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木又出現在虛無縹緲的宇宙畫面中。

於是非常無語的道:「這種誘惑,真的低級,我那先祖制定這種規則真是失敗。」

面對這種誘惑,他選擇了放縱。

因為,正如古沐所言,這是本心的考驗。

本心等於本性。

既然出現美女,出現皇宮,古木就知道,這是自己的本性。

美女如雲,置身於金鑾殿內並沒有讓他奇怪。

因為是一個男人,都想過這種不切實際的事情。

本性所向,就會有幻象出現,也就代表這是自己真正的本心。

既然如此,何須去恪守,何須去抵抗,去享受,去按照本性而走,才是真正的直指本心。

這貨一套歪理,還挺有效,美女和皇宮就是如此消失了。

咻——

就在此時。

眼中的畫面突然轉變。

而這一次,沒有美女,也沒有皇宮,此刻的他正置身於天穹,手持斬妖劍。

「這又是什麼考驗!」

古木暗暗道。

而恰在此刻,他的目光看向下方,頓時身子僵直,仿若石化。

因為他看到下面有著無數屍體,這些皆是自己的親人!

龍靈、古蒼風、古山、楊婕乃至羅宓……

他所認識的人,有關聯的人,無一例外,都死在了這裡。

操蛋的未來!

看到親人倒在血泊,古木驀然想起當年轟開武皇境門,所看到的那副畫面。

「幻覺!」

古木臉色猙獰,眸子里有著滔天怒意。

他知道,這又是一次考驗,但仍然難以控制看到親人慘死畫面的憤怒。

因為,這種事情不是拿來開玩笑的,也是不被允許的,哪怕是假的也不行!

咻——

咻——

而就此時,他聽到上面傳來奇怪聲音。

旋即抬頭看去,就發現九個大手穿透雲層,攜讓人窒息的氣勢停滯在那裡,隨時有轟下來的可能。

「天威之手!」

看到那九個巨手出現,古木神色駭然。

在劍山的時候,他抗衡一個天威之手就已經是極限,如今卻有九個要壓下來,這絕對是被抹殺的節奏啊。

「古木,你打破天地枷鎖,擾亂天道存在,親人因你而死,世間因你而毀,惡行滔天,其罪當誅,九力九威鎮壓,永世不得輪迴!」

天穹雲層,傳來厚重聲音,同時蘊含著難以言喻的威壓!

就仿若,一個天地主宰,在審判一個罪人。

打破天地枷鎖,擾亂天道?

親人因我而死,世間因我而毀?

古木神色愕然,旋即這才發現,天地已經破碎不堪,山河斷裂!

放眼看去皆是一片塵埃,就好像經歷了巨大的毀滅,儼然就是世界末日!

難道,這是我乾的?

難道,下面的親人是被我殺了?

忽然間。

古木頭疼欲裂,就好像要爆炸。

不可能!

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

這是本心考驗!

古木縱然知道這是幻覺,只是考驗,但仍然無法接受這一切,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越是掙扎,越是不相信。

古木越是痛苦,而這種痛苦不是虛幻的,是真切,是真實的。

撕心裂肺的痛楚,來自於靈魂最深處!

呼呼——

就在此時,九力九威之手,終於攜帶著無與倫比的強勢,從雲層中無情鎮壓下來。

空間破碎,天地失色。

轟——

轟——

達到九力的九個天威之手,以恐怖力量將身在半空掙扎的古木鎮壓在地面上,而第一隻手壓下來后,第二隻、第三隻……

九次恐怖的鎮壓,大地被力量震裂,整個世界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

徹底的破碎不堪!

重生之軍長甜媳 稍許。

就看到,一隻巨大的手化為巨石立在這片天地。

而古木則被鎮壓其中,生死不知。

……

虛無縹緲的世界內。

疾行中的殘魂古沐回望身後,搖搖頭,嘆道:「小子,這就是本心的考驗,你如果能夠明白,我萬年前為子孫留下的造物之城就是你的了,如果無法明白,你會死在這裡。」

「這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也莫要辜負命無定數的命格。」

說罷,將目光看向另一方。

他嘴角抹出一絲冷笑:「商皇,我曾經下過詛咒,造物之城若有商家人進入,必死無疑,而你卻想要打破,想要染指造物之城,也太自以為是了!」

嗖——

古沐化為虛無,消失在這裡。

而去的方位,正是商崇連所在的區域。

……

外界。

五萬人進入造物之城近乎十個月,至今音訊全無!

