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只有一個,那就是鹿羽從心底看不起黃洋和鐘鳴。

「鹿羽你小子太狂了!」

黃洋和鐘鳴一下子就被刺激的不行。

他們兩人是真的想不通了,鹿羽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居然敢說這樣的話。

他們兩人的實力,放在蒼靈學院也是優秀弟子,平時還從來沒有人敢這般小覷他們中的任何一個。

而這一次,鹿羽卻是表示要一挑二,來對付他們兩個!

沐詩雨也連忙叫道:「鹿羽,不可託大啊!」

她本來還準備幫助鹿羽一起出手,好歹也有希望能擋住黃洋和鐘鳴的攻擊。

但看鹿羽這樣子,卻是不接受她的幫助。這在她看來,簡直就是送死。

她心中怎能不著急。

鹿羽說道:「廢話少說,要上就快些上,我的時間很寶貴,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鹿羽極度蔑視著黃洋和鐘鳴。

「將這狂妄的小子給宰了!」

黃洋和鐘鳴已是齊齊叫吼,他們分左右,對著鹿羽打出了兇猛的拳法。

他們要先用拳法打斷鹿羽的骨頭!

「金陽摧山拳!」

這是蒼靈學院的功法,乃是天階中品,威力十分不凡。

對於這門功法,他們修鍊的太熟了,現在施展出來更是虎虎生風。

拳頭上凝聚著金色的圈光,層層疊疊,上面似有一個虎頭在嘶吼。

沐詩雨情緒激烈的叫道:「你們太不知羞恥了,還真的聯手攻擊鹿羽一人!」

沐詩雨的話沒說完,鹿羽忽然就出手了。

唰!

金銅龍象訣快速的施展開來,馬上就膨脹成了一片盛麗的金光,有如高塔一般的龍象展現了自己的身影。

「吼!」

來自上古的吼叫,震徹在這片山林中。

「龍象生天!」

鹿羽手持著金光龍象,就像是掀著披風一般,朝著前方攻來的黃洋和鐘鳴,重重的轟下。

轟!

那霸道的氣勢,直接將黃洋和鐘鳴兩人打出的拳勁給化解了。

鹿羽竟能直接化解兩人的硬攻!

與此同時,鹿羽的氣息再也沒辦法掩蓋,充分的釋放出來。

「什麼!下乘化靈境!」

黃洋和鐘鳴齊齊驚呼出聲。

他們確信自己沒有感應錯,鹿羽的氣息的確是下乘化靈境。

鹿羽居然提升了!

「鹿羽,你……」

就連沐詩雨也是一驚,她雖然知道鹿羽獲得了巨量的小靈晶,但是並不知道鹿羽將這些小靈晶已經全部吸收了。

這近兩千顆的小靈晶給鹿羽造成了極大的改變,直接從高級脫凡境躍升到了下乘化靈境!

這種大境界中的直接跨升,看起來乃是不可能的奇迹,就這樣被鹿羽給做到了。

如今晉陞到下乘化靈境的鹿羽,所能展現的力量,何止是倍增。

黃洋是最為想不通的,因為之前在靈泉天崖中,他還感應到鹿羽的修為境界乃是高級脫凡境,這才多長時間沒見到,鹿羽居然就直接到了下乘化靈境。

這真是最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

而由不得他們多想,那邊鹿羽已是主動出擊,展開了連環進攻。

「斗真殺破念天地君通!」

鹿羽口中吐出真言,手中已是將一字天訣給催動到了現在所掌握的巔峰。

一字天訣之斗字訣!

上一次和寧榮鋒對戰時,他便施展過一字天訣。不過那個時候還不熟練。而有了上次的經驗,這一次鹿羽施展起一字天訣來,可就完全不同了。

唰!唰!唰!

鹿羽赫然是雙手齊發,那左右兩掌不斷的拍出華光,然後迅速的凝結。

一個個斗字,從鹿羽的手掌中連貫的形成,然後飛出。

雖然不是手印,卻是比手印更加兇猛的進攻。

在那一個個斗字中,精光畢現,氣勢纏繞,似能吞吐天地和風雲。

斗字呈現兩路,朝著黃洋和鐘鳴打過去。

當真是一片狂轟濫炸。

轟!轟!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黃洋和鐘鳴只有招架的份,他們不斷接下著斗字訣。

對於這種斗字訣,他們真是前所未聞,見所未見。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有這等神奇的招式。

他們所施展的乃是蒼靈學院的高級拳法金陽摧山拳,最是剛猛。

但是即便如此,卻都沒辦法扭轉局勢。雖然現在他們也都沒受傷,但確實是一直被鹿羽給壓制。

重要的是,他們可是兩個人,而鹿羽只有一個人!

鹿羽施展這一字天訣,乃是分攻他們兩人!

他們兩人在共同承受的情況下,居然都還是被鹿羽壓制!

鹿羽此時的威勢,竟是到了這種恐怖的程度。

他們到現在才知道鹿羽有多麼的厲害,之前他們還妄想輕而易舉的教訓鹿羽,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快出劍!」

兩人不得不重新祭出了靈器。他們的長劍都鑲嵌著三顆力量寶石,威力非凡。

鏘!鏘!

