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描述古代超天級武者與異能者之間戰鬥歷史的書籍,我記得你應該看過的。」蘇中和有些疑惑的撓了撓頭:「你現在要看嗎,要不我給你發個電子版?」

「爸你那裡有電子版?」蘇嵐急忙點頭,反正現在還不能上飛機走人,看看也好。

一想到即將看到描寫古代天級之上武者戰鬥的書籍,蘇嵐覺得自己心中還有點小激動呢。

文檔不大,很快就傳輸完畢,不過,蘇中和的文檔應該是直接用手機拍攝的書籍照片,因此並沒有顯示名字。

對此,蘇嵐也十分的理解,古籍嘛,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懷著激動的心情,蘇嵐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點在了手機上。

文檔載入很快,下一秒,書籍的封面就出現在了蘇嵐的面前。

蘇嵐幽怨的抬起頭來:「爸,你又耍我,這就是你說的記載古代超天級武者和異能者戰鬥歷史的書籍?」

「怎麼樣,我記得你看過吧?」蘇中和反問道。

「看過!」蘇嵐點了點頭,欲哭無淚,這本書他還真的看過,而且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了。

蘇嵐手中的手機上,顯示出一個裝幀古樸的封面,一副白描故事人物造型插圖上面,龍飛鳳舞的寫著這本書的名字:《封神演義》。

麻蛋,到底是沒有跟上自己老爸的驚奇思維,封神榜的故事在他的眼中,就是記載古代超天級武者與異能者之間戰鬥的歷史書?

「爸,這上面記載的東西,你叫歷史?那不是神話么,上面都是神仙故事啊。」

蘇中和看著蘇嵐,意味深長的回答道:「超天級的武者,在古代叫做陸地神仙。」 蘇嵐痛苦的發現,自己的下巴好像這段時間已經要失去作用了。

縱是使出全身的力氣,他還是無法阻止自己的下巴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慢慢的向下沉去,嘴巴越張越大:「爸,你的意思?」

「是啊,封神演義,可不是什麼全虛構的小說,雖然書是明朝人寫的,但是這些故事,早就在人們的口口相傳之中,一代代的流傳著了。」蘇中和說道:「所以,那些二郎神什麼的,其實都是曾經真實存在的,他們也是武者或者異能者,只不過都是天級之上的人而已。」

「那,封神演義還真的能當歷史書看?」蘇嵐吞了吞口水,喉結艱難的滑動著,有時候,真相出現的如此突然又出乎意料,讓蘇嵐覺得自己的小心臟可能有點承受不住。

「怎麼說呢,只能說是和三國演義一樣,在一定的歷史基礎下描寫的演繹小說吧,大的走勢是符合歷史真相的,但是具體的細節就偏差太多了。看這樣的書,只能是想辦法從細枝末節中,將真相一點點的發掘出來才行。」

說道這裡,蘇中和嘆了口氣,一臉的悲傷:「這可不是個好活計,不僅僅需要敏銳的分析能力,還要有很好的統籌能力。但是,你知道這其中最大的困難在什麼地方嗎?」

「是不是將找到的能力重新恢復?」蘇嵐問道。

這是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有些法術,即使知道了它的存在,但是想要重新將其展現在世人面前,還是有很多困難的。

然而,蘇中和悲傷的搖了搖頭:「不是。」

「那是什麼?」

「這幫明朝寫小說的,腦洞都太大了,很多東西解釋的頭頭是道,看起來似模似樣,理論上也沒有問題的樣子,其實全是他們自己想的。」蘇中和嘆了口氣:「可坑死我了。」

「。。。。」蘇嵐連回答的話都沒有想好,就這麼措不及防的被自己老爸的話給閃了腰。

這時候,蘇中和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時間:「怎麼還沒回信兒?再晚恐怕趕不上回去吃飯了。」

「爸,你從臨海飛天京,還想再回去吃飯嗎?」蘇嵐表情有些扭曲,因為,他覺得自己不知道怎麼跟上自己老爸的思路。

「我來的時候,也沒用多長時間啊。」蘇中和撓了撓頭,一臉無奈的樣子:「這坐飛機還不如自己飛著快呢。」

聽到老爸這麼說,蘇嵐眼睛一亮:「老爸,你飛的這麼快呢?」

「那是。」聽到蘇嵐這麼說,蘇中和頓時又來了精神:「你知道嗎,你老爸我現在要是全力飛行,雖然比不上戰鬥機的飛行速度,但是比起普通的客機來,那是要快得多了。飛起來的時候,那視野,氣流拂過臉龐的感覺,你感受過嗎?」

