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倒好,離開了,再也沒有回來,這也讓楊風非常的鬱悶。

「別想了,他們或許是有什麼事情呢。說不定哪天就回到你身邊了呢。」看著楊風的樣子,司馬晴開口說道。

「就是想起和他們在一起的日子,真是挺有趣的,和這個紫月神貂在一起,也會很有趣吧。」楊風淡笑著說道。

「恩,這個傢伙看起來很可愛。咱們兩個在一起,本來就很開心。再加上這個傢伙,那就更有趣了。」司馬晴看著紫月神貂,臉上滿滿的都是笑容。

這紫月神貂,讓她看起來很是親切。

「這小傢伙叫什麼名字呢」楊風看著司馬晴問道,這紫月神貂是要跟著司馬晴,在楊風看來,這名字肯定要司馬晴起了。

「不然就喊她小月吧」司馬晴開口說道。

「她是女的」楊凡不由的問道。他還真沒看出來這紫月神貂竟然是母的。

不過他肯定不會直接開口說母的,咱是文明人,用詞也是很文明。

「是啊,你沒有看出來嗎我看了第一眼就知道。」司馬晴開口道。

楊風不由得朝著紫月神貂的某個部位看去。

紫月神貂直接的怒了,飛到了楊風的後面,不斷的撕扯著楊風。

司馬晴立刻的笑了,她可不是觀察某個部位才發現的。

她完全就是感覺,直覺,看到紫月神貂就知道答案了,楊風還去看某個部位,怪不得紫月神貂生氣呢,那不是沒有理由的。

「別鬧了,小月,我錯了,行不行。」楊風不由的開口求饒。這紫月神貂下手那可不是一般的狠啊,楊風的後背直接的就被抓傷了。

不過,紫月神貂根本就沒有聽楊風的,繼續對楊風發動攻擊,這讓楊風那是非常的無語。

這還真是沒玩沒了了。

「小月,別鬧了,他不是故意的。」這個時候,司馬晴也是開口了。

聽到司馬晴的話,紫月神貂也是立刻的停止了攻擊。毫無疑問,這紫月神貂很聽司馬晴的話,司馬晴一開口,就立刻的停下了,而楊風無論怎麼做,這紫月神貂根本就不聽。

「吱吱。」那紫月神貂對著楊風比劃了起來。

雖然還不會說人話,但是意思楊風卻是聽明白了,這個紫月神貂對楊風發出了警告,讓楊風小心點,不然的話,那就不客氣了。

楊風很是無語,自己竟然被這樣一個小傢伙給威脅了,最鬱悶的是,自己還沒有辦法和這個傢伙講道理。

「走吧。」楊風也是苦笑著說道。

自己竟然又被一個小傢伙欺負了,不過比起小火還要好的多,那傢伙當年可是把自己的頭髮當成鳥窩了。想到那個時候的情形,楊風還是有些咬牙切齒的。

「小子,你欺騙我。」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突然間的響了起來。

楊風的臉色不由的大變,這個傢伙不正是和自己說話,和自己爭奪萬年紅日花的那頭魂獸嗎這個傢伙的實力可是強的離譜,現在這個時候,渾天塔給他的防禦狀態早就消失了,如果這個時候,這頭魂獸出手的話,楊風直接的是要被滅的。

實力啊。

這個時候,楊風再次的感覺到了實力的不足。

他修行的時間實在是太短,雖然進步幅度已經很大,但是比起這些站在巔峰的強者來說,差的還很遠。

「小子,你怎麼不說話了,你不是很能忽悠嗎」那道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呵呵,我忽悠你什麼了」楊風這個時候也是不得不開口,被發現了,裝聾作啞也是沒有用了,那隻能被對方認為是你心虛了。

「哼,交出萬年紅日花的根和莖,我還能饒你一命。不然的話,那你就死定了。」這個時候,那道聲音如此的說道。

「呵呵,現在已經不是我的東西了。再說,就算是我的東西,我也不會給你的。從我嘴裡面得到的東西,怎麼能夠再給其他人嘛,這簡直就是可笑之極嘛。」楊風淡笑著說道,這個時候,那就必須得保持鎮定,不能慌張,他知道,這個傢伙很有可能是在試探他,不然的話,早就直接的出手了。如果楊風真的將萬年紅日花的根和莖交出去的話,那得到的估計不會是這個傢伙的饒恕,反而是直接的被擊殺。

他楊風豈是被嚇大的。

這個傢伙之所以問這麼多,說這麼多,一切都是因為他沒有把握,如果他有把握的話,那直接的就動手了,殺了楊風,那不就奪回來了嗎

「小子,這是你找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虛空中那道聲音說道,這道聲音好像是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的一樣,讓人不知道他具體的方位。

「呵呵,有本事你就來吧。」楊風淡淡的說道。

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退縮,不過楊風也是感覺到了壓力,非常大的壓力。不過,他還只能這樣說。

