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問題,就是他之後的那一種廣撒網的動作,無疑也代表著基本不存在什麼精英。

輪迴者已經拉入了三批了,最強的也不過就是一名懸賞三千萬的西海海賊,實力還算可以,然而相比於頂尖人物,卻是弱到渣了,更重要的是,這一位和第一批那群傻逼差不多,唯一的區別,就是那些人是在作死,這一位倒是狂妄倒沒邊。

結果江晨剛剛把他安排到死神世界試試水,結果他狂妄去衝擊白道門,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至於其他人,倒是好一點沒狂妄,也沒有作死,可江晨卻忘了,幾個世界當中,不管是死神,還是火影,海賊,甚至進擊巨人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世界。

拉取的人有點實力還好,沒有實力,大部分情況下,輪迴空間的任務,基本還是送死,以至於到達如今除了了第一批進擊巨人的那兩位,其他人沒有一個人人存活下來。

沒從,就是沒有一個人存活下來,這讓江晨對於這些世界的危險層度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也明白哪怕是沒有抹殺,其實對於很多人來說,也和抹殺沒有什麼區別。

甚至好幾次江晨都打算給予基礎積分了,只不過,最終還是放棄了。

基礎積分的確可以給,然而卻不是如今,至少不是如今,連世界都還沒有徹底展開的如今,至於死亡率,他已經暫時放棄了繼續拉取普通人,至少在整個世界沒有全部拉開帷幕之前他沒打算繼續拉取。

時間則是在這悄無聲息之間逐漸流失,死神之中世界的緊張也是極為迅速,日番谷冬獅郎這一位作為嘗試的存在也逐漸之中成長了起來。

甚至其速度和劇情之中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在劇情當中,這一位很長時間之後才達到了始解,乃至於卍解,甚至卍解都並不完整。

可如今,在有著輪迴空間的幫助之下,不過幾個月的時間,這一位就已經掌握了始解,其靈壓甚至都已經接近了劇情之中其剛剛出場的時期。

當然他也順利的成為了第三席,唯一的區別,就是,在劇情當中這一位是靠著志波一心的關係成為第三席,此時的日番谷冬獅郎卻是靠著自己的實力,硬生生的沖入了這個問題,也許給予其相應世界,這一位在劇情開始之後,直接達到千年血戰之時的層次都未必不可能,畢竟輪迴空間的幫助,可以儘快的講這一位尸魂界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快速釋放自己的潛力,相比於自己獨自修鍊,這無疑是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十番隊…..

新的一天再度到來,駐地之中,日番谷冬獅郎整理著手中的文件,眉頭就是不由微微的蹙了起來,這不僅僅是眼前文件之中的信息,更是此時他腦海之中輪迴空間的任務列表。

主線任務:探索鳴木市

任務內容:接連發生駐現世死神遭不明對象襲擊殺害的案件,請前往鳴木市探索相關原因

任務獎勵:五百積分

任務失敗:始解封印一年

…. 「陸家沖著江家來的,或者江家沖著陸家來的,再或者,是第三方想一箭雙鵰把兩個都拉下水。」

周徐紡問江織:「你希望是哪種?」

「第三種。」

最好兩敗俱傷,他得利。

當天晚上,第五人民醫院因為醫療事故上了熱搜,江氏旗下所有的注資醫院全部受到了牽連,新葯全面下架停售。

許九如心急如焚,把江孝林和江扶離都叫來了。

「立馬讓人把熱搜撤下去。」醫療行業,做的就是名聲和良心,最怕的就是社會輿論。

江扶離回話:「已經在撤了。」

許九如又問長孫:「葯監局的人來過了嗎?」

江孝林倒是處變不驚:「上午就來了,將我們的新葯和製藥團隊的人都一併帶走了。」

「老夫人,」桂氏進屋說,「小少爺來了。」

許九如等不及,出了屋,見江織還在院子里,她快步走上前:「織哥兒,你來得正好。」語氣很急,她催著,「你快想想辦法,這事兒要儘快壓下來,拖得越久對我們江家越不利。」

江織接過下人手中的盤子,在給福來餵食:「不急,先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楚,才好應對。」

