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衍之宇中,溪幼琴對紫氣神道的領悟無人能出其左右,即使是她的師父後來也難以望其項背。

她雖然不在乎自己的實力有多強,但一直覺得自己在紫氣神道的造詣已很難有人超越。

墨染梨香 沒想到眼前這女子隨手之下能將紫氣塑到這等程度,自然大為驚訝!

「你怎麼會運用紫氣神道……不,你怎麼能操控到這等程度!」溪幼琴詫異的問道,她的天賦強大,當然更清楚含九姨這般有多難。

含九姨微微一笑,問道:「想學嗎?」

若是一般人怕是瞬間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拜師機會,自然會滿口答應。

溪幼琴卻搖搖頭道:「不想。」

熏,寧雨蝶等人早知道溪幼琴會如此作答,只是無奈一笑。

含九姨倒是沒料到溪幼琴拒絕的這個乾脆,問道:「為什麼?」

「我要去尋找我的夫君,你們都不關心他的死活,我關心!我一定要找到他!」

說罷溪幼琴扭頭望著大嘴怪吳語說道:「我們走!」

大嘴怪聽到這話,頓時嚇了一跳。

他這次重回仙府後,一直站在溪幼琴後面戰戰兢兢。

眼前都是一些什麼人啊……

三個大圓滿,一名亞聖,這些人動動手指隨便都能將他滅殺,尤其是顧家那對兄弟。

重生80:下鄉肥妻要逆襲 大嘴怪依稀記得御神鋒當初在地牢中將他可是捉弄的不輕,要是人家一個心情不好,又將自己逮回地牢中,他哭都哭不出來。

「這,這不好吧,神域那麼大,就算我們離開瀧漩森林也找不到羅征的,」大嘴怪滿臉苦澀的說道。

「找不到也要找,」溪幼琴的決心很大,而她的決心一般都是因為羅征。

看著溪幼琴這幅樣子,含九姨微微搖頭,「不要為難他了,你的確不可能找到羅征,若是呆在這裡,還有一絲與他重逢的可能性,若是離開,恐怕一輩子都見不到了。」

她這話絕非恫嚇之言。

溪幼琴能短時間內找到仙府來,已經是走了大運。

撞個帥哥做老公 以她這性子在神域中闖蕩,用不了多久怕是屍骨無存。

「你的意思是,羅征會回來?」溪幼琴抿了抿嘴問。

「應該會,只要你好好……」

面對溪幼琴,含九姨倒是有了耐性。

她曾經夢想,紫氣神道能開枝散葉,可在含家這麼多年,一直沒有人能發揚光大,最終紫魂殿還落得一個遣散的下場。

溪幼琴這個徒弟,恐怕是羅霄有意而為,就是為自己所準備的,含九姨自然不願意錯過,這樣的小女人由她來調教。

於是這一番連哄帶騙,終究是將溪幼琴穩在了仙府中。

另類保鏢:美女總裁愛上我 至於大嘴怪吳語,則是連忙告辭,生怕顧家那對師兄弟將他抓回地牢……

整體而言,神域處於一個短暫穩定的狀態。

原本打算征服深淵魔域的東方純鈞,也暫且放棄了這個念頭。

華天命成功潛入了東方家的浮島后,並沒有進入禁地中廝殺,每個一段時間他就悄然離開時間海,而神域中總有某些神城忽然塌陷,其中的石板更是不翼而飛……

獨孤劍瀟瀟開啟了那扇大門后,也踏上了一條新的命運之路。

大衍之宇中,星尾陸陸續續的將道子們偷渡出來,統御石板上第八百三十三條規則陸陸續續被激發,這些天賦非凡的道子們踏入神域后,也踏上了各自的道路。

有些道路是被設計好的,有些道路則發生了偏差。

這偏差便帶來了奇遇,也帶來了殺機,有人進境神速,也有人命喪其中……

……

……

「八十萬枚荒骨!」

上百名荒神幫助羅征提取荒神之力,源源不斷的灌注在納荒洞中。

「咯咯咯……」

羅征感覺自己的骨骼糾纏在了一起,骨膜在高壓之下,不斷發出讓人牙酸的聲音。

身上傳來的酸痛感更甚!

現在羅征要衝擊上位荒神的界限,自然更加吃力。

據說修鍊到上位荒神后,就再也沒有瓶頸了,只要吞噬足夠數量的荒骨,體型可以無限增大。

所以這個世界中的荒神,像紫玉等人能化成三四十萬丈這種匪夷所思的高度。

可他們卻無法憑藉荒神之體去衝擊彼岸境,這也是荒神們始終要面對的一個困境,因為整個混沌中,匹配在荒神上的規則已經不在了。 在羅征衝擊上位荒神的時候。

骨塔之中九五二七依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羅征。

現在的九五二七有些糾結,它在考慮如何進一步接近羅征。

九五二七的許可權並不算高,腦主一開始給予它的命令,就是不斷的觀察這個傢伙,同時保證他不能死。

這些任務,九五二七履行的很好。

不過現在任務有了變化。

腦主們讓它們這些小小的精神體,默默地關注著這個世界的一舉一動。

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腦主們也知道了……

這群傢伙,竟然打算離開這個世界,他們居然要越獄。

腦主對離開這裡,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畢竟本主還在沉睡中,若是要離開的話,本主會蘇醒,而且這個世界也囚禁不了本主。

問題是羅征要離開這裡,就有些麻煩了。

等了這麼多年,撞大運一般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傢伙,就這樣放跑了,本主蘇醒過來,所有的腦主都會遭殃。

所以那些肥胖的腦主們著急了。

出於某種原因,他們不能過多的干涉目標人物,也就是羅征。

可將羅征囚禁在這個世界又不現實如果羅征有能耐真的離開的話。

腦主們思前想後,在精神世界里討論了幾天。

一般腦主們總能在剎那之間做出判斷,因為他們溝通實在是太方便了。

以腦主們在精神世界中溝通的速度,居然討論了幾天!這相當於外界數十萬年了……

最終他們的思想終於統一了:讓九五二七靠近羅征。

九五二七感覺很榮幸,也感覺很悲傷。

榮幸在於它將獲得更高的許可權,它是本主的替代品了,在一定程度上它的地位和重要性都超越了那些該死的腦主。

悲傷則是因為它要離開精神世界了。

精神世界是它的故鄉,有他的親人和朋友在其中。

第一次見面,應該如何打招呼呢,羅征不會被嚇死吧?

