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古木和商崇連的關係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如今見面,肯定要出亂子啊。於是就以院長的身份,呵道:「你們四個,趕快回劍道學府。」

「院長,龍學妹昏迷,來此醫治,我們身為學長跟過來,也是關心她呀。」慕容令笑著說道,而荊帥和宋子傑則紛紛點頭。

顯然他們不會輕易就這麼離開。

至於商崇連則沒有過多的解釋,而是直接走了進來。

當他剛剛走過圍欄,來到茅屋前,古木已經抱著龍靈站起來,那周身殺機若隱若現,就彷如一頭即將暴走的凶獸。不過他來這裡是為了救治龍靈,所以還保持著一絲清醒,並沒有不顧一切的衝過去。

商崇連冷冷盯著古木,眼神中有著一抹狠辣。

兩人誰都看不順眼誰,但卻這麼對視著,就差產生一些不和諧的電光火花了。

看到場面上火藥味很濃,左春秋驀然出現在兩人中間,然後向著商崇連沉著臉再次喝道:「難道你們幾個不把我這個院長放在眼裡了嗎?」

商崇連當然不把左春秋放在眼裡,而且別說一個區區的院長,就算劍宗劍不凡他也一樣不放在眼裡。

這小子很狂的原因則是他乃皇室後裔,更是擁有商皇血脈。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牛掰,比如慕容令他們三人,在聽到院長的呵斥,頓時心裡就打鼓了,不過老大沒有退,他們也只能無動於衷的矗在當場。

對他們來說,劍道學府只是一個傳授自己武道地方,等畢業之後就沒什麼瓜葛了,而自己到那時候要面對整個世界,為自己的家族考慮,所以抱著商崇連的大腿,比得罪院長划算。

見得四人並沒有理會自己,左春秋頓時惱怒。

看來自己以前的仁慈,以及這兩年離開劍道學府,讓他們忘了自己的存在,於是頓然爆發出武皇的實力,這就打算將他們四個給揍一頓。

左春秋動怒,有著出手的打算,商崇連微微皺眉。

雖然他很拽,但畢竟是劍道學府的學生,受管制於左春秋,若真的被他揍了一頓,那也只能認了,畢竟他是導師有這個資格。

於是商崇連抬腳後退了一步,但僅僅是後退了一步,為的是給左春秋一個台階下。而慕容令三人看到老大後退,頓時暗鬆了一口氣,他就怕對方不妥協,和院長作對,到時候幾個人被揍一頓,那也是無處伸冤去啊。

可是退一步,對左春秋來說就能下得了台嗎?

顯然不能。

因為他不但要商崇連退一步,還要他趕快滾蛋。於是將靈力施展於外,黑著臉向著他道:「現在就離開。」

「不可能。」商崇連已經做出了讓步,讓他離開根本不可能。

「很好。很好。」左春秋努了,說著就要出手將這傢伙給揍一頓,不過剛剛抬起的手卻驀然停在了半空,因為他發現,在外面又有三道虹芒落了下來。

「歸元劍派的弟子?」看清石開和紫衡他們,左春秋又愣神了,不過當他看到歷颶背著的江琳,頓時驚訝道:「江丫頭?」

石開和紫衡一路追了上來,不過他們不同於學府四才停在門外,而是直接來到了古木身邊,同是齊聲問道:「師弟,你沒事吧?」

看到三個師兄出現在桔山,古木也是頗為意外,不過見他們來到后如此擔心自己,頓時被感動的一塌糊塗,而更多的則是自責和內疚。因為自己為了龍靈放棄武者的尊嚴,是自己的事情,但卻置歸元劍派於不顧,就比較混蛋了,而這些師兄卻沒有怪罪自己。 小糯米又被二伯拎去當卧底了。

