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要找他報仇呢,沒想到這丫的,竟敢主動送上門來?

少傾。

宮清影從影子界跨入凝凰苑寢殿。

便聽見屋外傳來曙傲天極其不滿的聲音:「都什麼時辰了,你家小姐還沒醒來?依本宮看,不是她不想見本宮,而是你們這群奴才故意刁難!來人,給本宮拖下去,杖責二十大板!」

「太子好大的口氣!登門拜訪不成,還想拿本小姐的奴婢出氣!」

宮清影佇立在粉色屏風后,慢條斯理地換著衣裙道:「是否當真以為,本小姐還是以前那個任人宰割的廢物?」

「清影……」身著明黃錦袍,玉冠高束,戴著銀色面具的曙傲天聽到宮清影的聲音,忍不住激動道:「清影妹妹,你真的醒了?」

靠!

這麼噁心的稱謂!

宮清影差點就嘔吐出來:「曙傲天,你是不是被秘境陣法嚇壞腦子了?居然跑到本小姐這裡亂認親戚!」

曙傲天戴著面具看不到黑沉的面孔,那雙歹毒的眼睛閃過一絲不悅。

便快速恢復正常:「清影妹妹,本宮怎會被嚇壞?說到那個陣法,本宮還要感激你呢!」

被她陷害,還要感激?

看樣子這腦殘病,病得不輕啊!

宮清影半眯鳳眸,撣了撣衣裙走向屋外陽台,居高臨下地看向院子。

院子里。

擺放著十個紅色箱子,二十名身穿鎧甲的護衛站在一旁。

兩名身穿黑衣的七階護衛左右陪伴著曙傲天,站在院子中央。

曙傲天見二樓上出現人影,立刻抬頭便看見面黃肌瘦的宮清影,興奮的目光與宮清影嫌惡的眼神相遇,頓時電光火石。

銀色面具露出的紅唇,抿起關切的笑意:「清影妹妹,你身體好了嗎?」

「曙傲天收起你虛偽的關懷!你的真面目本小姐早已看清!」

宮清影冷漠地俯視著他:「別以為本小姐不知道,中元那夜就是你教唆宮熏前來暗殺我的!」

曙傲天關切的眼神變得森寒:「那天在宮家秘境,你也曾陷害本宮,你我皆是死裡逃生,先前的相互陷害算是扯平了!」

「扯平了?想得美!」

原主早已被你害死,而她將為原主復仇到底!

「那你想怎樣?」曙傲天側頭仰望著她。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輕蔑地笑道:「本宮最多也就是娶了你的堂妹,你要是想,本宮可以給你側妃之位!」

https://tw.95zongcai.com/zc/62061/ 曙傲天話音未落,搖了搖頭道:「不對!側妃品階不夠!只要你願意,本宮可以把后位給你定下,讓你真真切切體會母儀天下的滋味如何?」

「母儀天下,就憑你?」宮清影想起先前宮一給的情報。

嘲諷道:「據本小姐所知,皇室不止你一個皇子,就算曙傲然和曙傲風死了,還有齊王、越王,你以為單憑一個連兵權都沒有的儲君,就能順順噹噹登上皇位嗎?」

「哈哈哈哈……」

曙傲天倏然狂肆地大笑道:「這便是本宮今日冰釋前嫌過來看你的原因!」

「……」

「之前本宮沒有兵權確實很難順利登上皇位,不過現在父皇已答應將曙傲風的五十萬兵符給本宮,本宮很快便是實至名歸的儲君!」 曙傲天擲地有聲,歹毒的雙眼緊盯著宮清影慘白的病容:「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你!」

「……」宮清影心口咯噔了一下,是不是她做錯什麼事情了?

「宮清影,要不是你將本宮推進墓穴殺陣中,本宮也不會拿到九階紅砂金蟒的蛇膽!如今,蛇膽已讓父皇的愛妃蘇醒,他很快就會將兵符賜給本宮,距離本宮正式登基,已經指日可待!」

宮清影如雷劈頂,踉蹌地往後退了一步。

她怎麼沒有想到這一茬?

初次與曙傲天對壘時,便是在赤鴉的密室里,當時他就是要紅砂金蟒。

她一直不明白,宮哲和曙傲天為何要尋找紅砂金蟒的蛇膽?

