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

事情太過簡單,讓葉凡都難以相信,感受到彷彿跟自己血脈相連的劍令,他的心情大好。

現在劍令已經煉化,葉凡開始跟劍令溝通,過程非常簡單,他很是輕鬆就跟劍令聯繫上,那一瞬間他的心神一振,劍令忽然開始發燙,就算是他這樣的劍道神王也要感到燙手。

「啊!」

突然來這一下,葉凡還是嚇了一跳,那一刻他差點將劍令扔掉,不過他的本能還是將扔掉的衝動壓下,劍令開始發光,看上去真的宛若燒紅的烙鐵,要將他的手都融化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葉凡很是震驚,現在的情況真的非常特殊,劍令散發出最為純粹的劍意,這種劍意沒有附帶任何的屬性,非常的純粹,似乎就是天地間最為本源的劍道之力。劍令很快融入葉凡的手中,只是整個過程讓葉凡非常的難受,那感覺真的就像榮融掉了他的血肉,進入了他的身體中一樣。

「轟!」

劍令融入進入身體的瞬間立時產生變化,那一刻宛若液體一樣,竟然順著經脈向著他的元竅衝過去。葉凡很快就發現,劍令的目標就是他元竅中的飛劍,這東西難道想要跟他的飛劍相融?

一般的劍客或許認為將劍令跟自己融合,是一件大好事,但是葉凡可不這麼認為,他的飛劍可是關係到他最本源的劍道,一旦出現問題,那對他的影響可是非常大的,雖然不會讓他修為全失,但是從現有境界跌落是可以的。當然了,這種境界跌落,倒不是劍道境界,雖然葉凡的劍道境界同樣會受到影響,不夠真正影響巨大的還是他的修為。

所以一看到劍令居然試圖靠近自己的飛劍,葉凡不由緊張了,他倒是想要阻止劍令去做什麼,不過讓他鬆一口氣的就是劍令沒有試圖跟他的飛劍融合,而是將飛劍當成核心,圍繞著開始旋轉。

這什麼情況?

這樣的變化讓葉凡更加的驚訝了,這樣的體系很想一個星系,無數的行星圍繞著太陽旋轉,只是出現在他的元竅中感覺非常誇張。

現在傳承塔跟龍刃都不能給葉凡提供幫助,所以他只能詢問永恆空間之靈,看一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劍令是一種劍道象徵,它不僅可以提純你的劍道,還可以提升你的劍道屬性,最重要的你可以通過它將自己的修為放大一個等級。」

「放大一個等級?」

葉凡的眼睛不由亮了,劍靈這個屬性還是非常給力的,如果他的修為放大一個等級,豈不是說就是劍皇了。

「沒錯,如果使用放大能力,你絕對會有劍皇的實力。不過這個放大是有時間限制的,有你的能力來判斷,最多不會超過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嗎?

葉凡很是興奮,半個時辰看上去時間不長,可是作為劍皇的自己一身實力絕對會被無限放大,那時候就算是劍皇來了,他也要將對方一招鎮壓。

這是好事啊。

葉凡很是興奮,先不說這枚劍令的其他功能,僅僅這個放大一個境界的能力還是非常給力的,有了這東西,他就等於有了一個撒手鐧。

提升一個境界這絕對是驚喜,不過葉凡自然不會忘記這次的重要事情,他可不是為了境界增幅,主要還是夢想成真。

夢想成真的原理並不困難,練出夢之力的葉凡很容易就能掌握,其實沒有想象中的複雜,主要就是你心中迫切的想,那麼只要符合規律,並且你有辦法製造出來,那麼就能成真。最重要一點就是這種夢想成真跟一般的夢想成真不同,只要你能夠完成最後的百分百成真,不管夢想的是什麼,都將成為真實的。

根據葉凡的了解,以前的夢想成真不是這樣的,一旦失去夢之力的支撐,夢想又會被打回原形,現在他獲得的天賦能力卻不是這樣,只要能夠完成百分百的蛻變,那麼基本上就是真的了。

什麼是百分百蛻變?

