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過這也是推測,但是玄冥洞中似乎間隔十幾年就會爆發一次,爆發混亂之潮的時候,玄冥洞中那些魔物活躍的非常頻繁,危險程度也會大大的增加,一般這種情況,我們都會取消掉這一年的探索,」趙焚琴盯著羅征說道。

他說出這話,無非還是提醒羅征玄冥洞中的危險,總不能眼看著這麼多人類跟你一起送死吧?

羅征與趙焚琴考慮的完全不同。

經過剛剛與莽牯巨蟾的對視,羅征何嘗不清楚這玄冥洞的危險?

但是給羅征的時間不多了,他來這座大陸已經接近一年了,時間多過去一天,羅征的心就多懸上一分!

倘若羅征錯過了這一次,又有再足足登上一年!

雖說給多羅征一年,他很有可能成為戰尊,甚至於巔峰戰尊,再以他的實力進入玄冥洞中,相對來說會安全不少,可是一年的時間,中域里足以發生太多的變數,羅征他等不了!

「抱歉,雖然我也清楚這裡的確很危險,可是我的確無法再等候一年的時間,」羅征搖搖頭,用執著的眼神盯著趙焚琴說道。

趙焚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於情於理他都不該將羅征丟在玄冥洞中,倘若他真的這麼做了,羅征沒出事還好,一旦羅征無法回到罪惡之塔,紫心聖地第一個不會放過自己!

可是不少人都已經萌生了退意,他也無法將那些人往火坑裡帶!

最終他卻說道:「周煮鶴,我和你兩人留下,其他人原路返回罪惡之塔!」

周煮鶴沒有猶豫,他很了解趙焚琴的處境也想法。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聽到趙焚琴的話,眾多巔峰戰尊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是如釋重負,他們中不少人一刻都不願意呆在這該死的鬼地方了。

沿著原路返回並不困難,方才被那些吞拿鳥一路狂追,也不過衝出了幾十里路,對於他們這個級別的強者來說,這點路程並不需要多久時間……

等到那些巔峰戰尊帶著戰將們離開后,趙焚琴才扭頭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也是捨命陪君子了!不過羅征少俠,你進入玄冥洞想要獲取的必定不是一般的機緣吧?」

玄冥洞中機緣處處,即使外層之中也有不少人獲得了不小的機緣,雖說因為這麼多年的找尋,外層區域的機緣越來越少,但每年都有人找到不少好東西!

「我也不清楚,」羅征回答道。

「不清楚?」趙焚琴臉上露出怪異之色,「那你可有目標?」

「大概吧,如果可能,我想進入玄冥洞的核心區域,」羅征說道。

這話一說出口,趙焚琴和周煮鶴臉上滿是哽咽之色,這小子沒吃錯藥吧?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玄冥洞的外圍區域就已經危險之極,不過才剛剛進入玄冥洞不久,死了這麼多人,羅征也很清楚。

從一開始,趙焚琴和周煮鶴就沒有打算進入內層區域。

內層區域要經過豐富的準備,往往需幾個種族聯手之下,才能夠進入其中。

即使如此,死在內層區域的巔峰戰尊也不知道有多少了。

不過內層區域中的機緣更多,能夠從其中返回者,基本都得到了不小的好處,所以儘管內層區域危險至極,但依舊有生靈願意為之鋌而走險。

但是羅征並不是說他要去內層,而是進入核心區域……

核心區域,根本就是死地,進入的人沒有一個能回來的,迄今為止,核心區域裡面有什麼東西,大家都是一無所知,完全是一個無法預測的存在!

在地圖上面,外層區域中標註出不少大凶之地,而內層之中的大凶之地則比較少,因為大家探索的少,了解的更少,所以更加危險。

而核心區域……在地圖上完全就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那種地方也不需要標註什麼了,因為誰都知道,進入其中就是必死的結局。

「羅征,你、你莫非是在開玩笑吧?」趙焚琴愣愣的看著羅征說道。

羅征嘿嘿一笑,「就當是開玩笑吧。」

當初天渺仙人交給羅征這枚信物,讓他來取得其中的傳承,但並沒有講解的非常清楚。天渺本身沒有進入過玄冥洞,他雖然明白傳承在其中,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那個地方,只是告訴他,當他靠近那個傳承的時候,玉蝴蝶就會反應。

