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們四個您也要請,要不然說不過去!」黃柏低聲建議宮清影。

聲音不大不小,整棵樹上吊著的人都聽得見。

宮清影尷尬地笑道:「責罰過後,一起吃頓飯啊!」

「好!」

「好!還是宮家主豪爽!」

「至於後面那個,要不我們抽時間揍一頓?」黃柏湊過來,眼神狡黠地建議道。

「這個注意好!我本來打算自己揍的!」

宮清影透過臭靈杉的陰影,看到吊在樹後面的宮臨軒:「多一雙手,多一份力量,打起來更爽!」

「哼!」宮臨軒不屑道:「就憑你們幾個小嘍啰,本公子還從未放在眼裡!」

「宮臨軒,要不我們打個賭怎麼樣?」宮清影壞壞地笑道。

「怎麼賭?」宮臨軒看著被吊在身後不遠處的宮清影。

「我們打一架,你要是輸了,跪在地上向我叩三個響頭,認我做老大,以後就負責幫我們端茶送水,洗丹爐倒藥渣如何?」

「那若你輸了呢?」

「我們六個認你做老大,幫你端茶送水,洗丹爐倒藥渣!」宮清影信誓旦旦。

霸劍道 黃柏和另外四名男御醫齊聲附和道:「好!」

宮臨軒緩緩閉上眼帘,他想收拾宮清影已經很久。

在不歸山秘境時,宮清影的出言不遜,已讓他非常生氣。

後來他負荊請罪,忍辱負重,大清早跪在她家門前。

結果,她還叫兩名狗奴才將他打得皮開肉綻!

他一直想殺了那兩名狗奴才,誰知那兩名狗奴才鬼機靈?

自打那以後,就從未離開宮家半步!

如今,終於逮到機會。

他勢必要好好收拾這小賤人一番!

讓她知道,他才是真正的強者! 宮臨軒睜開雙眼:「你們必須向我三叩九拜才行!」

黃柏和其他四名男御醫,急忙看向宮清影搖頭:這個不行!

宮清影勾起陽光明媚的笑容:「好啊,本家主奉陪到底!」

「那就約在責罰后比試!」宮臨軒冷笑道。

「好!」宮清影爽快答應。

正在這時。

身穿宮女服的宮晞與十餘名宮女提著葯籃子,魚貫而入,並朝他們的方向走來。

就在即將靠近臭靈杉的地方,宮女們轉入一道羊腸小道,開始彎下腰採摘藥草。

宮晞提著葯籃子跑了過來。

仰頭看著宮清影道:「姐姐,嚴總管被御醫司司長帶去問話了,你餓不餓,是否要我弄點吃的來?」

「不用!」宮清影閉上雙眼:「你去忙你的吧!」

「這樣吧,等我忙完,再去給你和臨軒哥哥帶吃的!」宮晞說罷,便轉身跑向那條羊腸小道。

黃柏看著宮晞離開的身影。

疑惑地看向宮清影道:「宮家主,這女的是誰?我不是聽說這次進入御醫司的宮家煉丹師,只有你一人么?」

「她是藥材閣宮女!」宮清影淡淡地回答。

宮晞是三品煉丹師。

冷魅首席的放肆寶貝 按照御醫司的規定,她是沒資格進入御醫司的。

想來長公主曙傲雪幫她開了後門,將她塞進御醫司成為宮女。

看來曙傲雪已經成功將其收買,宮清影得多加小心才是。

至於宮臨軒,四品煉丹師。

宮清影想不通,他為何不要前程似錦的門派修鍊,偏要跑到這裡來當四品御醫?

不過,從他剛才的羞辱來看,定不是什麼好人!

宮清影被吊得頭昏腦漲,四肢被緊緊束縛著無法動彈。

索性閉上眼睛假裝休息,並利用周圍的影力開始修鍊影魅訣。

…..

雪影客棧,地字一號房。

曙傲然甜笑著目送宮清影離開,便呆怔地看著她離去的方向。

昨晚經歷可謂是跌宕起伏,現在回想他不該對她發火。

她恨的人是不還錦兒的羽翼尊者,而不是雪王曙傲然。

只是因為他太過於生氣,這才沒有將身份對調過來。

好在昨夜沒有賭氣離開,否則這一去,恐怕便是一生!

曙傲然輕抿猩紅色的薄唇,唇瓣上還殘留著她的香甜味道。

就連他都沒有想到,自己會如此深愛一個女子!

他漸漸地明白,為何會在元神受創后,來到小小曙國養傷?

原來冥冥中,他是在等她到來,只是這一等,便是一萬年!

曙傲然早已不記得萬年前發生的事情。

甚至不記得,是誰將他重傷如此?

只記得重傷過後。

一個名叫輪迴噬魂的武聖告訴他。

要用他所煉製的赤火玄陽和輪迴噬魂針、九幽聖泉、碧落仙草、太古八卦祭壇一起,才能治癒元神所受的重傷。

因為擔心他找不到,所以輪迴噬魂沒有告訴他治癒的方法。

於是,他帶著部下開始漫長的尋寶之路。

多年過去。

只找到輪迴針和太古八卦祭壇,其他三樣至寶音訊全無。

直到他遇到宮清影,無意中治癒元神上的重創!