這種事情很難解說,不過只要親自試一次,葉凡很快就明白,所謂百分百就是一種完成形態,如果能夠百分百將一個你想要變為正式的目標完美用夢之力還原,那麼這件東西就成真,否則一旦失去夢之力的支撐,就會被打回原形。

這次進入剎那永恆神殿的收穫還是非常大的,葉凡不僅升級了自己的剎那永恆能力,還獲得了夢想成真的能力,就更別說還得到了一個劍令。當然了,這些統統比不上劍道境界的提升,化劍之境絕對在劍神之境上,雖然沒能讓葉凡直接晉陞劍皇,但是頂級劍網還是板上釘釘的,他感覺只要自己完成全方位的化劍,應當會有半步劍皇的程度。

雖然葉凡現在收拾半步劍皇跟玩一樣,但這跟他自己晉陞這個境界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化劍之境的晉陞對他來說才是最大的收穫。

「現在你已經得到大夢古令,要想進入剎那神殿隨時都可以,不用按照原來的方式。不過你要想成為剎那神殿的主人必須找到永恆之心才行,如今的神殿雖然完好無損,但卻不能離開現在所處的環境,這需要永恆之心才行。」

葉凡離開了,永恆空間之靈的聲音還在他耳邊回蕩,他詢問過,只可惜永恆之心並不是剎那永恆神殿的東西,這只是一個傳說,所以空間之靈也沒有辦法。

完全沒有意思頭緒,葉凡自然也想不到辦法,既然如此,他也只能暫時將事情壓下了。

葉凡也不知道自己進入神殿多久了,所以當他從神殿中出來時沒有看到任何人不由有些疑惑。

剎那永恆神殿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一般的人根本不會知道,也就監察院最高權力者才會知道,其餘人也是神國頂級大佬。不過剎那永恆神殿並不是出於這個時空中,他一直停留在歷史的某個時間段,所以當葉凡回到監察院的時候,並未驚動什麼人。

對於監察院,葉凡的了解當然有限…… 葉凡對於監察院的了解很悠閑,不過要說找人那還是很輕鬆的,所以當他找到月軾的時候,這傢伙非常的驚訝。

「你怎麼就這樣出來了?」

月軾目瞪口呆的看著葉凡,似乎在這裡看到他非常震驚一樣。

葉凡一愣道:「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月軾面色古怪道:「你不是進入夢境了嘛,怎麼自己出來了?而且就算你從夢境出來又是怎樣離開神殿的?」

葉凡驚訝的道:「我掌握了夢想成真的力量,同時還進入了一個叫做大夢神域的世界中,在那裡得到了一枚劍令,好像叫做大夢古令,可以讓我隨意進入夢境,下次的話不用進入神殿了,可以直接在任何一個地方進入夢境。」

「你得到了夢想成真的能力?還有大夢古令?」

月軾再度瞪大眼睛。

葉凡聳肩道:「不用那麼驚訝吧,不就是一個夢想成真而已,你們讓我進去難道不是讓我修鍊這個能力?」

月軾苦笑道:「拜託,我們讓你進入其中修鍊是沒錯,但是夢想成真要想修鍊談何容易,所以我們的目的就是讓你藉助這裡的夢想成真的力量,讓自己的血脈跟實力蛻變,沒想到你倒是直接得到了夢想成真的能力。不過能夠得到這個能力倒是非常不錯,整個神國掌握這個能力的只有三位神皇,你以神王的實力就能掌握,看樣子祖龍血脈還是非常強悍的。」

月軾非常的興奮,葉凡的實力越強,這表明他血統越發的強悍,而他越是強大,對於整個玄月神族來說將是一大幸事。

「對了,你真的得到了大夢古令?」

月軾忽然間又激動了。

「當然得到了,不過這東西似乎是一枚劍令,只有真正的劍道奇才才有資格獲得。」

「太好了!」

月軾異常興奮,他自然清楚大夢古令有多重要,可以好不誇張的說繼承了大夢古令的葉凡已經自動成為了監察院持令長老,這就算是殿主也要尊敬的對象。當然了,真正讓月軾興奮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葉凡乃是他發掘的,只要成長起來,肯定就是他的功勞。當然了,最為重要的就是月軾已經跟葉凡綁在一起,葉凡將來輝煌,他肯定跟著受益,都沒自然也要跟著倒霉,不夠倒霉的可能性太低,現在看來輝煌指日可待。

葉凡出關對於監察院來說可是大事,所以很快殿主跟副殿主都出現,接下出現的就是帝主還有帝鳳宮的宮主。帝主的態度變得親切了很多,葉凡的表現要超乎預期,這讓他更加的看好。帝主有意傳位,當然要挑選一個對自己最有利的,他自認看人很有一眼的,所以他認為如果自己扶持他上位,自己的之女肯定會受到優待,尤其他還決定將自己的女兒嫁給葉凡。

帝主可不是什麼有顧忌的人,他直接表示要將自己的公主許配給葉凡。帝主非常霸道,也沒有問葉凡是否統一,理所當然的就這麼決定了。本來葉凡是打算拒絕的,但是帝主卻說他見過,那位不知名的公主對於嫁給他並不反對。

見過?