越聽,蘇嵐的眼睛就越亮了,一種油然而生的心動感覺,讓他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老爸,商量個事兒,要不,你帶著我咱飛回去唄?」

蘇嵐話音剛落,蘇中和就住了嘴,乾咳兩聲之後,這才開口說話:「咳咳,那感覺,小風嗖嗖的,高空之上空氣又冷,凍得你一會兒鼻涕在腦袋後面掛一米長的大冰棍你信不信,以後要飛,一定要穿的暖和點,太冷了,簡直就是受罪啊。」

「呵呵。」蘇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自己老爸在飆演技。

「哎呀,其實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哪有坐飛機舒服對吧,那柔軟的座椅,而且風吹不著雨淋不著,多麼美好的感覺。」蘇中和伸了個懶腰,露出一副愜意的表情,讓自己無視蘇嵐的怨念。

「爸,為什麼不帶我?」蘇嵐幽幽的問道。

在他的人生中,已經不止一次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蘇中和出門充話費送的了。要不然的話,這樣的老爸哪找去?

「累!」蘇中和轉過身,面對著蘇嵐:「看你爸臉上誠懇的表情,兒子,是真累啊。」

「那你自己飛的時候?」蘇嵐挑了挑眉毛,顯然,對於自己老爸的話並不怎麼相信。

「自己飛和帶著人飛能一樣不,就像一個最簡單的道理,你自己上五樓和提著兩個西瓜上五樓,那種更累?」

「要是有電梯的話,我覺得哪種都行。」蘇嵐的回答,讓蘇中和咳嗽不止。

「兒子,都什麼時候了你這還和我飆段子。」蘇中和怒目而視:「我的身體已經是超天級的,身體每一塊肌肉都能夠容納大量的內勁,這和背著你這一大坨能一樣么?」

「這倒是。」蘇嵐點了點頭,算是理解的蘇中和的意思。

「對了爸,超天級之後,身體是不是已經都被能量給改造過了?」蘇嵐想到之前蟲蟲見過的,關於人類修行的經過,雖然那時候他沒有仔細思考過,但是這時候有蘇中和在面前,自然要好好詢問一下。

對於自己兒子的問題,蘇中和自然是不會藏私,當下也認真的給予了解答。

不得不說,蘇嵐的命確實是好的離譜,能夠接受超天級高手一對一輔導待遇的,也就只有他這個世界第一武二代了。

兩人一問一答,時間過的飛快,感覺轉眼間,安置完犧牲治安官遺體的沈騰飛已經來到了機場,將蘇中和還有蘇嵐的飛機票遞給了他。

兩張都是頭等艙,並且沈騰飛還帶來了范伊翁的指示,這一次,蘇中和跟蘇嵐算是出公差,因此來往飛機票,局裡給報銷。

見到了沈騰飛,蘇嵐自然也和他聊了幾句,問了問自己朋友的情況。

胡烈他們,運氣還算是不錯,他們都沒有在這次和青寒子的戰鬥中犧牲。不過,受傷總是免不了的了。

好在,他們的傷並不影響行動,對於以後也沒有任何的影響,只要養好傷,就又能繼續活蹦亂跳的當自己的治安官了。

這個消息,總算讓蘇嵐鬆了口氣,徹底的放下心來。

不過,同時沈騰飛又帶來了另一個消息。

這一次,已經退役的治安官孫帆,也接到了最終召集令,參加了與青寒子的戰鬥,現在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全身多處骨折,看樣子,得踏踏實實的住一段時間的醫院了。 閃爍著燈光的客機,在臨海市的夜色中衝天而起,向著首都天京市的方向飛去。

蘇嵐坐在頭等艙寬大的座位上,等著到達目的地。

孫帆,只能是等著自己回來之後再去探望了。

一旁,蘇中和帶著眼罩,已經開始打起了小呼嚕。雖然之前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但是這麼長距離的飛行加上與青寒子的戰鬥,對於他的消耗也十分大。

現在一歇下來,疲憊與困意,自然而然的湧上的蘇中和的心頭,這時候,他睡的十分舒服。

同時,臨海市,剛剛發生大戰的地方。

現在現場所有受傷的治安官都已經被送到了醫院,屍體也已經全部帶走。現場,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喧鬧,只有幾名警察,遠遠的拉起了幾道警戒線,防止不明真相的普通人闖進來。