羅征並非莽夫,他明白自己的氣運就算再逆天,該死的時候一樣會死。

現階段那枚玉蝴蝶尚且還沒有任何反應,羅征自然選擇將外層區域探索后再說,若是在外層中找不到傳承,他自然會選擇進入內層,倘若內層找不到……

核心層既然是必死之地,羅征也不會貿然闖進去,屆時倘若依舊拿不到傳承,羅征會選擇離開。

他的確答應了天渺,取得玄冥洞中的傳承,既然那是對整個人類都很重要的東西,羅征也會衡量自己的實力,以他的實力無法拿到,他當然不會白白送死。

聽到羅征的回答,趙焚琴鬆了一口氣,白白送死的事情,誰都做不出來,還好這羅征有尚且存有三分理智,隨即他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沿著開始的路線走吧!」

人少有人少的好處,現在連熏在內也只有五人,不會引起太大的動靜,圍繞在玄冥洞的外層區域這一路走過去,倒是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沿著外層不斷地深入之下,周圍的環境也不斷的在改變,同時那昏暗的紅光也不斷的在增強。

這些被減弱的玄冥死光仍然有威力,倘若是沒有修鍊果的普通人類,在這紅光的照射之下,恐怕會全身穿孔而死。

隨著紅光增強之下,趙焚琴和周煮鶴,包括雲落身上都出現了淡淡的一層護體真元,用來抵擋這些紅光的侵襲,而羅征因為本身劍靈之體的緣故,他並沒有啟用罡元,那些針扎的感覺不會給羅征帶來太大的不適。

至於熏,她本身是劍靈之體,自然感知不到疼痛。

大約向著前方行進了小半個時辰后,側面驟然傳來一陣打鬥聲,隨後就有六道人影順著樹叢飈射出來。

那六道人影之中有兩人手持長弓,回身朝著叢林射出一箭,當那兩人剛剛射出這一箭后,叢林之中驟然伸出一道青黑色的鬼爪,朝著半空上的兩人凌空抓來,那兩位射箭之人來不及是躲避,瞬間被捏成了粉碎!

「你們快走,我來斷後!」

當那個鬼爪還要繼續朝著上方抓過來的時候,六人之中原本沖在最強方的一位女人厲聲說道,隨後從她的身上瞬間綻放出無窮的光華,在那光芒之中還有一道道花影,凡是被那光芒籠罩的區域都呈現出一道繁花似錦的景象!

「嗖嗖嗖……」

在那光華之中醞釀出無數片色彩斑斕的花瓣,那些花瓣一出現,就朝著那隻鬼爪貼過去,眨眼之間,原本殺氣騰騰的一隻鬼爪,就被花瓣所貼滿了!

「爆!」

那女人傾吐了一個字。

「轟隆!」

劇烈的爆炸之下,頓時減緩了那隻鬼爪的速度,隨後剩餘的四人這才匆忙逃離,而且是朝著羅征這邊衝過來。

那四人匆匆忙忙趕過來,目光一凝,卻是看到了羅征,轉而又看到了羅征身邊的熏,立即說道:「吾王,這裡危險至極,快快跟我們一同退去!」

羅征等人已經看清楚來人是誰了,竟然是妖夜族的凌煙,除了凌煙之外,其他三人也是妖夜族的巔峰戰尊!

「走!」

眾人沒有多說什麼,扭頭就跟上了,方才那隻鬼爪的實力,絲毫不比那隻莽牯巨蟾的實力弱,這也幸虧是凌煙。

畢竟凌煙乃是罪惡之塔的第一人!巔峰戰尊中的最強者,孟天都不是她的對手。

「你們妖夜一族只剩下四人了?」趙焚琴滿臉驚訝的說道。

妖夜族的席位比人族還多,他們這一次進入玄冥洞中的人,比人族也多出了幾十人,現在竟然只有渺渺四個人,難道妖夜族也遭遇了什麼大劫難?

凌煙搖頭說道:「我發現玄冥洞中可能爆發了混亂之潮,所以我將大多數族人都遣散回去了。」

趙焚琴點點頭,「我也懷疑,所以也讓他們先行回了塔中。」

眾人剛剛逃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區域,凌煙卻與其他三位妖夜族人又要跪拜,熏卻淡淡的說道:「此地危險,免禮了。」

趙焚琴這才接著問道:「既然如此,你們幾人為何不返回?」

「既然爆發了混亂之潮,危險固然增加了,但是機會也來了,」凌煙說道。

凌煙說的不錯,混亂之潮的確十分危險,可是同時也伴隨著相當大的機遇,例如一些地方以前是無法進入的,因為被一些大凶之物所阻攔,可是混亂之潮的降臨,卻將這些大凶之物挪動了地方,曾經的險地也就被打開了。

不過相對機遇來說,危險也是成倍的增加,這也是凌煙藝高人膽大,方才她們闖入的地方原本也是一個大凶之地,凌煙帶著幾名屬下闖入其中,卻是得到了數枚黑冥珠!