葉凡想到了兩個女人,第一個自然就是在神殿遇到的那位美女,她的媚惑給他非常深的印象,至於另外一個當然是當初引他來神殿的女祭師。

兩人到底是誰?

葉凡將目標鎖定在那位在神殿遇到的美女身上,她的可能性更大,畢竟神殿乃是重中之重,也就帝主皇女才有資格進入。

葉凡最終還是沒有拒絕,他知道帝主將女兒嫁給自己肯定有很多考慮,這其中最大一種可能就是帝主想要將皇位傳給自己,嫁女兒只是一步棋,將來隨著他快速成長,擁有坐穩儲君的實力時候,或許就是正式將公主許配給自己的時候。

玄月神國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這裡的帝主有時候並不能決定下一任帝主的傳承,他們最大的作用就是建議,但是他們的之女能否成為帝主這還需要看自己的努力,帝主最大的推動作用就是讓其成為皇儲。

帝主顯然不看好自己的子女,所以他才決定培養葉凡,這對葉凡來說絕對是好事,他當然沒有拒絕的必要。

跟公主訂婚的事情初步就是這樣的,接下來還會有訂婚儀式,畢竟這是皇帝嫁女兒,很多儀式都必須一步步進行的,每一個程序都不能馬虎。

跟帝主談完,就是帝鳳宮的宮主了,這是一個絕代妖嬈,雖然蒙著面紗,讓葉凡看不清面容,但是他敢肯定她的顏值怕是非常驚人。

帝鳳宮的宮主叫做帝宓,她的話非常簡短,就是表明今後他的衣食住行由她們帝鳳宮包了,同時一支女衛已經準備久蓄,會跟監察院的女衛一同出馬,共同守護他的安全。

葉凡雖然對這些不感冒,但是他也清楚這樣的事情他根本阻止不了。其實葉凡不想讓自己這樣特殊的,但是沒有辦法,他這個皇子與眾不同,看帝宓的意思,他就是未來帝主了,所以帝鳳宮完全就是他的後宮。

葉凡明白玄月神國的很多規矩都非常蛋疼的,就算帝主也沒有辦法拒絕,很多時候只能捏著鼻子認。就算月份那想要拒絕,他敢保證帝鳳宮的人肯定一轉眼就會將他的住處包圍,然後無孔不入的出現在他的生活中。

對於這些當然是猜測,但是葉凡跟帝宓對視一眼,就能預感到這個女人的難纏,與其2為了這些鬥氣,好不如直接認了。反正葉凡對自己的能力充滿自信,不管帝鳳宮看上去有多麼難纏,將來只要被他的神劍祭煉,保證一個個溫柔體貼。

事情差不多就這樣了,因為進入剎那神殿的緣故,其實他耗費的時間並不久,倒是最開始哪一天的等待才是最耗時的。

當然了,就算不耗時,葉凡也知道自己絕對是最後一個走出複查的,至於跟他一道過來的月嵐早已經離開。 ?心思電轉,葉凡第一時間激活如意神甲,那一刻他聽到神甲之靈發出高亢的叫聲,似乎對他終於可以使用自己感到非常興奮。

如意神甲的給力程度可是非常誇張的,自從葉凡擁有神王劍之後,就算是神王境界也能夠瞬間衝上去。不過葉凡並不需要什麼神王境界,只是簡單的操控神王劍而已,他能夠做的事情太多了。

「轟!」

強橫的力量灌入葉凡的身體中,那一刻他提升到真正相當於半步神王的程度,這是按照宇宙神國的標準衡量,當啊他達到這一步時,恐怖的神力一瞬間就開始無限接近神王的水平。

葉凡的雙目射出可怕的寒光,那一瞬間一口神王劍從他的眉心射出來。

自從葉凡晉陞九星神將的地步,劍巢跟兵巢對於打造神王劍可是非常給力了,雖說不能無限制量產,但是給他打造數百口還是不成問題的。

「唰!」

一瞬間一口神王劍出現,就在那一瞬間,葉凡看到一尊神王的身影,他……不對,應當是她的速度快到極限,要不是有如意神甲加持己身,他絕對難以捕捉到如此高速度的神王移動。

葉凡自然無法判斷這尊女性神王來自哪一個勢力,不過這些似乎根本不重要。

神王劍?

