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新境界,走到這一步真是不容易,歷經坎坷,步步為營。試試看我能往丹田裡面填充多少神力吧!」

范浪催動各種絕世神功,創造出新的神力,丹田之中發生劇變,誕生一團團神力漩渦,每一團漩渦當中,都蘊含著磅礴神力。

神力總量的數值飛速飆升,根本就是天文數字,達到一個十分恐怖的程度。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在無邊境的階段,後續每提升一個境界,神力都會爆髮式增長,盡量填滿這個根本填不滿的丹田。

范浪站起身來,隨隨便便一個動作,就有顛覆宇宙的豪邁。

他伸出手掌,緩緩握拳,感受著那強大的神力。

比起系統面板上的天文數字,這種感受方式更加的直接。

要是范浪現在一拳打出,必將造成難以估量的破壞。

實力越是強大,越是要學會收斂與掌控,不能任意妄為,否則隨隨便便就會導致生靈塗炭。

「提升的還真不是一星半點,要是再讓我跟雪月神帝打一場,絕不至於像上次那樣狼狽了。我的實力正在一步步的逼近神帝水準!」

范浪所看重的,不止是境界上的提升,還有實力上的提升。

……

突破到無邊境,自然是一件大喜事。

然而范浪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在這之後沒多久,就有了新的目標,把目光放在了那片神秘濃霧之上。

在甲須蟲巢,有一片迷霧覆蓋的區域,連范浪都不知道底細,之前還觸發了探索任務。

以前他拿這片迷霧沒什麼辦法,現在有了神魂珠,倒是可以再試試看了,沒準可以摸清楚裡面的底細! 以前范浪曾經動用過各種方法去探查那片迷霧,化身用過,元神用過,敢死隊倒是沒有用過,因為覺得沒有必要。

之前已經有很多人進入了迷霧,結果統統都是有去無回,其中不乏上位神。

就算組成一支敢死隊進去,八成也是進去送死而已。

范浪親身來到迷霧所在的區域,這裡有重兵把守,嚴禁外人靠近,而他當然不是外人。

過去這麼多天,迷霧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還是老樣子。

霧氣十分濃郁,甚至有點濃稠,懸浮在虛空中,佔據著一片不算多大的區域。

「參見大帥!」

鎮守於此的軍官帶頭施禮,對范浪恭恭敬敬。這種尊敬不僅僅是因為上下級的關係,還有對范浪本身的尊敬。范浪現今在國內的威望,可謂如日中天,受到許多人的崇拜。

范浪點點頭,簡單交代了兩句,然後便來到迷霧邊界,盤膝坐了下去。他閉上雙眼,催動暗藏的神魂珠,釋放出了自己的元神。

有神魂珠做為核心,會大大增強元神的力量,還會帶來諸多妙用。

范浪操控元神進入到了迷霧當中,並且全力催動神魂珠護持。

以前這樣做的時候,元神一進去就失聯了,如同泥牛入海,而這次就不同了,在神魂珠的鎮守保護之下,范浪與元神保持了聯繫,並沒有斷開,感受到了元神的所見所聞。

迷霧當中還是迷霧,周圍都是黑漆漆、霧蒙蒙的,暫時倒是沒什麼其他的發現。

迷霧之中存在著一些針對元神的傷害,持續攻擊著范浪的元神,帶來陣陣刺痛,多虧了神魂珠的力量才能抵禦。

范浪的元神硬抗傷害,向著迷霧深處飛去,不斷加快速度,直到後來變得風馳電掣。

飛行了一陣子,他驚訝的發現,迷霧當中的面積比外面觀察到的要大出很多,而且這裡面的空間感與方向感都是錯亂的,飛了一段距離就失去了方向,就算用外界的本尊當方向的參照物都沒用。

「這裡面還真是有點邪門!」

范浪目光一凜,繼續操控元神展開探索。

這一飛就是很久,所看到的除了霧氣還是霧氣。

又飛了一段路,終於有了不同的發現!

