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一聲大喝,一個跟頭就翻了上去,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眨眼就落在了那御天凰的背上。

「大聖饒命啊!」

御天凰這下清醒了,嚇得趕緊求饒。

「晚了!」

一聲怒喝,孫悟空的分身直接棒起風雲,沖著那巨大的腦袋就砸了下去。

轟的一聲,那腦袋瞬間被砸了個稀爛,鮮血在空中四處亂飛,翅膀無力的往地面上落去。

趁著這功夫,另外一隻大手沖著姜亢再度抓來!

「你敢!」

猴子再度分出一道分身,擋住了伸過來的大手,同時天空中那道身影也飛了下來。

以三戰二,壓制大手作怪。

「快走!」女神連忙喝道。

姜亢眼睛一閃,迅速的沖向了戰車,唰的一下就衝進了玄牝之門裡。

猴子一棒子砸了出去,看著溜之大吉的姜亢,瞬間就傻眼了。 姜亢心裡一陣慶幸,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衝上心頭來。

差一點,差一點就交代在了外面。

「嗎的,這群人也真是夠不要臉的,為了自己的利益,連整個大陸都可以置之於不顧。」

「你還是不能正是玄牝之心的誘惑,要知道這東西可是至尊都無法求得的東西。而且得到此物,可以不死!」

女神嘆了一口氣,道:「人們總想不死,可自古以來,無數人抗爭著歲月,又有哪一個能夠贏的歲月呢?在歲月面前,神族也不過是任由歲月擺布,隨之而飄零前進,在夾縫之中獲得一些生存罷了。」

「強如至尊,依舊躲不過滔滔歲月的刀鋒,到頭來終究倒下,常人又能如何呢?可玄牝之心不同,玄牝之心蘊含無窮造化之力,整個大陸的生機都是來自於玄牝之門當中。它可以讓人長生不死,這幾乎是無數人的共識。」

「為了追求此物,他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女神接著說道:「幸好那些人不曾完全破開屏障,不然這一次你們是絕對無法成功的。」

姜亢點了點頭,那些黑暗存在被禁錮了,不然的話肯定會沒了命的來搶自己手中的東西,到時候想要進來怕是天方夜譚了。

「好了,別再說了,你一走外面的戰爭就會停止,趕緊前進!」女神催促道。

姜亢拿起了腳,而後猛地止住了,搖了搖頭道:「不行。」

「不行?你在這等著,等那猴子上來了鐵定一棒子打死你。」女神沒好氣的說道。

「我不走他不會打死我,我要是走了,估計真的要激怒他。」姜亢說道

「你聖桃還有幾個?」

主動撞上帥哥 「五個。」

「是啊,你還有五個,缺了兩那猴子能夠放過你嗎?」

「我要是這麼把猴子給溜了,他估計得在外面守我一輩子,我可耗不起啊。」

姜亢苦笑著搖了搖頭,這猴子怎麼都不死的存在,比神族還變態。

他要是真的一直在外面呆著,那自己不是得老死在裡面?

女神一聽也沉默了,而後問道:「那照你的意思呢?」

「在這等著吧,這猴子雖然兇殘暴力,但是為人直爽。我在這裡等他,到時候直言相告,他不一定會為難我。」

姜亢搖了搖頭,現在脫離了危險之境,心冷靜了下來。

作為一個地球人,對於猴子他其實還是有相當的好感的。

孫悟空啊,無數人年幼時期的英雄,成長之後的情懷。

一個半大的孩子,你要是問他世界上最為厲害的人是誰,大多數的中國孩子脫口而出的都是孫悟空。

當然,現在有說奧特曼的了,哎!

從姜亢進去之後,外面就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所有人都停手了。

大家在這裡大打出手,為的是什麼?

利益啊!

當然是姜亢身上的寶貝。

汗族嘴上掛著仇恨,但是對手有這麼強悍的一個項玄,什麼仇恨他們都早特么的給忘了,不是為了利益,哪裡會一次次的跳出來?

他們受了傷,到時候真的放到了項家,理所當然的多拿一些東西補償,所以才跳的凶。

但是現在不同了,姜亢衝進玄牝之門了,利益的糾葛突然就消失了,哪裡還有打下去的意思呢?