神王劍!

竟然又是神王劍,這一刻看到葉凡再度祭出神王劍,無數看到這一幕的神靈都要瘋了,尤其是那些真正的神王,他們求一口神王器都非常困難,可葉凡倒好,一下子就祭出三口神王劍,似乎這小子的手中掌握著數量非常驚人的神王器一樣。

最開始看到帝龍劍,大家心裡還能接受,畢竟這口神王劍威名赫赫,本就是魔情宗的鎮宗至寶,可是後邊出場的兩口神王劍從未見過,眾神不得不猜測,這東西或許是有某位特殊的神靈給葉凡量身打造,要不然他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操控神王劍。

難道魔情宗擁有打造神王器的超級神靈?

這樣的念頭冒出來,一時間不少神王都動心了,不管有沒有,似乎跟魔情宗多多接觸也是不錯的選擇,如此一來自己雖不能免費得到神王器,但可以通過其他途徑獲得。

葉凡當然不會知道周遭無數的神靈開始動心了,就在祭出神王劍的瞬間,他感應到了出手女性神王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這是一尊中級神王!

葉凡很是吃驚,他明白中級神王可不是初級神王能夠相比的,所以就算他祭出來神王劍也不能保證自己一定會沒事。

「唰!」

神王劍速度如電,出現的剎那直取殺來的女性神王,讓她無法對葉凡形成追殺。神王劍的攻擊可是非常恐怖的,驟一殺出可怕的殺意能讓任何初級神王級別的神王大驚失色。只是非常的可惜,眼下出手的神王可不是初級神王,她乃真正的中級神王,一身實力跟初級神王可是擁有天壤之別。

女性神王對葉凡祭出的神劍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她閃電間玉手派出,居然赤手空拳的硬撼神王劍的恐怖鋒芒。

這女人這真是囂張啊。

葉凡猛地咬牙,他自然清楚女性神王有囂張的資本,所以他只能祭出更強的攻擊力,讓這個女性神王投鼠忌器。

神王劍忽然一震,那一刻可怕的劍意震動,這是屬於劍魄之境的可怕境界,強橫的劍意充滿一股靈性,似乎感受到了葉凡的心思,正在瘋一樣開始燃燒自己,只讓神劍自身的力量喀什飆升,完全就是一副要整完激活的節奏。

這一幕是驚人的,原本一掌拍向神王劍的中級神王眼中的目光忍不住變得更加的凌厲,出手顯得更加的凌厲跟可怕,那掌勁威力提升到極致,瞬間就將爆發的神王劍壓下。

「轟!」

玉手拍中神王劍,那一刻可怕的氣勁怒爆,恐怖的衝擊當場就將神王劍震飛。不過這尊女神王也不輕鬆,神王劍全力爆發時,衝擊可是非常恐怖的,尤其一點,葉凡的劍道讓神王劍更上檔次,所以這次碰撞,雙方都沒有討到好。

一招對轟,女神王雖然攻擊的態勢受到滯阻,但是她很快就穩住身形,看向已跟自己拉開距離的葉凡,臉上儘是冰冷的笑。女神王的攻擊再度來臨,可這時候神王劍卻沒有穩住,已經來開跟葉凡的距離,所以這時候她不認為他還能弄出一口神王劍來。

瞬息間女神王動了,她的速度快到極致,幾乎閃閃念的功夫就來到葉凡的面前。

葉凡的眼中射出可怕的寒芒,對於女神王的咄咄逼人,他凌然不懼,神王劍暫時無法回援?這不是問題,因為葉凡還有。

葉凡認為自己不久前展現出來的實力還是值得肯定的,雖然他不是神王,但是卻操控兩大神王劍,將太宗打得灰頭土臉,這樣的實力可不是一般的神王能夠擁有的,足矣表明他擁有跟神王一戰的實力。

葉凡打算離開,可是那一瞬間他心頭一跳,一股警兆忽然出現,只讓他一顆心忍不住狂跳。

不好!