前方的霧氣當中,隱隱有個影子,引起了范浪的注意,他立即伸手一抓,釋放玄照磁光的吸力,將那影子強行吸扯過來。

影子飛出霧氣,清晰了一些,范浪定睛一看,發現是一頭死去的妖獸,屍體都已經僵硬了,應該死了很久。

原來不過是一具屍體。

范浪略感失望,探查了一下屍體,推測這是某人釋放進來探路的妖寵。

估計以前進入這裡的,大多都已經死了,繼續探索的話,應該還會遇到別的屍體。

飛了這麼久才遇到第一具屍體,也能從側面感受到這片迷霧的面積是何等龐大。

范浪繼續探索,時間就這樣悄然流逝。

……

另一方面。

昔日的甲須蟲巢,如今已經被各國瓜分,其中相當大的一片區域,成為了極光神國的國土,並賦予了新的名字。

這些地方被層層搜刮過,很多利益都被極光神國官方捲走了,但還是隱藏著一些利益有待發掘,進而引發的爭端不在少數。

范浪剛剛立了大功,分到了新的領地,其中大部分的領地,就在昔日的甲須蟲巢境內。

他本人沒時間處理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交給了侯光祖來處理。

侯光祖儼然就是一個萬能管家,星雲盟的大事小情都由他管著。

「面積九百六十六『光畝』,包含三片星域,兩大帶一小,記錄在冊的星辰有三百六十萬顆左右……這片新地盤可真夠大的,吃下之後,星雲盟的發展又能拓展很多,正好可以用來開發一些新的種植園。」

侯光祖看著一份報告,心裡盤算著,連怎麼規劃都想好了大概。

就在這時,忽然有手下飛報,報告了一件有點棘手的事情。

星雲盟正在派人接收新地盤,地盤當然包括裡面的各種星辰。

其中有一部分本該屬於范浪的星辰,竟然被一群王族成員給「拿」走了,簡直就是明搶。

星辰雖然巨大,但對於武神來說,拿星摘月不是難事。

這些王族成員拿走了這些星辰,然後搬到了王族的領地上,他們的領地剛好跟范浪的領地相連,彼此互相接壤,按理講是不該越界的。

王族因為特殊性,在極光神國之內驕橫跋扈不是一天兩天了,光是跟范浪就發生過許多次衝突。

這次攻佔甲須蟲巢,王族也分到了許多甜頭。

得知這個報告之後,侯光祖的眉頭皺了起來,在極光神國之內,敢欺負到星雲盟頭上的人,已經不多了。

「哼,什麼狗屁王族,我看叫王八蛋族還差不多。活做的這麼糙,吃相這麼難看,真當星雲盟是好欺負的?要是拿走三兩顆星辰也就罷了,結果一下子拿走上百顆,而且都是一些中高級星辰,跟強盜也沒區別了。」

侯光祖重重的一拍桌子,大動肝火。

現在的他算是身居高位,掌握著相當之大的權利,能夠調動星雲盟幾乎所有的力量,久而久之,難免有些掌權者的脾氣。

在極光神國之內,一般人是不敢動王族的,但侯光祖覺得自己不在這個範疇之內。

侯光祖取出一套威風凜凜的衣甲披在身上,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調動了星雲盟的中堅力量。

很快就有一大群中位神與上位神集結起來,形成了一支強大的兵力,其中包括女屠夫李雲燕一個。

侯光祖帶著這支兵力氣勢洶洶的來到了事發地點,簡單的查看了一下,與手上的地圖進行了對照,發現確實少了許多星辰,手上還得到了一份相關的錄影,完整的記錄了王族成員搬走星辰的全過程。

「走!跟我一起去找王族討個說法!」

侯光祖大喝一聲,帶人前往了相鄰的王族領地,來這裡興師問罪。

他們顯然來者不善,剛來就引起了王族成員的注意,派出一支王族的衛隊攔住了他們。

為首的王族隊長手握長矛,沉聲道:「這裡是王族領地,你們貿然闖入,可知輕重?」 侯光祖上下打量對方,面沉似水道:「就憑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你們這裡的管事者是誰,讓他出來見我。」

王族隊長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受到如此輕視,頓時勃然大怒,喝道:「大膽!竟敢輕視王族成員,該當何罪!」

「該當何罪個屁,就憑你也敢對我興師問罪?現在乖乖配合還來得及,把我徹底激怒,沒你的好果子吃。」侯光祖強硬道。

「侯光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你不過是范浪手下的一個奴才而已,要是沒有范浪,你算個什麼?」

此言一出,侯光祖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雙眼之中爆閃寒芒。他默然不語,抬起手來輕輕一揮。

已經沒必要再跟對方多說什麼了。

正所謂禍從口出,從對方說出剛才那番話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他的下場。

嗖!嗖!