曙傲然心中的喜悅是宮清影永遠也無法體會的。

因為他不但身體痊癒,還收穫他從未擁有過的愛情! 此時此刻。

曙傲然只有一個念頭:永生永世守護在她身邊!

曙傲然頓時很感激宮仁爵。

當年要不是對方的貪婪,他也不會認識宮清影。

只是想到她凄慘的過去,心裡的愧疚便更深一分!

他轉身走向屋內,打算將寶物全部解封。

不經意間,他看見蜷縮在角落裡的小白和另外三條紅砂金莽。

它們已睡了好幾日,換做平時早就鬧翻天,怎會無動於衷呢?

他俯下身子,伸手輕撫小白順滑的白色毛皮,倏地察覺到小白體內翻滾著的靈力。

他輕笑道:「原來是在等晉陞六階魔獸的雷劫!」

再看向三條紅砂金莽,和小白狀況一樣!

「四隻魔獸同時等待四場雷劫,這要等到什麼時候?!」曙傲然搖了搖頭,大門自動關閉。

一道淡金色的結界將外界切斷。

「就讓本尊祝你們一臂之力吧!」曙傲然淡淡道。

說罷,他站起身,右掌凝聚金色靈力球,將小白和三條紅砂金莽團團包圍起來。

他稍微運氣,金色靈力球內,發出驚天霹靂的打雷聲。

小白和三條紅砂金莽猛地驚醒過來,八雙眼睛緊張環顧金芒縈繞的四周。

緊跟著,一道金色雷電正中小白頭頂。

小白嗷嗚一聲慘叫栽倒在地,頭頂被雷電劈得血肉模糊。

一縷黑色的煞氣飄然而出。

曙傲然驚訝道:「咦?小白竟然不是魔獸!」

曙傲然繼續用金色雷電劈它,它身上飄出的煞氣越來越多,直到全身被燒焦,再無煞氣飄出。

小白額頭倏地發出一道璀璨的紫芒,全身被紫氣縈繞。

看起來仙氣凜然,虎虎生威。

它發出撕心裂肺的嗷嗚聲,成功晉陞為六階神獸。

曙傲然看著小白翻天覆地的變化,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惡龍池的龍修便是潛伏在神獸體內的魔族。

如今,跟隨宮清影許久的小白,明明是神獸卻被魔氣覆蓋。

今日要不是他偶然發現,只怕以後會釀下大禍。

曙傲然不明白,魔族為何緊盯著宮清影不放?

難不成也是為了她的噬魂針、九幽聖泉和碧落仙草?

看來,他得找時間去魔界調查一番!

曙傲然見小白渡過雷劫,將金色雷電轉移在紅砂金莽身上。

它們倒是沒有問題。

在金色雷電的洗滌下,由三階魔獸成功晉陞為六階魔獸。

雷劫過後,曙傲然詢問它們的來歷,以及渡劫原因,原來是吃了大量中品靈石的結果。

至於小白,它自己也不清楚身世。

只是聽聞蝙蝠妖說它是神獸。

此事宮清影也知曉,但並不知是何原因?

曙傲然眉頭緊擰,隨手將它們今日的渡劫記憶清除,並將它們的修為重新壓制在五階。

待合適的機會,再讓他家影兒知曉,免得引來她的猜疑。

眼看著臨近中午,曙傲然開始思念宮清影。

他抬眸看向皇宮的方向,隨著黑瞳漸漸變成璀璨的金色星瞳,視野也越發清晰。

就在百草園的臭靈杉上。

那雙本應該向上閃爍的金色羽翼,竟是反過來的。

牽挂的心,揪痛起來…… 御醫司,百草園。

倒吊在臭靈杉樹上的宮清影,聚精會神地修鍊著影魅訣。

身旁以黃柏為首的男御醫們,就像蜜蜂似的在一旁嗡嗡聊天。

議論紛紛:「黃柏,你說昨晚怎會突然下雪呢?」

「我哪裡知道呢?或許是上天看不慣,前日咱們偷喝了嚴總管的釀了十幾年的藥酒唄!」黃柏聲音有些干啞。

他們已被吊兩天,昨晚還下了一場暴雪,差點把他們冷死了。

「嚴總管也是,平時跟他買他都不賣,還故意拔掉酒塞,使得整個院子里全是藥酒香味,像我們這種酒鬼哪裡受得了?」

「我看他是想引我們上鉤,才故意拔掉酒塞的!」

「嚴總管好陰險啊!」

「嚴總管是御醫司最嚴厲的總管,落在他手中,我是完了!」

黃柏抬頭瞄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宮清影。

Prev Post
古木又出現在虛無縹緲的宇宙畫面中。
Next Post
猴子一聲大喝,一個跟頭就翻了上去,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眨眼就落在了那御天凰的背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