這些黑冥珠極為珍貴,每一顆黑冥珠的價值足以抵得上一件中品聖器的價值,只是凌煙也付出了不曉得代價,跟隨她一同進入的兩名妖夜族巔峰戰尊卻是隕落其中了。

「吾王,這兩顆黑冥珠乃是屬下所獲,請你收下,」凌煙恭恭敬敬的走到熏跟前,卻是將兩顆黑冥珠呈了上來。

熏的靈魂只是曾經的數十萬分之一而已,不過到了她這個層次,靈魂異常強大,即使只有數十萬分之一的靈魂,也遠比下界的武者強大很多。

不過正因為如此,想要將她的靈魂滋養壯大也很困難,下界那些滋補靈魂的丹藥和秘法根本沒有絲毫效果,即使當時熏進入了天羽聖地,吸收了整個聖樹的生命之力,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而這些黑冥珠乃是上界之物,專門用來修復破損的靈魂,熏自然認識,的確可以將她的靈魂壯大兩分,她點點頭就讓羅征將之收下了。

熏能夠收下凌煙的供奉之物,對於凌煙和其他妖夜族人來說,也是莫大的榮幸,至於這一顆黑冥珠等同於一把中品聖器的價值,在凌煙等人眼中,絕對比不上熏重要! 東凰全席上,各色菜肴,色香味俱全。

蕭寒與東凰女帝一別多年,故人相逢,自然相談甚歡。

「我給你找的那位婢女,感覺如何?」東凰女帝笑著問道,自然是她在皇族中精挑細選的貌美女子。

蕭寒無奈苦笑了笑,自然知道東凰女帝說得是之前那位服侍他洗漱的女子。

「東凰姐姐,我可是正經人。」蕭寒說道。

東凰女帝笑著白了這傢伙一眼,笑道:「這天底下,有幾個正經男人?」

蕭寒無奈苦笑,沒敢接這話。

東凰女帝換了個話題,不過也都只是一些茶餘飯後的家常小事,又問道:「你可有妻子?」

「嗯,在下位面時便已經娶妻。」蕭寒如實說道。

「讓姐姐猜猜,你的妻子…應該不止一位吧?」東凰女帝眯著美眸,笑著說道

蕭寒一怔,隨即苦笑點頭,「東凰姐姐,你倒是猜得挺准。」

「這個自然不難猜,以你這放浪不羈的性子,身邊肯定少不了紅顏,要是你只有一位妻子,姐姐我才會覺得奇怪。以後在這大千世界中,我估計你也會留下幾段風流韻事。」東凰女帝笑道。

「東凰姐姐,你這話說的……」蕭寒苦笑不已,這話要是讓沐雪琴、美杜莎、魔音三女聽見,估計有他好受了。

「我說這些話,也沒有其他意思,姐姐只是想告訴你,大千世界可不比下位面,在這精彩紛呈的大千世界中,從來不缺乏驚艷絕倫的美人,加之你又年少成名,可謂是一顆大千世界正冉冉升起的新星,未來的成長路還很長,你以後難免會跟這些驚艷美人有所交集,若是有讓你心動的女子,大膽收了便是,自古以來,美人便是配英雄,你堂堂寒帝,自然也不能寒了那些美人的心。」東凰女帝緩緩說道。

聞言,蕭寒怔了怔,隨即失笑搖了搖頭,這樣的話,她還是第一次從一位女子口中說出,不愧是東凰女帝。

不過對於男女之事,蕭寒自然也有自己的原則,蕭寒不是聖人,來到這繁華的大千世界,他不可能保證自己不會對其她女人動心,不過這種事,還是得靠緣分,遇不遇的上,誰又說得准呢?

「姐姐說的這些,只是個人看法罷了,以後遇上這樣的事,一切還是你自己說的算,不過,隨心就好。」

東凰女帝笑著說道,東凰女帝覺得,做人還是要敢愛敢恨,人生,只有一次,既然活著,那就要活得真實,隨心而為,做自己就好。

蕭寒笑著點頭,自然知道該怎麼去做,他的性子,本就是如此,隨心所欲,不喜歡束縛,對於那些所謂的世俗規則,蕭寒會在乎?