原來是為了救醒曙皇的愛妃!

那日在不歸山秘境中,聽聞五行殺陣中藏有九階紅砂金蟒時,她還覺得有幾分湊巧,想到曙傲天僅為六階武者,在九階魔獸面前如同螻蟻。

誰知他竟然能成功取出紅砂金蟒的蛇膽,還獲得如此大的功勞?

宮清影呀,宮清影!

你機關算盡,沒想到,還是算不過天意!

宮清影對曙傲天身邊的那兩名七階護衛更加警惕。

能夠殺死九階魔獸的人,必定是九階武者以上修為。

「怎麼,嚇到了?」曙傲天見宮清影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勾唇一笑:「不用怕,本宮絕不會傷害你!這些金銀財寶算是送給你的謝禮,等曙傲然和曙傲風的喪期一過,本宮便來娶你!」

「曙傲天,你休想!就算天下男人死光,本小姐也不可能嫁你!」宮清影咬牙切齒,雙拳緊握,恨不得將曙傲天千刀萬剮。

「這件事,你說了不算!羽翼尊者說了,也不算!」

曙傲天自信地仰視著宮清影:「我們的婚事是你父親和我父皇指腹為婚的,要毀也只有他們能毀!就算先前本宮眼瞎娶錯人,那又如何?」

曙傲天一字一頓:「宮清影,你這輩子,也別想逃出本宮的手心!」

「痴人說夢!」宮清影掌心射出一把飛匕,快速朝曙傲天的心口刺去。

飛匕還未到達,便被曙傲天凌空接住。

他厚顏無恥道:「這把匕首,就當做你送本宮的定情禮物!」

曙傲天說罷,用黃色錦帕小心翼翼地將其包好放入袖袋中。

他抬頭看向宮清影,淬著毒的眼睛帶著陰狠:「宮清影,你越恨本宮,就越能激發本宮對你的興趣,所以你儘管報復,本宮早晚與你洞房花燭!」

曙傲天撂下狠話后,便轉身帶著一群護衛浩浩蕩蕩地離開。

宮清影雙眼氣得殷紅,銀牙咬得咯咯作響。

比起知道曙傲然被曙傲天所殺時,心中的憤怒還要更勝一籌。

她發誓定要曙傲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與他的婚約,幸好先前她曾利用黑狐的死,向曙傲天騙來解除婚約的聖旨,要不然拿曙傲天還真是沒辦法。

如今,只要找機會將聖旨公之於眾,曙傲天拿她也沒辦法。

只是,這個機會怎麼找呢?

……

曙傲天走後沒多久,手提醫箱的宮仁夢便來到凝凰苑。

宮清影對這位姑姑的印象不是太好,總是擺著一副高冷的面孔,就好像宮家欠她數不清的債似的。 宮仁夢例行診脈完畢。

見她傷勢恢復得不錯,叮囑她繼續服用先前的湯藥。

說罷,便站起身提著醫箱離開,走出幾步,又突然轉身看向宮清影。

「宮裡有事,我即刻就要回宮,便不能再照顧你!」

她眉頭微蹙道:「如今,你體內的保命封印已經解開,很容易遭奸人所害,一定要多加小心!」

宮仁夢話中有話,宮清影心知肚明。

在鴻城,想要她死的人,又是何其之多?

宮清影清眸中捲起感激的笑容:「姑姑,謝謝您這兩日的照顧,我會多加留意的!」

聽到宮清影的呼喚,宮仁夢冰冷的眼神有些動容。

她從袖袋裡拿出一個白玉瓷瓶和一張傳信符。

走至床邊,遞給宮清影道:「藥瓶里有解毒靈藥,若有意外,可以先行服用,要是此法不行,即刻用傳信符通知我,百里之內我皆能趕來!」

宮清影坐起身接過,凝重地道謝:「姑姑,謝謝您!」

「不用謝,以前兄長對我挺好的!」宮仁夢轉身便大步流星地離開。

宮清影急忙跳下床,追了上去,拽住她的長袖道:「姑姑,您若有時間,能不能經常回來看看清影?」

「我常年住在御醫司,一年到頭不能出宮,沒時間陪你!」

宮仁夢凝視著宮清影,警告道:「宮家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待尊者到來就趕緊跟他走吧!」