他扔了一塊生肉。

福來立馬咬住,叼回狗窩裡吃。

許九如見他不慌不忙,心下也安定些了:「你說的也是。」沉吟了半晌,問道,「那你有什麼打算?」

江織把盤子給下人,用手絹擦了擦手:「驗屍,看是不是我們的葯有問題。」

葯監局因為項目問題,最近和江家有不少接洽,江家的新葯出了問題,多少引起了葯監局的關注,而且江家主張是刑事案件,上面很重視,特地將這個醫療案件委託給了刑偵隊。

事情曝光的第二天,死者吳越鵠的妻子就被請到了刑偵隊做筆錄。

「我先生他是乙肝患者。」

吳越鵠的妻子叫阮紅,四十三歲,看上去略顯蒼老,因為悲痛過度,整個人還渾渾噩噩的。

給她做筆錄的是邢副隊:「他還有沒有別的病史?」

阮紅搖頭:「因為他身體的問題,我們每隔三個月就會去醫院做一次身體檢查,在他去世前不久,剛在醫院做過體檢,身體並沒有其他的問題。」

「那他去世之前呢? https://tw.95zongcai.com/zc/49467/ 有沒有什麼異常?」

阮紅神色恍惚了很久:「大概在一周前,他總念叨著腰疼,精神頭也不是很好,白天老是犯困,晚上又睡不著。」

腰疼?犯困?

腎虛啊?

審訊室的隔壁,傳音設備開著,程隊正站在隔音的單向玻璃前旁聽,與他一起的還有兩位醫生,是第五醫院派過來的,說是協助案件調查。

張文推門進來:「葯監局剛剛來電話,說江家的葯沒有問題。」

葯沒問題,那就是人有問題咯。

程隊問:「有沒有什麼服用禁忌?」

張文還沒開口,旁邊的醫生就代為回答了:「有,孕婦和腎病患者禁用。」

難道真是腎的毛病?

程隊給審訊室裡面的邢副隊撥了個電話。

邢副隊接完電話后,問阮紅:「江家的葯腎病患者禁用,這一點,你和你的丈夫知不知道?」

對方點頭:「開藥之前醫生說過了,不過我先生沒有腎病,在去醫院拿葯的前兩天,他剛做過身體檢查,除了肝病的問題,各項身體指標都是正常的,開藥之前,體檢報告也給醫生看過了。」

因為腎病患者禁用,第五醫院開藥之前,都會先確認患者是否患有腎病,如果患者自己也不確定,醫院會要求做相關的檢查。

資料上顯示,死者吳越鵠在開藥之前,提供了體檢報告。

「體檢是在常康醫院做的?」

「是,在那之前我們一直是在第五醫院做檢查,聽同事說,常康醫院要便宜一些,才去了那邊,本來打算抗病毒治療也在那邊做,但後來聽說江家出了新葯,對乙肝患者有很顯著的效果,我和我先生才去了第五醫院。」

「沒想到,」阮紅哽咽,「沒想到葯才吃了一天,人就沒了……」

聽到這裡,程隊出去了。

辦公室里,小鍾剛聽完電話:「程隊,屍檢報告出來了。」

「死因是什麼?」

「死者是死於突發性腎衰竭。」

程隊嗅到了,犯罪的味道:「就是說,吳越鵠其實是有腎病的。」果然啊,是刑事案件,「張文,去長康醫院,把給吳越鵠做體檢的人請來。」

江織人不在帝都,劇組有拍攝,在臨市取景。

帝都那邊留了人在盯著,阿晚接到消息后就去老闆那彙報,說:「刑偵隊在查常康醫院,不過沒發現什麼異常。」

江織坐在小凳子上,攝像機開著,他在回看剛剛拍攝完的內容,小凳子旁邊的導演專用躺椅上躺著周徐紡,她拿著手機跟誰聊著。

「監控呢?」

阿晚回老闆話:「調出來了,吳越鵠是上周三去的常康醫院,從監控里看,沒發現什麼問題。」

周徐紡插了一句嘴:「有問題。」

江織停下手頭的事:「什麼問題。」

「我讓白楊幫我查了吳越鵠的妻子,發現了一些可疑的地方。」周徐紡把手機放下,「吳越鵠因為身體的緣故,已經失業很長一段時間了,他的妻子文化水平不高,在一家小公司做會計,收入並不可觀,除了吳越鵠的醫藥費,他們還要養一個孩子,這樣子的經濟狀況下,吳越鵠的妻子還買了一份高額的保險,投保人是吳越鵠,現在吳越鵠死了,受益人是他的妻子,阮紅。」

確實可疑。

江織問:「金額多少?」

周徐紡說:「一千萬。」

阿晚看了不少懸疑小說:「不是騙保的吧?」為了高額保險謀殺親夫之類的。

周徐紡也看了不少:「有可能。」

阿晚抖了一下雞皮疙瘩,突然覺得女人好可怕。

「大塊頭!」

噢,是可怕的女人!