千金一諾 天氣愈發寒冷,她穿上了紅色的羽絨服,雙手捂著臉蛋,只露出一雙清澈漆黑的眼睛來。

慕靖南抱著她,快速彎身上車,「好了,不冷了。」

小糯米把爪子伸到他面前,「冷。」

「誰讓你不喜歡戴手套,凍著了吧?」嘴上雖然打趣,慕靖南卻把她的手握在手裡,為她搓揉著,直到漸漸暖起來為止。

慕靖南收到消息,江南出去執行任務了,所以,現在公寓里只有司徒雲舒一個人。

江南不在,他的機會來了。

依舊是讓小糯米打頭陣,他緊跟其上。

「姨姨~」公寓門打開,小糯米便熱情的撲了上去。

充分發揮了一個腿部掛件的功能。

緊緊抱著她的腿,不撒手,親昵的用臉蛋蹭著她的腿。

任誰都無法抗拒得了小萌物的撒嬌賣萌。

司徒雲舒就更加不可能了!

她喜歡孩子,更喜歡萌萌噠小女孩,所以小糯米是攻下她的重要武器。

司徒雲舒在慕靖南想要踏進公寓之前,迅速的將門關上。

嘭!

門板在他眼前關上,差點砸到他的鼻尖。

慕靖南悻悻的摸著鼻子,什麼仇什麼恨,要對他這麼狠?

又不是第一次吃閉門羹了,慕靖南也習慣了,靠在牆壁上等著。

「二少,不如您到車上坐著等吧?」

「不用。」

慕靖南想到了些什麼,壓低聲音吩咐了幾句,警衛點頭,表示明白。

「聽令行事。」

「是,二少!」

小糯米扭頭,看著關上的那扇門,「二伯好可憐……」

「你說什麼?」

小糯米立即抿唇一笑,傻乎乎的,「姨姨,小糯米餓~」

司徒雲舒心裡也明白,慕靖南一次次的把小糯米帶過來,是有目的的。

或許小糯米真的很想跟她在一起,但也不排除,她被利用。

慕靖南那個老狐狸,在官場浸~淫~多年,腹黑程度可想而知。

小糯米又怎麼會是他的對手呢?

司徒雲舒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糾葛,但是……又無法抗拒小糯米。

她其實是喜歡小孩子的,一直覺得小孩子都是小天使。

遺憾自己當初流掉的那個孩子……

偶爾午~夜~夢回間,她也會在想,如果當初沒有流掉,孩子現在該有多大了,長得像誰。

是像她多一點,還是像慕靖南多一點。

「姨姨,你不開心了嗎?」小糯米捧著她的臉,小眉頭都皺了起來。

是二伯讓她不開心了嗎?

二伯真討厭!

(╯^╰)!

都是二伯的錯,一定不是宇宙無敵超可愛的小糯米的錯!

司徒雲舒勾唇輕笑,「今晚在姨姨這裡住下了,好不好?」

「好的呀。」

前一秒剛歡歡喜喜的答應,下一秒,小糯米又頭痛的捂住腦袋,「可是,可是小糯米還要問爸爸可不可以。」

司徒雲舒:「……」

哦,差點忘了。

她有個佔有慾超強的爸爸。

「這個簡單!」司徒雲舒想到了折中的辦法,想到一通話時,喬安無意中跟她透露,慕靖西現在竟然嫌棄小糯米是電燈泡了。 明明剛開始認回小糯米的時候,還是心肝寶貝的叫著,現在竟然變了!