蕭寒有著自己的規則。

與其受制於人,不如聽命自己。

這樣活著,真實,不會太累。

東凰女帝笑了笑,不再多言,她和蕭寒能夠結識,本就說明了她和他本就是一類人,所以她所說的,她相信蕭寒都懂。

東凰女帝換了一個話題,笑道:「姐姐倒是有些想去見見幾位弟媳了,能被你看中,想必都是絕世美人。」

「我已經打通了位面通道,此刻她們都在帝閣之中。我這次前來西天大陸,一來為了處理些事情,二來是為了見見故人,走走故地,在西天大陸也停留不了多久,若是東凰姐姐有時間的話,這次可以跟我一同返回帝閣,住上一段時間也無妨。」蕭寒笑道,對東凰女帝發出了邀請。

「那好,我也許久未曾出去了,這次就隨你去帝閣看看。」

東凰女帝點頭,倒是沒有拒絕,對於這個大千世界新興的超級霸主勢力,她也有些好奇,加之蕭寒也要將東凰帝國併入帝閣附屬勢力,她作為帝國掌舵人,遲早也是要去帝閣總部的,而且她還是蕭寒的干姐姐,於情於理都是要去帝閣看看。

「準備什麼時候返回帝閣?」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東凰女帝又問道。

「不急,我還準備在東凰帝國住兩天。」

蕭寒笑了笑,道:「畢竟這裡的美食這麼多,趁著閑暇,我得好好在東凰帝國四處轉轉。」

「那也行,這兩天我便帶你在帝國四處轉轉,東凰帝國的美食,可不僅僅集中在皇室,一些街頭小巷中,同樣有著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小吃,美食之道,無貴賤高雅之分,雅俗共賞,味道才是最重要的評價標準。」

東凰女帝美眸含笑,笑道:「即便是我,閑暇時候,也會去帝國的大街小巷中轉轉,那些街頭小吃,也是我做新菜的重要靈感來源。」

蕭寒輕笑了笑,倒是覺得在理,沒有一種東西是憑空就能創造的,做菜也是一樣,百般嘗試之後,同樣需要一瞬靈感的觸發,當真是應了那句活到老學到老。

修鍊,亦是如此。

「那這兩天就麻煩東凰姐姐當嚮導了。」蕭寒笑道,當年初來東凰帝國,就直接跟君臨塵那傢伙一起闖皇城了,的確還沒來得及好好去逛逛。

東凰女帝笑著點頭,又問道:「君家那個小傢伙呢?後來他怎麼樣了?」

「還在西天大陸上,不過之前為情所困,留在了遺世山莊,如今不知道如何了,這次我也準備過去看看。」蕭寒說道。

「為情所困?」東凰女帝倒是提起了幾分興趣,笑道:「莫不是這傢伙逃婚,先辜負了人家,後來醒悟了,軒轅家的那位青梅竹馬又不理他了?」

蕭寒給東凰女帝豎起來大拇指。

東凰女帝笑了笑,道:「人,不都是這樣?擁有時,又有幾人懂得珍惜?」

蕭寒苦笑了笑,說道:「希望這傢伙最後挽回了軒轅姑娘的心吧。」

「雖說是青梅竹馬,但是女人若是對一個男子死了心,那一切都晚了。男人若說不愛了,可能還會依舊藕斷絲連,可女人若是不愛了,那就是真的不愛了。」東凰女帝緩緩說道。

「希望還沒有到這一步吧……」蕭寒苦笑了笑,這種事,還真說不好,畢竟當年他可是見過軒轅馨涵進入遺世山莊后的冷淡模樣,簡直判若兩人,只希望君臨塵那小子加把勁吧。

「過兩天去遺世山莊看看就知道了。」

東凰女帝隨即話鋒一轉,道:「你稍等一下,我去換件衣服,待會兒便帶你去帝國各地好好逛逛。」

蕭寒點頭,稍等一下。

然後,他便乾等了許久……

蕭寒覺得,以後等什麼,都不要等女人換衣服,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這幾日,蕭寒就一直待在東凰帝國,東凰女帝陪著蕭寒一同遊覽帝國,算是讓得蕭寒大開眼界,各種美食小吃,數不勝數。

東凰帝國不愧是一座美食帝國,帝國各個地域,皆以美食為主,美食行業早已經成為了帝國的支柱產業,吸引著四面八方的遊客慕名而來。

東凰帝國的疆域並不很遼闊,加之蕭寒和東凰女帝皆是天至尊強者,即便轉遍整座東凰帝國,也要不了多長時間。

東凰女帝對於帝國自然極為熟悉,因此帶蕭寒遊覽時,會帶蕭寒去帝國各地中最有名的美食街道,品嘗本地最有名的菜肴。

這一日,東凰女帝帶著蕭寒來到了帝國邊境的一座小城。

Prev Post
蘭寧和趙亦可見狀,頓時肅然起敬,看向柳夕的眼神變得恭敬起來。
Next Post
「正面也不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