兩名上位神一起出手,直接閃身來到王族隊長身邊,二話不說展開攻擊。他們倆加在一起,實力遠在王族隊長之上,一出手就將對方給制服了,用鎖鏈環環禁錮。

整個王族衛隊都炸開了鍋,以王族的地位,在極光神國境內,敢對王族動手的人實在不多。

衝突就此爆發,王族衛隊的人付諸武力,出手搶救他們的隊長。

侯光祖這邊也有了進一步的舉動,派出了更多的人,形成了絕對的壓制,將王族衛隊的人統統擊敗,一個個都抓了起來。

刀劍無眼,衝突之中有一名王族衛隊的成員被殺,身首異處,死無全屍。

事態漸漸的鬧大了。

在衝突發生的過程中,王族衛隊就已經把事情緊急報告給了直系的領導者。

原本侯光祖就是想讓這些人幫忙傳話而已,現在這麼一鬧騰,倒是起到了異曲同工之妙,真是一種諷刺。

「事已至此,也別跟王族客氣了,今天非得讓他們把搶走的星辰統統吐出來不可!」

侯光祖放出狠話,命人押解著王族的俘虜繼續上路。

飛到半路,迎面遇到了另外一支王族軍隊,規模可比之前的衛隊大多了,數量成千上萬,前後都有星舟壓陣,抖擻著王族的大旗。

侯光祖這邊的人數遠不如對方,但在氣勢上並沒有敗下陣來。他下令停下,靜觀其變。

王族軍隊向著左右分開,從中飛出一支隊伍,為首之人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臉型方方正正,塗著粗獷的紋路,胯下騎著一頭凶獸窮奇。窮奇形似猛虎,背生雙翅,身上毛髮如火,無論是長相還是凶威,都當得上四凶之一的稱呼。

此人來頭不小,侯光祖一眼就認了出來,對方是王族中的一位王爺,被封為銀鞍王爺,實力在王族當中能夠排的上號,最善於馴養各種妖寵獸類,是這方面的宗師級人物。連凶名赫赫的窮奇,都被他馴養的服服帖帖,當了他的坐騎。

按照規矩,侯光祖見了堂堂的王爺,肯定得施禮問安,但他並沒有這樣做。都已經撕破臉了,沒必要再客氣。

雙方遙遙對視,大有劍拔弩張的態勢,銀鞍王爺先一步說道:「聽說你抓了我的人,還是殺了王族衛隊的成員。」

「不用聽說,是確有其事。同時我也要反問王爺一句,你們是不是把陛下分給范大帥的百來顆星辰奪走了?」侯光祖道。

「沒錯,同樣確有其事。」

「那就好辦了。我們各讓一步,你把搶走的星辰一個不少的還回來,我把抓的人一個不少的放掉。事成之後,大家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哼,你想的倒是簡單。」

「本來就是簡單的事情,沒必要搞的太複雜。要是搞的複雜了,對王族未必有什麼好處。」

「說話的口氣可真是不小,難怪你敢抓走我的人。」

「是你們先搶走本屬於范大帥的星辰,所以才會引發後續的矛盾,問題的源頭,可不在我身上。我是星雲盟的副盟主,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的斤兩,向來是本分做事,不得已的時候,才會動用一些非常手段。還請王爺體諒,別為難星雲盟。」侯光祖據理力爭。

「你要分辨個是非對錯,那本王就指教你一二。早在范大帥獲得這塊封地之前,這塊封地另有主人,而且他與我們王族簽訂了協議,答應把境內的一部分星辰拱手相讓,送給我們王族。范大帥立下大功,得到陛下封賞,成為了這片領地的新主人,地盤都可以給他,我們王族沒有異議。但是之前協議中包含的星辰,王族必須拿走,這是屬於王族之物。真要是這樣論起來,你們是占不到什麼理的。我這是給范大帥三分薄面,才浪費唇舌跟你說這些,否則完全可以直接用武力解決此事。」銀鞍王爺淡淡道。