那長劍轟在斗字上,居然發出著鏗鏘之聲,由此可見斗字訣是多麼的強悍。 一個幻化出來的字,居然有堪比靈器的硬度。

三顆力量寶石的靈器果然是非凡的,持著靈器的黃洋和鐘鳴終於站穩了腳步。

他們靠著靈器的力量,抗擊起斗字訣來不再那麼吃力了。他們在穩住身形的同時,還可以穩步的推進著。

砰!砰!

黃洋和鐘鳴緩慢前進,不斷拉進著自己和鹿羽的距離。

他們堅信,只要靠近了鹿羽。鹿羽這一字天訣便難以施展開來,到時候他們將給鹿羽致命一擊。

「鹿羽,受死吧!就憑你,還真的以為可以擋住我們兩人的攻擊嗎?」

「你就算是晉陞到了化靈境,也還是沒用的!」

黃洋和鐘鳴露出了猙獰的面容。

在前面的時間裡,他們被鹿羽打的太憋屈了,他們急於翻盤,急於狠狠的教訓鹿羽。只有這樣,才能維護他們自身的權威。

沐詩雨氣憤的叫道:「你們還好意思說,你們兩人攻擊鹿羽一人,就算是現在佔據了上風,又有什麼好得意的。」

她忽然也祭出了自己的靈器,卻是忍不住要助鹿羽一臂之力。

「我說過了,要敗他們兩人,我一人足矣!」

鹿羽一聲冷笑,忽然間有了新的變化。

嘩!

他雙掌變換了招式,盪出一片新的光芒。一字天訣不再釋放,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更為高強的力量。

「攝魂天訣!」

鹿羽終於展現了自己的真實意圖,一波詭異的綠光自鹿羽的手掌中拍出去,像是一道繩索,纏繞向黃洋。

這招式並非是攻擊類的招式,而是控制類的招式!

當時在入門的第一場考核中,鹿羽進入到魂寂山林,收穫了很多的寂滅妖花。他憑藉著這些特殊的寂滅妖花,正好修鍊出了一門控制類功法攝魂天訣。

雖然說在他所掌握的那些絕世功法中,攝魂天訣算不上什麼高級功法,但是他目前這個境界能修鍊出一門控制類功法,已是非常的了不得了。

在同級別的人之中,只怕還沒有有資格掌握一門控制類功法。

此時鹿羽一施展出攝魂天訣,便起到了極大的效果。

唰!

攝魂天訣潤物細無聲,並非是通常的攻勢,而黃洋卻還將攝魂天訣當作了普通的攻勢所對待。

黃洋奮力揮出了一劍,去抵擋著攝魂天訣這一波碧光。

然而劍光砍在碧光上,卻沒有起到任何驅散的作用。碧光仍舊是襲來,速度還忽然加快,一下子就纏繞上了黃洋的腦袋。

「啊!」

黃洋再閃避,也還是不可避免的沾染到了一些。那碧光入腦,黃洋頓時身形就獃滯了。

這是中了攝魂天訣的反應,黃洋被麻痹的時間長度,取決於自身的功力雄渾程度。

好在黃洋在中乘化靈境這個層面上修鍊多年,功力雄厚,掙扎了兩息的時間,還是掙脫出來了。

然而在高手對決之中,兩息的時間何等的寶貴。

就在黃洋被麻痹,身體遲緩的時候,鹿羽已是打出了新的招式。

碧炎拳!

碧炎拳也是天階中品的武學,是跟著一字天訣一樣,從輪迴聖玉同一批開啟的。

碧炎拳的招式很普通,但是威力非凡,並且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快。

一拳打出,有如石光電閃。

「碧炎拳,給我破!」

鹿羽砸出了一道碧火燃燒的火球,重重的轟在了黃洋的身上。

只是瞬間,黃洋的衣服上便被燒出了一波碧火。而黃洋整個身體,也是倒飛如流。

鹿羽靠著攝魂天訣的這控制技能的配合,輕鬆就瓦解了黃洋。

這一次,黃洋已是被打的重傷。

接下來,鹿羽就只面對鐘鳴一人了。

「黃洋!」

鐘鳴還處在黃洋的倒飛中,而不敢相信。

剛才他還在和黃洋穩步推進,要力壓鹿羽。而如今便只剩下他一人來面對鹿羽了。

鹿羽還在冷冷的笑著,那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此時看起來,鐘鳴才發現鹿羽這少年竟是那般的恐怖。

但是如今已是騎虎難下,鐘鳴只能是奮力的沖向鹿羽。

「玄雨飛霜劍訣!」

鐘鳴強力的施展,這門玄雨飛霜劍訣也是蒼靈學院的功法,是天階上品。 暖冬 劍光打出,可以飛射三個方向,每一個方向都蘊含著四十九個變化,非常的玄妙複雜。

四天前,鐘鳴在做師門貢獻度,出外到一個小鎮執行任務的時候,便是用這一劍直接斬殺了一隻中級玄天獸。

如今玄雨飛霜劍訣在三顆力量寶石的靈器施展中,更是威力巨大。

「你這劍招雖不錯,但你施展的效果太差了!今天我讓你看看,什麼才叫做劍招!」

倏忽之間,鹿羽已是施展出了白光落地斬。

唰唰唰!

一時間光芒盛大。

如今鹿羽赫然能同時打出六道彎月!

Prev Post
「那倒是求之不得了!」「有你這個將軍通同行的話,一路上會安全很多。」
Next Post
「咔嚓!」歐亦雪正拿在手裡的茶杯一下子被她給捏碎,朱啟可以隨意控制讓人是否能夠看到自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