耳邊輕聲說。

「討厭!…噁心死了!….」

周曼麗小臉還是發白的,瞪了駱林一眼,拉著他就往外走去。

兩人有說有笑的聲音,漸漸遠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進來了一大群的幫會成員,口瞪目呆的看著門口躺著的一堆兄弟,起碼有二十多個,有些人都在那嘔吐起來。

「周…..周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啊?….這些人….怎麼看是…被槍打死的啊?….」

一個跟周聖手比較熟的黑社會成員,看著他臉色帶著驚慌說。

「AK47的掃射…..」

周聖手低著頭,淡淡的答了一句,他知道他不能呆在這裡了。

「嘶…..我的天啊!AK47?….」

那些黑社會成員,都驚呆了。

「是一個人殺的!要是你們聰明的話,最好是趕緊離開吧!…我是勸你們!當然,你們可以不聽,下場就是這樣!…幫主在哪,你們自己看!…而且賭場都輸給他了!…你說他會怎麼辦?…你們想要報仇?我跟你們說,基本和送死差不多!…我走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周聖手低著頭,佝僂著身子,好像一晚上讓他蒼老了不少。

「怕個毛啊!老周那是怕死!!!…他只有一個人吧!…」

「問題是他長啥樣我們都不知道啊?…」

「你個蠢貨!…現在幫主死了…你不會想當幫主吧?….」

「草!…當就當!…」

周聖手聽著那些不知死活的人,還在那議論,等他們醒悟的時候,就已經倒在血泊中了,你那時候醒悟還有用嗎?

周聖手暗嘆一聲,搖著頭漸漸的走遠了……. 「太簡單了!」洛天看著那破碎的巨鼓,有些無語,想到了自己之前被這巨鼓折磨的凄慘模樣,心中就有些想哭。

「接下來,就不知道還是不是這麼難了!」洛天低聲自語,看著自己周圍的景象不斷的變化,出現在了一處空地之上,空曠無比。

「轟隆隆……」轟鳴響起,地面上的土塊開始涌動起來,逐漸朝著一起匯聚,化成一隻石獅,咆哮著,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不堪一擊……」洛天看著那氣勢非凡的石獅子,輕笑一聲,一拳打出。

龐大的石獅子轟然爆裂,崩滅在洛天的視線當中,同時一顆土黃色的丹藥落在了洛天的身前。

「還好都不是那麼變態!」洛天心中自語,舒服了許多,等待著下一層的出現。

「第四層……第五層……」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洛天並沒有受到什麼阻礙,開始不斷的沖關,勢如破竹,讓洛天的信心也是隨之漸漸的回復了一些。

而與此同時,那幾個和尚也是不斷的衝擊著,不過速度卻是比起洛天來慢了一絲。

「第十層!」洛天出現在一處空間中,整片空間從洛天一進來,便是沒有什麼危險,也沒出現什麼異常。

「每渡過九層便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否則這麼下去,誰都受不了!」補天石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回蕩,他早就已經偵查好了。

「原來如此!」洛天只短暫的休息了片刻,便是選擇再次開沖關,希望能夠遇到古千雪。

而就在洛天剛剛打算要去挑戰下一層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卻是從空間的天空上傳遞而出,幾個和尚相繼出現在了洛天所在的空間中。

「有人!」洛天的臉色瞬間變化起來,沒想到照天塔中竟然還有其他人。

看到洛天,那幾個和尚也是愣了一下,雙方開始上下打量起洛天來。

「這些和尚來自哪裡?」洛天的心瞬間便是一沉,幾人身上都隱約有著淡淡的光暈。

洛天曾經遇到過須彌山的戒渡,戒渡說,只有得道的高僧才會修出佛光護體,顯然這幾個和尚做到了。

「一個仙王,兩個半步仙王,兩個真仙巔峰!」洛天觀察了下幾人的實力,便知道對方來歷不簡單。

「魔修!」幾個和尚驚呼一聲,目光看向洛天,眼中帶著不善。

「渡化他,鎮壓他,一定是照天塔鎮壓的魔物跑出來成精了!」一個半步仙王的大和尚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冷意。