就在九五二七糾結之際,羅征體內的骨骼再度開始崩碎,他開始衝擊上位真神的桎梏了。

「就是現在吧……」

九五二七沒有多想,這個小小的精神體在洞穴的頂部飛速掠過,它可以在骨塔中穿梭自如,而且速度飛快!

「嗖!」

剎那之間,它已順著骨塔內部的洞穴穿入了納荒洞中,徑自沖向羅征胸口的骨片,沒入其中!

羅征在渡肉身劫之際,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自己肉身上。

他察覺到了胸口骨片的異動,但沒能感知到一縷精神體鑽了進來……

這一次肉身劫比第一次要輕鬆不少,畢竟羅征已經有過經驗。

不久后……

數以百萬計的荒骨,包括五十份血脈荒骨,都被他完全吸收。

羅征再度癱瘓在了納荒洞中……

渡完肉身劫后,有一個階段羅征完全無法動彈,只能等待肉身慢慢地恢復。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傳到了羅征的腦海。

「喂,你好啊!」

那忽然出現的聲音,的確嚇了羅征一跳。

他以為是真元傳音,但很快發現並不是,念頭一轉之下察覺到那是意識的溝通!

「誰?」

腦海中羅征的靈魂警惕的回應道,畢竟誰都不歡迎奇怪的東西鑽入自己的身體。

儘管這些年來,在他腦海中,甚至在他體內進進出出的東西也不少……

只是羅征沒預料到,這一次他面對的情況更加複雜。

「我啊,我叫九五二七,」九五二七對羅征說道。

「你是誰?」

這次羅征已經察覺到了,意識的溝通來自於胸口上的那枚骨片。

對於這片骨片的來歷,羅征一直都很奇怪,但他一直都沒有深究,沒想到這骨片竟然開口說話了!

「我說了,我是九五二七呀……」

面對羅征的二次詢問,九五二七有些納悶。

儘管它無數次觀察這些荒神組成的群體,可始終無法了解這些人的行為,它畢竟出生於精神世界,雖然擁有自己的意識,可在人情世故上還是差一大截。

不是人類的靈魂……

羅征迅速做出了判斷。

對於這些不請自來寄宿在他體內的傢伙們,羅征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他又問道:「你來自哪裡?」

「精神世界,本主構造的精神世界,那個世界在地下,埋藏的很深,」九五二七盡量解釋道,然而還是解釋不清楚。

「本主又是誰?」羅征繼續問。

「本主?」九五二七想了想,終於回答出羅征需要的答案,「本主就是你們所說的混沌古神。」

「混沌古神!」羅征一驚,連忙追問道:「你說的混沌古神,就是這骨塔嗎?」

「對,」九五二七回答道。

羅征沉默了好一會兒,他萬萬沒想到這個骨片會與混沌古神產生聯繫。

這世界中的荒神那麼多,還有為數不少的流放者,為什麼會偏偏找到自己?

想了想,羅征再度問道:「那你為什麼要鑽入我體內,這骨片又是什麼東西……」

「因為腦主命令我來的,」九五二七繼續「誠實」的回答道。

然而這種回答,羅征聽的則是一頭霧水,他只能繼續問腦主又是什麼。

這嗦嗦的好一陣對話,羅徵才漸漸明白了。

他在第一次渡劫的時候,竟是融合了混沌古神的血脈,羅征在渡劫的時候,金老是知道這一點的,可金老並未告知羅征。

不知道出於何種原因,九五二七口中的「腦主」選中了自己,所以才會讓九五二七潛入自己體內。

它的目的竟是幫助自己以古神修鍊法踏入彼岸境!

蒼老之人也曾提及過這件事情,也將一絲希望寄托在羅征身上,也許利用這條捷徑能讓羅徵用肉身踏入變。

現在這個九五二七,混沌古神的一縷分魂也是如此希望。

羅征不由得大為疑惑,隨即問道:「以大世界修鍊法同樣也能跨越真意之海抵達彼岸,以肉身抵達彼岸有什麼不同嗎?」

「當然不同了,」九五二七回答道:「以大世界修鍊法跨越彼岸,你什麼都帶不走,若是以肉身跨越彼岸,你就能從彼岸上帶回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這兩者區別是很大的。」

這個解釋讓羅征愣住了。

在羅征的想法中,彼岸是一個境界,應該與「真意之海」一樣,是一個模模糊糊能夠讓人感受到的地方,但這地方只存在於生靈們的臆想中,並不是真實存在的。

聽這傢伙的解釋似乎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和羅征所想的差別很大。 「那……你希望我從彼岸帶回什麼?」

羅征順著這個問題問下去。

「無法告知,」九五二七生硬的回答道。

這傢伙,求人辦事還這麼嘴硬……

Prev Post
陳強沒有回答葬古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Next Post
仍舊沒等蘇嵐的身體做出反應,棒球又歡快的在地上蹦跳著,彷彿對於蘇嵐在發出嘲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