正常情況下,這樣危險的地方應該是治安官擔任最近處的警戒工作。但是之前的召集令之後,整個臨海市的治安官都已經整整齊齊的躺在了醫院裡,因此防衛能力上還是有些薄弱。

不過治安局總部已經開始調動其他地方的治安官趕向這裡。大約兩個小時之後,就能夠填補這裡的防守空白。

就在這段時間內,兩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輕輕的飄進了目前防守空虛的警戒線內。他們像是知道這裡的防守情況一樣,在闖進了警察的防線之後,就停止了原本詭異的步法,大搖大擺的顯露出了身形。

他們的臉上,根本沒有任何掩蓋的意思,就這麼坦然的露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如果蘇嵐在這裡的話,他肯定會認出其中的一人。

赫然就是蘇嵐認為早就已經死在米國的吳忠澤。

而另外一人,生的矮小,個子不高的同時身材還是圓圓胖胖,下巴上留著一綹山羊鬍看起來就像是成年版的大阿福。

「怎麼樣,感覺如何?「停下之後,另外一人微笑著問自己身旁的吳忠澤。

「還行,這門步法的消耗確實很大,不過比起效果來,這一切都值得了。「吳忠澤有些微喘,但是臉上卻都是滿意的神情。

不要說以吳忠澤的實力,即使是蘇嵐,現在在內勁消耗過大之後,靠調整呼吸頻率也不會有任何的幫助了。

而吳忠澤之所以會微喘,只不過是因為感覺到疲憊之後,人類的本能在作祟罷了。

兩人說話的時候,都沒有可以的壓低自己的聲音。

但是,就在不遠處,剛剛恢復的藍色鐵皮施工隔離牆的後面,在那裡執勤的兩名警察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像是根本沒有聽到兩人的交談一樣。

「行了,好好跟著主上,主上是不會虧待任何一個跟著他的人的。「這人為微笑著,鼓勵的看著面前的吳忠澤。

吳忠澤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明白了。

前段時間發生的經歷,讓吳忠澤至今心有餘悸。

當自己確認蘇嵐體內攜帶的武蟲有異常的時候,科研心切的他選擇隱瞞了這個消息。

然而他沒有發現的是,就在當天的晚上,那個黑衣人組織在國內的聯繫人,和他有過命交情的好友,沒有任何猶豫的就將他出賣了。

那一刻,他真的以為大難臨頭,死亡就要來臨。

好在,黑衣人的管家並沒有選擇把他殺死,反而給了他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在自己將所有知道的信息都從實道出之後,自己又被送回了臨海市,而且還給了一部功法,就是剛剛施展的鬼影步。

原本一直都決定單打獨鬥,絕不相信任何人的吳忠澤,這時候真的猶豫了。

「好吧,按照管家傳來的消息,我們的目標,就在前面不遠了。「這人說完之後,便從手中拿出了一個羅盤。

羅盤作為道家觀察風水的器具,雖然現代人平日里並不經常見,但對它的外形還是有些了解的。

不過此人拿出的羅盤與眾不同,紫色的木質羅盤有著厚厚的包漿,顯然年限已經很長。

而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個羅盤上並沒有普通的八卦方位等等字樣,反而用小篆雕刻著喜怒哀樂懼,還有胎光,爽靈,幽精還有屍狗,伏矢等等的字樣,顯然並非凡品。

另外一人拿著自己手中的羅盤,慢慢的四處尋找著,在羅盤上的指針指引下,很快就確定了一處位置。

「老福,就是這裡了嗎?「見到這人停了下來,吳忠澤開口問道。

而另外那個成年大阿福的名字,果真就是叫做老福了。

聽到吳忠澤的話,老福點了點頭,然後將羅盤收到背後,拿出了一個綠色的玉瓶,還有一張描畫著滿滿硃砂字紋的符籙:「是在這裡不假,不過,最多只能說是這裡之一。「

「之一?「吳忠澤疑惑的重複著。

不過,此時的老福卻是沒有了為吳忠澤答疑解惑的性質,只見他小心翼翼的打開手中的玉瓶,然後輕輕的放在了地上,隨後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指上劃開了一道口子,小心翼翼的滴進了一滴鮮血,整個過程中,老福都屏住呼吸,那謹慎的樣子,讓身後的吳忠澤都放緩了呼吸。

隨後,老福晃了晃手中的符籙,符籙無風自燃,片刻就燒成了灰燼。

不過詭異的是,符籙的灰燼並沒有散落到各地,而是向細沙一樣,全都落進了玉瓶之中。

當灰燼落進玉瓶中的那一刻,更加顛覆吳忠澤世界觀的事情發生了,一道旋風自玉瓶落地之處憑空升起,發出嗚嗚的聲音,隨後,瓶子里像是有一道吸力一樣,將所有的旋風都吸進了瓶子中。