阿晚頭也不回,撒腿就跑。

明賽英穿著戲服,問旁邊的助理:「他跑什麼?」江織這部劇她也有參演,就三個鏡頭,還是她塞了錢進來的,沒辦法,誰讓江織名氣大,她也想來鍍鍍金、開開光。

助理挺風趣:「怕你吃了他?」

她也沒對這大塊頭怎麼著啊,不就拌了幾次嘴,看他這溜之大吉的樣子,真叫人骨頭髮癢:「我這該死的征服欲。」

她拔腿就去追。人不就是這樣,你越躲著我,我就越追著你,你越對我愛答不理,我就越愛招你惹你,俗稱賤骨頭。

外景的選址是在山上。

明賽英追到了半山腰才把人逮住,一把揪住他的衣服:「見我就跑,你什麼意思啊?」

阿晚甩開她的手,一米九的大塊頭,肌肉又發達,看一米七以下的都像小雞仔:「你追我幹嘛?」他跟她不熟!

明賽英抱著手,戲服很厚,她出了一身的汗:「那你跑什麼?」一見她就跑,把她當什麼?洪水猛獸啊!

阿晚往後一步:「你追我我才跑的。」

她往前兩步:「分明是你先跑我才追的。」

對哦,他跑什麼:「我便秘,鍛煉身體。」

這個女人,喜歡摸別人的胸肌。

阿晚覺得她賊可怕。

明賽英抱著手,笑得像個山大王:「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阿晚:「……」

下午五點。

程隊接了個電話:「你好,刑偵隊。」

「我是江織。」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是江少啊,什麼事兒?」

江小公子親自致電,還能是什麼事,江家醫院那個案子的事。

程隊聽完電話之後,吩咐:「小鍾,去把阮紅請來。」

傍晚六點,太陽還沒落山,吳越鵠的妻子阮紅第二次被請來了警局。

她頭上戴孝,面色蠟黃:「還有什麼問題嗎?可不可以快一點,我待會兒還要去接小孩。」

審訊室里就倆人,程隊問得隨意:「小孩幾歲?」

「八歲。」

「丈夫待業在家,你既要負擔醫藥費,又要養小孩,日子過得很困難吧。」程隊手裡轉著筆,「冒昧地問一下,阮女士你一個月的工資是多少?」

對面的女人應該是這兩天哭了很多,眼睛又紅又腫:「這些跟我先生的醫療事故有關嗎?」

程隊看著對方的眼睛:「有關,請回答我的問題,你一個月的工資是多少?」

「五千。」

那份保險,可花了六十多萬。

「一個月五千,除掉房貸、醫藥費用、日常開銷,還剩下不到一半。」程隊把桌子上的投保資料推過去,「阮女士,請問你哪來的錢給你丈夫買高額保險?」

阮紅沒作聲。

程隊也不急,等著。

過了好半晌阮紅才開口,紅著眼睛,看著無辜的樣子:「是我先生要買的,錢也是他弄來的,其他的我也不知情。」

程隊順著她的話問:「你的意思是說,你丈夫料到了自己會死,所以提前買了保險?」

阮紅很快回答,神色慌張:「他沒跟我說過,我不知道。」

都推給死人,反正死無對證是吧?

「那他有腎病,你知不知道?」

她搖頭。

程隊不問了,看著時間在等。

六點十八,電話來了。

程隊接完電話后,這才繼續:「你撒謊,你不僅知道你先生有腎病,而且還是你一手促成。」

阮紅慌神地看了他一眼:「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上個月的二十八號,這個月的一號、四號,你都去常康醫院買過葯,沒忘記吧?」程隊把張文剛剛發過來的照片打開,指著手機屏幕上,「是誰告訴你的?這幾種葯混在一起吃,很可能會誘發急性腎炎。」

Prev Post
對了!
Next Post
只見從石玹零手裡慢慢浮現了一張閃著紫光半透明的某種物品的結構圖,對著天元說道「你把手給我放在這張圖上,這張圖紙會生成你最擅長的結構拆解合成陣法圖」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