所有人愣了一會兒,最先發火的就是猴子了。

「好小子,我辛辛苦苦給你擋著敵人,竟敢先一步進去!」

他大叫了一聲,架起金光就沖了進去,那兩隻大手也不攔著他了。

而是一陣沉默,沉默之後是冷笑。

「不管玄牝之心是否歸位,裂縫已經出現,我們要不了多久就會降臨在王者大陸之上,這一世沒有至尊與我們為敵,哈哈哈!」

「走!」

無論是大蛇還是黑色的棺材,亦或者是巨手,都立馬選擇了離開這個地方。

剩下的都是那些家主和打的火熱的長老們。

「此事再難插手,我走了。」

亞瑟王轉過身去,腳下出現一道金色長橋,抬起步子跨了出去,直回西域地界。

「走了。」

露娜說了一聲,身體化作了一道月光,唰的一下衝天而起,眨眼就不見了。

那些家主看得面面相覷,幸好沒有打這個女人的主意,她跑起來還真不是一般的快。

「逢凶化吉,前路坦蕩,我等先行離去吧。」

諸葛亮笑了笑,輕輕搖著羽扇,架著白光走了。

「諸葛兄等我。」

李緣風喊了一聲,踩著飛劍跟上,唰的一下兩人射向了東面,只是一句話丟了下來。

「佛門今日所為,天下共見!」

琉璃菩薩臉色微微一變,而後哼了一聲,手中捏了一個法訣,腳下出現了一朵金色的蓮花,化作金光走了。

地上那蓋著黃布的人也迅速的跟了上去。

「姜大哥應該沒事了,我得趕緊回去才是。」

斂承悅發出了一聲虎吼之聲,震得周圍的一些長老連連後退。

隨即,他腳下劃出來了一道雷電之光,沖向了天空當中,帶著層層烏雲,奔踏著雷電離去。

大長老收了霸王鼎,一步跨到了玄牝之門前方,盤腿虛空坐下,閉上了雙眼。

姜子牙也同樣來到此處。

那些家主和各自的勢力都陰沉著眼神,隨後拉開了一些距離,就此停了下來。

「我倒要看看,他是死是活。」

「那猴子若是不出來,他怕是要被永遠堵在裡頭!」

「猴子性格極差,若是趕上,定然一棍!」

那些家主一個個都不安好心,推測了起來。 風起雲動,也不過是瞬息的功夫。

突然身後的大門處飛入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怒氣騰騰的耍著手中的棒子,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前方的亡息只山上,氣的哇哇大叫。

「好小子,竟然已經走遠了,我便在這裡等著,看你如何出來!」

「便是一萬年,俺老孫也在此跟你耗上了!」

姜亢聽了一身的冷汗,幸好自己沒有離開這兒,不然真的是要倒了大霉。

猴子還盯著亡息之山上罵咧咧,突兀的從下方傳出來一聲無奈的喊聲。

「猴哥,我在這呢。」

姜亢很無奈,這傢伙怕不是一個瞎子啊,自己這麼杵在這不看,非得盯著眼前的黑暗一片過不去。

看他眼冒金光的樣子,大概在到處找自己也是說不準的。

「嗯?」

猴子愣了,一低頭髮現了姜亢,一把沖了過去就拎起了姜亢的脖子。

「咔!好你個小子,竟然敢自己先跑了,你信不信俺老孫一棒子打死你!?」

說著,就揚起了自己的金箍棒,作勢欲打。

「別別別!猴哥你聽我說。」

姜亢連忙求饒,這時候絕對不能講骨氣。

開玩笑,也不看看眼前人是誰,古往今來那麼多的至尊,沒有一個能夠搞死他的,自己跟他牛氣那不是嫌命長嗎?

「我之所以提前進來,是因為外面那些人攔著。這不,我壓根就沒打算跑,不是在這裡等你呢嘛?」

猴子一瞪眼,隨後撒了手,道:「算你小子識相,要是敢跑了,讓我逮著一棒子敲得稀碎!」

「那是,那是。」

姜亢連忙賠笑著點頭。

「行了,少給我扯淡,先把聖桃還回來,一切才有的商量。」

猴子圍繞著戰車轉悠了一圈,低頭看了一眼裡面的至尊,笑了起來。

「是你啊姜道成,當初可把俺老孫一頓好揍。如今又如何呢?任你再如何了不起,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姜亢聽得雲里霧裡,但還是乖乖的把五個聖桃給拿了出來,遞到了猴子面前。

「來,猴哥。」

猴子抬起了頭,盯著那聖桃掃了一眼,頓時眼中燒起了金色的火焰。

「怎麼只有五個,你小子怎敢私吞我的!?」

「不不不,您聽我解釋。」

姜亢急忙擺了擺手,道:「是這樣的。我開始摘了七個,但是我從這裡出去的時候被外面那些人追殺,被打了個半死,為了保住一條性命吃了一個。回到家,長輩因為救我也半死,結果我又給了他一個……」

「猴哥,你說我這也是不得已啊……」

猴子沉默了一會兒,而後凶道:「你小子偷我的桃子還有理了。」

姜亢一臉委屈:「我不知道那是您的啊,要知道我就不摘了。」

孫悟空一聽微微皺了皺眉,念叨著說道:「都說不知者無罪,既然如此,那也就饒了你把。」

姜亢聽了頓時舒了一口氣,這條小命總算是保住了啊。

「不過這玄牝之地除了偶爾有至尊進來,其他人進來大都是送死,你小子竟然能夠進進出出,以後我的桃子豈不是沒有保障了?」

猴子歪著脖子,手在金箍棒上摩擦著。

姜亢打了一個激靈,連忙說道:「那啥,您別多想。以後我保證不摘了,再說我也不一定能活一千年啊。」

「也是。」

猴子點了點頭,隨後道:「我來這裡無數年了,可從來沒去過玄牝之橋的對岸,你去了那裡,見到了什麼?」

姜亢心裡咯噔一聲,難不成這猴子惦記著玄牝之心?

「我不要你的玄牝之心,你如實告訴我吧!」猴子擺了擺手道:「反正俺老孫本就是不死之身,要那東西也無用。」

姜亢出了一口氣,這樣就好。

「過了玄牝之橋,對面是一個平台,上面就放著玄牝之心,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就是這些?」猴子似乎有些不信。

姜亢連忙點頭,道:「蒙誰我也不會蒙你,就是這些。」

「那我怎麼會一直想要過去呢。」猴子抓耳撓腮,隨後看著姜亢道:「你告訴我,你怎麼是一路走過去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前面要有至尊屍體,那些東西就不會過來。」

姜亢指著不遠處圍著的亡靈說道。

「至尊確實有這個威懾力,那之後呢?」

「之後……要不猴哥咱們兩個一塊過去,看看你能不能過去看看?」姜亢說道。

Prev Post
「其實,他們四個您也要請,要不然說不過去!」黃柏低聲建議宮清影。
Next Post
「當然我們還有另一種形式,即由有權有勢的金主親自挑選祭品!」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