她給喬安打電話,告訴她今晚想跟小糯米在一起。

於是,喬安欣然答應她,今晚讓慕靖西到基地去陪她一起。

掛了電話,司徒雲舒伸出手,跟小糯米擊掌,「好了,今晚可以跟姨姨一起睡了。」

「耶,姨姨真棒!」

晚上十點,門鈴聲響起。

司徒雲舒去開門,打算告訴慕靖南,今晚小糯米不回官邸,讓他自己離開。

剛打開門,男人便噙著笑,走上前來。

被拒之門外這麼久,他絲毫不見生氣,他高大的身軀逼近,壓迫感層層疊疊鋪散開來。

惡魔哥哥我怕黑 司徒雲舒後退了兩步,成功給他讓了位置。

他順利踏進公寓,反手把門關上。

「你!」

「我來接小糯米回家。」

司徒雲舒哼了一聲,「喬喬說,今晚讓小糯米在這裡陪我。」

「是么?」

「我看起來像是騙子么?」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慕靖南說著,抬眸看去,環視了一圈,也沒看到小糯米。

他像是在自家客廳那般,閑庭信步的往卧室里走去,司徒雲舒自然不肯,當即擋在他面前,「你想幹什麼?」

「我找小糯米。」

「我說,今晚她留在這裡陪我,要走你自己走。」

「如果,我也不想走呢?」

司徒雲舒冷笑,嘲諷的道,「慕靖南,別讓我看不起你。」

離婚了,還對前妻糾纏不清,真是一點也不男子漢大丈夫。

慕靖南低下頭,目光沉沉,如墨色一般,深凝著她,「雲舒,我們之間……一定要這麼針鋒相對么?」

好事成雙 能不能回到最初?

「可以,只要你別糾纏我,別出現在我眼前。更別打擾我平靜的生活。」

他抬起頭,嘆息一聲,「你知道我做不到。」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

司徒雲舒顧忌到卧室里已經睡下了的小糯米,刻意壓低了聲音,「你走吧,不要再糾纏我的。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我跟你都不會再續前緣。」

「雲舒,別說了。」

繞過他,來到茶几前,她端起水杯,將杯中的水潑了出去。

「看到了么,我們的關係已經覆水難收。」

突然,整棟公寓停電。

剎那間,光明全都消失,只剩下一室黑暗。

司徒雲舒被人拽進懷裡,還沒來得及反抗,男人滾燙的薄唇,便壓了下來。

「唔……」

男人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一吻。

纏綿而溫柔,愛憐且落寞。

啪!

司徒雲舒推開他,揚手一耳光甩了上去。

清脆的耳光聲,在客廳里迴響著。

她聲音緊繃壓抑,顯然怒道了極致,「你給我滾!」

嫡女當 黑暗中,看不到她的神情,聽力變得敏銳了起來。

他能聽到她聲音里夾雜著的絲絲顫意,慕靖南苦澀一笑,「辦不到。」

再一次將她拽進懷裡,這一次,司徒雲舒猛烈掙扎。

兩人在黑暗中近身肉搏,司徒雲舒不是吃素的,可慕靖南身手也不凡。

腳下一滑,兩人堪堪摔到了沙發上。 石開他們站在古木身邊,將目光看向商崇連和後面另外三人,雙目中帶著幾分警惕和不善。顯然他們認為,劍道學府的四才是在合夥欺負自己的小師弟。

慕容令他們看到突然出現的歸元劍派弟子目光不善,頓時也紛紛瞪著眼睛回敬對方。

不就是嚇唬人嗎?

誰不會啊!

如此,歸元劍派的弟子就和劍道學府的四才開始了目光大戰,而三個對三個倒也公平,倒也不相伯仲。

「靈靈!」

幾個人幼稚的在相互瞪視,而江琳卻已從歷颶身上跳下來,然後走到古木身邊,看著依偎在他懷裡的龍靈,焦急喚了一聲。

「你抱著她。」而在她剛剛來到,古木則突兀的說道。

Prev Post
「嗎的,這不是為難我呢么……」洛天有些無奈了,自己剛一進來便是被困在第三關,想要突破到九十九層,那不還得等到自己修鍊到仙王後期.「別灰心,有時候也需要機緣的,就像我,你他嗎當年要不是手欠將我撿走,我他么也不會認主,要論倒霉,你還能有我倒霉嗎?」聽到洛天的話,補天石頓時大罵起來,想到了自己堂堂補天石,睡覺的時
Next Post
對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