「轟隆隆……」大和尚的話音落下,除了仙王初期的那個胖和尚,另外三個和尚已經出手,佛光閃動,三道佛印朝著洛天鎮壓而去。

「你全家都是跑出來的魔物!」洛天大罵一聲,不知道這幾個和尚是從何而來,但是卻是給洛天的印象很不好。

洛天也是曾經接觸過戒渡和尚,戒渡給洛天的感覺就不錯,雖然偏執了一些,讓洛天頭疼,但是卻從來也沒有傷害過別人的性命,倒是救下了不少人。

而眼前幾個和尚看到自己是魔修,卻是直接出手鎮壓,若是換做其他人說不定直接被三個和尚合力鎮壓在此地。

「轟……」龍淵出鞘,冰冷的氣息,大劍力斬而下,斬在了三道魔印之上,轟鳴震蕩。

「魔劍!沾染了血腥之劍,應該以大成佛法超度,讓其變成佛兵!」一個和尚大聲開口,絲毫沒有在意洛天擋住了三人的攻擊,而是將視線當到了洛天的龍淵劍上。

「禿驢,你范了貪戒,不知道么?」洛天目光冰冷得看著幾個和尚,謹慎的盯著那個仙王初期的胖和尚,只要對方出手,自己便會離開這裡。

「我們是來自須彌山的和尚,這照天塔,乃是我須彌山佛祖所留,這位小友來自哪裡?」仙王初期的大和尚咧嘴一笑,不過大和尚雖然說話客氣,但是無形的界域卻是瞬間將洛天籠罩。

「補天山,刑堂,你們須彌山不是不出世么?」洛天冷聲開口,目光看著幾個和尚,仙王初期洛天還是有些把握的,至於那兩個半步仙王和真仙巔峰,對於洛天來說都是垃圾而已。「這魔兵,不是你能夠掌握的,需要交道我們手中,祛除魔性后,再交還給小友。」大和尚沒有回答洛天的話,卻是溫聲開口,聲音從大和尚的口中傳出,卻彷彿帶著奇異的魔力一般,讓洛天神情有些恍惚



洛天看著大和尚的身影發出聖潔的神光,如同一尊神明一般站在那裡,讓人忍不住膜拜,洛天更是邁步,雙手拖起手中的龍淵劍,朝著大和尚走去。

「不對勁!」洛天瞬間反應過來,一咬舌尖,噴出一口鮮血,雙眼恢復了清明。

「竟然清醒過來了?」看到洛天的反應,大和尚的臉色微微一變,伸手一抓,同時界域之力包裹在洛天的身上,想要禁錮洛天。

「王八蛋,差點著了道!禿驢!」洛天身軀倒退,朝著這處休息的空間之外衝去,現在的他,還沒有實力硬捍仙王初期。

「想跑?」大和尚一把抓空,兩隻眼睛化成一道縫,不過卻是有陣陣的寒光出現,腳下邁步,朝著洛天的方向追去,如同瞬移,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

金色的佛掌,朝著洛天後心拍了過去,讓洛天不得不轉身應對,一拳打出。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嘴角溢出鮮血,趁著大和尚強大的力道倒飛。

「嗯?」

「不受我界域的影響,而且還能抵擋住我五成的掌力,不錯!」大和尚看著洛天飛出了休息空間,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禿驢,小爺早晚踢碎你的光頭,給我等著!」洛天大罵一聲,飛出了空間,出現在了一處峽谷之中。

「逃走了?」看到洛天消失,剩下的四個和尚,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比起剛才看到洛天從那奇異的狀態下回過神還要吃驚。

「無礙,我的速度要比他快,我剛才不過是大意而已,想要抓住他還是挺容易的!」仙王初期的大和尚,感覺自己面子上有些過不去,連忙開口。

「那是,智宏長老何許人也,一個小小的半步仙王,那還是手拿把掐的!」幾個和尚聽到胖和尚的話,連忙開口阿諛起來。

「你們在這裡修養,等你們闖到二十層,就可以看到我了抓住那個青年了!」智宏輕聲開口,叮囑了一翻四人,邁步走出了休息空間。

「吼……」虎嘯山林,一隻山嶽一般的猛虎咆哮著,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足以對真仙中期產生威脅!」洛天雙眼微微一縮,手中龍淵劍轟然爆發,黑色的劍芒力斬而下,斬在了猛虎的身軀之上。

「嗷……」凄厲的慘叫之聲響起,黑色的劍芒,斬進猛虎的身軀之中,洛天卻是感覺下落的劍芒募然一頓,彷彿卡在了哪裡一般,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果然如此,太弱了,依然不適合我……」洛天輕聲嘆息一聲,伸手一抬,黑色的大劍從巨虎的後背之上飛起,巨虎的身上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巨大的虎爪鎮壓而下,朝著洛天拍了過去,洛天身形閃動,靠著身體的靈活避開了巨虎的攻擊,又是一劍落下。

Prev Post
這就對了,分量、藥性、時間、火候,這些都缺一不可……
Next Post
他知道古木和商崇連的關係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如今見面,肯定要出亂子啊。於是就以院長的身份,呵道:「你們四個,趕快回劍道學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