而在這段時間,尚武大陸早就亂了起來。

因為,不單單是州級勢力全部暴亂,大規模的世俗軍隊也參與了。

戰鬥開始升級,戰火徹底點燃,尚武大陸早已進入戰亂年代。

歸元劍派。

古木的房間內,龍靈躺在榻上。

香汗淋漓,雙手死死拽著單子,臉上的痛苦不言而喻。

「師姐,你到底會不會接生啊!」

尹蘇枯站在榻前,拿著小手帕,為龍靈擦拭著額頭上的汗珠,小臉上滿是擔心。

古木進入造物之城,龍靈就有了身孕,如今已是十月懷胎,到了分娩的日子。

「師妹,別說話。」

接生婆柳清鶯也是香汗淋漓。

畢竟接生這種事情,她也是第一次,難免緊張,難免有點不專業。

女人生孩子,是非常痛苦的。

哪怕龍靈是武聖強者,仍然無法倖免,不過,畢竟是高手,再痛,再疼,還是能夠挺住,沒有大喊大叫,只是在承受著痛苦的時候,有著濃濃的憂傷。

孩子都快生了。

身為父親的古木,卻沒有在身邊,而且生死不知。

「哇……哇……」

嬰兒出生的那一聲哭喊,從房間內傳出來,傳遍整座劍山。

眾多弟子聽到這個清脆有勁的哭啼聲,頓時一個個興奮不已,他們知道,掌教的孩子出生了。

「啊,是個男孩,是個男孩!」

尹蘇枯的聲音在房間內傳出來,有著興奮,也有著激動。

……

兩年後。

劍脊峰的防禦大陣前。

龍靈站在旁邊,明眸中透著濃濃的擔憂。

在兩年前,也就是孩子出生后。

防禦大陣就開始虛化,時至今日,就好像隨時有著消失的可能。

「丫頭,古木這小子設置的禁陣時間太久,出現一些故障在所難免。」

司馬耀站在旁邊,道。

龍靈不語,但心在隱隱作痛。

她知道,這個老者是在安慰自己,因為他曾經說過,大陣和古木息息相關,如果沒有消失就代表他還活著,雖沒有說消失會怎樣,不過,還用說出來嗎?

司馬耀搖搖頭,那張布滿皺紋的臉上,蒼老了幾分。

他現在的悲傷,一點不比龍靈差。

畢竟這是自己的徒兒,如今見得禁陣不斷弱化,而他卻根本沒有絲毫辦法,只能這麼看著,看著它最終消失。

「娘,司馬爺爺。」

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從後來傳來。

然後就見小金巨大身體上托著一個兩歲左右,穿著紅肚兜的小男童,緩緩走過來。

小臉紅通通,扎著一個辮子,甚是可愛。

小男童不管是眼睛還是鼻子都和古木極為相似!

這是古木的兒子。

不過似乎繼承了他爹的優良傳統,坐在小金身上,叉開腿,撥了撥小丁丁,竟然撒了一泡尿。然後拽著鬃毛,調皮的道:「金金,快跑!」 雲舟:「……」

靠靠靠!

小爺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傷害他?

經過了第一輪的攔門酒,接親隊伍順利進入卧室門前,陸萌在裡面,囂張的喊,「只有紅包能讓我們開門,你們看著辦吧!」

慕靖西有備而來,直接帶了支票本過來,鋼筆刷刷刷的寫下一串數字,從門縫伸進去。

「這個數滿意么?」

「哇!」陸萌拿著支票,「發財啦!」

趁她不備,慕靖西迅速把門推開,反應過來的陸萌,想要阻止,以及來不及了。

她那丁點力氣,根本就阻止不了這些男人!

Prev Post
林軒的眼睛一亮,點了點頭說道:「這就對了,之前一直沒有找到方天祤的位置,看來這次真的是找對位置了。」雖然之前經過一些推理,林軒很肯定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但是沒真的到這個地方親眼看到,心裡總還是有些沒有底。
Next Post
「其實,他們四個您也要請,要不然說不過去!」黃柏低聲建議宮清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