「那我走之前,能不能去御醫司看望您?」宮清影有些捨不得宮仁夢,畢竟她是宮家為數不多、真心對待她的人。

宮仁夢雙眼裡頓時迸射出極度不滿。

她猛地甩開宮清影的小手,怒斥道:「皇宮更不是你該去的地方!聽姑姑的話,此地不宜久留,走得越快越好!」

宮仁夢說罷,警示地瞪了一眼宮清影,便轉身大步離去。

宮清影扶著朱門,深深地嘆氣:他們想殺我,我又何嘗不想殺他們?

姑姑,我可能要讓您失望了!

不論是宮家還是皇宮,她要讓那些欺負原主的人,付出慘重的代價!

凝凰苑內難得一片祥和,宮清影看著偌大的寢殿。

想起曙傲然即將回來,便吩咐湘兒等奴婢收拾房間。

將風景最好,面積最大、距離正廳最近的瑞雪閣騰挪出來,並將從雪王府帶來的生活物品全部放置在裡面。

重頭到尾,按照曙傲然平時的喜好,精心裝飾一番。

待徹底搗鼓完,已是傍晚。

晚膳后,宮清影坐在瑞雪閣,靜心打坐修鍊影魅訣。

借著兩株超級聚影草的影力,成功突破至影魅訣第六重,並利用另外兩株超級聚影草凝聚出一個影分身。

影分身暫時不能攻擊他人,只能在三十秒內偽裝成她,以求得難能可貴的逃生機會。

待將影分身徹底穩定,宮清影已經精疲力盡。

她在床邊布下影魅結界,一覺便睡到大天亮。

翌日清晨。

宮清影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輾轉身子便看見粉色的紗帳外,跪著一道熟悉的人影。

她急忙起身道:「怎麼回事?」

宮十九剛到不久,見主人睡得正香便一直等待,哪知還是驚嚇到她?

他垂首低聲道:「回稟主人,今日黎明前,宮哲被神秘人擄走了!」 「神秘人?」宮清影皺眉道。

「是曙傲天的七階護衛!宮哲被擄后,屬下一直秘密潛隨,發現他去了太子府的地牢,便急忙回來稟告了!」

原來如此!

宮哲被曙傲天所抓,並不出乎宮清影的意料。

先前宮家秋狩宣榜時,她就是故意陷害宮哲,利用螢火魔蟲將黑狐的線索轉移在宮哲身上。

因為曾幾何時。

英雄聯盟之英雄的信仰 宮哲無數次刺殺虐待原主,幾度讓原主不堪受辱差點自殺。

後來。

他在血鴉盟重傷小白,對宮清影見色起意,與白鴉產生爭執。

所以,宮清影借羽翼尊者之手,將那日在萬丈崖使用斷魂蒼龍的人,嫁禍在宮哲身上。

曙傲天想要追查黑狐背後勢力,自然會將目標鎖定在他身上。

現在他被曙傲天抓走,能不能活著出來,就要看曙傲天對他的這個舅子的態度如何?

反正都是狗咬狗,宮清影何不坐山觀狗斗?

「主人,金庫那裡是否要動手?」宮十九抬頭看向宮清影。

隱約間。

身穿白色內衫的她,已經走下床,正穿弄著繁瑣的衣裙。

「還不是時候,等宮哲的死訊傳出,真正的機會才會到來!」

宮清影的聲音雲淡風輕:「你先去接替蒼鷹,明晚我們要去執行重要任務!」

「主人,屬下也想去!」宮十九第一次聽說宮清影要帶眾人執行任務。

想必此事非同尋常,關鍵時候,他怎能缺席?

「不行!你必須看好金庫,要是少了一片金葉子,唯你是問!」宮清影冷聲道:「你先去外面候著,等我煉點丹藥,你給蒼鷹送去!」

Prev Post
「一本描述古代超天級武者與異能者之間戰鬥歷史的書籍,我記得你應該看過的。」蘇中和有些疑惑的撓了撓頭:「你現在要看嗎,要不我給你發個電子版?」
Next Post
軒轅十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