吳忠澤看著旋風在瓶口處慢慢變小,最後消失不見。然後他又看著老福將瓶口塞住,變魔術一般從自己壞中又拿出一道符籙,小心翼翼的將瓶口貼好。

做完這一切之後,老福這才輕輕的舒了口氣,放鬆了下來。

而這時候,一旁的吳忠澤卻早就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老福做的一切,他都能大概猜測出其中的原理。這麼多年,吳忠澤也不是和社會完全隔絕的野人,恐怖電影之類的,還是曾經看過的。

不過,正因為明白,他才覺得難以置信。

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讓他感覺渾身發涼,即使是今夜的熱風,也無法抵擋那從心頭瀰漫開來的寒意。 老福將玉瓶收入懷中,小心的拍了拍,然後又從懷中掏出了剛剛的羅盤。

按照羅盤指引的方向,老福又來到了另一處位置,再次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個玉瓶。重複著之前的步驟。

吳忠澤愣愣的看著老福的動作,沒有任何的舉動,任由那股寒意侵襲全身。

他明白,老福這是在收集靈魂。雖然不知道這裡的靈魂是誰的,但是那對於他來說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今天知道了,靈魂確實是存在的,這就已經足夠了。

雖然之前他也知道老福是一個門派的道士,而且還擁有極高的道法,但是那時候,他對於老福掌握的道術並沒有如此震撼。

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可以用科學解釋通的,並不會和他的畢生所學相違背。

所謂的道術,只不過是利用道家符籙的力量來溝通天地的磁場,來完成種種的特殊效果。

這些磁場,或者是能夠引動天地間的能量,或者,是能夠改變人的感知。這也就是各種法術的不同異象了。

而符籙,則是能夠撬動天地之力的符號。

在吳忠澤的經驗中,這一切,都是能夠解釋的通的。

只是,現在,老福所做的一切,卻已經讓吳忠澤茫然失措了。

或許這也能夠用科學解釋的通,但是對於吳忠澤來說,這已經並不重要了。

人死亡之後有沒有靈魂,不論這個答案是否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上,只要和人自身的認知相違背,那麼就會對他造成無比嚴重的影響。

因為,它已經牽扯到了死亡這個終極命題。

如果人死了之後真的有靈魂的話,那麼吳忠澤未來的一舉一動,都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一時間,茫然,失措,就這麼讓吳忠澤獃獃的愣在了原地,然後看著老福又搜索了幾處地方,一共收集了四枚玉瓶之後,這才看著已經停止擺動的羅盤嘆了口氣。

「老福,這世界上真的有靈魂存在?」老福嘆氣的動作,驚醒了混亂中的吳忠澤,他看著老福,像是一個溺水的人想要拚命抓住任何能夠依靠的東西一樣,有些無助,有些惶恐。

這時候,他多麼希望老福給自己一個否定的回答,哪怕他知道這是假的。就如同溺水的人,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他都會緊緊的抓住,絕不放手。

越是知識淵博的人,對於自己掌握的知識就越是自信。但是,相應的,如果自己心中的知識體系轟然崩塌,不能再為他所見到的一切做出合理的解釋的時候,他所受到的衝擊,比起其他人來,也要嚴重的多。

換句話說,蘇嵐剛剛所受到的三觀崩塌的感覺,此刻同樣降臨在了吳忠澤的身上。

而且,和蘇嵐不同,蘇嵐之前對於武道界和武者,並沒有太多的了解,因此,在三觀崩塌之後很快就能完成災后重建的工作。

吳忠澤卻不同,他為了能夠讓自己完成長生不老的夢想,對於武者,對於曾經的鍊氣士,自認為有著深刻的了解,因此,當遇到了自己原本構建的知識體系中沒有且無法解釋的東西時,他受到的衝擊,比起蘇嵐來可要大的多了。

用句俗話說,吳忠澤的三觀崩稀碎啊。

「靈魂確實存在。」老福的話,讓吳忠澤徹底沒有了希望。看樣子,他災后重建的進度,比起蘇嵐來,要慢得多了。

「為什麼我之前沒有見過?」吳忠澤喃喃的說道。

如果靈魂真的存在,那麼世界上有多少的人存在,就會有多少死亡的靈魂,發現的概率還是很大的,為什麼之前這麼多年,吳忠澤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靈魂的存在?

Prev Post
「熔煉痛嗎?」饕餮在意起這個問題來,畢竟自家小主人還挺怕疼的。
Next Post
她正要找他報仇呢,沒想到這丫的,竟敢主動送上門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