「死。」這個時候,空中幾道光芒直接的朝楊風這個方向撒了過來。

楊風臉色大變。

這樣的話,不但是他,就連司馬晴也一塊完了。

這個傢伙,竟然真的出手,這次他是失算了,不過實際上他也知道,他已經做的夠好了,當時的情景,他只能這樣的做,不然的話,那這個傢伙早就出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兩輪紫色的月亮突然間就擋在了楊風和司馬晴的面前。

「轟。」的一聲巨響,空中的幾道光芒便是直接的被擋住了。

「小子,有點意思啊,搞了半天,你還真有點本事啊。」那道聲音如此的說道。

楊風不由的一愣,這個傢伙難道沒有看出來根本就不是他楊風出的手嗎這個時候,楊風不由的看向了紫月神貂,毫無疑問,剛才出手的肯定是紫月神貂。

但是,楊風卻發現,紫月神貂消失不見了。

怪不得啊,怪不得這個傢伙看不到呢,原來紫月神貂早就消失了。

這頭紫月神貂看起來這麼的小,楊風也沒有覺得他有多麼的強大,沒有想到,竟然救了他們一命,這一招那可不是一般的強大啊。

「呵呵,你知道就好。」楊風不由的開口說道。這個時候,也只能是繼續打腫臉充胖子了。

「小子,你倒是很囂張啊。」那道聲音聽了楊風的話,很是不滿的說道。

「比起你差的遠了,話說,你到底是誰到現在都是藏頭露尾的。」楊風開口說道。

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傢伙楊風都不知道,這種情況下,應該怎麼對付啊。

「有本事你發現我,沒有本事的話,就別給我亂說。」那個傢伙如此的說道。

楊風這個時候沒有繼續說話。

現在這樣一個情況,說實話,楊風都不太清楚到底該怎麼辦。

楊風知道,紫月神貂或許能夠抵擋一會兒,但是卻絕對不可能戰勝這個傢伙的,不然的話,紫月神貂就不會躲避起來了,而是直接的就出手了。

「小子,我再給你一個機會。立刻的將東西交出來,那東西對我很有用處。」那道聲音的語氣突然間的變了。

不是那種盛氣凌人,而是一種商量的語氣。

「你想要找人煉製丹藥吧。」楊風開口道。

這個時候,楊風再次的開口了。

「對,我只是想讓人幫我煉製丹藥而已。」那道聲音開口道。和楊風預料的一樣,果然是如此。

「你要煉製的應該是九級丹藥,變形丹吧。」楊風開口說道。這個傢伙如果說有什麼需要的丹藥的話,那應該就是變形丹了。

「恩,你怎麼知道」聽了楊風的話,那到聲音很明顯的一愣。

「你要這萬年紅日花的跟和莖肯定不會是為了種植,因為按道理來說,萬年紅日花的跟和莖只能長一季。就算能長几次的話,一次開花就是萬年。你根本就等不起這個時間,正是因為如此,我就猜到了。變形丹,我明白了。」楊風沉吟的說道。

「你明白什麼了」那道聲音不由的一變,如此的問道。

「你要這變形丹只是想重塑身體罷了。你應該是身體被毀了,但是,你靈魂強大,所以活了下來。但是,如果要是沒有身體的話,你註定是活不了多久的。可是,你要知道,能煉製這變形丹的在人類當中也很少,就那幾個葯尊。還有,你真的能出去這黑森林嗎」楊風開口道。

楊風知道,這黑森林只要是在這裡出生的,那是絕對沒有出這黑森林的,除此之外,只要是魂帝的人從外面進來,也是出不去的。這就是這裡的規矩,為什麼有這樣的規矩,楊風也是不知道的。但是,這裡的規矩就是如此。

沒有人去質疑這裡的規矩,再說,質疑也是沒有用的。

「我知道,但是,終歸還有一線希望吧。」那道聲音說道。

「我可以幫你,但是,你要替我做一件事。」楊風開口說道。

,(楊州書團) ?「什麼?你能幫我?」那道聲音充滿著不可思議。

「對,我能幫你。」楊風笑著說道。

「你怎麼幫我的?」那道聲音開口問道。

「很簡單,只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我就可以幫你。我既然敢這樣說,那我就絕對有這個把握。」楊風笑著開口說道。

「你如果真的能幫我,別說讓我做一件事,就是讓我做三件事又何妨?」那道聲音如此的回復道。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你幫我三件事。」楊風很是乾淨利索的說道。

對他楊風發誓,那你就必須得做到。

所以,當聽到這個人這樣說,楊風也是不由的笑了。

「先說一件,你護送我們到封天之地。」楊風直接的就開口說道。

「封天之地,哈哈,你竟然想去封天之地,以你的實力,去封天之地,那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所以,小子,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千萬別想著去那個地方。」那道聲音聽了楊風的話之後,不由的大笑著說道。

「那是我的事情,你只要送我們到附近就行了。難道做不到嗎?」楊風淡笑著說道。

「好,我答應你,但是,我得提前說好,只要到那裡,你就必須得給我變形丹。要知道,你去的地方那可是封天之地。我哪裡知道你會不會活著出來,如果你死在裡面的話,那我豈不是白幫忙了?」那道聲音如此的說道。