葉凡的反應還是很快的,一瞬間就讓他明白自己被盯上了,並且對方已對他發動攻擊。

是誰?

葉凡心思電轉,幾乎一瞬間他就判斷,這次的出手對象乃是一尊神王。不管這傢伙是誰,屬於哪一方實力,他現在都麻煩了。

怎麼辦?

葉凡那一瞬間還是非常冷靜的,他很清楚面對神王不可能依靠其他那些特殊手段。葉凡剛剛用神王劍教訓了太宗,這時候自然要用神王劍,不過一口神王劍進入太宗的身體,暫時是用不了的,而另外一口神王劍則是尚未擺脫跟月輪的糾纏。葉凡明白這尊神王出手,肯定是認為是最佳時機,他根本不可能用神劍自保?

真是如此?

葉凡冷笑不止,真以為他這隻有兩口神王劍了,如果真這樣想那就要倒大霉了。不管是誰,膽敢對付自己,那就是葉凡的敵人。 李瓊遠遠的看著馬車試過最繁華的街道,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來。葉凡出來了,從馬車的徽章上判斷,這是屬於皇子的東西,跟傳言沒什麼出入。這是李瓊關注的卻是馬車兩旁的女衛,清一色的半步神皇,每一個氣息雖然都內斂了,但他還是能從這些女衛的身上感到非常恐怖的危險感。

如果自己對上這些女衛怕是一個都打不過。

這是李瓊的判斷,結果讓他非常驚訝,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非常自負的,然而這十六個女衛卻是每一個都能夠勝過他,不得不說想不驚訝都難。

「果然不簡單啊!」

李瓊知道傳言果然沒有錯,這個皇子有問題,根據傳說,這應當是一個黑戶而已,就算血統能夠成為皇子,也不可能有這樣一支女衛貼身保護。

「事情非常古怪,這些女衛可不是什麼普通勢力能夠培養出來的,難道是監察院派出來的女衛?」

一個青袍男子出現在李瓊的身邊,他的實力同樣非常強悍,一點都不會屬於李瓊。

「監察院的女衛還是能夠辨認的,不過這其中只有六個,另外六個的氣質完全不同,這明顯不是監察院培養出來的女衛。」

一個美女出現在李瓊另外一旁,她生得非常美麗,尤其是那高貴的氣質,非常的迷人。

「另外六個如果我沒聊錯的話,應當是帝鳳宮的女衛。」

「帝鳳宮?」

李瓊忽然開口,他的話彷彿石破天驚,只讓樓中幾個男女震驚的瞪大雙眼。不過雖然這個答案非常令人感到震驚,但是幾個男女交換一個眼神,最終唯一的美女開口道:「李兄說的沒錯,這六個女衛的氣質的確很像帝鳳宮培養出來的。這是如此一來,事情豈不是非常驚人,一個皇子而已,帝鳳宮居然派出護衛守護,這說明什麼?」

李瓊沉聲道:「這說明這名皇子不是簡單的皇子,能夠讓帝鳳宮跟監察院同時押寶,他或許擁有成為皇儲的潛力。」

「不對!」

青袍男子失聲驚呼,他忍不住道:「這不是擁有潛力那麼簡單,帝鳳宮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只有一種情況下能夠讓帝鳳宮派出護衛。」

「什麼情況?」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青袍男子。

「除非這人擁有儲君的血統,不然帝鳳宮是不會出面的。而現在帝鳳宮的表現表明這人應當具有儲君血統,所只是我想不明白既然有儲君的血統,為何要隱瞞下去,這樣欲蓋彌彰的做法真的有必要嗎?」

幾個人面面相視,他們基本上相信青袍男子的猜測,只是他們同樣疑惑,既然擁有皇儲的血統公布天下就是,在神國血統勝過一切,一個皇儲的血統在監察院測試過後是很那被顛覆的。

「我想他們要隱藏的不是皇儲的血統,而是這人的血統或許並非普通的皇儲,他十有八.九擁有什麼特殊血統,監察院跟帝鳳宮肯定是害怕被其他神國盯上。」 寒門鳳華

Prev Post
「又到了新境界,走到這一步真是不容易,歷經坎坷,步步為營。試試看我能往丹田裡面填充多少神力吧!」
Next Post
蘭寧和趙亦可見狀,頓時肅然起敬,看向柳夕的眼神變得恭敬起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