「這協議既不是范大帥簽下的,又不是星雲盟簽下的,與我們何干。拿一份不相干的協議來說事,未免站不住腳。別說我不能接受,就算范大帥來了,他也一樣不能接受。」

「張嘴閉嘴范大帥,你是想說明你自己是范大帥門前狗,還是想用他來嚇唬我?」

說這番話的時候,銀鞍王爺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侯光祖。

在世人的眼裡,侯光祖完全是依靠著范浪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他就好比是活在范浪的光芒之下,那光芒越是耀眼,他就顯得越是暗淡。

在崇尚實力的宇宙里,侯光祖這樣的人,是很被人看不起的。很多人都是明的一套暗的一套,明面上巴結他討好他,轉頭就說一些難聽的。

侯光祖頭上的青筋跳了跳,強壓著心中的火氣,提醒自己盡量別讓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畢竟銀鞍王爺的身份跟剛才那些王族衛隊的人不可同日而語。

「王爺,你看不起我沒關係,罵我也無所謂,但那些星辰必須還回來。有些事情我能讓步,而有些事情我是不會讓步的。」侯光祖壓著火氣道。

「巧了,本王也是個不喜歡讓步的人。那些星辰你一個也拿不走,而且必須把抓的人一個不少的放了,並向這些人磕頭認錯。事情因你而起,就得由你來解決。要是不乖乖照辦,恐怕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銀鞍王爺橫眉立目道。 雙方互不讓步,銀鞍王爺連這種狠話都放出來了,而且他這種身份的人,說話很少會虛張聲勢。

四目相對,火藥味越來越濃。

不可能一直這樣沉默下去,雙方不管是誰,肯定要有一方表態。要麼讓步,要麼繼續施壓,看誰先扛不住。

「星辰,王爺不肯交,還逼我放掉手上的俘虜,給這些俘虜磕頭下跪。別說我答不答應,范大帥知道以後,也不會答應的。現在是我和顏悅色的跟王爺談,要是驚動了范大帥,事情的嚴重程度可就變了。我真心的奉勸王爺一句,還是見好就收吧。」侯光祖平靜道。

「這世上,一些事情是由不得你的,就算你不答應也沒用。王師聽令,備戰!」

銀鞍王爺一聲令下,全軍隨之而動,星舟亮出炮口,將士亮出武器,一股肅殺戰意爆發開來。

做為王族一手培養出來的軍隊,在戰力方面絕不會遜色於極光神國的正規軍。

銀鞍王爺冷眼掃視侯光祖身邊的眾人,威脅道:「只問首犯,從人不究。我要將侯光祖拿下,你們最好別插手,要是有人幫助侯光祖,就以同罪論處!不想死的,現在就給我退下!」

「王爺,你這是要動武了么?我本來是想以理服人的,可惜王爺油鹽不進,要是你非要動武,那星雲盟也只能奉陪到底了。別以為用王族的名頭,就能嚇住我身邊這些人。星雲盟雖然不如王族那麼根深蒂固,可也沒那麼飯桶。」侯光祖沉聲道。

銀鞍王爺再掃視一圈,發現對方連一個退縮的人都沒有,他的恐嚇沒有任何用處。

「動手吧。」銀鞍王爺冷冷道。他剛才的話,可不是虛張聲勢。

一聲令下,整個王師為之而動,攻勢訓練有素,先是發動各種干擾類的效果,接著發動炮火攻擊,然後是弓箭手射箭。

侯光祖這邊的反應也相當迅速,第一時間布置出完整的陣法,陣法攻守兼備,綻放璀璨光芒,外形十分奇異,上下是兩面盾牌,外側邊緣是鋒利的利刃。各種攻擊打在陣法之上,被一一抵擋下來,陣法在短時間內不成問題。

事已至此,也只能拔刀相向了。

「我帶人突襲。」李雲燕丟下一句話,然後開啟子系統的狂暴功能,將實力催發到極致,動用卡牌製造出一條空間通道,帶著一批強者沖入進去。

空間通道直接對準了王師的上方,李雲燕一群人從上方驟然殺出,衝進了王師內部,要來個出奇制勝。

Prev Post
黎遠露出兩排白齒,微微一笑:「是啊。對於你來說,我們的確是半個月前剛見過面。」
Next Post
成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