「好,只要悄悄的護送我們去封天之地,在我們危險的時候出手,到了外圍,我肯定給你變形丹。」楊風笑著說道。

「還有,你得提前給我證明,證明你是有變形丹的。不然的話,到時候,你說你沒有,我豈不是白白的忙活了一場。」那道聲音隨即說道,可以看的出來,他是非常的謹慎的。

不見兔子不撒鷹。

想要讓他出手,想證明一下才行。

「好。」楊風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的就拿出了一顆丹藥。

那丹藥散發著無與倫比的生命力。

這是一種特殊的生命力。

有一種包容性。

「這真的是變形丹,你是怎麼得到的?」那道聲音很是激動的說道,他要萬年紅日花的根和莖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請人煉製變形丹嘛,而且還不一定能夠做到,現在,別人卻是輕鬆的拿出來了,這自然讓他非常的激動。

這樣的話,他的身體就能復原了,而且,還很強大。

這真是應了那麼一句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個就和你沒有關係了。我就是偷的也好,騙的也好。反正我有,這就夠了,不是嗎?」楊風淡笑著說道。他沒有義務回答這個問題。

「哈哈哈,你說的對。既然我答應你了。我就肯定會做到的。走吧。」那道聲音說道,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機會就在面前,他真的想立刻的就到達封天之地的前面。這樣的話,那就能立刻的拿到他期盼已久的變形丹了。但是,他也知道那是不現實的。

飯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

「走。」楊風也是答應。

這九級丹藥,不過用處卻是特殊,對於有用的人來說,那是無價的,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也是沒有多少的價值。

這九級丹藥那是葯凌煉製成功的,就給楊風了。用他的話說,在他那裡也沒有什麼用。但是,當時在楊風的手裡面也是沒有什麼用處。不過這是葯凌的一番心意。楊風也就收下了,還真是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起到了作用。這是楊風所沒有想到的。

楊風和司馬晴本來就是隱身的,除了這個沒有身體的傢伙能感受到之外,其他強者還真是感受不到,畢竟,這個傢伙雖然說失去了身體,但是卻對周圍的感應力卻是強了很多,所以才能感受到楊風和司馬晴的存在。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楊風開口問道。

這到封天之地沒有一個月是沒有辦法趕到的,這段時間要相處的,喊這個人總不能只喊喂之類的吧。那樣的話,也太不禮貌了。

「我的名字你可能聽說過。」那道聲音猶豫了一下,如此的說道。

「哦,叫什麼?」楊風很是好奇的說道。既然這個人這麼說,那有一點是肯定的了,這個人肯定是一個強者,了不得的強者。在整個大陸都是很有名氣的。

「雷諾。」那人將自己的名字說了出來。

楊風摸了摸自己的頭,他還真的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小子,你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那人有些生氣的樣子,眼前這個小子竟然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這簡直是可惡啊。自己在大陸上真的消失那麼久了嗎?也就是幾百年了而已。

「真的沒有聽說過,晴兒你聽說過嗎?」楊風看著司馬晴問道。

「我聽我老祖說過,雷帝雷諾,攻擊力非常的強,在帝榜很長時間內都是排行前十。他的本尊是雷獸王。」司馬晴開口道。

「對,我就是雷帝雷諾。」那個人開口道。

在他看來,楊風和司馬晴既然敢來到這黑森林,那最起碼也是魂帝的實力了。這樣的實力年紀肯定很大了,那應該肯定聽到過他的名字才對。

不過現在看起來,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果然是你。」司馬晴很是震驚的說道。

要知道,自己的老祖曾經說過,在雷帝的面前,一道閃電都能將其劈死。這就是差距。

雷帝基本上能將閃電操控的出神入化了。

「你們多大了?」雷帝雷諾開口問道。

「二十。」楊風開口道,他今年也就二十齣頭,司馬晴還比他稍微小一些。

「這麼年輕,那你們什麼實力?」雷帝雷諾簡直就是震驚了。二十歲就敢進黑森林,而且還想進封天之地,這簡直就是找死嘛,不過他們卻能活到現在,不得不說,這是有一番實力的。

「這與你有關係嗎?」楊風淡笑著回應道。

「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你們不說也就算了。既然答應了你們,無論你們什麼實力,我都會幫忙的。」雷帝雷諾如此的說道。

… ?c_t;楊風點了點頭。[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或許一般人聽到了這樣的保證,那是不怎麼會相信的。

對方實力強大,完全可以殺人搶奪東西,但是楊風在這方面卻是沒有顧慮的。

這個人已經做了強力的保證,基本上等於發誓了。他就絕對不能對楊風出手了。不然的話,會遭到反噬的。

Prev Post
「咔嚓!」歐亦雪正拿在手裡的茶杯一下子被她給捏碎,朱啟可以隨意控制讓人是否能夠看到自己。
Next Post
兩人在冷風中磨嘴皮子,千幻無數次想要抓住楚青濯的手幫自己碰碰,卻不是楚青濯的對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